书荒啦文学网 > 魔天记 > 凡人外传---南宫婉飞升寻夫记

凡人外传---南宫婉飞升寻夫记

    第一章韩立飞升与遗留

    望着高空处逐渐消散的空间通道,南宫婉心头不禁一丝难受,此日一别,不知是否还有机会相见。对于灵界,这些年来,南宫婉从韩立处也是知晓了些许传闻,相比人界,更是凶险莫测,稍不注意,便有陨落丧命之危。念及此处,又不禁为韩立担心起来。

    “夫君他乃齐天之人,福运相伴,定能化险为夷,我这是杞人忧天庸人自扰了。”南宫婉安慰道,又抬头望了望还泛着空间波动的天空一眼,叹气一声,化作一道流光,便是向着远处疾驰而去。

    时光荏苒,匆匆而过,洞中无日月。一晃之下,南宫婉已经在洞府之中静修了十余年之久,功力越发的精纯,在韩立所留下的众多灵药帮助下,已然达到了元婴后期顶峰,距离人界所限的化神之境,也不过一线之隔。

    只是这一线之隔,却是如同天堑一般,难以逾越。成则,一日化仙,法力大进,延年益寿不说,更是有飞升的可能。败则,纵横千载随风去,一身荣辱终为土,令人扼腕。

    古来有多少天资纵横之辈,便是被挡在了这一步之外,无法完成平生所想。纵然韩立奇遇极多,法力较之一般元婴后期顶峰深厚数倍不止,当年化神也是极为侥幸,两次尝试方才成功。

    十余年来,南宫婉虽然将心思全部专注与修炼,但心中对于夫君的思念却是有增无减,盼早日相见。奈何这化神一事却是无法强求,只能看机缘命运。纵使有韩立留下的诸多对于突破有用的灵药,物品,南宫婉对于化神一事依旧是一筹莫展。

    眼下南宫婉所修功法,早已非当年的**轮回功,毕竟此功法只有修炼道元婴期的功法,应对眼下的情况却是远远不够。

    突破化神,依靠韩立当年相告,最为重要的便是元婴的进化。而此事又牵扯到功法的强大与否,否则一般的功法纵然有现阶段的功法,但威力太弱,不足以引动充足的天地之力,让元婴蜕变,自然无用。

    韩立当年依靠元磁神光一举突破至化神,正是由于元磁神光之强大(在灵界也是相当牛逼吧),引动了大量的天地之力,淬炼了元婴。而眼下人界功法虽滔滔如海,但威力足以促使元婴突破化神的功法却是屈指可数。或许另有其他途径可循,但对于眼下的南宫婉来说却是极不现实,这等撞大运的事,还是莫要寻思的好。

    百般挑选之下,韩立觉得五行寒焰最为可行,虽然当年他依靠此法化神未果,但却并非此功法威力不足,而是机缘未到,亦或其它原因。

    而南宫婉早年一直修炼阴属性功法,对于五行寒焰的适应却是大出韩立意料。韩立飞升之前留下足够的五行寒焰供南宫婉炼化,早在闭关三年之后,南宫婉便是完成此事。只是因为五行寒焰乃是飞离而出,并非本源,威力略有不足。

    但南宫婉并非韩立那般功力太过深厚,突破起来难度自然大增数倍不止,以她得功力,这些寒焰却是绰绰有余,只等机缘。

    “师祖,穆兰圣女求见,说有要事相商。”正当南宫婉沉思之时,其右手忽然一抖,一道纸符化作一道黄光飞出,崩裂开来,传来一声恭敬的女子声音,正是落云宗为南宫婉安排的侍修。

    “穆兰圣女?我一向静修不出,少与外界来往,这穆兰圣女竟是主动上门,不知所为何事?”南宫婉沉吟一下,却是没有迟疑,双手法诀打出,便是印在了洞府门上,其上禁制顿时停止了运转,露出山门原景。

    “不知穆兰圣女大家光临,妾身修炼不便,无法起身相迎,请到洞府内一叙。”

    第二章交换

    南宫婉从石台之上,缓缓站起,瞳孔陡然一缩,面色微微一变,旋即便是恢复了清冷,道:“穆兰圣女果然不凡,功力精深,绝非普通的元婴中期修士,妾身倒是有些失礼了。”

    只见南宫婉眼前数丈远处,空间突然泛起层层涟漪,转瞬间拉长,好似一个巨大的漏斗一般。一道绿光一闪,便是从中而过,显露出一个艳丽光华的身影来。正是穆兰圣女,那个乐姓女子。

    “南宫道友过奖了,妾身这点微薄的法力,岂能与道友后期巅峰相比,何况道友身为韩前辈的道侣,更不会是寻常元婴后期巅峰。”穆兰圣女微微一笑,对着南宫婉微微一躬身,道。

    听到此话,南宫婉不免心头一喜,夫君的名头还当真是响彻天下,自然为之自豪。态度也和蔼了一分,道:“不知圣女大驾光临,所谓何事?”

    “妾身冒昧来访,是为做一笔交易。”圣女笑道。

    “交易?什么交易?眼下妾身时间仓促,可没有什么功夫参与什么交易,道友怕是要失望了。”南宫婉眉头一皱,道。

    “呵呵,此笔交易事关重大,关乎南宫道友能否突破那化神之境。”穆兰圣女却是毫不介意,一脸坦然,说出这一番让南宫婉骤然心动的话来。

    “什么?道友此话当真,还请细细道来。”南宫婉低声忙道。

    “呵呵,道友可曾听过落音草,寒雪参?”穆兰圣女却是不慌不忙,缓缓道。

    南宫婉眉头一展,露出喜色,旋即又是拧在一起,摇头道:“自然知晓。此物乃是突破化神的无上灵物,若是单独服用可将突破化神的几率提高一成之多,而若是配合使用,足足可以提高三成。只是这等逆天之物,可遇而不可求,哪有那般好追寻。况且眼下人界已非当年灵气那般充裕,这等天材地宝,更是难以孕育。道友莫不是说笑。”

    穆兰圣女却是臻首微摇,檀口微张,笑道:“道友话说得倒是不错,以眼下这稀薄的天地灵气的确是无法孕育出这等天地灵物。只是妾身所知晓的这二物,乃是自上古就存在,至今不知多少万载,其中蕴含的药力足够三五人突破都是不成问题。”

    圣女缓了口气,又徐徐道:“此二物的下落,也是我穆兰一位神师在一起游历过程中侥幸发现,经过仔细确认,认定便是这传说中的灵药。眼下我族正暗中派人,将其藏身之地严密防守起来,以防他人窥视。”

    “哦,果真如此。”南宫婉展颜一笑,话锋一转,问道:“这等重要之事,圣女不守口如瓶,反而告诉妾身,莫非”

    “不错,我族的确是有求于南宫道友。一来这二物藏身之处凶险异常,需途径一陨落之地,乃是上古天外陨石所造成,炎热无比,只有南宫道友的五行寒焰方能克制一二。”圣女笑道。

    南宫婉一听却是似笑非笑,见对方闭口不言,神色渐渐清冷下来,道:“怕是不止于此,道友有话,但说无妨。”

    穆兰圣女听罢,神色亦是骤然阴沉,银牙紧要,寒声道:“二来,也是妾身的主要目的,便是希望道友助我族一臂之力,对付那突兀人。突兀人近年来不知用和方法再次召唤出了灵界的圣兽分身下界,对我穆兰一族步步紧逼,逐步蚕食我族草原。我穆兰人较之突兀人原本便是势弱,万万不能抵挡,更何况其有了天澜圣兽这一相当于化神之境的助力。万不得以之下,我族只能四处寻找强援。而这条件,便是这落音草与寒雪参。”

    “不知道友还找了何人?”南宫婉却是没有轻易相信,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问道。

    穆兰圣女略一迟疑,见南宫婉这副神态,便道:“不过两三人而已,除却道友之外,还有大晋国两名元婴后期大能,都是驻留在元婴后期巅峰多年,最有可能踏足化神之人。”

    “大晋?当年夫君纵横大晋多年,惹上了不少仇家,若是遇到就仇可就麻烦了。”南宫婉心神急转,冷冷道:“大晋?不知是何人?有何身份?”

    “这点妾身却是不便说明,不过道友放心,此二人绝对与道友及飞升的韩前辈没有任何瓜葛,只是一心求道之人,道友大可放心。”穆兰圣女打包票道。

    南宫婉心头一动,虽说对于对方所言,相信不过对半,但这已经足够了。毕竟化神的诱惑对任何徘徊在元婴后期巅峰之人都是致命的,且她虽说没有韩立那般逆天的实力,但也不是寻常同级可以比肩,倒也有着几分自信,当下便是点头道:“既然道友如此说了,若是拒绝倒是妾身不识时务了。好,妾身便答应道友,还请等待一日,让妾身准备一番。”

    穆兰圣女闻言,大喜,忙是对着南宫婉一躬身道:“妾身替我穆兰一族先谢过道友相助之恩,此情定是铭记于心。道友尽管准备,倒也不缺这几日时间。”

    说罢,对着南宫婉又是一拜,便是化作一道绿光飞出了洞府。南宫婉在原地驻足了片刻,忽然衣袖一甩,便也是向着一间石室飞了过去。

    第三章万象盘与瞒天袍

    第二日正午此时,落云宗所在山脉之中两道流光倏然滑过,向着东北方向疾驰而去。

    “不知那道友所邀之人眼下在何处,我们是不是先与他们会合?”一身彩衣的南宫婉速度飞快,瞬息便是纵掠出数十丈,让穆兰圣女吃惊不小。

    “这是自然,我已叮嘱二位道友,去大晋东南部的栖碧山脉会合,相互留有气息印记,只有相聚在百里之内,自然能够找到。”穆兰圣女微微一笑道。

    既然如此,二人也便不再言语,一心赶路。栖碧山脉所在乃是大晋与突兀接壤处,与天南之间相隔了穆兰草原与天澜草原,路途遥远。若是这般赶路,耗费时日不说,二人法力也是会大大耗损,若是路遇突兀大军,自然凶多吉少。

    二人刚一出了穆兰所在,进入突兀人边境,穆兰圣女便是秀手一扬,抛出一个滚圆的灿灿发盘来。

    发盘迎风暴涨,黄光大放,目光所及之处,依稀可见密密麻麻的符文印诀,散发着浓烈的波动。

    “此物乃是上古灵宝万象盘的仿制品,威能只有原品十之一二,但也是奥妙无穷。”穆兰圣女淡然一笑,道。只见那仿制的万象盘转眼间便是暴涨至五六丈直径,浓烈的空间波动散发出来,向着穆兰圣女笼罩而去。

    穆兰圣女并不躲闪,反而主动迎上,一个闪身便是钻入万象盘下方。南宫婉瞳孔陡然一缩,只见那穆兰圣女闪身之后,身形陡然消失不见,忙是加大了神识的追查,只在身前隐约发现穆兰圣女的身形,却是极为模糊。

    “这是什么灵宝,竟有这么厉害的隐匿之法,相距如此进,都是难以看查。”南宫婉惊讶不止。

    “道友也进来吧,有此物相助,我二人方能安然横渡突兀人区域。”穆兰圣女声音传来,却是飘忽不定。

    南宫婉却是看见前方高处突然露出一个隐约波动的洞口,想也不想便是闪身钻了进去,同样是消失不见。

    洞口将南宫婉包裹在内,骤然闭合,全无任何踪影,肉眼看去,此地却是空无一物。即便是神识扫过,也是难以发现端倪。

    “道友,我们这便出发吧。”穆兰圣女见南宫婉也是进来,灿烂一笑,其美艳的容颜,即便是同性的南宫婉都是一惊,微微颔首。

    穆拉圣女一笑,法诀骤然打出,落在了头顶的万象盘上,身躯亦是化作流光向着远方疾驰而去。

    突兀人草原之上,一行大军足有数万人之巨,浩浩荡荡排成一字长龙,在草原上缓慢前行。大军前方,是一个巨大的华丽大帐,被数十突兀结丹期的修士操控着,在一块巨大的移动平台之上漂移而去。

    “圣兽大人,听斥候来报,那穆兰圣女眼下危机时刻却是不在穆兰之中,而是四处巡游,想必是在寻找援手。”十数丈高的大帐之中,极为宽阔,正中乃是一个巨大的青铜巨鼎,矗立在三层石台之上,燃烧着淡淡的青白火焰。火焰徐徐燃烧,却是组成一个虚幻的兽形头颅来,正是在此召唤而出的天澜圣兽。较之以前却是颇有不同。

    石台之下,正躬身站着三人,皆是一身皂袍。先前开口之人正是当中一位面色和善的中年男子。

    “嗯,我突兀大军此次对穆兰势在必得,在我大军压上之下,三三两两之人不过是蚍蜉撼树,不必理会。毕竟以穆兰人的能力,可还请不来此界仅存的几名化神修士。没有化神坐镇,他们拿什么与我突兀大军对抗。”那火焰虚影露出一丝轻蔑,不屑道,转而看向左侧一名身材矮小,发须皆白的年迈老者,道:“赫仙师,圣女那边情况如何?可是已经取到了我要之物?”

    那一身年迈之相的赫大仙师,忙是躬身道:“回禀圣兽大人,圣女那边遇到些许麻烦,开凿之时,却是未曾料到其下隐匿有一个钻地兽。虽说实力不足畏惧,但钻地之本领却是让人头疼。圣女唯恐此兽发起狂来对下面产生破坏,采用引诱之法,故而耽误了些许时日。”

    “哼,一群废物。区区一只钻地兽都无法对付。”火焰猛然一涨,腾起数丈高的火苗,那圣兽虚影一脸怒色,呵斥道。

    正当圣兽再欲开口之时,脸色骤然阴沉下来,火焰头颅抬起,仰望虚空,冷声道:“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擅自进入我突兀大军之中。不过这隐匿之法倒是不错。”

    话音刚落,那青铜巨鼎,猛然一震,彷如火山爆发一般,喷出一道数丈大小的火团,直接是从大帐顶部穿过,飞向了空中。

    “吼。”

    火团空中迅速变形,眨眼功夫便是化成一个数丈大小的火焰巨兽,好似人间麒麟一般,但却少了一份威势,多了一些狠厉。浑身包裹着淡淡的青色火苗,四足一踏便是向着空中某处彪射过去。

    “不好。”在万象盘之中的穆兰圣女与南宫婉二人脸色骤变,却是没曾想道这天澜圣兽神识如此敏锐。虽然惊慌,但穆兰圣女手下却是丝毫不迟疑,忙时打出一道道法诀,层层环绕着落下了万象盘之中。

    天澜圣兽虚空一击,半空之中顿时响起一声闷响,虚空泛起层层涟漪。天澜圣兽却是眉头一皱,腹诽道:“瞬移?”

    正当天澜圣兽对着二人所在猛击而来时,穆兰圣女忙时打出法诀,催动万象盘。南宫婉知觉周身顿时被禁锢一般,如陷泥淖一般,不得动弹,顿时大骇。还未等起挣脱出来,只见眼前骤然一晃,待看清之时,已然身处百丈开外,周身那禁锢之力方才消解。

    “瞬移?这万象盘竟有如此功效?”南宫婉心头大骇。

    “瞒天袍,祭。”穆兰圣女却是无暇多想,周身粉光弥漫,原本套在其身上的那件绿色宫装顿时一变,化作一张巨大的粉色长袍披风,剧烈旋转不断增大,眼看便是与万象盘重叠。

    “吼。”天澜圣兽又是感应到了二人所处方位,虚空一踏,急速靠近,大口一张,一团青色火团便是喷射而出,距离二人不过十余丈。

    “斗转星移,转。”穆兰圣女情急之下,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落在了那瞒天袍上,大喝道。不待南宫婉反应,那原本要砸来的巨大火团陡然消失,旋即出现在了二人后方,继续喷吐过去。

    这瞒天袍竟是有换位之威力。南宫婉吃惊莫名,望向穆兰圣女的眼光越发深沉起来。

    第四章试探

    瞒天袍迅速胀大,几个眨眼功夫便是与上方的万象盘重叠在一起,散发出迷蒙的光芒,将南宫婉与穆兰圣女二人笼罩住。

    天澜圣兽一击未果,眼见那吐息却是瞬间被改变了方位,心中一惊,旋即却是泛起了一丝火热,叫喊道:“哈哈,没想到区区下界竟有如此精妙的空间类灵宝,不管你们是何人,今日休想逃走了,这东西本座今日要定了。”说罢,又是猖狂一笑,身躯之上骤然涌起层层火浪,向着四周铺展开去,热气蒸腾,遍布方圆数百丈。

    穆兰圣女顾不得体内法力虚空,眼见天澜圣兽使出了绝招,忙是又催动操控法诀,同是对着南宫婉叫道:“还请道友助我一臂之力,否则今日你我二人谁也逃不掉。”

    南宫婉略一犹豫,还是闪身至穆兰圣女身前,体内充裕的灵力顿时狂涌而出,吞吐进后者体内,几经流转下,便注入了两件奇妙的灵宝之中。

    万象盘与瞒天袍光芒大放,速度骤然激增数倍不止,裹挟着二人几个闪掠便是到了数千丈开外。

    “嗯?气息瞬间消失了?该死。”天澜圣兽正操控着本命真火向着二人藏匿之地包围而去,却是瞬间失掉了对方的气息,忙是调转心神,依旧无所寻获,不禁大为光火。只见漫天火焰狂舞,纵横飞卷,掀起阵阵炙热风浪,真个天空都是被灼烧的越发干燥纯净,声势浩大。

    再说,南宫婉与穆兰圣女借助这万象盘与瞒天袍的妙用侥幸躲开了天澜圣兽的攻击与追踪,却也是耗费了极大的心神。

    “这两家灵宝虽然厉害,但耗费的法力未免太多了些,倒有些得不偿失。”南宫婉灵力在穆兰圣女体内转了一圈,自然是看出对方灵力的确耗费极为巨大,所存不过一半。不禁安安咂舌。

    “道友可还好些,要不要先休整片刻,带道友恢复再赶路不迟。”南宫婉徐徐开口道。此刻距离先前遭遇之地足有数千里之遥,不必担心对方追赶过来,速度不禁慢了下来。

    “不妨事。这催动这两件灵宝的秘法极为耗费灵力,但寻常驱使之下,倒是不碍事,足够恢复了的。”穆兰圣女盘膝在这封闭的空间之下,面色有些发白,徐徐道。接着手上法诀一收,这两件法宝便又回到了寻常的使用状态。而那件瞒天袍亦是化作一件翠绿宫装,落在了穆兰圣女的身上。

    南宫婉目光落在了那瞒天袍之上,眼中光芒闪动,也不知作何想法。二人自是不言语,速度不急不缓,在万象盘所形成的屏蔽空间之内,向着栖碧山脉赶去。

    栖碧山脉,一座普通的高山之巅,清风阵阵,云雾缭绕,天地空明,当真恍如仙境一般。只见两名相隔数丈的人影盘膝而坐,不动如钟,静静的打坐。

    忽然两人手心同时一翻,各自掏出一块白色的玉简出来,相识一笑,道:“来了,不过,时间可是比你我二人料想的迟了一些。”其中一名衣袖宽大,肥头大耳的男子嘿然一笑道。

    另一名脸色阴冷,尖鼻薄唇的男子点了点头,站起身来,道:“走吧。”说罢,也不理会那肥胖男子,便是向着天边自顾飞了过去。

    “还真是心急啊。”肥胖男子哈哈一笑,望着那人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却是一闪即逝,也是纵身跟上。

    “哈哈,乐道友,你可是比约定迟了几日啊。不知这次又找来了哪位同道?”哪位肥胖男子速度却是丝毫不慢,同时与阴冷男子找到了南宫婉二人所在之地,不见其人先闻其声。

    “路上耽搁了些日子,让二位久等了,妾身在此给二位陪个不是。”穆兰圣女微微一笑,与南宫婉并肩飞了起来。四人脚踏虚空,便是在空中这般相见。

    此刻南宫婉却是用了遮蔽指数将真容与气息隐藏了起来,此术乃是当年韩立偶然所得,改进之后便是传授与南宫婉,除非功力是施术者的数倍之巨,否则万万难以窥见一斑。

    不过从南宫婉窈窕姣好的身段来开,二人便是知晓乃是一位绝代佳人,气息一扫下,更是骇然发现南宫婉同样是一名元婴后期巅峰,较之他二人丝毫不弱,甚至隐隐超出一筹。二人相看一眼,都瞧见了对方眼中的惊讶。同时抱拳,道:

    “贫道符元上人,乃是一名无名无派的苦修者。”那肥胖男子出声道。

    “贫道黎奇,早年有过门派,不过如今亦是自由之身。敢问道友”那面色阴冷男子问道。

    南宫婉遮蔽之术果然不凡,连其声音都是做了极大的改变,较之原来甜美的声音,眼下这声音则是沙哑低沉,道:“妾身之名不足为外人道也,亦是无根浮萍。此次寻找两件灵物事关重大,还望二位道友多多尽力。”话音刚落,南宫婉面容处突然绽放出一片光芒,同时一股庞大的灵力散发出来,扑向周围三人。

    “这?如此庞大的灵力,此人绝不是寻常的元婴后期巅峰修士,我不是其对手。”三人心中皆是如此想到,那阴冷男子亦是点头,道:“这是自然,此事关乎我等化神,自然需全力以赴,这个还请道友放心。”

    其余二人亦是点头保证,对于南宫婉如此深厚的实力,自然是不敢有所不敬。

    “乐道友,眼下人已到齐,那藏有落音草与寒雪参之之地的情况也该尽数告诉我等了,以便我等早作准备!”那符元上人抖了抖脸上的肥肉,笑容满面道。

    “这是自然。”穆兰圣女微微一笑,看的那符元上人不禁一怔。

    “这落音草与寒雪参所在之地,乃是在大晋之北数千里里之遥处,一座上古荒岛之中,倒也不远。此岛并没有什么奇特,若非我族一位神师无意中闯入,侥幸之下方才发现了这两大灵物的踪迹。”

    穆兰圣女微微一顿,继续缓缓道:“落音草与寒雪参皆是藏身与一无边深渊之内。此深渊无比巨大,深逾千丈,其内更是别有洞天。据我族那神师所言,其内有以下几个难关需认真应对,其一便是那陨落之地。”

    过了约莫半日时光,四人足足商谈了两个时辰,方才从栖碧山脉出发,四道流光速度极快,向着那做上古荒岛所在飞去。

    第五章五行寒焰 

    四道流光一刻也不停歇,直奔目的地而去,响起隆隆破空声响。此次四人倒是没有遮掩身形,就是这般声势浩大的赶路,一则所经之境没有什么就仇宿敌之类,二则以他四人的实力,人界之内,大可纵横,自然也没什么顾忌。

    大晋西南,乃是一片浩瀚的海域,不知其宽广几何。此海域内灵气稀薄,生气不足,自然也没什么妖兽,灵物之类,故而少有人来此地游历。

    海域边缘,一座座巨大的岛屿星罗棋布,烟雾缭绕,云蒸霞蔚,如隔世一般。

    “便是这座岛屿么?倒是有些不同。”南宫婉四人凌空站立在此间一座最为巨大的上古荒岛上空,俯瞰荒岛。只见荒岛直径足有数百里之巨,其内山林密布,瘴气丛生。

    荒岛当中,有两座最为高大的插天巨峰,相距不过百丈,皆是千仞高的悬崖峭壁,隔空相对,中间则是不可见底的巨大深渊。悬崖口光滑如镜,切口平整,彷如被人一刀从中切开一般。

    “走,去见识见识,这深谷之中到底拦不拦得住我们。”那黎奇冷冷一笑,身形一闪,便是直奔那深渊而去。南宫婉三人对望一眼,眼中都露出谨慎的神色,身形却是未曾迟疑,紧跟而上。

    深渊之中,如同一个倒喇叭一般,越向下越是开阔,深入不过千丈有余,周围的空间已然足有数百丈直径。峭壁之上,皆是黑黢黢的巨石,感应一下却是有些温热,不似寻常那般阴冷潮湿。

    “看来下面就是那陨落之地了。南宫道友,此关可就拜托道友了。”穆兰圣女微微一笑,对着南宫婉拱手道。

    南宫婉只是点了点头,速度骤然加快了三分,继续深入。南宫婉只觉周身越发燥热,炎浪扑面而来,入目之处,一片暗红,却是深渊已然到了底部,而那渊底却是一片如同岩浆一般的火石。

    渊底很大,一侧依旧是千仞高的峭壁,另一侧却是一个高约数十丈的巨大深洞,一股股更为炙热的气息从中喷吐出来,卷带着缕缕青色的火苗。

    南宫婉四人也不迟疑,身形一转,便是向着洞口ji~~射而去,一下便是湮没其中。深洞之内倒是没有那巨大的火石,略为昏暗,周身皆是那越发猛烈的热浪飓风,青紫色的火苗也是逐渐浓郁起来。这青紫火焰,不单温度极高,其内更是蕴含着猛烈的火毒,竟是可以无视四人的灵气罩防御,侵入体内。

    “哼。”南宫婉发出一声沙哑的闷哼,手诀掐动下,猛然扬起。骤然一团五色火焰,飘飞起来(五行寒焰是哪五个突然想不起来了,还有是不是已经炼化为一种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好写多了)。

    也不见南宫婉有何动作,那五行寒焰蓦然自主铺展开来,化作一道宽有丈许的长长匹练,当头便是将四人笼罩其中。

    “南宫道友,这里还只是陨落之地外围,这天外陨石火焰还算不得厉害,里面可就不止这般威力,还请小心一些。”穆兰圣女低声提醒道。

    南宫婉面容遮蔽,却是看不真切,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双手又是一扬,对着那五行寒焰罩一点,顿时那五行寒焰便是急速收敛,越发的凝实,堪堪将四人包裹住。

    继续深入其中,果然如穆兰圣女所言,其内温度暴涨,火毒浓郁,远非洞口可比。只见目光所及,皆是翻腾起卷的青紫色火焰,突然数道最为巨大的火舌如灵蛇出洞一般,向着四人缠绕而来,狂风铺面。

    “哼,区区陨降之火,也敢嚣张。”见数道巨大火舌如同活物一般缠绕而来,其余三人皆是面色一变,他们对于这陨落天火可是没有什么克制功法,纵然实力强悍,但却被克制的死死的,故而只能依靠南宫婉。

    南宫婉倒是不惧,冷哼一声,五指猛然张开,顿时一道道火焰便是从指尖喷射而出,向着那火舌席卷而去。火舌巨大无匹,但却灵活不足。五行寒焰如同锁链一般,将数道火舌尽数缠绕,猛的一绞。

    一阵“滋滋”声响传来,只见火舌被五行寒焰附着之处,顿时如同冰雪一般,迅速消融,整道火舌也是猛烈颤抖起来。

    “断。”南宫婉五指猛然一合,那五行寒焰顿时一个收缩,数道火舌倏然间便是被截成数段,稀薄了许多。

    陨降天火顿时消解,五行寒焰却是乘胜而去,突然化为一只五色火鸟(学噬灵天火的),口中清鸣一声,便是对着那即将消散的陨降天火猛然一吸。只是几息功夫,剩余的陨降天火便是被吞噬的干干净净。

    “道友好身手,在下佩服。”见南宫婉轻易便是将这陨降天火解决,其余三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与忌惮,脸上却是不着痕迹,拱手笑道。

    未等南宫婉答话,突然这巨洞深处,突然传来一阵阵令人心悸的恐怖波动与极高的温度,狂风过境一般从四人身旁扫过,让那五行寒焰罩带起阵阵波荡。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毁我分身。”

    第六章寒焰之威

    吼声方落,突然整个陨落之地的青紫火焰突然猛涨起来,呼啸翻卷,如同熊熊燃烧的火炉一般,将四人团团包裹。

    “冰光尺。”南宫婉脸色微变,袖袍一抖,一个墨绿色的短尺便是倏然飞出,飘在四人头顶上空,迅速旋转。冰光尺发出迷蒙的莹白光雾,彷如水汽似地向四周层层扩散开去,透出彻骨的寒意。

    席卷而来的陨降天火一接触这森寒光雾,顿时止住冲势,想要将这光雾灼烧殆尽。

    “哼。”南宫婉眼中寒光闪动,冰光尺骤然变大,那光雾浓郁异常如同实质一般,向着陨降天火冲去。

    二者方一接触纠缠,气势汹汹的陨降天火火焰顿时被层层消融,火焰迅速湮灭,向着后方收拢而去。

    “想跑?”南宫婉冷喝一声,对着冰光尺隔空一点,冰光尺便是化作一道流光,直奔陨降天火火舌逃窜的方向而去。

    “你敢。”巨洞深处突然传出一声爆喝,一股烈阳一般的热浪猛然冲出,一下便是挡在冰光尺前方,猛然从中便是窜出一道丈许粗大的巨大火柱,一下便是向着了冰光尺击来。

    冰光尺骤然停下,亦是喷出一道迷蒙的白色光幕,如同冰镜一般,迎上了火柱。

    “篷。”看似不堪一击的冰镜被这火柱猛然一撞,并未破裂炸开,只是剧烈颤动一下,而那火柱却是一击未果,并未再次出击,倏然的收了回去。

    “你们是何人?为何闯我洞府?”

    那仿若烈阳的火团收回了体外的火焰,显露出一个巨大的身形,却是一个高约一丈,四肢粗大的人形生物。

    “你的洞府?笑话,你区区陨降天火火灵,有何资格说这番话来。速速让开,否则休怪我等无情。”穆兰圣女却是冷冷一笑,呵斥道。

    那火灵面色骤然阴冷下来,死死地盯着四人,尤其望向是当中面容遮蔽的南宫婉,眼中闪过一丝忌惮,低沉道:“你等可是为此地深处那些灵药而来?那我还是劝诸位,莫要痴心妄想了,纵然你等实力不弱,也是不可得到。”

    听到此话,四人脸色骤然一变,符元上人冷喝道:“你倒是聪明,既然如此,也应该知道我等势在必行,望你还是莫要阻拦为好。”

    那火灵却是突然仰头大笑:“哈哈,哈哈,尔等不听劝告,执意寻死,到时候莫要怪我没有提醒。不过此地乃是我把守,想要过去,还得看你等有没有这个实力。”

    说罢,火灵浑身火光大放,身形一动,便是拖着长长的尾焰,如同流星一般,向着四人冲了过来。

    “那让本座先看看你又有几分能力。”南宫婉却是有了几分火气,五指连动,喷射出道道五行寒焰,落入那冰光尺之中。冰光尺轰隆一颤,从中再次喷出一道道寒焰光幕,向着那火灵ji射而去。

    “天火变。”火灵知道这森寒光幕不好对付,并未硬拼,而是身形猛然一缩至不足半丈大小,速度激增,一个闪身便是绕过了数层光幕。

    南宫婉嘴角撩起一丝笑意,手诀掐动。只见火灵身后那层层光幕顿时瓦解,成一蓬蓬莹白光丝,破空向着火灵缠绕而去。

    “该死。”火灵脸色大变,周身被光丝缠绕的密密麻麻,光丝之中蕴含的极寒气息冰冷透体,对他危害极大。

    火灵猛然一咬牙,身躯骤然爆开,化作无数火团,挣脱了光丝束缚。无数火团纷纷当空聚集而去,只是瞬间功夫便又重新凝聚出了火灵的身体。

    “逃得掉么。”南宫婉不屑道,不待火灵再有动作,那无数光丝却是突然收回,融入冰光尺之中,冰光尺光芒绽放,又是向着火灵当头罩下。

    “焚爆。”那火灵脸上闪过一丝狠厉,身躯之上骤然分出一道火柱,被其一把握在手中,化作一把赤红的长刀,隔空便是猛然劈斩下来。

    “陨铁玄晶?这家伙炼化了陨铁玄晶?”未等南宫婉有所动作,身后三人却是一声低呼,紧紧的盯着那赤红长刀。

    “道友小心,陨铁玄晶配合这火灵的火属性功法,威力极强。”黎奇忙时高声提醒道。

    其话音方落,那赤红长刀斩出的一道巨大的红色刀芒已然到了南宫婉身前,散发着浓烈的炙热气息,以及毁天灭地的气势,让四人面色不禁大变。

    南宫婉脸色凝重,这一刀来的极快,冰光尺已然无力回防。当下不再犹豫,手掌一翻便是拿出一道灵符,抛向空中。纸符上面灵光闪动,将南宫婉罩住,上面符文闪动,散发出一股深不可测的气息。

    刀芒倏然而至,一下便是劈在了纸符之上。却是见纸符外围突然浮现出一道道虚影,流光闪动,刀芒斩在上面,只是让这虚影微微一动,便是被弹飞开来。

    “不可能,我这撼天一击,威力极大,怎可能这般被抵挡下来?你这是什么灵符?”

    第七章遗宝

    那火灵惊怒异常,大喝一声,犹是有些难以置信,脚下猛然一踏,便是破空弹射过来,一刀斩在了那灵符虚影之上。

    “铛,铛,铛。”

    刀芒闪烁连连斩在那淡淡的虚影之上,却是根本难以撼动这灵符分毫,远远观去,虚影之上又渐渐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细小奇形文字,正是那银蝌文。

    “夫君制作的灵符之威,岂是尔等可以企及。”南宫婉嘴角含笑,望着那震怒不已的火灵,淡然道:“若是阁下实力仅限于此的话,那便让这争斗早早结束为好。”说罢,还略有遗憾的摇了摇头。

    南宫婉虚空一指,那冰光尺便是嗡鸣声大作,急速旋转,又是喷射出一蓬蓬散发着寒气的莹白光丝。只是细细看去,便可发现这光丝隐隐流动,却是其上附着着五行寒焰,燃烧虚空。

    蓬蓬光丝无穷无尽,从身后袭来,所过之处,气温骤降,冰冷刺骨。

    “找死。”火灵猛然一个转身,浑身气息浮动,火焰腾腾,显然是动了真怒,张口便是喷出一道火元,落在手中长刀之上。

    二者相合,长刀顿时红光更盛,卷起炙热的火焰,盘旋而上,形成一道冲天火柱。

    “给我灭。”火灵大喝一声,手中长刀上下翻飞,纵横捭阖,眨眼之间便是斩出数道粗大的猩红刀芒。

    “砰砰砰。”刀芒威力极大,瞬间便是与蓬蓬光丝撞在一起,只听得一阵阵惊天巨响,那刀芒与光丝便是同时炸裂。光丝破裂而开,却是化作了一团巨大的五色光焰,与那刀芒纠缠,在五行寒焰的森森寒气之下,那刀芒威势大减,只是几息功夫便是被寒气寝室不堪,消影无踪。

    见冰光尺倾力一击被化解,南宫婉却是脸色不变,单手一招,冰光尺便是倏然闪现在掌中,手掌一翻便是不见,只是此时冰光尺却是光芒黯淡,看来先前一击的确耗费巨大。

    见冰光尺无功而返,那火灵一怔下,突然哈哈大笑,道:“原来你便只有这些本事,不过是依仗这灵符防御之力。哈哈,带本座破了这灵符,再与尔等切磋。”说着眼中杀机毕现,冷冷地扫视着四人。

    四人之中,他最为忌惮的便是面容模糊的南宫婉,虽说后面三人气息同样不弱,但略一计较,便知道此三人在此地不便出手,一身功夫实力被因这炙热的环境而大打折扣,只要解决掉眼前此人,其余三人自然不足畏惧。而此人全力一击却也是无功而返,虽然二人目前斗的旗鼓相当,隐约自己还处了下风,但在这陨落之地,自己灵气的消耗和恢复都占了不少便宜,只要消耗对方实力即可,一旦对方力竭,还不是乖乖的束手就擒。

    念及此处,火灵眼中寒光闪闪,周身火焰涌动,手中陨铁玄晶长刀倏然一变,却是化成了一个长枪形状。

    “穿云刺。”火灵冷冷一笑,身体骤然后仰,大手奋力一抛,那变形之后的陨铁玄晶长枪势如破竹,裹挟着焚天火焰,刺穿层层空间,一下便是刺在了那灵符虚影之上。

    “咔。”

    长枪直直点在了那虚影之上,急速旋转着如同探头一般。那虚影之上顿时银光大放,密密麻麻的银蝌文急速流转,涌动着一股股令人震撼的气息。

    “这股气息?是韩前辈的?”身后那穆兰圣女顿时脸色一变,失声道。

    “韩前辈?乐道友指的是哪位前辈?”身旁二人却是没有反应过来,不知这韩前辈究竟何方神圣,但单从这灵符上散发出的惊人气息,便知这韩前辈绝非他们可以比肩,故而言语之上也是不敢怠慢。

    而穆兰圣女却是闭口不言,只是摇头不语,讳莫如深,紧紧看着眼前战况。

    那长枪威力的确不凡,气势如虹,竟是穿透了那虚影半分。其上银蝌文急速涌动,向着枪尖汇聚,将其牢牢抵挡在外。南宫婉见此却是眉头一皱,那支持虚影的灵符的确是韩立当年化神之后所制,赠予她防身,威力虽强,但却是消耗品。

    眼见那灵符之上灵力飞快流失,南宫婉突然一招手,手中顿时多出一把七彩羽扇,同时虚空一摄,那灵符便是光芒尽数敛去,化作一道流光飞入袖袍之中。

    虚影渐渐散去,长枪的冲势亦是被尽数抵挡,火灵右手一抓,陨铁玄晶长枪便是飞入手中,狞笑着望向南宫婉,道:“嘿嘿,若是道友不出手的话,便来领教领教本座几招。”说着,身影一顿,便是消失不见,带出现之时已然距离南宫婉只有数丈,手中长枪已然蓄势待发,便要抛射过来。

    “哼,狂妄,让你瞧瞧是你的天火厉害,还是我的火焰更胜一筹。”南宫婉声音一沉,手中七焰扇冲前方猛然一挥(提到七焰扇了吧)。只觉体内灵力如同被鲸吞一般,疯狂注入这七焰扇之中,之时瞬间功夫便是被吸走了三成之多。

    七焰扇前端骤然喷出一道粗大的七彩火焰,在空中一展,便是化作一头气势不凡的火凤形状,口中冲着高天一声激昂的鸣叫,便是尾羽一扬,向着火灵直冲过去。

    这般距离之下,火灵哪躲避的及,手中长枪还未出手,已然一头扎入巨大的火凤之中。

    “啊”只听得一阵阵惨叫,那火灵被火凤身躯包裹,在火凤火焰燃烧同化之下,只是片刻便是声息全无,被消灭的干干净净!

    第八章幻界

    七焰扇一击威力无穷,不愧是上古通天灵宝,虽说手中这件只是纺织品,但也颇具几分威势,万万不是寻常元婴后期巅峰可以抵挡。

    南宫婉体内灵力耗费巨大,忙是取出一些灵药,就地服下,同时将那让人眼热的七焰扇重新收起,方才转过身来,望向惊骇的三人。

    “这位道友,实力超绝,我等佩服。”黎奇嘴角不禁一抽,忙时抱拳道。

    黎奇话落,那符元上人也是拱着肥胖的身躯,上前一步,笑容可掬,抱拳道:“此行有道友如此实力相助,成功率大增,当真是天助我等。”

    南宫婉扫了那符元上人一眼,冷冷道:“这是自然,事关妾身踏足化神,自当全力以赴。不过,若是有人心存他念,毁了此行,便莫要怪妾身不讲同道情面了。”

    “这是自然,我等对那两件逆天灵药皆是势在必得,怎会做出这等自毁前程之事。”符元上人倒是不在意,依旧笑呵呵道。

    南宫婉并未搭话,点了点头,转而看向穆兰圣女,道:“乐道友,此火灵已除,事不宜迟,还请带路,通往下一层。”

    “呵呵,诸位跟随我来吧。”穆兰圣女盈盈一笑,便是当先飞了出去,向着洞口深处疾驰。

    洞口深处乃是一个阴暗的甬道,高约十余丈,极深。四人纵掠而过,片刻功夫便是看见了数个岔道口,随意分布在甬道两侧。只是穆兰圣女却是未曾停留,直奔甬道深处。

    “到了,就是这里。”穆兰圣女突然听了下来,指着前方右侧一个巨大的洞口。三人一看,却是还没到甬道底部,而眼前这洞口却是与先前所见洞口一般无二,并无什么特殊,不由的有些诧异。

    “乐道友,先前听闻这第二层介绍,乃是一高明的幻境。可眼前一看却是有些寻常,不知道友如何发现寻找?”那黎奇疑惑道。

    穆兰圣女微微一笑,轻轻甩动那身绿色宫装,顿时衣袂所过之处虚空颤抖起来,好似折叠扭曲一般。

    “此幻界之中,充斥着大量蜃气,可迷人心境,幻化百千。本族之中,恰好有一物对着蜃气极为敏感,这洞口之处蜃气虽然极为稀薄,但本族之物却还是可以探查的到。”穆兰圣女微笑道,同时收回袖袍。

    “看来贵族那宝物,便是道友身上这件宫装吧。”黎奇点了点头,望着穆兰圣女身上那件绿色宫装道。

    穆兰圣女只是淡淡一笑,忽然扭头对着符元上人道:“符道友,此幻界便是交给你,莫要让我等失望。”

    “符某自当尽力,诸位尽管放心便是。”符元上人哈哈一笑,道。身形一转便是一马当先冲入了洞口之中,瞬间便是消失在黑暗之中。

    三人相视一眼,穆兰圣女微微一笑,稍稍一欠身,便紧随之上。南宫婉眼中流光闪动,穿透蒙在脸庞上得浓雾,望入洞口深处,突然脚下一动,便亦是淹没其中。

    洞口之内入目一片漆黑,四人只觉得周身弥漫着若有若无的雾气,贴着肌肤,凉意透体。

    向内疾驰约莫一炷香功夫,忽然光芒大放,周身环境尽皆是明亮起来,毫无征兆。

    “这是?”南宫婉惊呼一声,忙是顾首相看,却是见周围三人消失不见,踪影全无。

    “怪不得骤然大亮,竟已是入了这幻界之中。”略略一想,南宫婉已然明白自己身处于蜃气所行的幻界之中,却是毫不惊慌,镇定的虚空而立。

    “婉儿,来,让为夫好好看看你。”身后突然传来一声低呼,声音温柔至极,夹杂着浓浓的眷恋之意。

    南宫婉转过头来,却是看见一袭青袍的韩立正嘴角含笑,望着自己,并不时冲自己招手。

    “来,婉儿,到为夫这里来。”韩立轻声说道,说不出的柔情。

    南宫婉身躯只是一震,却是没有迈步。因为面容遮蔽,看不出其表情,突然两道蓝光从其面部绽放出来,一闪即逝。

    “怎么,你不想为夫么?不想和为夫相见么?”那韩立见南宫婉一动不动,脚步冰封一般,脸色骤然凄惨下来,用哀伤的声音说道,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勿喷,我只是看老魔总是冷冰冰的样子,恶搞一下。)

    “够了。”南宫婉突然冷声道:“能够幻想出夫君模样,让我见上一见,足矣。”说罢南宫婉脸庞双眼处蓝光又是大盛,扫望四周。

    目光所及之处,一切幻景尽皆破灭,还原出此地真实面貌,不过是一个蜃气充斥的巨大阴冷洞穴而已,并无其他特殊。

    (记得韩立那小瓶可以催生明清灵液吧,而且当时他用了之后还有剩余,他明清灵目已经到了顶端,用不着了,自然给老婆用了,所以我就这样写了。不过要是我记错了的话,还请诸位见谅,权当南宫婉另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妙法破解幻象。)

    第九章宝光金身

    南宫婉虚空而立,眼中蓝光闪动,四下一扫,终是瞧见了其余三人的身影,脸上浮现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只见三人距离并不远,各自之间不过数丈而已,仍是原先进入时的阵型。

    “砰砰砰。”

    一阵闷响的爆鸣声从黎奇上人那里传出,南宫婉顾首一看,目中闪过一丝异色。只见原本清瘦的黎奇上人,此刻面色潮红,露出暴戾之色,身躯不住轻颤,竟是隐隐胀大起来。

    “杀,你们这群畜生,杀。”黎奇上人终是低吼出来,眼中喷射出腥红的光芒,身躯骤然胀大一分,散发出淡淡的金光。

    “入了心魔么?”南宫婉眉头一皱,眼见黎奇上人被这幻界所惑,狂性大发,正在思量要不要出手相助。却是看见那一直垂首念念有词的符元上人突然大喝一声。

    “万坤宝轮,虚幻皆破。”符元上人大喝道,猛然直起身子,散发出一股惊人的气势,双手一翻,便是掷出两个斗大的宝轮出来。宝轮滴溜溜虚空一转,便是上下相叠,合在一起,从中扫射出愈加浓郁的青光出来。

    南宫婉诧异地望着这一幕,饶有兴趣的望着那一对宝轮。只见其上青光所过之处,蜃气纷纷退避开去,但凡略有接触,这蜃气便是纷纷化作蓬蓬烟雾,消散开去。

    那一对宝轮上下相合,却是逆向旋转,青光喷吐,周围蜃气纷纷烟消云散,幻想自然破除。符元上人从幻界之中挣脱出来,思量一下,却是没有立刻动手助其余三人,而是噙着一丝玩味的笑容看着三人。

    南宫婉已然盘膝坐下,闭目养神,装作一副苦苦抵挡之态,并不想显露其能看破幻想的能力。

    三人之中,除了黎奇已然入了心魔,心神不稳略有发狂外,那穆兰圣女也是深藏不露。只见其周身为翠光笼罩,盘膝而坐,双目微合凝神屏气,抵挡起来倒也颇为轻松。

    南宫婉神识若有若无的从三人身上扫过,将这一幕幕尽收心底,不由一阵冷笑。那符元上人略一迟疑,先是望向那穆兰圣女,眼中精光一闪,冲着那对宝轮一指,低喝一声:“去。”

    宝轮顿时徐徐飞来,浮在圣女头顶,喷薄出迷蒙的青光,将周身数丈的蜃气荡涤开去。

    “多谢道友相助。”穆兰圣女原本对着蜃气幻界便有几分抵挡之力,一经相助自然立刻察觉,当即便是从幻境之中挣脱出来,冲着符元上人略一施礼,笑吟吟道。

    “嘿嘿,乐道友手段无穷,相信即便没有在下,想要破除这幻境也是不难。”符元上人却是嘿嘿一下,大有深意的说道。

    穆兰圣女毫不在意的一笑,反而望向南宫婉与黎奇二人道,:“符道友还是速速将两位道友解救出来才是,不然若他们着了心魔,接下来可就少了一大助力。”

    “这是自然。”符元上人亦是没有深作纠缠,只见宝轮更加急速地旋转起来,青光大放,辐射方圆数十丈,将四人皆是包裹其中,其内蜃气迅速消解,被扫除一空。

    南宫婉悠悠地睁开眼,长身站起,对着符元上人只是点了点头,道了声谢,便是不再多言,倒是让二人一怔。

    “这位道友架子未免太大了些,哼。”符元上人心中冷想,脸上却是不着痕迹,不介意的笑了笑。

    三人这时才将目光落在了最为不堪的黎奇身上,眼中都是异色涌动。

    黎奇此刻已然恢复了原来的瘦削样貌,面容也是恢复了正常,只是眼中还是残留着一片淡淡的红芒。

    黎奇周身散发着一层淡淡的金芒,波动出股股强大的气势,让三人皆是侧目。

    “早就听闻黎道友的宝光金身强大无比,却是无缘一见。今日略见一斑,着实令人佩服。”穆兰圣女微微一笑,道。

    “不过是区区炼体之术,岂能如的了乐道友法眼。”那黎奇却是恢复了冰冷之色,干巴巴道。

    “好了,既然诸位无恙,我们还是速速去采摘灵药为上,这位道友,此行便靠道友庇护了。”南宫婉扭头对着符元上人道。

    符元略一点头,掐出一段法诀便是冲着身前那段宝轮一招,顿时宝轮滴溜溜飘了起来,落在四人头顶之上,青光喷吐,将四周的蜃气尽数扫开。

    “走吧。”

    四人见此,也不迟疑,便是沿着这巨洞向前赶去。不过因为宝轮所庇护空间有限,超了这个范围,依旧是浓浓的蜃气,除了南宫婉外,其他人却是看不真切,故而速度极慢!

    第十章八足蜃兽

    南宫婉目光所及之处,皆是浓浓的蜃气,即便是明清灵目也是大受影响,看不真切。

    “嗯?”突然她目光一动,发觉蜃气突然浓郁起来,剧烈的翻滚搅动。

    “不好,大家小心,蜃气威力大了许多。”那符元上人也是面色一变,头上那顶宝轮忽然吱吱的鸣叫起来,轻颤不止。符元上人忙时打出一道道法诀,落入其中,方才将其稳定下来。

    “此地不善,看来并非她说的那般简单,还需谨慎一些。”南宫婉明清灵目陡然一亮,蓝光一闪便是消失,未曾引得他人注意。此下一看,却是终于瞧见那出口出,只见蜃气汹涌喷吐,浓烈已极,即便是有明目之效,亦是有些恍惚。

    南宫婉看了看穆兰圣女,见对方面色亦是微变,一副小心谨慎的态势,却是不好发问。

    “莫非她也不知晓此地古怪?”

    四人徐徐前进,终是耗费了半柱香功夫,纵贯大洞,来到了另一侧的出口。然而这出口处剧烈喷涌的蜃气,却是让四人面色大变,顿时犹豫不前。

    “哼,这么多关都闯过了,现在就此放弃,岂不是太过可惜了。”黎奇冷哼一声,道。

    “不错,况且这其中关乎我等化神事宜,若是不冒上些风险,妾身可是有些不甘心呢。”南宫婉也是点点头道。

    “既然如此,那便走吧,只是此地的危险还在我等预料之上,望诸位多多小心。”穆兰圣女亦是点点头道。

    三人同时向前,却见那符元上人有些犹豫,黎奇冷声道:“莫非符道友此刻退缩了么?”

    “哪里哪里,只是准备一番罢了,这就来,这就来。”符元上人嘿嘿一笑,忙是跟了上去!

    见此,三人也就不在多言,并排而战,向着出口飞了过去。

    出去的洞口乃是一个窄长的甬道,高约不过十丈,却是深不可测。滚滚蜃气铺面而来,掀起一阵狂风,那无影无形的幻境心魔,无时无刻不侵蚀着众人,让的那符元上人压力骤增,拼力驱使那万坤宝轮,脸色都是渐渐苍白起来,却是不知的确如此亦获其他。

    “不好,道友助我。”符元上人突然脸色惊变,大喝一声,身形陡然飘飞起来,一只手探入那对宝轮当中,股股灵力注入当中,大量浓郁青光喷洒而出,形成一个青色空间,将四人笼罩其中。

    同时,一股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即便是以四人的定力都是猛然一惊,纷纷打出一道道法诀,抵挡身前。

    却是一股蜃气风暴从这黑洞深处汹涌而来,让几人大惊失色。

    南宫婉与穆兰圣女皆是手掌翻飞打出一道道法诀,形成一道道晶莹光幕挡在前方。可是这蜃气风暴却是极为诡异,光幕一碰触这蜃气,纷纷消散,根本没有一丝阻拦之力,让几人都是一惊。

    “宝光金身。”黎奇突然踏出一步,横档在众人身前,嘴里低喝一声,身躯便是骤然膨胀起来,更是金光大放,释放出一股令人心悸的气势来。

    南宫婉不禁后退一步,眼中异色连连,望向黎奇。只见对方身躯已然拔高有一丈有余,壮硕狰狞,周身密密麻麻附满了金光闪闪的寸许大鳞甲,仔细一看竟是一副战铠。如此一看,的确英武不凡。

    “给我去。”黎奇脚步一弓,身躯猛然后仰,甩动双臂,猛然向前一击。

    “砰砰”两声同时响起,只见黎奇双拳所在处,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涟漪急速扩散开去,向着前方极扫而过。周为蜃气风暴顿时被破开,露出两道相连的清白空道来。双拳之威,竟是开出两道真空带,足足延伸出百丈之远,

    “快走。”黎奇头也不,瓮声瓮气道,说罢,便是迈开大步,虚空飞奔起来。

    “走。”四人趁着这股风暴暂时被破,尚未恢复,忙是沿着那不过一丈有余的真空通道疾驰而去,速度激增,终是堪堪在风暴即将又成之际,赶到了出口。

    “在前面,快走。”那符元上人凭借手中万坤宝轮之妙,感应到洞口便在前方不远,不过数百丈距离,几个闪身便可至,忙是惊喜道。

    “嗡。”

    符元上人话音方落,耳中骤然响起一声嗡鸣,毫无任何征兆,直刺灵魂深处,不禁身形一怔,脚下慢了一分。

    “什么?惊神刺。”南宫婉亦是受到了此种攻击,不禁脸色大骇,此攻击之法与韩立那惊神刺如出一辙,直击神识,叫人防不胜防。此术人界修习者极为罕见,毕竟神识的修炼之法本就奇缺,自然流传不广。

    只是四人却是未曾料想到,这等古怪之地之中,竟有会这种类似于惊神刺的攻击之法。此术本就防不胜防,一击之下,自然尽数中招,只是此术倒是无法与韩立当年惊神刺之威相较,只是让人身形一顿,速度减缓。

    不过眼下情况,却是危机万分。

    “该死。”南宫婉在韩立的培养之下,神识自然也是极为强大,不过略一失神便是想转过来,又惊又骇,脸色骤然阴沉下来。见其余三人仍旧神识未复,忙是一招手,喷射出一道流光,将三人缠绕住,便是速度骤增,向着洞口奔去。

    “嘿嘿,没想到,竟是有人能如此快速,便是摆脱本座的幻神**,神识倒是不弱。”四人此刻皆是醒转,先前不过是一息时间,但几人却是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一旦被蜃气风暴吞噬,不说那那变幻莫测的幻境无法挣脱,将人囚禁致死,单是那奇异的风暴之威便可将几人撕裂。心悸之余,自然对南宫婉十分感谢。

    还未当三人出言道谢,突然一声冰冷的声音传递而来,声音极大,在这巨洞之中久转不绝,回音渺渺。众人一听对方言语,不知不觉间又是有些恍惚,南宫婉见此脸色一沉,神识骤然散出,将这攻击尽数驱散。

    “这种手段,还是莫要再拿出来献丑了,不知阁下何人,为何要偷袭于我等。”

    “嘿嘿,尔等好大的胆子,入我洞府图谋不轨,反倒先倒打一耙。当真无耻至极。”那声音飘忽不定,忽而如万丈之外传来,忽而又如如临耳侧,让四人极为难受。

    “哼,此地为阁下洞府,不知有何凭证。且这般鬼鬼祟祟,只知偷袭这等下作手段,莫非见不得人么。”穆兰圣女也是脸色阴沉,冷喝道。

    那声音却是静悄悄不做声,四人正是惊疑,只听前方骤然一亮,一片白光直射万丈,逼人双目。四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不敢大意,凝神戒备,只见白光又是骤然黯淡下来,形成一个巨大的足有数丈之巨的巨大狰狞怪兽,浑身散发着迷蒙的白色光辉,浮在四人前方。

    四人凝神一看,脸色骤然一变,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八足蜃兽,这乃是不应存于下界的八足蜃兽。”

    “狂妄,既然自负手段通天,我等倒是想讨教一二。”黎奇冷冷一笑,望着那八足蜃兽,手中一翻,便是多出一把巨大的金灿灿宝刀来,横在胸前。

    “上。”南宫婉眼中蓝芒闪动,口中低喝一声,便是打出一道灿烂长虹。黎奇与穆兰圣女亦是同时出手,黎奇手中长刀金光闪闪,宝光金身全力催动,气势极为骇人,倏然破空斩下,一道真空波便是直奔八足蜃兽而去。

    而穆兰圣女则又是祭出了万象盘,悬于众人头顶之上,散发出层层波动,庇护着四人。

    那符元上人却是有些犹豫,望向那八足蜃兽的眼光也是躲躲闪闪,见众人纷纷出手,咬牙之下,顿时将宝轮完全拿起,拆开之后,便是分别套在了左右手腕上,向前横扫而去。

    “冥顽不灵,找死不成。”八足蜃兽见一番恐吓无效,眼中寒光毕现,爆吼一声,八只巨足骤然向着众人刺了过来,凌厉狠辣。

    八足倏然而来,每一只都足有数尺粗细,上面遍布了大大小小的孔洞,当真与那章鱼一般无二。

    八足来势极猛,四人隔空便是感觉一股劲风压迫而来。

    “斩。”黎奇金刀挥舞,连连劈砍,刀芒纵横捭阖,以斩碎虚空之势向着那八足劈去。

    “墨甲功。”八足蜃兽冷喝一声,周身白蒙蒙的光芒瞬间出现一块块黑色甲片,层层叠叠,好似鱼鳞一般,附着在刀芒即将劈斩的地方。

    “铛铛铛”一阵爆鸣,只见那刀芒狠狠劈在黑色甲片只之上,暴起一阵火光。刀芒瞬间便是破碎瓦解,那巨足有鳞甲护住周全,只是向后一顿,却似无恙一般。

    “黎道友莫要惊慌,道友已然伤到了他,只是其用蜃气遮挡了伤势而已。”南宫婉见黎奇面色一变,仔细一看,却是瞧见了端倪。

    黎奇那刀芒威力极大,即便这八足蜃兽同样会上乘的炼体之术,肉身坚硬无比,但硬拼之下亦是受创不轻。那甲片被刀芒劈斩,纷纷破碎,更是伤到了本身,只是其巧妙的掩盖住罢了。

    “哼,手段不知如何,倒是狡猾至极。”南宫婉冷冷一笑,手中三焰扇已然握住,猛然向前一挥。五行寒焰由三焰扇挥出,威力暴增数倍不止,五色火焰融合交汇,散发出彻骨的寒气,所过之处,连那蜃气都是逐渐凝固,化成冰晶。让的其他三人都是大感意外,惊诧的看向南宫婉。

    八足蜃兽收起冷笑,露出一抹凝重,望着那寒焰,突然庞大的身躯一动,八足骤然收缩而回,变得扁平,绕着滚圆的身躯急速扇动。

    同时无边无尽的浓白蜃气从八足孔洞之中喷涌而出,充斥整个巨洞。在狂风之下,蜃气风暴再起,场面比先前浩大许多,只是威力却是不足。

    风暴横扫而来,四人避无可避,瞬间被浓浓的蜃气笼罩,目光所及一片迷离,失去了其他人的踪影。

    南宫婉眼中蓝芒涌动,极为夺目,看透重重幻想,望向其余三人方向。只见那符元上人手腕之上套着一对宝轮,青光喷吐,将靠近的蜃气搅散,只是蜃气无边无尽,只得苦苦支撑。

    而那穆兰圣女则是端坐不动,万象盘悬浮头顶之上,瞒天袍亦是幻化出本体虚影出来,将其笼罩,一时倒也无虞。

    而最为不堪的自然是黎奇,竟是刹那只见便已中了幻象心魔,宝光金身在此激发出来,双目一片血红,浑身散发着浓浓的暴戾之气,长刀胡乱劈砍,几次险些误伤近在咫尺的众人。

    “哼,本座倒要看看尔等能支撑多久。无相**,幻杀之境。”

    第十二章寒雪参

    八足蜃兽缓缓道,声音平淡无喜无悲。声波四散而开,搅动滚滚蜃气,落入四人耳中,又是心神恍惚。

    南宫婉神识强大,紧守神识,那股声波扫荡过来,神识相击,却是根本无法撼动南宫婉分毫。

    “这八足蜃兽神识极强,在这蜃气幻境之中占尽上风,恐怕我的一举一动已然被其看的真切,定会提防。而其他三人处于明处,受尽幻境攻击,还要防备这八足蜃兽的偷袭,确是不妙。以我一人之力,虽说可保的性命无忧,但此行目的却是落空,得不偿失。”

    南宫婉心念急转,仔仔细细思量一番,见其余三人渐渐不支,便毫不犹豫的朝着身侧三人一击而去。

    此一击之力,包涵了种种神通,五行寒焰,神识之力以及自身功法,确是不俗。看似平淡的一掌,徐徐向前印去,所过之处蜃气纷纷退避,那八足蜃兽神识亦是被击散。

    “杀,我齐禾当年立下死誓,不杀近尔等这些畜生,枉为人伦。上天有眼,我大道有成,可惜哪些畜生却是早早死去。哼,哪有这般便宜之事。今日本道黎奇,要大开杀戒,负债子还。”黎奇浑身透出一股惊天的血煞之气,双眼猩红射出暴戾的红芒,手中金刀倏然向着周围扫过。

    原本四人所处便是不远,黎奇一击之下,刀芒却是击中了正苦苦支撑的穆兰圣女,一下便是将那光罩斩的支离破碎。威力之大,恐怖如斯(土豆)。

    “噗。”穆兰圣女顿时喷出一口鲜血,灵力不济,那光罩彻底破碎下来。汹涌蜃气呼啸而来,眨眼间便是将其身形淹没。

    南宫婉身形一动,便是立在穆兰圣女身后,虚空连拍数丈,周围浓密的蜃气便是向后卷去。穆兰圣女悠悠醒转过来,面色苍白,忙是取出几枚丹药服下,自顾调息起来。

    “咦?”八足蜃兽口中轻咦一声,转过头来隔着层层蜃气望向南宫婉,却是骇然发现南宫婉仿佛不受幻境影响一般,来去自如,心里登时一紧,寒声道:“先前便是发现你有古怪,果然不错,若本座只凭这点手段,倒是小瞧了你。”

    话音方落,南宫婉便是觉得眼前白光一闪,一根根粗大的白色肉柱便是破空而来,向着她剿杀而来。

    八根肉柱皆有数尺粗大,速度极快,将南宫婉来去之路尽数封死。南宫婉脸色一沉,手中一扬,便是抛出一张灵符,密布银蝌文的虚影骤然幻化而出,将其周身团团护住。

    “嗵,嗵”数声传来,八足蜃兽的长足纷纷落在这虚影之上,虚影不住轻颤,荡漾出层层涟漪,一时却也是奈何不得。

    南宫婉立在当中,手中一翻,又是拿出一张灵符,略一思量,便是贴在娇躯之上,身影骤然消散无踪,竟是凭空消失。

    八足蜃兽目光一凝,神识骤然扫过,却依旧是空荡荡一片,根本没有南宫婉的气息,好像此人的确骤然从眼前蒸发一般。

    突然一股刺骨寒意从身后传递过来,八足蜃兽身躯一动,便要急忙向前冲过去。

    “此刻才察觉,不觉得太晚了么?”南宫婉突然露出形体,一手握着三焰扇,一手托着一个碧色古鼎,古鼎之上一朵灿烂的蓝色冰焰徐徐燃烧,煞是美丽。望着八足蜃兽慌忙后退,南宫婉双手同时一动,眼中闪过一丝嘲弄的神色道。

    三焰扇骤然扇出,一股汹涌的寒焰风暴便是席卷向那八足蜃兽,将其包裹在其中。同时,那乾蓝鼎一手鼎口一翻,对准那八足蜃兽,其内顿时喷射出一道粗大的乾蓝冰焰来,如同一杆长枪,竟是直接洞穿了那八足蜃兽圆鼓鼓的身躯,让的南宫婉都是难以相信。

    南宫婉有所不知,这八足蜃兽身体乃是由蜃气凝聚而成,只是极为凝聚,且产生了灵智,故而成为一奇异妖兽。全身上下唯有那肉足极为坚硬,身躯却是不堪一击,只能借浓浓的蜃气应敌。故而八足蜃兽对敌之法向来是以幻术远攻为止,若是幻术不成,则借以长长的肉足远远袭击,万万不敢让敌人近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只是八足蜃兽原本便是罕见,众人虽然听说过,但知之甚少,不知其有此软肋。南宫婉歪打正着,的确意外至极。

    话说,浅蓝冰焰一击便是将八足蜃兽身躯洞穿而过,南宫婉虽然一愣,但反应更快,忙是操纵乾蓝冰焰四下横扫。顿时本完好圆润的身躯顿时千疮百孔,露出其体内情况,却依旧是蜃气弥漫。

    “咦,这是?”南宫婉目光扫过那身躯,却是发现端倪,一点黄光一闪即逝。心里诧异,忙是全力看去,神念扫过,顿时又惊又喜叫道:“寒雪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