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魔天记 > 第一章 凶岛逃犯

第一章 凶岛逃犯

readx();    大玄国,滁州郡白水城附近的一片偏僻密林中,一个瘦弱身影背靠粗大树干,双腿大敞而坐。

    身影主人,赫然是一名十三四岁模样的少年。

    他五官普通,但脸色异常苍白,一身粗布衣衫有几分肥大,不太合身,身边处则随意摆放着一把明晃晃钢剑,

    剑柄上则有些黑色血污。

    少年一侧肩头,被一根看不出颜色布带缠绕了数圈,有点点血迹隐约渗透而出。

    少年眼皮闭合,身体依着树干一动不动,仿佛正在小睡之中。

    忽然间一阵轻微的“沙沙”声从附密林中传出,飞快向少年所在位置靠近。

    少年一下睁目翻身而起,脚尖同时熟练的往旁边一挑。

    “砰”的一声。

    那柄钢剑腾空而起,稳稳的落在手掌中。

    少年往声音方向深望了一眼后,就毫不犹豫的一个跳跃,向相反方向纵身而走,几个跳动间,就没入身后密林中不见了踪影。

    一小会儿工夫后,一队身穿厚厚黑甲武士,分成数组的从林木中走了出来。

    这些甲士只有二十余人,但人人身材高大,神情彪悍,明显都是久经战阵的虎狼之士。

    他们方一走出林间,当即在一声低喝中,笔直的站在原处不动了。

    与此同时,一名面容坚毅的年轻甲士急忙上前几步,在少年原先休息地方蹲了下来,用手在附近泥土表面飞快翻弄了一翻后,立刻就重新站起身来。

    “王军尉,逃犯刚走没有多久,若是现在马上追赶的话,说不定还有机会追上的。”这名甲士向唯一一名没有带黑盔的光头巨汉,回禀道。

    其他人虽然身材已经比较高大,但和这接近两丈高的巨汉相比,仍明显矮上了一大截,犹如孩童站在成人面前相仿。

    “哼,不用了。这一次,我们几城布下了天罗地网,这小子纵然再狡猾,也插翅难飞的。在那边,司徒军尉早等候多时了。我们只要保持体力的慢慢过去就行了。”巨汉哼了一声,往少年逃走方向凝望了一眼,说道。

    “军尉大人,这人可是州郡指名的重犯,若是抓住了可是大功一件,真就这般让给了司徒军尉他们?”甲士闻言一怔,有几分迟疑起来。

    “大功?这也要看司徒那老小子是否有这能耐了。我们赶的慢一些,说不定正好能坐收渔翁之利的。”巨汉抬手一摸近光头,面无表情的言道。

    “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司徒大人那边人手比我们还要多一些,就算那小子懂些技击之法,又怎可能真在那边坚持多久的。”年轻甲士有些讶然了。

    “余信,你呆在我这边也不短了,平常也颇有几分勇武之力。但若你一人被县衙捕快围攻,一次最多能面对几人还能安然脱身?”巨汉没有直接回答年轻甲士所问,反而大有深意的问了一句。

    “只是普通捕快的,属下应对七八名绝无问题的,但一旦超出十人以上的话,就有性命之忧了。”年轻甲士闻言一愣,仍小心的回道。

    “七八名!嘿嘿,自从通缉令发出,死在这小子手中的捕快数量,就已经远超此数量十倍了。”巨汉嘿嘿一笑后,森然说道。

    “这怎么可能!那些县衙捕快也都是受过专门训练之人,纵然无法和我们黑虎卫相比,但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轻易击杀的。”年轻甲士失声出口,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是凶岛逃出来的,纵然年龄小了一些,能做到这些事情倒也不算太离谱的事情。凶岛那地方,原本就是专门关押各种穷凶极恶之人的地方。岛上囚徒也大都身怀绝技,不容小瞧的。”巨汉则冷冷的说道。

    “什么,是凶岛逃犯!”

    年轻甲士倒吸了一口凉气,但马上想起了什么,急忙又问道:

    “属下也听说凶岛一夜间沉没事情,但不是说所有囚徒都和此岛一同沉入海底了,怎么还有人从中逃出来的。那可是赫赫有名的死海,据说除了特制的乌木舟,其他船根本无法在海面上漂浮的。”

    “这个我也不清楚了的,只知道除了这小子外,还有十几人同样逃出了死海。要不是其中一人无意中被擒下,拷问出了这等消息来。恐怕朝廷到现在还不知道此事的。更不会出动我等这些常驻附近的黑虎卫了。不管怎么说,现在所追小子应该是那些逃犯中最弱的一名,虽然故布迷阵的耍了拖延了大半个月时间,但只要被我正面遇上,也只有死路一条的。”巨汉摇摇头后,又一拍身后背的一杆黑色长枪,自信的说道。

    “这是自然的。谁不知道大人勇武足可以排进滁州全郡前百之列的。”年轻甲士面露敬意的说道。

    “少拍马屁了!我们也该上路了,走,出发!”巨汉一摆蒲扇般大手,不客气说道。

    年轻甲士一凛的答应一声,回到了其他甲士中间。

    整支队伍顿时再次行动了起来,甲士一个接一个的转眼没入林木中不见了踪影。

    一盏茶工夫后,当这些甲士再次走出密林,出现在小片空旷草地旁时,眼前的一幕顿时让所有人惊呆了。

    原本绿油油的草地,赫然大半被鲜血染红。

    在血红之中,一具具穿着同样黑甲的尸体,全都东倒西歪的躺了一地。

    这些尸体脸上大都满是狰狞恐惧之色,仿佛在死前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景象一般。

    而他们咽喉处,全都凭空破开一个拇指粗的血洞,咕咕鲜血正从中不停的流淌而出。

    “一共三十具,司徒军尉手下,好像全都再此了。但是司徒大人本人,并未在其中。”

    那名叫余信的年轻甲士,脸色发白的再次走出队列,飞快在这些甲士尸体上全检查过一遍后,就到巨汉面前回禀说道,神色隐约带有几分不安之色了。

    巨汉脸色阴沉,听完之后,目光朝草地另一边望了过去,接着身形一动,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

    其他甲士见此,毫不犹豫的紧跟了过去,但是人人面露小心,完全做出警戒姿态。

    巨汉身形接连晃动,片刻间就出现在了一颗高大树木前,目光往树下一扫后,脸色异常难看起来。

    只见树下,一名面容枯黄的黑甲中年人被一柄钢剑从咽喉处洞穿而过,离地半尺的被直接钉在树干之上。。

    附近地面上,一口淡银色长刀斜插泥土之中。

    中年人两手死死抓住钢剑剑身,十指全破,双目圆睁直瞪正前方,早已气息全无。

    ……

    柳鸣正在密林中飞快跳跃而行着,只觉浑身上下酸痛无比,连手中提着的战利品,另外一口银色长刃都有几分沉重起来。

    他先前虽然用自己苦练了五六年的“剑法”,一口气击杀了如此多敌人,但这些甲士凶悍程度也远超其预料之外。

    哪怕他用游走之法将所有甲士杀光,那名为首军尉仍然不死不休的紧追不放。

    逼得他不得不用一种从岛上学来的激发**潜力秘技,在付出旧伤复发等不小代价下,才勉强将其斩杀掉。

    如此做的后果,却让他还未成年的身体透支过多,已经有些不堪重负了。

    柳鸣想到这里,不禁王肩头一侧扫了一眼。

    只见那原本缠成数层的布条,已经被鲜血彻底浸湿透了,同时一股股钻心般的剧痛从中不时传出。

    即使以他的坚忍性子,外加肉身潜力激发效果还未褪去,仍有几分吃不消。

    黑虎卫不愧为大玄国的精锐地方力量,远不是先前遇到的普通捕快可比的。

    现在的他,只寄希望先前的杀戮能够让其他黑虎卫有了忌惮之心,不敢再过分紧追其不放。

    只要再过一两天,他上一次施展的‘闭息术’后遗症就可平息了,到时就可再次跳入附近河中逃之夭夭掉了。

    他年龄不大,但着实从凶岛上学到几种罕见的偏门功法秘技。

    若不是此,他纵然当年在岛上有人庇护,但以一幼童之身怎能在那种人吃人地方存活了七八年之久。

    柳鸣一想到这里,眼前顿时浮现一张满是疤痕的大汉脸孔,虽然面容看似凶恶异常,却让其心中为之一热。

    柳鸣忽然脸色一变,原本向前跳出的身子猛的一扭,身躯竟瞬间卷缩一团的向另一侧横飞出去。

    与此同时,前方“嗖嗖”之声大起。

    十几只半尺长弩矢,当即从前方密林中暴射而出,接连闪动后,就紧擦少年身体的一掠而过,狠狠钉在了后面一颗灰白色树干上。

    弩矢通体森寒,明显都是精钢打造而成,大半弩杆都直接没入树中,并发出低鸣声的微微颤抖不停。

    “谁”

    少年一个翻滚的落在了附近一处灌木中,将银色长刃往身前一横,神色冰冷的冲前方密林低喝一声。

    “身手不错,怪不得能在黑虎卫围剿下还能蹦跶这般长久。不过现在遇到了我们夫妇二人,你只有死路一条了。”一个尖尖的女子声音从前方传出,一颗巨树后人影一动,走出一男一女两人来。

    (忘语威信平台已经建立,将在今天白天抽取第一批威信书友,赠送凡人实体单本签名书,并直接在第二章后公布中奖名单,请威信书友们详加注意了。加入威信平台方法,可以直接去我腾讯威博上去扫描二维码标识,也可点击威信平台下面“通讯录”--点击上方“+”----进入查找公众号----搜寻“忘语”或威信号“wang--yu----”,大家要看清楚名字后面金色验证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