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魔天记 > 第四十二章 南柯一梦

第四十二章 南柯一梦

readx();    不过当他目光一落身旁的一木匣中时,却一个激灵的恢复了几分清醒。

    在木匣中,赫然还放着十来块鲜红色鼠肉残渣,颜色和其离开时一般无二,根看不出有丝毫的改变。

    柳鸣心中诧异万分起来。

    虽然灵兽血肉因为含法力缘故,保存时间远比普通肉类长的多。但若半年时间还能保持新鲜模样的话,自然是一个说笑事情了。

    柳鸣脸色连变数次,目光再往附近仍装着清水的木桶看了一眼后,手臂一动,往后背摸了一把,赫然有些湿漉漉的感觉,背上汗水还未干透的样子。

    他脸色更加有些不太好看了,但下一刻又想起了一事来,猛然从怀中掏出了两物来。

    一个看似普通的青色木匣,一个做工粗糙的铜质沙漏。

    青色木匣看似普普通通,沙漏也是静静在其手中,细沙都集中在一端处。

    “果然真是如此。”柳鸣倒吸了一口气后,脸色变得精彩万分起来。

    木匣和沙漏都是其用来计算时间的工具。

    而他记得清清楚楚,在离开空间的时候,此木匣表面早就被其刻上了密密麻麻痕迹。

    那铜质沙漏更是为了计时方便,一直留在那神秘空间地上的,离开时根未曾来及带在身上的。

    他先前经历的神秘空间一切,竟然全是一场幻觉,自身根未曾进入过什么空间中。

    看似半年长的被困时间,更不过是自己的南柯一梦而已。

    可是先前半年的被困生活也未免太真实了一点,他甚至能清晰记得每一天修炼法术时的种种情形。

    柳鸣将心神定了一定后,又一咬牙的将意识沉入体内,再次查看灵海中情形。

    结果他心中微微一松。

    灵海中空空如也,那个破裂掉的小气泡赫然无影无踪了。

    若只是做了一场大梦,就能将这邪门东西摆脱掉,也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柳鸣心中这般想道,但为了万一起见,还是一催冥骨决,试着催动了一下灵海。

    结果他神色顿时一变,并一下失声出口起来。

    “不可能,消失的法力,怎么又恢复了。”

    他催动灵海后,赫然发现体内法力不知为何的又恢复了许多,足有原先被那气泡吞噬掉的一半之多。

    更让他吃惊的时,这股新增加法力虽然数量远不如以气泡吞噬前,但给其感觉却似乎比以前精纯的多了。

    柳鸣惊喜之下,急忙再次观察自己灵海。

    只见看似气濛濛的灵海还和原先一样大小,但是所散发银光更加柔和一些,同时给人感觉也比以前更凝实了两分。

    按照典籍中记载,这的确是法力提纯过后才会有的征象。

    不过,法力提纯不但万分危险,还是一种极其消耗时间的事情!

    一般只有在灵徒灵师卡在瓶颈上多年或进阶未果,才会有人冒险加以一试的。

    而修炼者法力若是精纯过的话,在同等境界下,体内可以容纳储存更多法力,并且在施展各种法术和催动符器灵器时候,威力也会有一定的增幅。

    这对柳鸣来说,自然是一种难得的好事!

    不用说,这股精纯法力自然也是那消失气泡做的手脚了。

    柳鸣脸上喜色微微一收后,不禁陷入了沉吟中。

    这一次思量,他足足用了小半个时辰,才再长吐一口气的回神过来。

    那气泡到底是何来历,为何会吞噬其法力,再让其做了南柯一梦后又返还给部分精纯过法力,这实在太错综复杂了一些!

    他纵然脑袋想大了一圈,还是没能捋清楚清其中关系。

    “算了,不管怎么说,那东西已经不再了。而用损失一半法力来换取另一半更加精纯法力,也不算吃亏的。”柳鸣也只能摇摇头的这般想到。

    这时,他转首向屋子唯一开启的窗户看了一眼。

    只见窗外太阳高高悬挂空中中间处,并散发着微热的阳光。

    柳鸣双目一眯。

    他没有记错的话,他被拉入那古怪空间前的时候,太阳好像也是空中此位置上的。

    看来他所经历的南柯一梦,根就是瞬间发生的事情了。

    柳鸣心中这般想着,一下站起身来,推开木门的走出了屋子。

    他站在小院中,在毫无遮拦的阳光中将手臂一张而开,感受着一股暖洋洋力量照映全身上下,心境不觉渐渐平静了下来。

    在那神秘空间中独自一人的生活半年的,实在是一件考验人意志的事情,

    就算他现在想起来,也有阵阵的心悸后怕。

    还好只是半年时间就从中出来了,若是再长一些,即使只是梦境,恐怕也会给他精神上留下不轻后患的。

    柳鸣一想到自己精神,当即心中一动的睁开了双目。

    他才发现自己精神力比南柯一梦前似乎真有了一些涨幅,虽然不明显,但的确有了增加不可。

    柳鸣露出一丝苦笑之色。

    如此一来,自己也称得上是因祸得福了吧。

    他如此想着,目光随意一转后,落小院外的一颗青色大树上。

    在此树旁边,原有的一颗小树,早化为一根光秃秃树桩的竖立在那里。

    柳鸣见此情形,不禁会心一笑,几乎下意识的手臂一抬,看似随意的念念有词起来。

    “噗”“噗”两声后,两颗拳头大赤红火球瞬间在手上浮现而出,再一闪后,就化为两团红光的击在了青色大树上。

    “轰”“轰”两声巨响。

    硕大树木当即被滚滚赤焰包裹,片刻间化为一堆黑灰。

    柳鸣原微笑的面容,一下凝滞住了。

    这是他在神秘空间中修炼小成的火弹术,但此经历不是一场虚梦吗,怎么现在还能这般熟练的施展出来。

    柳鸣嘴角抽搐了一下后,忽然口中咒语声一变,两手一动后,各有一道白线激射而出。

    一闪之下!

    青色大树下的一颗巨大山石上,凭空多出两个拇指粗细的小孔来。

    这正是他同样修炼小城的水箭术。

    柳鸣添了一下有些发干的嘴唇后,,目中充满了火热的神色来,二话不说的再次念念有此词,两手再次一扬。

    “噗”“噗”声大作,六道青色风刃在极短时间内现货激射而出,瞬间将那块山石斩成了七八截。

    赫然正是他修炼最多的风刃术。

    “竟然真是如此。在那神秘空间修炼成的法术,真的全都同样有效。”柳鸣喃喃几声后,面上尽是狂喜之色了。

    他又在小院中继续施展各种法术,直到将体内最后一丝法力也消耗一空后,才停手了下来,并一下躺在小院草地上,双目紧闭的不知在思量什么事情着。

    “可惜啊。早知道那神秘空间还有这般神奇效用,就应该多留在一段时间了。”柳鸣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睁开眼睛的缓缓站起身来。

    此刻的他,就算再糊涂,也很清楚在那神秘空间中经历,绝对不是做梦这般简单的事情了。

    不过纵然再是、惋惜,小气泡也、已经不复存在了。

    他也不可能再重复此种经历,只能将神秘空间的事情,当做自己的一场机缘造化罢了。

    柳鸣总算了恢复了平常心态后,当又回到了修炼屋中。

    数日后,当他将最后一点鼠肉也食用炼化一空后,又在住处继续修炼了大半多个月。

    这一日,柳鸣自觉已经做好一切准备,终于离开了住处,直奔执事堂而去了。

    四个月后,在蛮鬼宗山门外数百里远的一个散发奇寒的水潭边,一根碗口粗竹竿,一头斜插在旁边泥土中丈许之深,而另一端则挂着一根白色绳索。

    绳索最下端赫然吊着一头灰色肥兔!

    此兔偶尔才有气无力的蹬一下腿,也不知悬挂竹竿下多久了。

    “哗啦”一声,水塘中突然冲出一条鹰口蛇身的怪鱼,张口奔肥兔一咬而去。

    “噗”的一声,一条黑色绳索从竹竿附近一个灌木中闪电般弹出,瞬间将白色怪鱼一卷其中,并一拉的扯到了灌木前。

    这怪鱼惊恐之下,发出“呱呱”的怪叫声,并一张口的同时,喷出一道道白色水线,将附近地面打的乱七八糟。

    再过一会儿工夫后,怪鱼就变得无精打采起来,最终口中水线一停,只能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不动了。

    “这鹰嘴鱼倒还真是狡猾,但耗了两天两夜后,还是乖乖的上钩了吧。

    一声轻笑声传来,旁边灌木从一响,一个面目普通的绿袍青年,面带笑容的从中走了出来。

    正是柳鸣。

    他几步走到怪鱼前,用脚踢了一踢后,才不慌不忙的从背后取出一个鱼篓,将怪鱼捡起放入了其中。

    柳鸣一转身就想离开的时候,目光忽然那竹竿悬挂的灰兔扫了一眼后,不禁又自语了一句:

    “这一次,你也算帮了大忙,就饶你一命吧。”

    话音刚落,他手一抬,一道青色风刃瞬间激射而出,将绳索一斩两断。

    灰色肥兔在空中一自由后,当即一个蹬腿,竟然身躯一个滚的跳到了岸边,然后以不符合其身体的敏捷迅速逃入附近草丛中不见了踪影。

    柳鸣见此微然一笑,当即一掐诀,就要背着鱼篓的腾空飞起了。

    (忘语威信平台上,增加了凡人“六翼霜蚣”图片,大家在平台上回复“六翼”就可看到了哦!

    加入平台方法,可以直接去我腾讯威博上去扫描二维码标识,也可点击威信平台下面“通讯录”--点击上方“+”----进入查找公众号----搜寻“忘语”或威信号“wang--yu----",大家要看清楚名字后面金色验证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