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永夜君王 > 章九 夜幕下的灯火

章九 夜幕下的灯火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年轻人咬牙道:“放心!这点东西我还不至于输不起!‘黑牙’明天就送到你那,还附送五颗特制原力弹!”
  
  “那就多谢了。”那个男人说完,就离开了包厢,悄然离去。
  
  年轻人站在窗前,看着千夜,目光越来越冷。
  
  刘子凡也下了圆台。
  
  他擦干嘴边的血迹,走到千夜面前,毫不掩饰眼中的杀机,冷冷地说:“好厉害的军中格斗术,没想到你居然是个真正的高手。象你这样的人,会为一个地痞混混卖命,真是让人意外。不过小子,今天这事还没完,要不要来场血腥格斗玩玩?”
  
  千夜眉毛微微一扬,说:“输不起了?”
  
  刘子凡怒意上涌,沉声道:“虚拟格斗不过是小孩子的游戏!和真正生死搏杀可不一样!怎么,不敢吗?还是说你就是一个见不得血的小白脸?”
  
  面对如此赤裸裸的挑衅,没想到千夜忽然笑了,说:“我确实见不得血。”
  
  说完,千夜走到赵公子身后,双眼微垂,再也不理会其他。
  
  赵公子却向敏儿招了招手,说:“过来吧。”
  
  敏儿咬着嘴唇,低声说:“我......”
  
  “你是灯塔镇的人,也就是我的人。过来吧!”赵公子淡淡地说。
  
  敏儿刚要走,脖子上就突然架上了一把刀,出手的是严老虎手下的一个打手。
  
  赵公子向那打手横了一眼,冷冷地说:“我数到三,你要是不把刀放下,就别想活着出去了!”
  
  那打手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哆嗦了一阵,终于颤抖着收刀。严老虎明显大势已去,再跟着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赵公子笑了笑,说:“不错,你很聪明,也很听话。我喜欢聪明并且听话的人。过来,今后你就跟着我混吧!”
  
  那打手立刻一路小跑着冲了过来,连连鞠躬:“谢赵公子!”
  
  敏儿犹豫了一下,也走了过来。
  
  赵公子扔给她一件衣服,说:“我这人做事喜欢有始有终。只要是我的人,即使犯了错,只要愿意回来,那就还是我的人。我赵某人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兄弟!走了,我们回家!”
  
  刘子凡却走了过来,一把拦住了千夜,沉声道:“想走?没那么容易!把你的来历说清楚!没有人能够这样耍我!”
  
  赵公子皱眉,张口道:“刘教官......”
  
  赵公子话刚说到一半,就被刘子凡毫不客气地打断:“滚一边去!这是远征军的事,你算什么东西,也想掺和一脚?”
  
  赵公子脸色忽青忽白。他顶天也就是个镇上的头目,放在黑流城都是二流角色,哪能和远征军这样的庞然大物相抗衡?刘子凡即使只是一个没有实权的教官,也不是他能够得罪得起的。
  
  这倒不是说刘子凡本人面子有多大,而是牵涉到远征军的脸面。每个远征军的军官,在外面都是横着走的。如果不是千夜军中格斗术高明之极,绝不可能是机缘巧合偷学来的,明显和帝国军方有关,刘子凡都有心直接开枪杀了他。
  
  千夜看着刘子凡,突然笑了笑,说:“你真打算把事情搞大?”
  
  刘子凡脸一沉,冷道:“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这件事如果真闹到远征军长官那里去,我们当然没有什么好结果。但你觉得,你的下场能比我好到哪里去?”
  
  刘子凡双眼一眯,冷笑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那我就再说清楚一点!你在虚拟格斗中打输了,却又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此输不起,还敢说虚拟格斗不过是小孩子的游戏!远征军的脸就算没给你丢光,可军中那么多从虚拟格斗中成名的大人物会放过你?帝国军方素来最看重荣誉,你说这种事传到长官的耳朵里,会给你一个什么样的处分?依我看,你恐怕直接就进炮灰营了吧!”
  
  刘子凡脸色变幻不定,哼了一声,缓缓地说:“你确实很了解远征军。所以我现在对你更好奇了。”
  
  千夜淡淡地说:“看来你实在是太闲了,难怪格斗术练得这么糟糕。好奇心太重,会死人的。”
  
  说完,千夜再不理会刘子凡,推了下赵公子,就一起向外走去。
  
  “千夜,不要紧吧?”赵公子关切地问。
  
  “没事。”
  
  他们刚刚走出地下格斗场,忽然旁边又走过来一个年轻人,淡淡地问:“你叫千夜?姓什么?”
  
  “我没有姓。”千夜答道。
  
  他的身体在对方靠近到十米距离时本能地崩紧,这是面对劲敌时的反应。这个年轻人实力出乎意料地强大,可不是简单的二级战兵。
  
  那年轻人微笑道:“我叫齐岳。你很不错,连我都看走了眼,为此输掉了一大笔钱,这让我很不开心。在黑流城的地盘上,我齐岳如果不开心,那就会有人要倒霉了。不过,你不一样!你可以跟着我,这样我就会开心了。”
  
  千夜皱了皱眉,说:“我......考虑一下。”
  
  “可以,但别太久。我可没什么耐心。”齐岳也不纠缠,直接转身离开。
  
  赵公子脸色阴暗,忽然叹了口气,说:“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你应该认真考虑一下他的提议,我听说......这位齐公子虽然不太容易相处,但对手下人还是相当不错的。你到了他那里,还有可能拿到一把原力枪。”
  
  “以后再说,现在先回去吧,我可不想靠自己的腿走一百多公里。”千夜说。
  
  赵公子拍了拍千夜的肩,就率先登车,随后两辆卡车轰鸣着驶上归程。
  
  当千夜回到曼殊沙华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一回到酒吧,他立刻冲入卧室,拿出药瓶倒出一粒药片,直接吞了下去,然后脸上开始泛起异样的嫣红。
  
  那是一种神经舒缓剂,可以对抗各种因为毒品上瘾而产生的痛苦。千夜把它用来缓解黑暗之血发作时的痛苦,也有一些效果。
  
  只不过这种药只能缓解症状,并不能根治,黑暗之血发作时的症状依然一次比一次更厉害。而且这种药很难搞到,赵公子靠着自己的人脉才弄到了一些。
  
  等饥渴感觉稍稍缓解后,千夜晃了晃药瓶,略为空旷的撞击声显示里面就剩下几粒了。这意味着在赵公子拿到新的药之前,有一周左右的时间他要完全靠自己对抗黑暗之血。
  
  千夜长出了一口气,盘膝坐下,又开始修炼兵伐诀。修炼时原力潮汐带来的痛苦,也能够让他暂时忘却嗜血的饥渴。
  
  夜幕下荒原并不平静,血色的圆月依然高挂天空,为整个荒原涂抹上一层浓浓的暗红色。这次绯色之月持续的时间格外长,不过人们已经麻木,无论黑暗之门是否打开,在死亡的枯指掐到脖子上之前,生活还是要一样的过。
  
  荒原上,几只游荡的夜狼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竖起耳朵,不安地低声咆哮着。它们突然转身,飞速逃向远方。
  
  在夜幕下,一个黑影正如风般从荒原上掠过。
  
  那是一个窈窕身影,在她身后,还有十几条黑影正紧追不舍。他们一边飞驰一边分散开来,呈扇形包抄,显然打着合围的主意。
  
  双方一追一逃。在血月的光芒下,如果战将级别的强者在场,可以看到有一道道暗红色的波纹将双方连在一起。
  
  前方的身影突然一个急停,然后翻身扑击!
  
  妖异的月光映出一个极美的女人,苍白的脸色为她凭添神秘。她的双瞳突然变得如红宝石般晶莹透明,里面分别映出一个追击者的身影!
  
  那两个追击者突然定在原地,完全动弹不得!
  
  年轻女人如同闪电般从他们面前掠过,双手一挥,轻而易举地就切开了他们的喉咙。血立刻喷出,飞溅数米!
  
  她又望向另外两名追击者。当他们的影像映在她的双瞳中时,那两个追击者同样全身一僵,定在了原地,然后咽喉就被剖开。
  
  “糟糕!现在是血月之夜,她的力量太强大了!”
  
  “我们现在不是她的对手!”
  
  “先撤退吧,反正她也逃不掉。”
  
  追击者们都放缓了脚步,其中一个首领模样的人喝道:“夜瞳!你已经中了我们的血之枷锁,怎么都逃不掉的!放弃吧,跟我们回去,这样你还有在长老们面前辩解的机会!”
  
  那个叫夜瞳的女人冷笑道:“想让我束手就擒?做梦吧!就算我要去长老会为自己辩解,那也是在把你们,还有你们身后那几个家伙杀掉之后的事!”
  
  那名首领并不恼怒,而是说:“有血之枷锁在,你和我们的实力都被压制到了五级以下。这里可是已经进入人类的控制范围,你要继续向前的话,后果如何自己应该清楚!明天一早王尔德大人就会赶到,到时候你一样没有机会。”
  
  夜瞳哼了一声,冷冷地说:“那也等王尔德来了再说。”
  
  那首领似乎是下定了决心,沉声说:“夜瞳大人,追捕你的并不只是我们,还有......其他圣血种族。”
  
  夜瞳目光一凝,杀气升腾,寒声道:“你们居然勾结了那些肮脏的野狼?”
  
  首领并没有否认,叹息一声,说:“您应该知道一旦被它们发现会是什么后果。那些狼人并不受我们控制。您还是跟我们回去吧。”
  
  夜瞳冷笑道:“我绝不会向能和狼人走到一起的家伙妥协!你们再不走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首领一咬牙,挥手说:“我们走!”
  
  十几名幸存的追击者面对着夜瞳,徐徐后退,隐没在黑暗中。
  
  夜瞳又站了一会,这才转身离开。她开始全速奔跑,宛若黑色闪电,掠过大地,直向远方。
  
  在茫茫夜色中,忽然出现了一点灯火。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