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夜天子 > 第12章 在路上

第12章 在路上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小天这一路南下,很多时候都是靠一双脚板赶路,鞋子固然磨穿了好几双,却也练出了一副好脚力,以致他对携带一个娇怯怯的少妇、一个四岁的娃儿同行的速度严重估计不足。

    虽然走到后来他实在有些不耐烦了,便把乐遥背在了身上,可是有薛水舞同行,速度依然快不起来。叶小天想要扶她一把,薛水舞却又以男女授不亲为由不肯接受。

    叶小天无奈,便捡了根树枝给她当拐杖,如此也只是减少了她赶山路的痛苦,速度却仍旧快不了多少,以致三人绕到靖州西面的官道上时,天色已近黄昏。

    叶小天道:“咱们找个地方歇歇吧,先歇一晚,明天再赶路。”

    薛水舞的身子虽像小草般柔弱,性格却似小草般顽强,脚上都磨出了血泡,却不敢说,生怕因为自己拖累了行程,一直咬着牙苦撑,早已痛苦不堪了,听叶小天这么一说,她才松了口气。

    这里还在靖州范围,叶小天不敢向村民借宿,这年代人口流动极少,一个村子里只要有一户人家有了客人,用不了多久整个村子就都会知道,如果杨家派人到这边探访一番,那就泄露了他的踪迹。

    是以叶小天并不进庄,借着昏黄的夕阳四下一打量,见村口外水田边有个破旧的土地庙,从那破败的样子看不像是有香火的样子,而且村口没有和人,便道:“走,咱们到那儿歇一歇。”

    土地庙不大,山门早已不知被谁家拆去当了劈柴,空洞洞的一道门户,里边土地爷的泥胎被头顶破败的庙顶雨水浇灌,像融化了似的已经看不出形状来。

    这庙里以前大概是有庙祝的,如今自然已不知去向。叶小天到里边寻摸了一番,见一张土榻倒还完整,灶台也在,只是上边的大锅破了,只剩下了半边,幸以没被村民弄走。

    叶小天松了口气,道:“得,咱们今晚就歇这儿吧,你们两个睡土榻,我在这供桌上凑和一晚。”他用力按了按那张供桌,供桌是土石结构,砌在神像前,很结实,足以承受一个人的体重。

    乐遥这一路上被叶小天背着,早已跟他熟稔起来。乐遥没接触过多少外人,是以对叶小天十分亲热,一口一个哥哥,叫得甜着呢。她刚从叶小天背上下来,就撒娇地道:“哥哥,人家肚子饿了。”

    何止她饿,叶小天现在也是饿的前胸贴后背,饥火直烧心。薛水舞倒是没有喊饿,但是她的肚子却适时的咕咕了几声,惹得这个爱羞的小女人禁不住又红了脸。

    叶小天道:“你们两个就在庙里待着,千万不要出去,免得被人看见,我去村里弄点吃的来。”

    “嗯!”

    一大一小两个女人一起点头,神情动作一模一样。

    ※※※※※※※※※※※※※※※※※※※※※※

    太阳在薛水舞母女的殷殷期盼中一点点地沉没在大山的尽头,最后一缕阳光也消失了。月亮在她们焦灼的等待当中悄悄地爬上来。乐遥饥肠辘辘地偎在娘亲怀里,原本充满希冀的目光渐渐黯淡下来。

    天色完全黑了,乐遥有气无力地仰起小脸,担心地向薛水舞道:“大哥哥是不是不要我们了啊,为什么他还不回来?”

    薛水舞张了张嘴,却没有说话,她只是轻轻搂紧了女儿,把脸贴在她的脸蛋上,望着庙门外黑漆漆的夜色,眼睛里除了无助与忧伤,还有一抹意味难明的惆怅。

    “我回来了,你们在哪?”

    一道人影鬼鬼祟祟地摸进土地庙,悄声招呼。

    “是大哥哥!”

    乐遥一跃而起,两眼放光,好象看见了肉包子的小狗,快乐地向那道黑影扑去,薛水舞也兴奋地站起来,忘情地冲出两步,这才陡然站住,可是她那颗忑忑的心,却突然踏实下来。

    引火的柴草和木柴随便就能捡到,炉灶是现成的,至于那锅,只好用那半口破锅,把它倾斜过来使用,好在这口锅够大,依旧炖得了东西。旁边就是水田,水田边有一条引水渠,清水潺潺,直接取用,于是,一只肥鹅褪毛下了锅。

    为了让肉尽快熟起来,叶小天把装衣服的包袱打开,浸湿了铺在破锅上充当锅盖,肉香终于飘出来,三个人蹲在炉灶边,尽管只有乐遥毫不掩饰地咽着唾沫,可叶小天和薛水舞的眼睛却也始终不曾离开那锅。

    听到乐遥的肚子不时发出咕噜噜的叫声,叶小天忍不住说道:“遥遥,如果你实在太饿,就先吃块白薯垫垫肚子吧。”

    回来的路上,叶小天还挖了几块白薯,洗净了脆生生的,还很甜,不过三个人吃的都不多。

    “哦!”

    乐遥答应一声,努力咽了口唾沫,眼巴巴地看着锅子:“哥哥,这肉什么时候能熟呀,人家已经好久好久好久没吃过肉了。”

    听到这话,叶小天的心就像一根琴弦被风掠动了似的,微微颤动了一下。薛水舞怜惜地将女儿鬓边的发丝掠到耳后,柔声道:“香味都传出来了,肉快熟了。”

    “哦!”

    乐遥探到怀里的手已经摸出一块白薯,听到这话又放了回去,见她这副可爱的模样,叶小天和薛水舞不禁相视一笑,只是对视这一眼,叶小天的眼神不禁又有些痴迷起来。

    碰到叶小天毫不掩饰的灼热目光,薛水舞慌忙低下头去,火光映着她的脸蛋,原本略显苍白,这时有红红的火光映着,却显出了几分娇媚。渐渐的,那脸在叶小天的注视下越来越红,俏盈盈的,仿佛传说里的小狐仙。

    夜,静谧异常,四下里漆黑一片,只有他们眼前一团跳跃的火光,灶下不时有干柴发出“咔吧”的声音,愈发衬得四下里一片静谧。

    叶小天灼灼的目光极具侵略性,毫不掩饰的欣赏令薛水舞微微有些气恼,她忽然站起身,佯装整理床铺,向旁边屋里的土炕走去。

    叶小天把视线从她苗条的小腰身上努力地抽回来,就见乐遥正好奇地看着他,那如漆的点眸纯净到了极点。

    叶小天虽然知道她年纪太小,不太可能明白自己盯着她的母亲时眼神中那种**裸的**,还是禁不住脸儿一热。两个人时才可以**,人多的时候就只能**,厚脸皮和不要脸是有区别的。

    “咳!我方才正在想一首诗,水舞呀,你会不会作诗?”叶小天只能讪讪地打岔。

    乐遥搂着小裙子,歪着头仔细想想,用力摇摇头:“没有,娘亲说要等我长大些才教我作诗,不过我知道很多故事喔,很多很多,都是娘亲说给我听的,哥哥要不要听?”

    叶小天摸了摸她的头,笑道:“好啊,回头我再听你讲故事,那你想不想听我做的诗呢?”

    薛水舞弯着腰似乎在铺着衣服,好像没有听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她的动作明显慢了下来,脸儿也微微侧过来。

    叶小天咳嗽一声,漫声道:“鹅鹅鹅,曲项用刀割,拔毛加瓢水,点火盖上锅!”

    薛水舞“噗嗤”一声,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赶紧忍住,不过借着火光的映射,还是能隐隐看到她的肩头在耸动,想必脸儿都憋得红了。

    乐遥“咯咯”地笑起来,拍手道:“这首诗我听娘亲说过,和哥哥说的不太一样呢,不过还是哥哥说的好听,嘻嘻。”

    薛水舞忍着笑走回来,对乐遥道:“哥哥逗你呢,这充其量只算是一首打油诗。好啦,笑的时候不要露出门牙,娘怎么跟你说的来着?女孩子要笑不露齿。”

    乐遥赶紧闭上嘴巴,叶小天看不惯,道:“她还小,不用这么讲究吧。”

    薛水舞认真地道:“规矩就该从小树立,否则大了就没了规矩。”

    叶小天不以为然,暗自嘀咕:“到底是大户人家,连作妾的都有这么多的讲究。”

    一锅鹅肉终于炖熟了,准确地说,只有八成熟,只是三个人饥肠辘辘,可等不到那肉烂熟了,三个人摸黑就着渠中清水净了手,将那还烫手的鹅肉反复换着手,嘴巴一刻不停。

    薛水舞虽是以手进食,倒还讲究些仪容,叶小天和那位年方四岁的乐遥小朋友可是狼吞虎咽全无形象了。这只鹅当真不小,三个人虽然饥饿,真吃起来却也吃不下半只。

    吃过了饭,叶小天惬意地打了个饱嗝,道:“剩下的肉明早再热一下,带着路上吃。”

    薛水舞看女儿敞开了肚皮吃,以致撑得溜圆的小肚子,担心地道:“肉食吃多了,该当喝些茶水化解油腻才是,这妮子逮着肉没够,可别吃坏了肚子。”

    叶小天用树枝当牙签剔着牙道:“甭担心,又不是天天大鱼大肉,偶尔一顿没有关系的。”

    “嗯!”

    两人这一问一答,隐隐然就像一对夫妻在议论自己的孩子,只是两个人全无所觉。乐遥拍手笑道:“还是哥哥最好啦。”P:啊,实在对不住,人家太能聊啦,从下午四点到现在,还没完,我直接就溜了,不过已经侃出至少十集的戏了,吼吼。求推荐票!!!

    C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