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夜天子 > 第09章 有家戏院

第09章 有家戏院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哎哟,这谁呀这是。黑灯瞎火的坐在我们家门口,想吓死人呀你。”听声音细声细气儿的,似乎是个妇人。

    这人提着灯笼,往叶小天脸上照了照,忽然俯身低下头来。这人方才站着,灯在叶小天眼前,照得叶小天什么都看不见,他这一低头,一张大脸猛地出现在叶小天面前,把叶小天吓了一跳。

    白刺刺一张大脸,呲牙一笑,脸上簌簌的直掉粉沫子,偏偏一双眼睛就跟叶小天他们家的福娃儿似的,抹得乌漆麻黑的。那张嘴嘻嘻地笑咧着,足有八只樱桃小口拼起来那么大,涂的通红一片,好象刚啃完死孩子。

    “鬼啊!”

    饶是叶小天大胆,也不禁怪叫一声,好悬没晕过去。

    “鬼你个头啊!”

    那人伸出短粗胖的一根手指,在叶小天额头一点,叶小天登时一阵天旋地转,也不知是被他吓得,还是被他那胡罗卜似的手指头给戳的。

    “我问你,你悄没声儿的坐在我家门前干什么?哦……”

    那人收回“胡罗卜”,捏了个兰花指,娇滴滴地道:“我明白了,你莫非是来我家应工的。”

    叶小天这时也看出这人不是鬼,而是一个男人,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化着浓妆,比女人还过份。叶小天本想爬起来走人,一听“应工”二字,已经碰了一天壁的叶小天登时两眼一亮,脱口问道:“这位大姐……大哥……掌柜的,你们这儿招工吗?”

    那人拿灯笼把叶小天上上下下又照了一遍,喜上眉梢:“嗯!瞧你眉目还算清秀,尤其一张小嘴,长得更招人疼,瞧着是不错啦。只是不知你还会些什么本事呢?”

    叶小天碰了一天的壁,早就没了早晨刚出土地庙时的傲气,一听这话登时心虚,忙小心问道:“却不知掌柜的你这里做些什么营生,需要些什么本事,我可分辨不出布匹的成色和产地,也不会说苗话彝话本地土话,至于百十来斤的石锁……那也是舞不动的……”

    那人捏着兰花指,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像只刚下水的母鸭子似的:“哟,看不出,你这张小嘴儿还挺逗的,会说俏皮话,成!这就成了五分了,你会唱曲儿吗?”

    叶小天在京城时好歹也算一票友,一听唱曲儿,登时精神大振,忙不迭点头道:“会!会会会!小子唱曲儿还正经挺好听呢。”

    那人笑嘻嘻地道:“那就成了,你跟我来吧。”

    叶小天爬起来,喜出望外地跟在这人后边,眼看他胯骨轴子左晃右晃跟要散架似的,把个肥.臀颠得七上八下,连忙移开目光,开口问道:“掌柜的,还没请教您尊姓大名啊?”

    那人将媲美福娃儿的熊掌在空中轻飘飘地扇了两下,娇笑道:“什么掌柜不掌柜的,听着生份,我姓张,外边人都叫我张大哥。不过咱们这院子里头都是自家兄弟,只唤我的艺名儿----风铃儿。”

    “阿嚏!”

    叶小天被他身上刺鼻的香味儿熏的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心想:“艺名儿?难怪他这么一副模样,原来这是一家戏园子。”

    一俟知道人家是戏园子,叶小天不禁担起了心事。他自忖曲儿唱的还是不错的,不过票友就是票友,跟人家那些以唱戏为生的优伶,他怎比得了?叶小天张嘴欲说,忽又咽了下去,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他可不愿意再失去这个机会。

    叶小天看着面前那只摇来晃去硕大无朋的“风铃儿”,心道:“他也未必就是让我唱戏,大概是让我搬搬道具,打个鼓敲个钹什么的,需要的时候再上台跑跑龙套,嗯……一定是这样!”

    ※※※※※※※※※※※※※※※※※※※※※※※※※

    叶小天跟着风铃儿从门前消失不久,那虚掩的大门便“咣啷”一声被人推开了,两个佩刀的苗人大汉闯进门来,往左右一站,气势汹汹。随即便有一个周身上下银光闪闪的苗女迈步进来。

    这苗女若仔细看,其实是蛮俏丽的一个丫头,只是眉宇之间英气勃勃,冲淡了她的妩媚。她背着双手,往门前一站,凤目一扫,不怒自威:“他真的就在这儿?”

    一个苗装大汉顿首道:“是!”

    苗女脸上怒气乍现,娇斥道:“头前带路,找他出来!”

    两个苗家大汉连忙领命,那苗女迈开两条悠长的大腿,周身上下叮叮当当地跟了上去。

    这家戏园环境优雅,这里一丛篁竹,那里一处怪石,虽然不算独居匠心,却也颇显雅致。左右两厢,绿荫掩映下隐隐可见一些屋舍,有些屋舍门窗紧闭,有些却开着窗子。

    叶小天探头探脑的,就见窗子里的人都是男人,大多相貌清秀、男生女相,有的人正对镜梳妆,有的人正持箫吹曲,也有人正长袖善舞,咿咿呀呀地练着身段。

    这个年代,女人是不许上戏台的,旦角都是由男人来演。叶小天看见这般光景,心中更是确信:这里果然是家戏院。

    拐弯抹脚的,两人一前一后离开前院,来到**一处偏厅。厅中灯火通明,却不见有什么人,似乎今儿没有什么生意上门,无需演出,大家也就懒得走动。

    风铃儿领着叶小天进了偏厅,捏着双下巴上上下下又打量他一番,满意地点点头,道:“嗯!底子还真不错,宽了外衣,叫哥哥瞧瞧。”

    叶小天不能不承认自己的短处了,他咳嗽一声,心虚地道:“风铃儿哥哥,小弟虽也能胡乱唱上几句,可是让我上台的话……怕是没那么大本事。”

    风铃儿嘻嘻一笑,道:“在这儿呢,你会唱曲儿固然好,不会唱也没关系。会唱戏的有会唱戏的生意,不会唱戏有不会唱戏的买卖,小鸡不撒尿,各有各的道儿。来,先宽了外衣,叫哥哥我看看你的身段儿……”

    “这掌柜的还真好说话。”

    叶小天欣喜地脱了外衣,风铃儿围着他审视地打量了几圈,拍拍他的胸口,捏捏他的胳膊,满意欢喜地道:“嗯,看不出来,瞧着瘦瘦弱弱眉清目秀的,这身子骨儿还蛮结实。”

    他扭着硕大的肥.臀走到墙角,打开一口箱子,从里边翻出几套花花绿绿的女儿家衣裳,往桌子上一放,对叶小天道:“来,你一件件的试穿一下,再叫我瞧瞧。”

    叶小天道:“风铃儿哥哥,要是有什么粗浅的活儿,您交给我就好。那些精细的事情,我怕自己真干不来。”

    风铃儿道:“不妨事,穿上,快穿上。”

    叶小天无奈,只好选了一套颜色比较素淡的衣裳穿上,往风铃儿面前一站。风铃儿把手一拍,喜道:“好!再给你描描眉,点点唇,敷些粉,那就是个俏丽小佳人了。”

    叶小天对着落地铜镜一照,觉得不像戏服,不禁疑惑地:“风铃儿哥哥,你这里究竟是做什么生意的呀?”

    风铃儿吃吃一笑笑,向他飞了个白眼儿,看得叶小天一阵肉麻。

    风铃儿娇声道:“死相,跟哥哥我还装佯,我们这里当然是做皮肉生意的啦。”

    叶小天惊诧地张大了嘴巴,失声道:“皮肉生意?我……我不至于长得那么像女人吧?”

    风铃儿拿兰花指向他遥遥一指,娇嗔道:“女人有什么好的!谁说男人就一定要喜欢女人的?嘻嘻,一旦知道了男人的妙处,可是比女人还招人喜欢呢。”

    叶小天心里一阵恶心,伸手便去解衣服:“岂有此理,我堂堂男儿,岂能如此不知羞耻,这般营生,便连我父母爹娘、叶家祖宗,都要跟着蒙羞。”话音未落,肚子里却是咕噜噜一阵响,登时泄了他的底气。

    风铃儿掩着血红的嘴巴吃吃地笑起来,他笑够了,便从袖中摸出一锭雪白的银两,看着足有一两重的银元宝,用两根肥胖的手指头拈着,在叶小天面前晃了晃,灯光映着银子,发出白花花的光来。

    风铃儿把银元宝放桌上轻轻一放,又往叶小天身前轻轻一推,笑吟吟地道:“小兄弟,很多事之所以难,其实就只是第一步难迈,一旦走过去,也就无所谓了。想当年我也是寻死觅活的,现在想想,真是好笑……”

    风铃儿看得出叶小天窘迫的处境,他相信这个饥寒交迫、走投无路的人最终一定会屈服,不是向他屈服,而是屈服于求生的本能和饥饿的感觉。

    大灾之年,人在极度饥饿的时候,甚至会把自己平素视若掌上明珠的亲生儿子当成食物,瞧这小子细皮嫩肉的就不像受过苦的样子,没准是什么落魄的大户人家子弟,这样的人应该会以更快的速度屈服的。

    他自信满满地看着叶小天,还没等来叶小天的屈服,忽然有一个脸上敷粉、头上簪花、衣着不男不女的秀气少年急匆匆跑来:“风铃儿哥哥,风铃儿哥哥,出……出事了。”

    那人跑到风铃儿身边,贴着他的耳朵说了几句话,风铃儿顿时双眼一瞪,转身就往外走。他刚刚迈出两步,忽又想起叶小天,便转回身来,往桌上一指,又往门口一指,对叶小天道:“这是订金,那是门,你自己选!”

    P:诚求推荐票!

    月之初

    日之初

    求票时

    当求票

    各位好友,本月本日之始,您的推荐票请投下来。

    另外,梦想杯的投票,在这新的一个月里您又有了,请把它投下来吧。投票地址就在我的书页《夜天子》的简介下方,很醒目的四个红色大字:“我要投票!”!

    C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