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夜天子 > 第11章 浪子要回头

第11章 浪子要回头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嗯?”

    叶小天与展凝儿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生起几分狐疑。

    叶小天心想:“这家相公堂子里居然还有女人?莫非这里水旱两路的生意都做?”

    展凝儿心想:“又是一个没羞没臊的臭男人,有手有脚做什么不好,居然做皮肉生意。”

    两人鄙视了对方一眼,齐齐迈出脚去,前脚刚刚迈出门槛,忽又觉得不对,二人不约而同地再度停下,扭头看向对方。借着门口悬挂的灯笼,二人看清了对方的模样。

    叶小天看着展凝儿:这姑娘面如满月,眼亮眉长,珠圆玉润,却又不失水灵俏皮。那小模样儿……好面熟啊。

    展凝儿看着叶小天:眼睛灵动有神,尤其嘴唇唇形秀美,真要让女儿家见了都要嫉妒几分,难怪能在相公堂子里做皮肉生意。唔……不过……他的模样儿有点面熟啊……

    “啊!是你!”

    叶小天和展凝儿不约而同地认出了对方。

    “这个杀千刀的,摆了我一道,还让我在徐公子面前丢丑!如今终于落到我手里了!”

    展凝儿火冒三丈,马上伸手拔刀!

    叶小天当机立断,随即双膝一屈!

    “不要啊!英雄!”

    叶小天“卟嗵”一声,果断地跪倒在展凝儿身前,抱住了她的大腿。

    展凝儿的娇躯顿时一僵,虽说她风风火火有点男人婆性格,可她还真没被男人沾过一手指头。

    以前的展凝儿就没拿自己当女人,也没有过谈情说爱,再者说,作为赫赫有名的“黔之虎”的三虎之一,也没哪个男人敢招惹她。

    如今她迷上了徐公子的温文尔雅,有心托付终身,却也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展凝儿固然懵懵懂懂的不知情爱滋味,徐公子那种方正守礼的君子自然也不会及于乱。

    今天突然被人一下抱住大腿,展凝儿不免有些发慌:“你……你快放手!”

    叶小天心道:“这姑娘凶狠的紧,我才不放手。我若放手,她顺手给我一刀,我就死翘翘了。我这样抱着你,你动刀就得溅一身血,哪个女孩儿不爱干净,嘿嘿……”

    “咦!好有弹性,好结实呢。没想到这么一个假小子似的女子,身上竟然还有一股子很特别的香味儿……”

    “你往哪儿摸呢?”展凝儿又气又羞,抬腿一踢,叶小天“哇”地一声惨叫就飞了出去,好在这姑娘大腿酥软,一时使不出力气,要不然叶小天这一下骨头都得断上几根。

    这时展凝儿那大表哥灰溜溜的跟着两个苗家大汉走过来,一见这般情形,只道叶小天也是“蟾宫苑”的人,马上上前表功道:“表妹,不要脏了你的手,我来教训他。”

    展凝儿横了他一眼,道:“边儿去,要你管!”

    展凝儿拎着刀,慢慢走到叶小天身边,把刀往他脖子上一架,似笑非笑地道:“山水有相逢,小子,你没想到还有遇到我的这一天吧?”

    叶小天干笑道:“是啊,我和姑娘……还真有缘。”

    展凝儿脸色一冷,咬牙切齿地道:“还从来没有人能把本姑娘耍得团团转,你小子有本事啊,嗯?今天你既落到我的手中,说吧,你想怎么死,是清蒸还是红烧?”

    叶小天轻轻叹了口气,幽幽地道:“既已犯在姑娘的手上,要杀要剐,我都无话可说了。”

    展凝儿冷笑道:“装可怜?当我是被骗大的么?”

    展凝儿手臂一挥,刀锋高举,叶小天忽然闭上眼睛,仰起头来。

    清亮的月光照在叶小天的脸上,他的眼睫轻轻地眨动,似乎就要流下泪来……,虽然始终也没流出泪来。

    叶小天用极悲凉的语气道:“难道姑娘就不想知道我当初为何欺骗姑娘,如今又为何出现在这里吗?”

    展凝儿的刀蓦地定在空中,凶巴巴地道:“这我倒是听那姓杨的说过,不是你与人家府上的婢女私奔,被人一路追杀么?当日我怎么只看见你,却不曾看见与你私奔的那个小女子?”

    叶小天叹了口气,道:“姑娘你有所不知,其实我也是那人家的仆佣,我和娘子从小青梅竹马,双方父母就为我们定下了亲事。谁知多年以后,我那青梅竹马的小妹子出落成了一个俊俏大姑娘,老爷竟然起了色.心。”

    叶小天唏嘘道:“他都六十九岁了啊,却硬要棒打鸳鸯,夺我所爱!我的父母因为年迈,已经辞工返回故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在杨府里做事,再说我一下奴仆,拿什么和老爷争?”

    女儿家最重视的就是自己的终身大事,以己度人,最痛恨的就是有**不能终成眷属,而那棒打鸳鸯的恶棍,自然也就成了她们最痛恨的对象。

    叶小天作为一个票友,不知看过多少场情情爱爱的戏,一旦戏曲中出现这样的内容,台下坐着的那些大姑大娘、媳妇丫头,无不痛骂恶棍,为那被迫分离的小**儿一掬同情之泪。

    叶小天料想这位彪悍的姑娘虽然有些男子性格,可女儿家的本能还有,一听这话必然站在自己一边。果然,展凝儿听了这话,登时生起同仇敌忾之心,说道:“于是你就带了那女子私奔?嗬!倒是有种!”

    叶小天道:“我若只是与她私奔,岂不害了岳父一家么?岳父虽已过世,可岳母还在、我那娘子还有一个智障的弟弟和一个年仅四岁的妹妹。我如果要走,就要带他们一起走!”

    叶小天仰起头来望空一叹,酸辛地道:“如今,我上有十八岁的岳……,几十岁的岳母,又有年方二八的**,还有一个傻啦吧唧、饭量奇大、整天除了吃还是吃的傻妻弟,一个年仅四岁的小姨子。

    我当初只是想借姑娘的势力,引开那些追兵以便逃出城去。不管怎么说,总是我冒犯了你,如果你要杀,就挥刀吧!只是……请你杀了我之后,去一趟城西土地庙,替我给娘子捎句话儿……”

    叶小天低下头,哽咽道:“你告诉我那刚刚拜过天地的娘子,让她忘了我,找个好人家就嫁了吧。要不然……,姑娘你杀我一人,实是杀了我满门老少啊。”

    展凝儿慢慢地掣回刀,“嚓”地一声还刀入鞘,叶小天头不抬、眼不睁,竖起耳朵听着,听到还刀入鞘声,心中顿时一宽。展凝儿伸出手,往叶小天肩上一拍,叶小天顿时一颤。

    展凝儿大声赞道::“好样的!不舍所爱,有情有义!带着娘子全家私奔,有担当!虽然我被你利用了一回,那也是你的机智了,看在你有情有义有担当的份上,这一次我就放过你。”

    叶小天大喜,连声道谢道:“多谢姑娘,姑娘你一看就是一副菩萨心肠,果不其然……”

    “等等!”

    展凝儿上下看他几眼,狐疑地道:“你在这儿干什么?还打扮成这副死德性。”

    叶小天一呆,这件事还真不好解释啊……,眼看展凝儿目光灼灼,她身后那三个男人虎视耽耽,叶小天把心一横:“罢了!也只有承认这个恶心吧啦的身份,才能解决眼前之危了。”

    叶小天主意已定,马上轻轻垂下头,先是欲言又止,继而面带娇羞,依稀就有了几分风铃儿哥哥的风范。

    “噫~~~,好恶心!”展凝儿突然明白过来,赶紧在身上使劲地擦那只拍过叶小天肩膀的手。

    叶小天轻移莲步,檀口轻启,右手捏个兰花指,柔声道:“姑娘你……”

    展凝儿如遭雷击,连退三岁,浑身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你别过来!你……你站远点说话。你怎么干起这种没廉耻的事儿来了,这才几天功夫啊,你连说话举动都成了这般德性。”

    叶小天垂下头,轻轻捻着衣角儿,脚尖儿在地上划着圈圈,含羞带怯地道:“唉!一大家子人要养活,尤其是其中还有一个大肚汉,在下又不忍娘子受苦,自己又无一技傍身,也只好……”

    展凝儿瞧他比自己还女人的样子,真是受不了了。展凝儿机灵灵打个冷战,赶紧道:“停停停!你不要说了,真是受不了你。”

    展凝儿转过身,瞪着她的表哥,凶巴巴地道:“安南天,你身上还有多少钱,都拿出来。”

    她表哥迟疑道:“表妹,你要干什么,你不会是……”

    展凝儿伸出手,道:“少废话,快拿来。”

    安南天不情不愿地摸出钱袋,道:“今晚我也没带多少钱……”

    他还没说完,钱袋就被展凝儿一把抢了过去,展凝儿想把钱袋递给叶小天,手刚伸出去,就又缩回来,轻轻向前一抛,钱袋正好落在叶小天怀里。

    展凝儿道:“拿去,先解眼前之难。父母给你这副大好身躯,你岂能如此轻贱。怎么也要寻点正经营生做。”

    展凝儿把短刀往腰间一挂,又道:“我住城南悦来客栈,要在本县待上几个月呢,你若实在寻不到生计时,可来那里找我。”

    展凝儿说罢,迈开大步,英姿飒爽地走了出去,两个苗家大汉连忙紧跟其后。

    安南天走过叶小天身边时,忽然站住,上下看他几眼,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嗯!还真不错。风铃儿不仗义啊,有了新鲜货色也不跟我说一声。嘿嘿嘿,小兄弟,你要是缺钱花了,可以来找我,我也住悦来客栈。”

    叶小天:“啊?”

    安南天向他轻佻地挑了挑眉毛:“你懂得!”

    安南天追着展凝儿去了,叶小天站在原地想了想,突然打了一个哆嗦,急忙高抬腿、轻落步,走出大门,溜之乎也。P:诚求推荐票,点击正文先登录啊~~~.

    C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