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夜天子 > 第15章 新官上任

第15章 新官上任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葫县县令花晴风坐在上首,左边是县丞孟庆唯,右边是主簿王宁,三人一脸祥和地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叶小天,仿佛三清道君正满意地注视着他们共同的关门弟子。

    虽说本县的人,尤其是本县的那些部落不大把县衙放在眼里,可它毕竟代表着朝廷,平时杵在那儿当神像供着,你可以不闻不问,它也不会找你的麻烦,但你直接冲撞县衙,那挑战的就是朝廷的权威了。

    敢这样做的人不是没有,却也不多。至少,没有人为了这么一点小事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叶小天逃进县衙后,追兵便悻悻离去。

    欣闻叶小天愿意冒充艾典史,孟县丞和王主簿也不急着去齐府赴宴了,马上把他带回二堂,请出傀儡县太爷花晴风,开始合力打造“艾典史”的计划。

    李云聪捧着一袭官袍、腰刀和腰牌走上来。花晴风向叶小天一摆手,道:“一套官服、一口腰刀、一只腰牌,一会儿该换上的换上,该戴上的戴上,从现在起,你姓艾,你就是本县刚刚赴任的艾枫艾典史了。”

    叶小天咳嗽一声,道:“大老爷,小民……”

    孟县丞笑眯眯地道:“做戏就要做全套,从现在起,你要时刻都当自己是艾典史,忘记那个叶小天吧。你要自称下官。”

    叶小天无奈地道:“是!县尊大人,下官……还有两个妹妹,这身份该如何解释啊?”

    王主簿道:“艾典史赴任途中遇山贼劫道,护卫及家人拼死保护艾典史逃走,全部以身殉职。艾典史流落山中时,为一村姑所救,艾典史感恩图报,将这村姑姐妹带到县里。”

    叶小天瞧了王主簿一眼,心道:“这厮编瞎话儿比我还要快上三分,一套瞎话说下来,眼都不眨。”

    孟县丞拍手道:“说的好!听说县尊夫人身边正缺两个使唤人,你那两个妹子,就送到夫人身边去吧,你放心,不会真拿她们当下人使唤的。”

    叶小天心中暗恨:“这是要留人质了。”

    只是在人屋檐下,叶小天也无可奈何,只好又道:“下官已在本县住过几天,有不少人见过我。下官一旦上任,担负起本县治安之责,少不得要抛头露面,万一其中有人认出下官,岂不穿梆?”

    孟县丞道:“这个你不用担心。艾典史路遇强梁,家人尽殁,痛定思痛,是以入城之后,先不到县衙报到,而是微服私访,探察民情,了解本县状况。一切胸有成竹后,这才向县尊大人报到。”

    王主簿马上接口道:“明日,本县县衙、巡检司、税课司等各个衙署都会全力配合,为你大造声势,就说艾典史到了本县之后要大力整顿本县治安、严厉打击黑白两道各种犯罪行为。呵呵,如此一来,不怕那些刺客不知道你还活着。”

    听这话音儿,这三位大人是打算把叶小天打造成一个罪恶克星,葫县法制社会的急先锋了。

    花知县生怕叶小天听了这话害怕起来又打退堂鼓,忙道道:“你放心,三班衙役自然听你调遣,巡检司那里,本官也会招乎他们多加配合。平日里你身边自会有人保护,没有危险的。”

    孟县丞微笑,心想:“这个声势自然造的越大越好,这样一来,有朝一日他‘病死’的时候,才更加没人怀疑。就算艾典史的家人来了,有这么多人知道艾典史的事迹,艾家的人也不会生疑,他们总不会无缘无故的画一副画像,满大街的询问本县艾典史是否与画中人长得一致吧。”

    ※※※※※※※※※※※※※※※※※※※※※※※※※

    说来也巧,叶小天以艾典史的身份刚刚在葫县闪亮登场,邻县便发生了一桩轰动整个贵州的血案:邻县有位以驿路商运起家的豪商,满门上下三十七口被杀,家中金库被劫,消息一出,黔地震动。

    这位豪商交游广阔,与贵州几位官居宣慰使的大土司关系都很密切,血案发生后,贵州几位宣慰使、宣抚使立即向各地土司下达了严缉凶手的命令,贵州布政使司也向流官管辖的几个州县下达了同样的命令。

    叶小天上任后的第一桩任务,就是带着捕快们走街串巷,探访与此案有关的一切消息……

    ……

    葫县,一处宅院深深处。

    浓荫如盖,树下一座凉榭锦厅,厅中深处,光线昏暗。

    八个人分坐别在长长的桌几两侧,有的正在啜茶,有的无聊地弹着手指,还有两人絮絮低语,声音压得极低,好象生怕吵到了别人。忽然,一个并不是很高,却给人一种极巍峨感觉的人从屏风后边走了出来。

    八人不管正在做什么,几乎同一时间注意到了他的到来,八个人马上站起来,齐齐向他拱手。那人走到长几尽头,将手向下虚压了压,缓缓坐下去,待他坐定,八人才分别落座。

    隐身在大厅尽头、长几之后的这个人,连面目都隐隐笼罩在昏暗之中,只有一双极锐利的眼睛,如同藏身暗处的凶兽,隐隐泛出狰狞的光来。他的左手盘着两枚核桃,房间里静谧之极,只有偶尔核桃碰撞的声音。

    那人淡淡一笑,环顾左右道:“都回来了,手脚可干净么?”

    坐在左侧上首的一人恭声道:“老大放心,我们做的很干净。事成之后,我们先把东西藏了,立即分赴各地,在外边躲了几天,又迂回几个府县这才回来,没人能盯我们的梢。”

    右侧上首那人道:“老大,你也太谨慎了。这么些年来,咱们在官面上可一直都是手尾干净清清白白的人,官府纵然有所怀疑,也只能怀疑到同样是驿路大豪的齐木身上去,怎么会怀疑到咱们头上。”

    老大瞟了他一眼,淡淡地道:“嗯!你们做事,我自然是放心的。这么多年,你们还没出过纰漏,我相信这一回也不会。不过,该谨慎的时候还是要谨慎,小心无大错。”

    他顿了顿,忽又笑道:“好了,分东西吧!”这句话,他是带着笑音儿说的,这句话一出口,厅中本来极肃穆的气氛立即放松下来。八人脸上都露出了笑容,坐姿和呼吸也从容多了。

    左首那人笑道:“还照老规矩吧。老大拿三成,兄弟们平分剩下的七成。”

    右首那人道:“二哥,你这么分,只怕是不合适啊。”

    左首那人眉头一挑,道:“老三,你什么意思?”

    老大平静地道:“让老三说。”

    老三道:“老大,您拿三成,兄弟们当然没意见。不过,其它人平分,这可是二十多年的老皇历了,时移世易,这都二十多年过去了,有些规矩,也该变变了。”

    老大微微一笑,道:“世间法,无不可变。问题是,该怎么变才合适,说说你的道理吧。”

    老三欠了欠身子,道:“是!老大,二十多年前,咱们兄弟都刚出道,手底下的人马势力都差不多,稍许有些差异,均分了也没啥。可这二十多年来,兄弟们有的招兵买马,手底下的人越来越多。有的人却是毫无进展,甚至打算收山了。

    这一来,大家出的力也是不一样的,如今却要均分。均分,同样的一份钱,在有些人那里,他手下每个人都能分到一大笔,可在另一些人那里,往底下一摊,可就没剩什么了。”

    老大目光微微一闪,道:“嗯,有道理。最近几年,都是兄弟们在外奔波,我这个大哥是坐享其成。我也知道,这些年,你的势力壮大的最快,现在比老二强出一倍不止,那就这样吧,我那三成只拿一成,另外两成给你。”

    老三陡然直起了腰杆,道:“老大,这个……不妥吧。我们都是老大您一手带出来的人,不管到了什么时候,您都是我们的老大哥,小弟哪能从大哥那儿分成……”

    老大抬手制止了他,微笑道:“老二手底下的人虽说少了些,可他维持这么一大摊子也不容易,难道从他那儿分?说起来,我这做老大的,这些年也有点收山的意思了,内外奔走全靠你,这是你应得的。”

    老三迟疑道:“这……”

    老大顿声道:“就这么定了吧!”

    老三急忙拱手道:“那……老三就代弟兄们谢过大哥了。”

    老大微微一笑,拍拍他的肩膀道:“一世人两兄弟,你客气什么!”

    老大说着,搭在他肩上的手便向颈下轻轻一滑,“咔”地一声,就像捏碎了一颗核桃。老三张着嘴,瞪着眼,惊骇地看着他,喉中咯咯连声,却已一句话也说不出。

    老大收手,淡淡地道:“现在好分了。”

    老三直勾勾地瞪着老大,身子向前一倾,额头重重地磕在长案上。

    .

    C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