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夜天子 > 第19章 如此活宝

第19章 如此活宝

    “有这么好的读书机会,他却……”

    叶小天不由想起了自己小的时候,当狱卒的爹那时就常常带他去天牢,家里请不起西席老师,就利用为犯官们跑腿办事的机会请那些犯官们时不时地教他认几个字。如今这位活宝有这么好的机会,却想尽办法逃学。

    “可怜天下父母心呐……”

    叶小天在心底里悠悠叹息一声,问道:“对了,大亨,你那些同学们为何打架?”

    大亨道:“此事说来,倒该怨顾教谕了。”

    叶小天奇怪地道:“顾教谕做什么了?”

    大亨道:“今天顾教谕讲的是‘礼’。说到礼,最基本的礼当然是伦理。本地大大小小不下数十个部族,不同部族的风俗习惯各不相同。有些部落的婚俗就古怪些,比如女儿嫁给舅舅的,外孙女成了儿媳妇的,表姑侄成亲的,女儿嫁给小舅子的,两姐妹嫁到同一家却成了叔母和侄媳的,哎呀,反正乱的很,一时我也说不清。”

    叶小天苦笑道:“足下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大亨摊了摊手,道:“于是有些没有这种婚俗的部族子弟,就嘲笑有此婚俗的部族子弟不知礼,行**之举。那些被嘲笑的部族子弟岂肯善罢甘休,所以就打起来啦。”

    叶小天听得直挠头,仔细想想,如果此事真要叫他去解决,还真不知道该如何着手。如果这般嘲笑别人是犯了人家的大忌,恐怕这件事还真不好善了。

    大亨一抬头,忽地喜道:“啊!桃四娘来了!”

    叶小天抬眼一看,就见一个三旬上下的小妇人,穿一条淡绿色襦裙,藕荷色窄袖比甲,比甲衣领处的花边已经磨损的发白了,襦裙也洗的有些失去了颜色。虽然衣着寒酸了些,但这妇人生得颇有几分姿色,打扮也很得体,素净大方。

    远远的看见了罗大亨,那挎着一个食盒的小妇人赶紧快步迎上前来,向大亨福了一礼道:“大亨少爷,您怎么离开县学了,要是让老爷看见又该骂你了。”

    大亨得意洋洋地摆手道:“不妨事不妨事的,我今天特意带这位官……你是典史是吧?带这位艾典史去见我爹,有事情要谈的,爹怎么会骂我呢,做爹也要讲道理。”

    桃四娘为难地道:“可……奴家已经给少爷带了饭。”

    大亨道:“不妨事,给你男人吃吧,唔,你本来就给他带了饭,怕是一个人吃不了。得嘞,你跟他一块儿吃,不急着回来,反正府里也没什么要紧事。”

    桃四娘道:“是,那奴家告辞了。”

    桃四娘向罗大亨蹲身行礼,见叶小天与罗大亨同伴而行,于是向他微微福了一礼。叶小天望了这裹了小脚,袅袅而行的妇人背影一眼,对罗大亨道:“听你方才所言,这小妇人的丈夫在县学做事?可是县学的帮工?”

    大亨笑道:“非也非也。她的男人也是县学的生员,而且是县学里唯一一个享受廪米待遇的生员,很得教谕、训导他们器重呢,说我葫县若能考出一个举人,必是此人无疑。

    她的丈夫叫徐伯夷,是个学痴,不善持家,是以家境极差。县学的廪米又常常拖欠,全靠她的娘子里里外外操持,挣钱养家糊口供他读书。她桂花糕做的好,到我家做个厨娘,却是好过在街头抛头露面。

    唉!真不知道读书有什么好的,我就味同嚼腊,他偏津津有味。我要是也像他那么喜欢读书,我爹不知道会有多欢喜,也就不会整天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了。”

    叶小天笑道:“其实你现在已经很爱读书了,比那徐伯夷还要书痴。书堂上打成了春秋战国,你还不是在旁边若无人地读书?”

    罗大亨听了嘿嘿地笑起来,叶小天也笑了,笑容刚刚浮上脸颊,心中突地想起一件事来:“桃四娘是徐伯夷的妻子?那小魔女迷这徐伯夷迷得一塌糊涂,瞧她前呼后拥的来头不小,竟然屈就一个有妇之夫,真是令人想不到。”

    叶小天可不知道展凝儿对徐伯夷属于一见钟情,根本不了解他的底细,还当这女孩儿对徐伯夷的家事了如指掌呢。此地古怪的习俗太多,不可以常理揣测,所以他也没有多想。

    罗大亨忽地向前一指,快活地道:“我家到了,哈,我爹正在送客。”

    叶小天顿时一愣,他本想先去施家的,被这活宝一路的奇葩行为弄得思绪有些混乱,居然先来了洪员外家。来就来吧,总要向他询问一番的,便先拜访洪员外也是一样。

    叶小天定睛一看,就见青砖漫地、白墙黛瓦,极气派的一座门楼,一看就是大富之家。门前有几名仆人侧立左右,有一位身穿铜钱纹员外袍的中年人,正与一人拱手道别。

    那人登上一辆马车,又向洪员外拱一拱手,马夫便驱车离开了。洪员外数着念珠转身,看见罗大亨,脸上的笑容顿时一敛,两只眼睛瞪了起来。罗大亨大概是常被老爹训斥,虽说今天有充足理由,吃老爹一瞪,还是有些忐忑。

    大亨缩了缩脖子,放慢脚步,让叶小天走在了前面。洪员外依旧脸色不善地瞪着自己儿子,眼见二人越来越近,洪员外却突然脸色又一变,满面堆笑地迎了过来。

    叶小天正要见礼,见洪员外如此模样不由有些惊疑,心道:“这位洪员外莫非认出我是典史?”

    却见那洪员外与他两人错肩而过,向一位野僧双手合什,恭敬地行了一礼,然后赶紧摸出些钱来,毕恭毕敬地放进陶钵内,又向僧人再度施礼,口中念念有词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那野僧胡子拉碴,头上半寸长的头发,没有戒疤,身上穿了一袭破破烂烂的僧袍,脚下一双旧芒鞋,一手托钵,一手扶了条竹杖。貌相凶恶,看不出一点出家人的气质。

    大亨扭头对叶小天道:“我爹好佛,但见僧侣,必定恭恭敬敬施舍一番,县里的真和尚假和尚,缺钱的时候都来我爹眼前晃悠。你瞧这家伙像个出家人么,我一眼就看出是假货来了,我爹居然上当没够儿,亏他还是个生意人呢,这什么眼神儿。”

    叶小天上下看他两眼,微笑道:“你虽穿着生员的袍服,又何曾做过真正的学生?只怕你爹还一直相信你在县学里多少是读了些书的。呵呵,他这眼神儿确实不怎么样。”

    大亨紧张地道:“嘘,我可当你是朋友的,你在我爹面前不要乱说话。”

    大亨匆匆向他交待两句,马上满脸陪笑地迎上前去,亲亲热热地唤道:“爹,…”

    洪员外双手合什送走野僧,一转身,立即怒容满面,也不听他说话,便厉声喝道:“爹个屁!你这顽劣不堪的小畜牲,怎么这个时辰就离开县学了?”

    大亨道:“不是的,爹,你听我说……”

    洪员外指着他的鼻子喝道:“听你说什么!你一天天的背着文房四宝书本纸张,早出晚归的倒像是个读书的样子,可你究竟用过功没有?我昨日才问过顾教谕,说你上个月的小考又交了白卷!”

    大亨梗着脖子道:“不是的,那天我吃了街上买来的桂花糕,不想糕坏掉了,我闹肚子,所以才误了考试。这不现在家里已经专门雇了一个做桂花糕的厨娘,我就再也没闹过肚子了。”

    洪员外气得发昏,大吼道:“没闹过肚子?没闹过肚子!那你……那你学业上有没有提高呢?小考时有没有又交白卷呢?”

    大亨眨了眨眼睛,对洪员外道:“爹,本月还没考呢。”

    碰上大亨这么一个活宝,叶小天已经无奈好久了,他深知这块资深滚刀肉的厉害,做这个活宝的老爹,唉……

    叶小天同情地看着洪员外发青的脸和颤抖的嘴唇,就见洪员外哆嗦了半晌,才道:“你现在一个屁俩谎儿,老子都信不过你了。你把书包拿来,我看看究竟有没有试卷。”

    说罢不等大亨答应,洪员外就一把抢过了他的书包。大亨坦然而立,道:“爹,你怎么就不信呢,我能骗你么,本月真的还没考……”

    大亨的话还没说完,突地戛然而止,瞪大两眼看着他爹从书包里掏出来的东西。叶小天一看,冷汗刷地一下就下来了:“好大……一块板砖!”

    洪员外拿着板砖愣住了,他一时想不通儿子书包里为什么会出现一块板砖,上学……需要这种东西吗?他学的又不是砌墙。

    大亨看着那块板砖也傻了眼,心道:“奇哉怪也,我的文房四宝什么时候变成砖头的?肯定又是哪个混蛋作弄我!可……这砖头在我书包里放了多久了?我记得上回打开书包好象是半个月前,莫非从那时起,我上学放学的背的就是它……”

    洪员外不死心地又往书包里看了看,里边空空荡荡,再也没有任何东西了,洪员外使劲地喘了两口大气,拈着那块板砖,一副马上就要拍到儿子头上的架势,气势汹汹地问:“这是什么?”

    大亨眨了眨眼睛,惊愕瞬间变成一脸茫然:“啊……这是……这是……这好象是……”

    叶小天一看,自己再不出手,这活宝只怕就要被他爹打成狗宝,叶小天马上咳嗽一声,踏步上前……

    p:清晨起,欢乐多,欢欢乐乐投推荐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