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夜天子 > 第07章 各人自扫门前雪

第07章 各人自扫门前雪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罗小叶和叶小天一个骑马一个骑驴,一边跑一边说,一路绝尘地冲进县城大门,仿佛唐吉诃德和桑丘挥舞着骑枪冲向风车一般义无反顾。

    过了大约小半个时辰,陆陆续续又有参加决斗的两派生员持着刀枪棍棒闯进城来,唬得城守官心惊胆战,还以为山民又造反了。

    紧接着,看热闹的百姓也陆续进城,有关叶小天和水西展氏大小姐之间的诡异一幕,便也通过这些大嘴巴在整个葫县县城传开,一时间各族百姓扶老携幼,欢天喜地直奔县衙看大戏去了。

    城守官眼看着一拨又一拨浑然不似善类的人冲进城去,最终却什么也没发生,刚刚松了口气,就见远处又有三人急急赶到,中间是一个年轻苗女,模样甚是俊俏,只是头上颈上乃至上身都有愈增丽色的银饰,唯独下身却穿了一条中老年妇人才穿的青黑色襦裙,未免有些不搭。

    这城守官见那苗女神色不善,后边跟着两个苗装大汉更是凶恶,连忙故作无视,任由他们进城。

    这个少女自然就是展凝儿了,那条裙子却是她从被劫走了驴子的老妇人那儿讨来的,那个老妇人却也有种农妇的狡黠,发现那红裙质料极好,怎么也值几辆银子,当即就揣了起来。

    等展凝儿下山之后,看到那老妇人,提出要买她的裙子,老妇人如何还不明白方才那红裙来历?她收了重金,却把自己的裙子当场脱下,始终没让包袱里的红裙见到正主儿。

    展凝儿一走,想必那老妇人就要先把红裙暂且穿起来了,只是一个老妇人穿一条鲜艳的石榴裙,叫她小孙子扶着往山道上一走,那风景当真是……

    这时候,黄大仙岭半山腰上,罗大亨悠哉悠哉漫步而行,时不进还从书包里掏出一块桂花糕,全未发觉暗中还有两道青色人影悄悄地蹑着他。

    罗大亨在上山途中首次停下歇息的地方停下来,脚踏青石,放眼远望,就见山下极远处有几个背着娃娃的婆婆、公公正往县城方向蹒跚而行,罗大亨不禁幽怨道:“你不想被人追偏被人追,我想追偏追不上,唉,真该减肥了。”

    大亨说罢,河马嘴一张,又是一块桂花糕下肚,再拿出一只水囊来使劲灌了几口,就一屁股坐下,哼哼唧唧地歇起乏来,暗中蹑着的两个青衣人对视一眼,啼笑皆非。

    那稍矮些的青衣人暗暗翻了个白眼,心道:“想来方才那番话都是二弟故意宽慰我,我这混蛋儿子,哪可能是大智若愚的主儿?”

    ※※※※※※※※※※※※※※※※※※※※※※※※

    叶小天和罗小叶逃到县衙门口,一个下马,一个下驴,守门的衙役一见巡检大人和典史大人到了,连忙跑上来接过缰绳,很奇怪地看着叶小天的打扮。毕竟堂堂典史,光着脊梁还扛着根树根,稀罕的很

    叶小天和罗小叶进了县衙,刚刚拐入仪门,恰好又是孟县丞和王主簿联袂而来,一见叶小天这般光景,孟县丞大惊失色道:“艾典史!你……这是要向谁负荆请罪啊?”

    叶小天讶然道:“我负什么荆请什么罪啊?我……哦!”

    叶小天突然注意到自己还扛着那条惹祸的祸根,急忙把它往旁边一丢,苦起脸道:“两位大人,你们可真是害苦我了。”

    孟县丞和王主簿见他那副狼狈样儿,就猜到他在山上吃了大亏,不过再看罗小叶虽然愁眉紧锁,却也没有极为惶恐的模样,料定那些秀才们没有闹出人命,心中又是一宽。

    有了心情,二人再看叶小天,就越看越好笑了。二人强忍着笑,扮出一副严肃模样,孟县丞道:“典史大人不是往黄大仙岭去制止两派生员殴斗去了么?怎么……竟然这副模样回来?”

    叶小天道:“唉!此事说来话长,实是一言难尽。罗巡检,还是你来说吧。”

    罗小叶苦笑一声,把事情经过简明扼要地一说,孟县丞和王主簿登时笑不出了。孟县丞怔了半晌,道:“你说……那女子是水西展氏家的人?”

    罗小叶道:“水西展氏没错,‘家的人’就略显不恰当了。实际上,那女子是水西展氏这一代的大小姐,咳!黔地有三虎,三虎之一的那位……”

    罗县丞和王主簿异口同声道:“霸天虎?”

    罗小叶一呆,奇道:“两位大人认得她?”

    罗县丞和王主簿眉毛同时一搭拉,同声叹道:“不认得!不过那三个祸害边只有一个会武,我们怎么会猜不出?”

    罗县丞和王主簿互相看看,罗县丞突然神色一动,严肃地对王主簿道:“三年大考之期将近,今年的秋粮无论如何也要收满九成才行,否则如何应对朝廷大考啊。王主簿,你得尽快把户籍册整理完毕,我才好按图索骥,逐户收税。”

    王主簿脸色沉重地点了点头,对孟县丞道:“嗯!其中道理,下官自然明白,下官已经吩咐人日夜赶工清理户籍了。县丞大人,要不咱们这就去看看,切莫误了公事。”

    二人同时转向叶小天,把手一拱,道:“艾典史,我们忽然想起还有一件极紧要的大事要做,这就告辞了。”

    叶小天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官,叶小天吃惊地道:“两位大人,那姓展的……”

    说话间,孟县丞和王主簿已经走出仪门,向他挥手道:“县尊大人正在二堂。”言犹未了,二人已转过照壁,不见了。

    叶小天怔道:“他们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罗小叶道:“不无耻怎么做得了葫县的官?”

    叶小天扭头看了看罗小叶,罗小叶道:“你不用看我,我是世袭土官,做不了也得做。”

    二人正说话间,就见孟县丞和王主簿又从照壁后面转了过来,叶小天大喜,只当他们良心发作,连忙迎上去,拱手道:“孟县丞、王主簿……”

    孟县丞和王主簿聚精会神,全未听到他说话,也未看见他这个人,只听孟县丞道:“虽然朝廷施行的是‘一条鞭法’,可我葫县还是要因地制宜才行啊。本地百姓平素买卖都是以物易物,叫他们缴银子很困难。”

    王主簿道:“是啊,不如这样,我们总括一县赋税,量地计丁,这方面还是按照朝廷的税法办,接下来,要允许百姓直接缴纳秋粮和绢布,由我葫县官府运到大城大阜,换现缴银。”

    孟县丞颔首道:“如此甚好。各乡粮长那边,可以通知他们开始征粮了,有抗税的,由里甲配合惩办,实在不行,再由县里派人去催……”

    王主簿道:“县丞大人的法子妥当的很!”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走,从叶小天身边走过去,直接把他当了空气。叶小天正在纳闷儿,就听衙门外喧哗声浪扑面而来,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两个没担当的混蛋是出不了大门,这才躲了回来……”

    ※※※※※※※※※※※※※※※※※※※※※※※※

    县衙二堂上,花晴风木然而坐,半晌无语。

    叶小天顿足道:“我的大老爷,你倒是说话呀。”

    花晴风咳嗽两声,眼珠动了动:“孟县丞和王主簿呢?”

    罗小叶苦笑道:“那两位大人,也不知躲到哪里商量征收秋粮的事去了。”

    花晴风愕然道:“秋粮已经到了收割时间了么?哦,我明白了……”

    花晴风深吸一口气,对叶小天道:“此事关乎女人名节,说大大过了天,说小一文不值,是大还是小,全在人家在不在乎。水西展氏呢,就是连布政使衙门也要忌惮三分,这展凝儿既是水西展氏的重要族人,你看此事该如何解决才好?”

    叶小天奇道:“大人,我来找你,不就是问你如何解决吗?你怎么问起我来了?”

    花晴风摇摇头,悲伤地道:“本县……是没有办法的。这里的百姓,不服王道教化久矣,向来不把本县放在眼里。本县的三班六房,又向来是一盘散沙,全无威慑。本县空有凌云之志……”

    叶小天恼道:“大人,你就不要凌云了,你们葫县这帮官儿,真是令我大失所望。上黄大仙岭阻止两派生员决斗,免致出了人命,是你们要求的吧?我去了,也办到了!现在,作为你的下属,我遇到麻烦了,孟县丞和王主簿就开始装聋作哑,你花大老爷……你倒是不用装聋作哑,因为你根本就又聋又哑!”

    花晴风被他骂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偏偏无话可说。

    叶小天道:“我要真是本县典史,那没说的,这黑锅我自己扛!可我不是啊,我是被你们逼着冒充艾典史的,你们现在一推二五六,全都当哑巴?成啊!那我就坐在这儿,回头他们要是激愤之下闯进县衙,闹出什么大事件来,要罢官也是罢你们的官,老子大不了不装这头大瓣蒜了,我本来就不想装,我带着我老……老妹儿投亲戚去。”

    叶小天说着就想来个摘官帽的动作,手摸到头上才发现今天是儒生打扮,只系了一条公子巾,叶小天愤愤地往椅子上一坐,二郎腿一翘,还故意抖着大腿,一副滚刀肉模样。

    花知县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嗫嚅半晌,才道:“既然这样,那……那本县就出去一趟,万一……万一那位展姑娘肯看在我的薄面上就此息事宁人,那就最好不过。”

    花晴风说着站起来正了正官帽,举步就往外走,正抖着大腿的叶小天突然停了下来,凝眸一想,用力一拍大腿,道:“不对啊!不对不对!我为什么要怕她?我明明有法子治她呀!”

    前脚刚刚迈出门槛的花晴风嗖地一下就缩回了脚,双眼大放光芒,一个箭步冲到叶小天身前,一把抓住他的手,激动万分地道:“艾典史,你有办法?”

    P:求推荐票、三江票,这票票每天都有喔~~~

    C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