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夜天子 > 第12章 间歇性精神病

第12章 间歇性精神病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罗大亨和李云聪领着一班衙役逃脱了打算卖身抵债的穆家六姐妹的魔爪,追到村外一看,就见叶小天扶着一棵小树,一边大笑,一边满脸痛苦地捶着树干。

    罗大亨刚走到叶小天身边,叶小天就拉住罗大亨肥厚的手,苦笑道:“不行了,我真的生了怪病,再这么笑下去要出人命的,呜呜呜,哈哈哈……”

    大亨一脸同情地看着叶小天,憋了半晌,才想出一句安慰话:“大哥,人常说千金难买一笑……”

    叶小天快要气疯了,他用力弹着大亨脑锛儿:“难买一笑!我叫你难买一笑!你试着这么笑笑,哈哈哈哈……,哎哟,笑得我肝疼,哈哈哈哈……,哎哟,我的肚皮疼……哈哈哈哈……”

    李云聪和那些捕快站在不远处,看着叶小天的狼狈相,一个个忍俊不禁。

    罗大亨讷讷地道:“要不,我带大哥去找个郎中看看?”

    当下众人也顾不得继续催收粮税了,带着叶小天就往回赶,一路上叶小天如何的纵马狂笑,睥睨风云暂且不提,众人回到县城之后,马上由李云聪领着,往本县最有名的一位郎中家赶去。

    这一路走去,叶小天依旧欢笑不停,令路人纷纷侧目。走着走着,叶小天忽然听到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叶小天还以为遇到了病友,他满脸同情地扭过头去,就见展凝儿正笑吟吟地站在身边。

    今天展凝儿见吹箭无效,怏怏地回了客栈,她那大表哥安南天见小表妹神色不善,连忙陪着小心哄她出来逛街。展凝儿虽然有些男儿习性,终究还是女儿身,但凡女子哪有不喜欢逛街的,于是就跟着表哥出来了。

    不想两兄妹正走着,忽然听到一阵大笑,展凝儿循声望去,就见叶小天骑在马上,捂着肚子笑得好不痛苦,展凝儿先是一愣,继而便雀跃起来,道:“啊!奏效了,奏效了,哈哈哈哈……”

    叶小天见是展凝儿,便跳下马来,捂着现在只要稍稍一笑就疼得厉害的肚皮,有气无力地道:“啊,原来是凝儿小姐,你……你也患了笑病啊?呵呵呵……,我正要去看郎中,你要不要一起去?哈哈哈……”

    展凝儿得意洋洋地笑道:“笑病?亏你想得出这名字,不过呢,你这大笑不止的毛病,可是本姑娘的手笔呢。”

    “什么?”

    叶小天大吃一惊,又惊又怒地道:“是你做的手脚?你……你给我下了什么毒?为什么……哈哈哈……,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蛊毒?”

    叶小天已不只一次听人说起过苗人养蛊,把那蛊毒形容得匪夷所思,这时知道自己这奇怪的笑病竟是展凝儿做的手脚,马上就联想到了那无所不能、恶毒无比的蛊毒来。

    展凝儿正想只是略施薄惩,让你笑足十二个时辰,“笑不欲生”就好,不想叶小天竟想到了令人闻声色变的蛊毒,展凝儿呆了一呆,顺口便道:“不错,这正是本姑娘下的蛊,滋味不好受吧?哈哈哈……”

    叶小天大惊:“哈哈哈……,当然不好受,这蛊……这蛊可以让人一直发笑?”

    笑本来是一件极畅快的事,可是任何事情都过犹不及,叶小天现在才知道笑到不想再笑,却不能不继续笑,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如果他中了这蛊毒,从此每天笑个不休,那真不如死了算了。

    展凝儿眼珠一转,道:“这个嘛,却也不会,你这只是中了蛊毒之后身体还未完全适应的反应,只需一天功夫,那蛊在你体内安家落户,稳定下来,你就不会再笑了。”

    “在我体内安家落户?老天爷,这又不是女人怀孩子!”一想到有条生命将在他的体内落户成长,叶小天不觉毛骨怵然,他听人说过,蛊毒其实是一种毒虫,是活物,不想竟是真的。

    叶小天脸色苍白地道:“我……我中的什么蛊?”

    展凝儿笑吟吟地道:“你中的嘛……,是疯蛊!”

    “疯蛊?”

    叶小天脑海中马上幻现出这样一幅画面:一个蓬头垢面、嘻嘻傻笑的疯子,在垃圾堆里捡着发霉的馒头和烂菜梆子裹腹,不时还有调皮的小孩子拿石子打他的头……

    叶小天机灵灵打个冷战,颤声道:“疯蛊?我会疯掉吗?”

    展凝儿道:“不会一直疯的,只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发作一次。”

    叶小天紧张地道:“那我发作起来会怎样?是不是会撕掉衣服光着屁股跑上街?”

    展凝儿:“……”

    叶小天一看她的神色,顿时悲从中来:“真会这样?天啊,我还怎么做人!”

    安南天:“……”

    展凝儿忍住笑咳嗽两声,道:“不会这样啦,你不会神智全失的,只是偶尔发病的时候呢,你会控制不住自己,比如……打人啦、骂人啦,做出某些不合乎官员体面的事啦……”

    叶小天松了口气道:“这还好!”说完又察觉不对,苦着脸道:“这也不好啊!凝儿姑娘,咱们的过节不是早就揭过去了么,你把蛊给我解了好不好?哈哈哈,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得罪你了。”

    展凝儿摊开双手道:“解?我怎么解?要解蛊毒除非剖开你的肚子,在你的五腑六脏里翻呐翻呐,找到那只蛊,把它揪出来。”

    叶小天直着眼神道:“那我不是死定了么?哈哈哈……”

    展凝儿轻轻一拍叶小天的肩膀:“节哀顺变。”

    展凝儿转身便走,走出三步,嘴角就抿不住地翘起来:“哼哼!聪明人就是心眼儿多,自己吓自己。嘿,这可是你自己想到蛊毒的,怪不得我,看你以后还敢得罪我不……”

    “凝儿姑娘、展姑娘……”

    一见展凝儿走了,叶小天拔腿就想追上去,九当和九高抱着肩膀往他面前一横,叶小天抬头看看这两个虽然不是葫县男人,却也一样非常健壮的男人,只好无奈地停住了脚步。

    ※※※※※※※※※※※※※※※※※※※※※※※※※

    叶小天怔怔半晌,才牵着马垂头丧气地往前走,这时他笑得已经不像先前那么厉害了,大概因为他中的那枝吹箭药力较弱的缘故,所以此时已渐趋正常,只是抽冷子才会怪笑几声。

    可是一想到以后很可能会间歇性发疯,叶小天就忧心忡忡:“发疯!即便只是偶尔……,那可是发疯啊……”

    大亨挎着书包走在他旁边,好心安慰道:“大哥,你别担心,有我呢!”

    叶小天有气无力地道:“你能做什么,你会治疯病?”

    大亨从书包里翻出板砖,得意地对叶小天道:“我决定,以后要把这块板砖一直揣在身上,什么时候大哥你发疯了,我就给你一砖头。”

    叶小天:“……”

    大亨笑起来:“大哥,你想什么呢,我不会拍死你的,只是把你拍晕,等你疯劲儿过去就好了。”

    叶小天怒道:“臭小子,就你那没轻没重的手,你一砖头拍下去,没准我疯病好了,傻病就来了。你过来,把板砖给我,让我先拍你一下出出气!”

    大亨道:“啊!爹!”

    叶小天道:“叫爹也没用,拿来!”

    大亨向前一指,道:“真是我爹!”

    叶小天扭头一看,哈哈哈几声大笑。

    洪百川老远看见儿子,眉头马上就拧成了大疙瘩,他皱着眉头摆出一副严父的派头,刚刚走到近处,叶小天就抽冷子怪笑了几声,把洪员外吓了一跳。洪员外看着叶小天,奇怪地道:“艾典史,何故发笑?”

    叶小天心中懊恼:“他娘的,这病又来了!”突然,叶小天心头灵光一闪,暗道:“洪员外是葫县有名的大富绅,见多识广,他会不会知道疯蛊的解法?”

    想到这里,叶小天丢开马缰绳,一个箭步冲过去,抓住洪员外的手,激动得语无伦次:“洪员外,我中蛊啦!”

    洪百川怔了怔,呵呵地微笑起来:“啊!我就说呢,艾典史怎么笑得这么愉快。呵呵,原来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叶小天:“啊?”

    洪百川笑吟吟地问道:“艾大人中什么奖了?”

    叶小天弱弱地解释:“我中的是蛊!”

    “哦!”

    洪百川恍然大悟,道:“鼓?鼓好!鼓好!鼓虽然不值几个钱,但是能听响儿,讨个吉利呗。”

    叶小天:“……”

    洪百川放开叶小天,转向大亨,脸马上就板起来:“你这混小子,这一天都死到哪去了,啊?一大早就找不到你人,你跑黄大仙岭看吊死鬼去啦?成天介不务正业,我不是说过你要是不想上学就得学着做生意吗?”

    大亨耷拉着脑袋,憨憨地道:“喔……”

    洪百川见他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心中更是怒火万丈,他抬腿就要踢大亨,可他肩膀只一动,早就熟悉了他动作的大亨就把肥臀一扭,很麻利地躲到了叶小天身后。

    “你……你……”洪员外指着儿子,好半天才忍下一口气:“你这混帐,早晚把你老子气死!”洪百川恨恨地骂着,从怀里摸出一张纸,恨恨地往前一递,道:“拿着!”

    大亨迟疑地上前,从父亲手中接过那张纸,打开一看,登时喜笑颜开:“银票!三千两!”

    大亨赶紧收好银票,低着头,脚尖在地上划着圈圈,忸忸怩怩地对洪百川道:“爹,这么多零花钱,人家怎么好意思拿,不过爹你尽管放心,我会省着点花的。”

    P:欢乐吧?热血戏很快也要来啦,一拨接一拨,一浪接一浪^_^,三江票、推荐票,请多多支持!

    .

    C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