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国色生枭 > 发错章节

  这一章发错了,回头会用国色正文更改,对不住了。
  两本书都在后台,点错了!——
  杨宁看到净空僧袍鼓起,便知道这老和尚的真气浑厚,武功定然是非同小可。
  赤丹媚娇笑一声,娇躯一扭,却已经轻若云彩般飘向净空,宛若一团火焰席卷过去,却又如同一只蝴蝶翩翩而起。
  她双手成掌,五指纤细,指甲却是颇长,上面蘸着殷红凤汁,十分夺目。
  净空见得赤丹媚掌到,斜身略避,双手推出,动作不紧不慢,招式也是平平无奇,但所含力道却十分雄浑。
  赤丹媚身法柔弱,轻盈如柳,净空双掌拍来,赤丹媚也不闪躲,化掌为爪,竟是往净空手腕上扣过去。
  净空双臂在身前交叉挥动,劲风呼呼,赤丹媚只感觉面前宛若形成了一道难以逾越的屏障,不敢接近,身形飘忽,竟是在眨眼之间便即绕到了净空侧旁,又是探爪往净空的肩头抓过去。
  先前双方斗阵,杨宁没看明白到底是怎么个打法,这一次两大高手过招,他倒是看得明白,双方的招式并不求快。
  他不知赤丹媚武功深浅,可是看到净空气定神闲,即使出手,也依然是稳若泰山,隐隐觉得净空的胜面颇大。
  大光明寺绝非徒有虚名,方才空明阁的武僧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他知道净空既然主动出战,那么武功当然在净能之上。
  这老和尚年纪大了,须发皆白,可也正因如此,其武功修为定然不深。
  那个白云岛主想来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其座下弟子敢上山挑战,当然也不是泛泛之辈,只不过赤丹媚年纪还轻,即使武功不弱,杨宁亦觉得她的武学修为还不足以与净空相提并论。
  杨宁如今的武功虽然不怎么样,但是他却明白一个道理,拳脚功夫,那绝非能够速成的武功,无论何门何派拳脚招式,都是要一步步打下根基,稳打稳扎,循序渐进才能有进步,特别是大光明寺的僧人,坐禅习武,禅武相融,更注重自身修为的积累。
  赤丹媚的招式或许会花俏一些,但论及武功的底蕴,比之净空定然还是有些差距。
  此时两人的对阵,似乎也验证了这一点,净空僧袍翻滚,下盘如同扎根在地面,双掌连续不绝,而赤丹媚身法轻盈,如同蝴蝶般绕在净空四周,她每一次出手,俱都被净空轻易化解,便是不通武学之人,此时也能看出来净空是大大占了上风。
  净能盘坐在蒲团上,死死盯住,眼镜也不眨,先前脸色十分难看,这会儿已经缓和许多,眉宇之间,甚至有了一丝欢喜之色。
  忽见到赤丹媚出手渐渐快了起来,杨宁一开始还能看到赤丹媚的身影,但是片刻之后,便只看到赤丹媚如同化作一团火焰,在熊熊燃烧,而净空则是被这团火焰包围在当中。
  杨宁心下顿时有些扫性。
  本还想着好好观赏一番,谁知道这种高手说快就快,一旦快起来,自己什么也都看不着。
  不得不承认,赤丹媚武功即使比不上净空,但是她出手的速度和身法的巧妙,那也是一等一的身手。
  白羽鹤竟似乎根本不在意赤丹媚会不会输,此刻依旧是闭着眼睛。
  杨宁见他动也不动,心想这哥们倒是沉的住气,不过这一阵看来净空取胜的机会极大,只要赤丹媚落败,大光明寺便即取得了两连胜,那么第三阵比剑也就失去了意义,大光明寺自然也不会再派人出来比剑。
  白羽鹤在这里摆了半天的破斯,一心想要比剑,只怕这一次不能如愿。
  杨宁正自寻思,忽听到一声娇-吟,急忙瞧过去,只见到那火红的影子已经飘开,摔落在地上,边上众僧有人情不自禁惊呼一声,更多的人却都已经欢呼出声来。
  杨宁心想难道这么快就分出了胜负?
  见到净空双手合十,不动如钟,赤丹媚却是身姿妖娆斜躺在地上,心想看来赤丹媚还真是败在了净空之手,不过这场比试也太快了,这赤丹媚好歹也是白云岛主的弟子,先前还以为就算落败至少也要打上一阵子,可却没有想到如此快速就会被击败。
  净能已经起身叫道:“三局两胜,我大光明寺!”
  不等他说完,赤丹媚就已经咯咯娇笑起来,她斜躺在地上,倒也不像是受伤,娇媚的笑声之中,娇躯颤动,一手枕在螓首下面,道:“这位大师是不是太急了?谁说小女子已经败了?”
  净能一怔,赤丹媚已经扭着身子要起来,却听“嗞”一声响,随即便有人瞧见赤丹媚肩头衣裳被撕扯下去,露出了圆润如同刀削般的香肩来。
  她肌肤如玉,嫩的似乎一碰就要挤出水来,非但露出相见,便是胸口也露出一片,雪白-粉嫩,里面一条紫色的抹胸被酥胸高高撑起,隆成一团,两团柔软之间形成的雪白深壑,深不见底,令人炫目。
  不少年轻的弟子急忙合十,可是目光却还是忍不住落在赤丹媚身上。
  杨宁看在眼里,暗想这娘们的身材确实火辣到没话说,是个男人就要动心,不过这衣衫突然被撕落,绝不是偶然。
  赤丹媚扭着娇躯起身来,幽怨道:“人家这件衣衫可是花了好些心思才做成,却被撕成这个样子!”伸手要拉起衣衫遮住香肩,可是那边已经被撕开,根本遮挡不住,红色的衣襟只能软软垂下去。
  净空合十道:“赤施主可以换一件衣衫再行比过,老僧可以等!”
  “那倒不必了。”赤丹媚吃吃一笑,“大师武功了得,小女子只怕不是敌手,不到十招,小女子可能就会败了,也用不着耽搁。”她话声柔媚,可是只一瞬间,身形前欺,如同魅影一般,已经欺身到净空身前。
  杨宁心下暗笑,暗想赤丹媚只怕真的知道不是净空敌手,所以才会使出这样一招来。
  须知高手过招,有时候胜负往往就在一瞬之间,必须时刻集中精力,赤丹媚故意撕开半边衣衫,莫说连里面的紫色抹胸都已经露出来,显出鼓囊囊两团丰满胸脯,便是只露出一截香肩,只怕也能让男人无法集中注意力。
  她这般做,自然是想借此让净空分神。
  可是杨宁却想,这寺中那些年纪尚轻修为尚浅的和尚固然很难挡住赤丹媚这种最为直接的诱惑,但净空何等样人,这位老僧本就是佛学深厚,而且年纪甚大,岂会被这雕虫伎俩所影响。
  莫说赤丹媚很难取胜,就算真的用这样的招数取胜,也定不会让人心服。
  不过又想白云弟子前来的目的本就是为了进入净心阁,第一阵即输,若这一阵再输了,有约在先,自此之后,白云岛是连净心阁的大门也摸不着,事已如此,赤丹媚耍些手段,倒也是不足为奇。
  忽听得“碰碰砰”之声不绝,却只见到赤丹媚与净空四手交缠,双方似乎都是想扣住对方的手腕,却都无法得逞,一时之间,两人四掌交错变化,只转眼之间,已经是交手了十几个回合。
  净能先前还信心十足,瞧见赤丹媚的武功似乎远远及不上净空,本还暗自欢喜,可是此刻却陡然发现,赤丹媚这一阵子出手,竟变得犀利的多,手法变化之精妙,比之先前更是令人惊叹。
  殿内看懂门道的不在少数,也是越看越惊异。
  若说赤丹媚开始的时候,出手还算柔和,招式变化虽巧却还在意料之中,那么现在赤丹媚招数的变化就有些匪夷所思了,虽说两人这一刻只是比斗手上功夫,但赤丹媚出手之狠辣无情,比之先前简直是判若两人。
  有些人甚至已经看出,赤丹媚已经不仅仅是要扣住净空手脉,其中一些古怪招式,竟然是要直取净空心口甚至是咽喉。
  净能双手握拳,脸色又变的冷峻起来,内行看门道,净空的出手阳刚正气,每一招都是想要制敌之招,而赤丹媚的出手却是越来越阴毒,招招取要害,那可是要制敌于死地的招数,最可怕的是她招数变化之匪夷所思,确实是净能之前所未见。
  大光明寺武学典藏丰厚,净能在寺中多年,武功不及净空,固然是在武学修为上的底蕴不及净空,更关键的却是净能修炼的武学比较杂乱,他作为光明十三僧之一,大光明寺珍藏的大部分武学都可以任由他去习练,寺内能够保留下来的这些武学,亦都是前人所遗珍珠,每一门对习武者都有极大的吸引力,正因如此,净能一身修炼大光明寺十多门高深武学。
  若问知晓套路之繁,净字辈高僧中首推净能,可也正因如此,净能学的太杂,反倒是每一门都无法达到巅峰。
  可此刻他却看出来,赤丹媚招式之离奇怪诡,与自己熟知的武学套路大相径庭,竟是前所未见,心下骇然,暗想先前还真是小瞧了这女人,白云岛主座下弟子,果然是不能等闲视之,如果此刻赤丹媚的对手换做是自己,自己很可能已经命丧在这女人的阴毒之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