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盖世天尊 > 第三章 孽种

第三章 孽种

    “啪!”“啪!”………………

    一掌一掌的拍在姜泰屁股上,姜泰郁闷的泪都要飙出来了,这两憨货怎么还不住手?

    不知道婴儿脆弱?现在不停打屁股,还怎么修炼?还怎么炼化先天之气?这是走火入魔的节奏啊,作死啊!

    难道自己这缕先天之气保不住了?

    两产婆看到婴儿睁开了眼睛,但就是不开口啼哭。

    “怎么还闭着嘴?难道是个哑巴?”

    “不行,一定要哭出来!”

    “我继续打他屁股,你掰开他嘴巴!”

    ………………

    …………

    ……

    两产婆嘀咕的交流着。

    打屁股,掰嘴巴?

    姜泰瞪大眼睛,这两憨货太狠了吧,我的先天之气,你妹的,老巫婆!

    想要破口大骂,但先天之气就在嘴边,怎么开口?

    看着产婆那脏兮兮的手,就要扣到自己嘴巴了,姜泰绝望了。师尊啊,你千算万算,没算到这个两妖孽啊!

    姜泰眼睛湿润了,鼻子已经闻到那产婆手指的难闻味道了。抿着嘴等待那绝望的一扣。

    “好了!”一个虚弱的女声打断了两个产婆的妖孽行为。

    犹如仙乐降临,让黑暗中的姜泰忽然看到一道救命的曙光。

    那产婆的手生生的停在了姜泰的面前。

    “不哭就不哭,不要折腾我儿,洗洗抱过来!”虚弱的女声再度开口道。

    “是!”两产婆应声道。

    姜泰望去,却看到一个极为美丽的女子,虚弱的躺在床上,眼睛盯着自己,眼神之中充满了母性的光辉。

    姜泰眼中的湿润还没干去,不知道是感动的,还是疼痛的。

    剪了脐带,洗身子期间,姜泰再度炼化起了先天之气,闭目之前,脑海中回荡出前世儿歌《世上只有妈妈好》。

    洗干净用绸布包裹好,轻轻的递到了女子面前。

    此刻,姜泰闭眼,好似睡着了一般,女子身体虚弱,但还是侧身紧紧盯着姜泰,眼中闪过一股浓浓的慈爱。

    “小公子睡着了,恭喜小姐,恭喜小姐!”一旁产婆、丫鬟不停的说着。

    “你们下去领赏吧!”女子说道。

    “是!”

    众人缓缓退了出去。

    只留下女子看着眼前睡着的儿子,眼中尽是慈爱和幸福。

    姜泰闭目,却是在继续炼化先天之气。

    先天之气,是天地赐予的一种最神奇的力量。可化为精元,可化为元气,可化为元神。姜泰此刻,就是将这一缕先天之气化为元神之力,也就是所谓的上丹田炼神。

    先天之气渐渐的涌入上丹田的精神海,旱魃神魂盘膝坐在一旁。另一个精神体与先天之气融合,一点一滴的融合,精神体慢慢变了形状,渐渐的化为紫金之色,摇摇晃晃之间,化为了一个紫金色的漩涡。

    漩涡一点一滴的吞噬着先天之气,速度非常慢。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最后一滴先天之气彻底被漩涡吸纳,姜泰顿时心神一震。

    “终于吸收完全了,先天之气,一丝不剩,哈哈!只是可惜,这大日金钟罩太过难练,大日金钟罩十八重天,此刻第一重天都没练成,第一重天‘凝神如晶’,就是凝聚精神力化为晶体状的元神,我现在只是形成一个漩涡,想要让这个漩涡变成一个晶体状的元神,看来还要吸纳太多精神力才行,唉!”

    带着一丝矫情的叹息,姜泰满意的睁开眼睛。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好似之前有声音传来,此刻看到姜泰睁开眼睛,忽然停止了说话。

    “我儿醒了!”女子温柔的笑道。

    姜泰忽闪着大眼睛,看了看四周,却已经不是先前的房间了。

    女子自然是姜泰母亲,姜母前面正站着一个短袖男子,男子极为精神,但,右脸之上却有着一道狰狞的刀疤。

    姜泰看着刀疤男子,这不会是自己的父亲吧?

    “呵呵!”姜泰对着男子善意的笑了一声。

    一声笑完,姜泰陡然想到不对,自己可是婴儿啊,别这么妖孽行不行?还是装傻吧。

    刀疤男因为脸上一道刀疤,样貌极为可怕,一般心理素质差的人第一眼就吓哭了。

    可眼前婴儿看到自己第一眼,居然笑出声来了,虽然只笑一下,可在刀疤男的眼里,这一笑却好似融化了刀疤男心中的坚冰一样,刀疤男也跟着舒缓的笑了起来。

    “满大人!”姜母开口道。

    刀疤男马上神情一肃:“少夫人!”

    姜母看了看姜泰,又看看刀疤男道:“我儿看到你第一眼就笑了,看来与你有缘!”

    “小公子灵慧过人,对在下笑,是在下荣幸,少夫人……!”满大人马上说道。

    姜母微微一声冷笑,继而微微一叹道:“少夫人?我一辈子也不可能成为他夫人的,而我儿的出生,也是一个错误,若是让别人知晓,不知有多少冷箭射来,唉!”

    满大人神情一肃道:“少夫人放心,除了你我,还有侯爷知晓,其它所有人都已经不会说话了!”

    而躺在那的姜泰却是从满大人口中听出一股冰冷的杀气。产婆、丫鬟等人全部死了?

    姜母微微一叹,点了点头。

    “侯爷让我带来小公子的名字,取名为‘泰’,‘否极泰来’的泰!”满大人郑重道。

    “泰?吕泰?”姜母念道。

    “不,侯爷说,用姜姓,姜泰!”满大人郑重道。

    “宗姓,姜泰?”姜母陡然眼中一瞪,继而眼中一闪而过的喜色。

    “侯爷也是身不由己,能做的只能这么多了!”满大人郑重道。

    “够了,有此宗姓就行,我儿可是最纯正的姜姓血统!”姜母看着姜泰目光柔和道。

    说完,姜母再度看向满大人,眉头深深皱起:“我留在此间太久了,必须回去了,否则就会有人来找我了,我儿出生,更不能让我族知晓,否则,他们必伤害泰儿,他可说怎么处置?”

    一旁姜泰看有种傻眼的感觉,自己到底出生在了什么人家?怎么父亲这边亲戚要杀自己,母亲这边亲戚也要杀自己?这身世太坑了吧?

    “奉侯爷之命,我会照顾小公子到而立之年,准备启程前往陈国国都,宛丘!小人本是陈国之人,在那里也有一份家业!”满大人深吸口气道。

    “陈国?虽然只是一个小国,但也出过一些了不得的人物,宛丘?唉,从此我和泰儿就天人永隔了,呵,而立之年,保我儿三十年?满大人,我儿就拜托你了!”姜母起身要恭敬的对满大人一礼。

    “少夫人不可!”满大人马上躲过姜母的行礼。

    “小人昔日大难,蒙受侯爷搭救,并报得血仇,一辈子尽忠侯爷,小公子是侯爷之子,小人必然拼死保护,只是侯爷交代,不得传授小公子高深功法,让小公子富贵生活即可!”满大人接着说道。

    “三十年的富贵也不错了,呵呵,这是命,不管如何,这三十年,劳你费心了!”姜母苦笑道。

    “得侯爷厚赐,小人增寿两百岁,三十年虽长,也很快就过去了,三十年后,我回侯爷身边,我陈国产业全部给小公子,虽不能言动天下,但做个富家翁足矣!”满大人郑重道。

    “富家翁?这天下纷乱,富家翁也很艰难,高深功法无法学习,一些基础功法,还请你全力教导!”姜母恳请道。

    满大人看看婴儿,也许因为那一笑,满大人对婴儿极为喜欢,没有拒绝,点点头道:“侯爷只说我不能教,但没说小公子不能从别人处学,我会帮助小公子的,三十年后,我回侯爷身边前,一定让小公子有自保之力!”

    “多谢!”姜母感激道。

    “少夫人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毕竟是侯爷之子,侯爷的其它儿子都是人中龙凤,小公子未来定然不输他们!”满大人郑重道。

    姜母点点头,最终微微一叹。

    轻轻的取出一颗黑色的莲子,姜母将其放入姜泰衣服的怀里。

    “这是?”满大人陡然眼皮一跳。

    “就是这颗黑莲子,呵,泰儿他爹一开始接近我,就是为了这黑莲子,可惜,一切都变成了这样,这是我留给泰儿的,他要是取去,就自己取去吧!”姜母微笑着看着姜泰。

    满大人眉头皱起,郑重道:“侯爷应该不会取的!”

    姜母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最终,姜母带着一声长叹,离开了。

    目送姜母不舍的背影,姜泰也是一阵不舍,同时也在心中不断纠结,纠结今生的身世,自己到底是多么孽的孽种啊?

    接下来的日子,满大人找了个奶妈给姜泰。坐着马车一路奔驰,近乎三个月都是在路上渡过的。

    姜泰吃饱以后,就闭目继续练习《大日金钟罩》,第一重天,要凝神如晶,形成晶体元神,每天休息后产生的精神力要全部灌入,这也导致姜泰除了吃喝都在睡觉。

    “这娃不哭不闹,就知道睡觉,不会是个傻货吧?”奶妈古怪道。

    吃‘饭’中的姜泰翻了个白眼,去你妈的!你才是傻货,你们全家都是傻货!

    ps:请大家对本书进行收藏,新书开启,暂定每天下午三点半一更,七点一更,从明天开始。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