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盖世天尊 > 第十章 给跪了

第十章 给跪了

    “轰!”
  
      满府方向一声巨响。黑龙发出一声震天咆哮,冲天而上,向着城外快速飞去。
  
      一道金光冲天,却是老鹰追着黑龙直冲而出。
  
      而在远处,满中天、满仲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
  
      “不好,满府有变!”满仲陡然惊叫道。
  
      刚才来此搬救兵,就是指望老鹰护住姜泰一段时间,可现在老鹰飞走了,姜泰怎么办?
  
      “爹,快,快去救小泰!”满仲焦急的大叫道。
  
      满中天脸色一肃,也知道情况危急,但还有很远一段距离。
  
      满中天无奈,只能全力前进。
  
      “轰!”
  
      满中天快速向着满府冲去。
  
      -------------------
  
      群妖乱舞,满府人、妖大战,一片混乱,最平静的就是最中央了。
  
      群妖也知道宗离的仇恨,因此谁也没敢cha手宗离和姜泰的恩怨。
  
      宗离满身是血,但双目之中却是一股择人而食的兴奋目光。
  
      “小鬼,从来还没人敢给我这番羞辱,你是头一个,你想怎么死,啊?”宗离面露狰狞之色道。
  
      说话间,宗离带着一股恨意缓缓站起身来,双目阴寒,择人而食。
  
      姜泰背对着宗离,此刻并没有逃窜,因为姜泰明白,就算逃也逃不掉,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宗离的仇恨肯定要泄掉,只是在想着怎样杀死熊孩子才能更解恨。
  
      不管如何,先抓来再说。
  
      探手,一股吸力产生,要将姜泰抓来。
  
      姜泰也陡然感到一股吸力,瞬间大笑而起:“哈哈哈哈哈哈,宗离!”
  
      一声炸喝,姜泰陡然扭过身来。
  
      姜泰笑声极为尖锐,即便四周战斗无数,也极为响亮一般。
  
      四方战斗的强者们,也是骤然一愣,什么情况?
  
      一些远处并未参与战斗的强者,如陈一、陈九等人也是惊愕的看着那将死的姜泰。
  
      “姐,那熊孩子怎么了?那什么表情?鬼上身了?”陈九惊愕道。
  
      四周尽是好奇。
  
      而姜泰的一转身,更是让准备出手的宗离微微一顿。
  
      这场面极为诡异,两岁幼童,怎么可能露出如此阴翳的表情?
  
      姜泰见宗离动作停住,顿时庆幸,韦小宝‘大笑分心**’果然是忽悠必备开场白。
  
      “小鬼?”宗离眼皮轻轻一跳,冷声道。
  
      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可姜泰根本无法退缩。脚下更是向着宗离踏出了一步。
  
      这一步,四周更是露出惊愕之色。
  
      “这熊孩子找死吗?他向宗离走去?”
  
      “他不怕死?”
  
      “他疯了?”
  
      ……………………
  
      …………
  
      ……
  
      宗离眼中一阵强烈疑惑,先前的心神失守还未完全平复,看到姜泰此刻面对自己,强压着心中的一股震惊。
  
      “哼,得了失心疯了?即便如此,你也要死!”宗离语气森寒道。
  
      “失心疯?哈哈哈哈,宗离,你真的不认得我了?我说过我会回来的,你我恩怨可还没清呢!”姜泰再度踏出一步,面露狰狞,仇恨道。
  
      这完全不是两岁幼童该有的神情啊,而且这语气也不对啊。
  
      远处很多人听不清姜泰具体说什么,但那狰狞的面孔却让很多人吓到了。
  
      “什么情况?”
  
      “那熊孩子鬼附身?”
  
      “他和宗离很熟吗?”
  
      ………………
  
      …………
  
      ……
  
      若是来宛丘前,宗离心神还不至于迟疑,但,先前的心神失守,导致此刻神经极为敏感。眼前幼童太邪门了。
  
      就在此刻,姜泰再度踏前一步。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你是谁?”宗离眼中有着一丝阴晴不定道。
  
      对面姜泰心中一阵紧张,就怕你不问我是谁,你问了就好。
  
      “哈哈哈哈,我是谁,你还真是健忘,连我都忘了?你活的还真滋润,当年走的匆忙,无法灭你,今次我回来了,看你还有何处可逃!”姜泰语气森寒道。
  
      一个稚嫩的脸上发出狰狞的森寒,看起来都是渗人无比。
  
      宗离原本就心神失守,此刻神经更加敏感,无数回忆在脑海中划过,好似要找到和眼前一幕对的上号的回忆。
  
      “你到底是谁?”宗离深吸口气,捏紧拳头道。
  
      姜泰一看,不好,宗离要绷不住了,不行,必须要骗到他。自己装的是谁?我哪知道。
  
      “我来自楚国,你忘了?”姜泰冷笑道。
  
      这里属于楚国联盟,在这附近,终会有人与宗离有仇吧?不管是谁!姜泰保险起见,并没有说远。
  
      “楚国?楚国?”宗离快速回忆。
  
      姜泰冷冷的看着宗离,脚下却没有停下,再度踏出一步,好似给宗离增加压力一般。
  
      “是你?”宗离陡然惊叫道。眼神之中瞬间出现了一丝恐慌。
  
      认出来了?姜泰心中大喜。
  
      “伍子胥,你是伍子胥?你来找我报仇的?”宗离神经紧绷的惊叫道。
  
      伍子胥?
  
      远处一些耳力好的强者茫然看着姜泰。
  
      “伍子胥转世?”
  
      “不对啊,伍子胥好像没死啊,在吴国啊!”
  
      “那熊孩子是伍子胥?难道是某种秘法,夺舍熊孩子意识了?”
  
      ………………
  
      …………
  
      ……
  
      四周一片惊奇。
  
      姜泰却是心中一片震惊,伍子胥?好像前世戏文上有过印象,对了,就是伍子胥,楚国人,后被楚王灭族,逃向吴国的,过江时候,一夜白了头才逃过四方搜查的,这可是一尊历史名人啊。
  
      宗离和伍子胥有仇?
  
      虽然心中惊讶,但忽悠还是要继续。
  
      “你终于认出来了!我最记仇,你忘记了吗?”姜泰寒声道。
  
      “不对,你怎么可能是伍子胥?”宗离陡然有些清醒道。
  
      “这当然不是我的本体,想不到你会选在今夜进入宛丘,哼,不过,不管你逃到哪里,你都得死!”姜泰干干的说道,心中却有些担心,好像编不下去了?
  
      宗离却陡然遍体森寒。
  
      “对,这不可能是本体,你用大神念寄体这个幼童,你的本体在哪?在哪?”宗离陡然惊恐道。
  
      姜泰心中一愣,宗离自己补脑了?不错,补脑好啊!
  
      远处,很多强者露出震惊之色。
  
      耳力强的震惊熊孩子身份,耳力弱的人却是震惊眼前形势。
  
      “姐,那熊孩子说什么?我听不到了,怎么会变成这样?他一步一步走向宗离,宗离怎么露出恐惧的神情?”陈九将自己的头抓成了鸡窝。
  
      根本看不懂眼前画面啊。
  
      这才是逆天的节奏啊,转眼小白兔变大灰狼了?
  
      陈一却是盯着姜泰,眉头深锁,不言不语。
  
      “你的本体在哪?”心神失守的宗离再度补脑出一个可怕的可能,惊叫道。
  
      姜泰脸上冰冷,但心中却焦急,在哪?我哪知道在哪?宛丘四周地理我都不清楚。
  
      “在哪?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嗯?”姜泰硬着头皮继续编道。
  
      “太昊山,你去了太昊山,我妻子怎么样了?她怎么样?”宗离补脑叫道。
  
      姜泰再度暗叹侥幸,宗离以为那伍子胥杀入他老巢了?
  
      “哈哈哈哈哈,你说呢?”姜泰骤然朗笑道。
  
      宗离却如坠冰窖:“我说?”
  
      若是宗离心神没有失守,自然不会被姜泰言语牵着走,当然,姜泰的语气也牵动了四周无数强者,毕竟,两岁幼童这样太邪门了。
  
      宗离面露惊恐,再度补脑出一幕恐怖的场景。
  
      “你不能杀她,她爹是青袍老祖,你不能杀她!”宗离陡然惊叫道。
  
      青袍老祖是谁?姜泰一阵茫然,但表情依旧未变。
  
      “青袍老祖?哈哈哈哈,你认为我会怕他?”姜泰冷笑道。
  
      “对,你有吴国支持,你不可能怕青袍老祖的,可是,不,伍子胥,当年是我不对,不该贪图楚国悬赏围剿于你,可,围剿你的有很多啊,为何你偏偏盯上了我,为什么?”宗离悲愤道。
  
      “盯上你?哼,你错了,除了你,我会一个一个的报仇的!”姜泰冷冷的说道。
  
      宗离再度一个激灵。
  
      姜泰却是再度踏前一步,宗离更是向后退后一步。
  
      远处听不到声音的强者们,此刻已经要崩溃了,这情况不对啊?难道世道变了吗?
  
      “你若杀了我妻子,就算你不杀我,青袍老祖也会灭了我的!”宗离露出一股惊恐之色,继而面部渐渐扭曲。
  
      好似要同归于尽一般。
  
      姜泰察言观色,马上说道:“她还没死!”
  
      一句话,瞬间打消了宗离的同归于尽念头。
  
      “伍子胥,当年是我不对,我愿意补偿,求你放了我和我妻子!”宗离面露悲壮说道。
  
      说话间,宗离更是单膝跪地。同时拳头捏紧,若‘伍子胥’不同意,就拼死同归于尽吧。
  
      远处陈九的头发都被抓掉了一片。
  
      跪了?宗离他居然给跪了?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就是四周的战斗也渐渐弱了下来。群妖中心的场景太诡异了。怎么会这样?
  
      姜泰看到宗离捏紧的拳头,也瞬间明白了其思想。
  
      “补偿?我就看看,你有什么补偿!”姜泰冷冷的说道。
  
      说到这,宗离却是内心再度犹如过山车一样翻来覆去。自己可以不用死?
  
      “太昊山有一个大秘密……!”宗离马上说道。
  
      此刻,远处满中天和满仲在焦急慌张中也赶到了近处。满中天腾飞空中,直冲场中央。
  
      “小泰,你可千万不要有事!”满仲却是不断祈祷。
  
      可是祈祷着祈祷着,就发现情况好像不对了。
  
      那场中央什么情况?小泰完好无损的站在那里,宗离浑身是血,单膝跪在小泰面前?
  
      满仲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我去!
  
      “太昊山的秘密?”姜泰疑惑道。
  
      就在这时,陡然一声炸喝从天而降。
  
      “宗离,你敢来我满府闹事?”一声炸喝响起。
  
      一股巨力从天而下,向着宗离直冲而来。
  
      宗离陡然脸色一变,抬头望天,可那股力量来的太快了,宗离心神失守,全身更是重伤,哪里抵挡得了?
  
      “轰!”
  
      整个场中央的大地轰然一震。
  
      “噗通!”
  
      姜泰更是被震的跌倒在地。
  
      “宛丘众民,拿下群妖!”中心处一声炸喝。
  
      “喏!”四周无数听出声音是谁的人,顿时大喝道。
  
      “轰!”
  
      四周战斗再度开启,一些静观其变的人也全部涌入战场。
  
      一瞬间轰鸣四起。再度飞沙走石。
  
      “满中天!”中心处传来宗离的一声怒喝。
  
      姜泰却是快速爬起身来。
  
      “呼!”一个身影骤然出现在姜泰身旁。
  
      “小泰,你没事吧?”满仲骤然出现惊喜道。
  
      “满叔,我没事!”姜泰也是大喜起来。
  
      满叔回来了,自己终于安全了。
  
      “轰隆隆!”
  
      四周一片混乱,满府已然夷为平地。
  
      姜泰躲在满仲身旁,却是马上看向宗离。
  
      却是一个老者,踏步间将受伤的宗离踩在了脚下。
  
      “满中天,你趁人之危,满中天!”宗离悲愤的叫道。
  
      “哈哈哈哈哈,趁人之危,你算人吗?宗离,你我虽然都是地腾境,但,你是我对手吗?况且你现在还重创!”满中天大笑道。
  
      踏步间,脚下放出无数金光,压制的宗离瞬间动惮不得。
  
      宗离大口喘气,脸上露出一股极大的悲愤之色,今夜出师不利。
  
      “这就是你说的姜泰?”满中天却是看向姜泰。
  
      姜泰好奇的看看满中天。
  
      “宗离,你怎会跪在一个幼童面前?”满中天好奇的看向宗离。
  
      宗离咬着牙齿,脸色很难看,自然不愿回答。
  
      “小泰,刚才怎么回事,宗离怎么单膝跪在你面前?”满仲一脸好奇道。
  
      满中天也看向姜泰。
  
      姜泰看看宗离,深吸口气道:“刚才好险,他要杀我,我看逃不掉了,我就想骗骗他,结果他自己吓傻了!”
  
      “什么?”被踩着的宗离陡然瞪大眼睛。
  
      “噗!”
  
      远处,很多战斗中的强者,听到姜泰说的话,陡然手上一抖,被对手重创,一口口老血喷出。
  
      但,即便重创也好似根本不在意一般,近乎一起眼睛瞪的**,看向中心那熊孩子。
  
      “那熊孩子是骗人的?”
  
      “他是骗宗离的?”
  
      “宗离被骗了?”
  
      ……………………
  
      …………
  
      ……
  
      混战之中,哄闹一片。不止宗离被骗了,近乎所有人都被骗了。我去,这挨千刀的熊孩子!
  
      场中宗离更是愣了三息时间。
  
      被骗了?
  
      被这熊孩子骗了!
  
      “噗!”
  
      宗离更是一口逆血喷出,整个人都萎顿了下去。
  
      “所有妖族,你们各自奔逃吧!”宗离最终喊了一句,昏死了过去。
  
      不知道是重伤还是被气的。居然被一个幼童骗的团团转。这熊孩子是我克星吗?
  
      “大王!”四周妖兽一阵悲愤的叫道。
  
      “听大王令,快回太昊山禀报王后,有王后,还有青袍老祖撑腰,陈国不敢杀害大王的,走!”左护法一声大喝。
  
      “轰!”
  
      四周妖兽快速突围之中。
  
      而此刻,满仲的大哥,满伯也到了近前。
  
      满伯一脸古怪的看着姜泰,好像看到鬼一样。
  
      “满伯,你干什么?”满中天沉声道。
  
      满伯纠结了一会,将一切叙述了一遍。
  
      满仲张口结舌,极度夸张的看着姜泰,好像第一次认识姜泰一般。
  
      满中天也是一阵惊讶,继而大笑而起:“不能而示之能,卑而骄之,乱而取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佚而劳之,攻其不备,出其不意,此童居然是天生兵法大家!好!”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