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盖世天尊 > 第十四章 庄稼把式

第十四章 庄稼把式

    “下丹田,人体的最中央?”姜泰摸了摸脐下沉思道。

    “下丹田,为人体中心,你现在是找不到的,就好似盘古开天前,混沌一片,需一股自身巨力强行开辟而出。修行的第一步,就是开辟出下丹田。也叫淬体境,共十重,到第十重的时候,就可以开辟下丹田,继而吸纳天地元气纳为己用了!”陈一解释道。

    “淬体境?老师,我记得那天有人称呼宗离为地腾境,这境界如何划分?”姜泰好奇道。

    陈一略微惊奇的看看姜泰,虽然只有两岁,但思维真的太清晰了。

    “淬体境、精气境、精元境、金丹境、地腾境,以此类推,每一大境界都有十重天,你与宗离相差无数,上次只是你侥幸,下次就没那么好运了,宗离只被关押十年,十年后,肯定第一个找你报仇,所以,你更要勤加练习,就算不敌,也能躲逃!”陈一解释道。

    “是!”姜泰中规中矩道。

    “天下功法无数,三六九等,各有优劣,今日我就传你们一个功法,也是淬体境最基础的功法,功名《楚天歌》,你们好自练习!”陈一说道。

    “楚天歌?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姜泰心中一阵欣喜。

    说话间,陈一探手一挥,却是用能量凝显出自己的虚影。

    “全息投影啊!”姜泰心里惊叹。

    可投影之中,陈一手中抓着的并非刀剑,而是一柄锄头。

    “锄头?”姜泰张大嘴巴:“兵器怎么会是锄头?不是楚天歌吗?难道还要锄田?锄田?锄田歌?”

    “老师,你刚才说的是锄田歌?”姜泰忽然感觉牙疼。

    “就是锄田歌!”陈一点点头。

    姜泰懵了。自己不是来兵家学府学功夫的吗?怎么变成学农活了?

    “老师,你没弄错吧?不是刀、剑?怎么会是一个农具?”姜泰带着一丝希冀道。

    “就是锄头!怎么,你看不起锄头?”陈一忽然笑了起来。

    姜泰面部微微抽了一下。

    “锄头,可收获、挖穴、作垄、耕垦、盖土、除草、碎土、培土等,是万能农具,也是百农之首,锄田歌,乃是上古时期三皇之炎帝神农氏传下,传闻上古时期,锄田歌在神农手中,力压天下群雄,威力巨大,无可匹敌。你可知道?”陈一解释道。

    “这么厉害?”姜泰感觉世界观都被颠覆了。

    什么时候,锄头也能挥舞成天下第一了?

    一旁鲁一夏插口道:“老师,我爹也提过锄田歌,可我爹说,锄田歌只是三流功法啊!”

    “三流?”一旁姜泰竖起耳朵。

    对啊,若真是天下第一的功法,怎么可能普及开来?以至于自己这个兵家最外围的弟子,都可以学到?

    “现在是三流功法,锄田歌的传承出了些问题,已经出现了好多版本,这是兵家学府的版本,也是招式最多的版本,共一百零八式。上古风光已经不再,但毕竟是炎帝所创,用以淬体打基础,却是极为稳妥,不用担心出纰漏!”陈一解释道。

    “很多版本的锄田歌,这么说,早就不是当年炎帝所创的锄田歌了?”姜泰一阵无语道。

    “上古时期,很多惊天动地的功法,如今一样传承模糊了,沦为了三流功法,当然,若是对天地规则理解足够,却可以修改其中的不同,恢复上古风采,但需要惊才绝绝的天赋才行,我想,你们都是有天赋的人,以后这重任就交给你们了!”陈一微笑道。

    “是!”鲁一夏、鲁三夏激动道。

    姜泰却是一阵无语,哄小孩呢?

    锄田歌?

    背着陈一教的口诀,姜泰、鲁一夏、鲁三夏看着投影中陈一的身影,一百零八式,一点一点的施展开来。

    三个幼童看的都极为仔细。

    很快一遍演练完全。

    “好厉害!”鲁一夏、鲁三夏兴奋道。

    而姜泰却是闭上的眼睛,好似在回味刚才的招式一般。

    陈一古怪的看看姜泰,不明白姜泰干什么,这才一遍,难道全记下了?

    不是姜泰全记下了,而大日元神忽然有动静了。

    大日元神,是姜泰上丹田中炼出的一个球形晶体,在姜泰背着口诀,看着陈一投影练习一百零八式的时候,大日元神之中,却是忽然出现了一个虚影。

    一个姜泰抓着锄头的元神虚影,元神虚影的姜泰神色木讷,但却诡异的将陈一教导的一百零八式全部复制了下来,并且还在一遍一遍的练习之中。

    姜泰闭目,一缕意识体进入上丹田,看着那大日元神中的元神虚影。

    元神虚影一遍一遍的练着锄田歌的一百零八式。姜泰意识体张大了嘴巴。

    “复制?这就完全复制了?这不跟摄像机一样?”姜泰惊愕的看着元神虚影。

    姜泰自己还未学会,但大日元神中,元神虚影却是完全复制了陈一的招式,而且转化成了自己的形态。

    如此一来,只要跟着元神虚影学就行了?

    一瞬间,姜泰感到热血沸腾,如此看来,岂不是别人的功法,不谈口诀,只要别人施展一次,自己就能记录下来,然后回去反复练习学会?

    “我靠,这是小无相功的节奏啊!”姜泰开心道。

    “什么小无相功?”陈一疑惑道。

    说漏嘴了?姜泰马上摇头道:“老师,你听错了!”

    陈一古怪的看看姜泰,好奇道:“刚才看你闭目半天,你看一遍就会了?”

    一旁鲁一夏、鲁三夏也露出惊讶之色。

    “没啊,我只是感到刚才很厉害,回味了一下而已!”姜泰马上矢口否认。

    鲁一夏、鲁三夏暗嘘口气。而陈一却总感觉那里有问题,却并没有细问。

    就在这时,大厅的角落之处,先前闭目修炼的三个**岁幼童也醒了,一女二男。

    “老师!”两个男童起身对陈一恭敬一礼。

    “陈姨!这是刚招的学子?”女童却是欢喜的走了过来。

    两个男童非常沉稳,女童却是极为跳脱一般,对陈一极为亲昵,却没有一点拘束。

    陈一点点头道:“不错!”

    “那我不是又多了三个学弟?你们叫什么名字?”小女孩眼中带着一股兴奋道。

    “我叫鲁一夏!”

    “我叫鲁三夏!”

    而姜泰却从小女孩眼中看到了一丝不一样的东西,这眼神,不对劲啊?

    “你呢?”小女孩追问道。

    “姜泰!”姜泰并没有隐瞒。

    “什么?你就是那个熊孩子?”小女孩顿时声音高了八度。

    姜泰:“…………!”

    “这是你们的学姐,叫孙菲,过几天我不在的时候,由孙菲教导你们功课!”陈一介绍道。

    “见过学姐!”三个幼童说道。

    孙菲却是陡然脸色一变,惊讶的看向陈一道:“陈姨?你说什么?我教导他们!那我不去了?”

    “太危险了,我可要对你安全负责!”陈一摇摇头道。

    “啊,陈姨,你说好带我去的,我同意来陈国,就是为了跟你去那地方的,陈姨,你不会丢下我吧!”孙菲顿时可怜兮兮的说道。

    陈一却是苦笑的摇摇头。

    “陈姨,陈姨,你带我去好吗,求你了!”孙菲顿时抓着陈一的手臂摇动起来。

    陈一眼中微微一软,苦笑道:“下次吧,等你再大点!”

    “我都不小了!陈姨,你上次答应我去的!”孙菲再度摇动陈一的手臂道。

    “就下次,你跟姜泰他们一批去!到时我肯定带你!”陈一劝道。

    “陈姨!”孙菲撒娇道。

    “要不,你就不去了?”陈一摇摇头道。

    “好吧,好吧,真气人,还要等,这三个小鬼头什么时候才能去啊!”孙菲马上妥协道。

    陈一笑笑道:“那就看你了,我不在的时候,你好生指导一下!”

    “嗯!”孙菲气鼓鼓的点点头。

    一旁先前跟孙菲一起的两个男童却不说话。可即便如此,孙菲也不放过他们:“哼,你们两个要不留下来陪我?”

    两个男童一哆嗦,马上摇摇头道:“学姐,我们还是跟老师去吧,祝你早日神功大成!”

    孙菲对着两个男童翻了翻眼睛。

    “老师,我们先去准备一下行李!”两个男童马上对着陈一恭敬道。

    陈一也看得出两个男童畏惧孙菲,微微一阵苦笑,点点头。

    两个男童顿时如蒙大赦调头就跑出大厅了,连跟姜泰他们打招呼都等不及了。

    鲁一夏、鲁三夏奇怪的看着这场面,只有姜泰感觉出来这孙菲的古怪。

    --------------------

    三天后,宛丘兵家学府。

    学府旁边,一块田地里。

    姜泰、鲁一夏、鲁三夏,三人扛着小锄头,在田里翻土之中。

    姜泰一边翻土,一边吐槽。

    “锄田歌,这就是传说中的‘庄稼把式’吗?”姜泰郁闷无比。

    自己的第一个兵器不是百兵之王,剑;不是百兵之霸,刀;也不是百兵之祖,枪。而却是一柄锄头?农具,锄头?锄你妹啊!能不能更坑点?这前后落差实也太大了吧!

    自己可是幼童,才两岁啊,这就出来耕田了,这是虐待童工啊!

    姜泰心中呐喊,而田埂之上,陈一带着另两个男童对孙菲做最后的交代。

    “这几天,他们也学会了锄田歌,菲菲,你接下来就是督促他们不要偷懒,第一步淬体很重要,要让他们将锄田歌成为本能,还有下午让他们继续背诵兵书!我也交代了其它老师,若有事情可以请教其它老师。”陈一交代道。

    “陈姨,真的不能带我去啊!”孙菲委屈道。

    陈一摇摇头:“你只能跟姜泰他们一批!”

    孙菲鼓着嘴,看着陈一身后的另两个幼童:“便宜你们两个了!”

    “学姐放心,我们会想念你的!”两个幼童笑呵呵道。

    孙菲恨的牙痒痒的。

    陈一微微一笑,带着两个男童缓缓离去了。只留下孙菲一人站在田埂上监督着干农活的姜泰、鲁一夏、鲁三夏。

    “快干活,不然没午饭吃!”孙菲顿时将气发向姜泰一行。

    鲁一夏、鲁三夏动作更快了。

    姜泰却是翻翻眼睛,自然不把这点威胁放在眼里。

    师夷长技以制夷啊?用童工压榨童工?兵家学府还能更黑心点吗?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