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盖世天尊 > 第十八章 皮厚

第十八章 皮厚

    小魔女丢下三个幼童,兴奋的就冲入小树林处。

    姜泰黑着脸看着小魔女的离去,却又无可奈何,四周老鼠越老越多,这代课老师也太不负责任了。

    “打!”“轰!”………………

    三个幼童,三头六臂,靠在一起挥舞着锄头,快速将一个个老鼠打飞出去。

    一开始,鲁氏兄弟还打的极为开心,毕竟,比起枯燥的耕田,打田鼠好玩多了,可渐渐的,这老鼠越来越多,二人也有些手忙脚乱了。

    “哎呀,快不行了,我快不行了!”最小的鲁三夏焦急道。

    “我也是!”鲁一夏焦急道。

    三人此刻被数千老鼠围攻,根本无法挪移。

    姜泰独自面对最多的老鼠群,将锄田歌运用到实践中,越是打越是熟练,已经完全可以压制迎向自己的老鼠了。

    “不要怕,应该要不了多久就有人来救我们的,守好了!”姜泰叫道。

    “可是……!”鲁三夏害怕道。

    “可是什么?我都不怕,你们怕毛啊!”姜泰顿时打气道。

    鲁三夏心里一想,也对,姜泰比自己还小,他都不怕,我为什么要怕?

    “嘿!”“打!”“轰!”………………

    三人四周尽是锄影,天女散花般的老鼠飞出去,发出‘吱吱’的惨叫之声。

    只是安慰二童,此刻姜泰也没有把握,毕竟,现在离中午还有一段时间,一般情况,没人来啊。

    现在只能指望小魔女快点过来了。

    小魔女甩着鞭子找到了两尺高的老鼠妖。

    “吱吱吱!”老鼠妖龇牙咧嘴。张牙舞爪向着小魔女扑来。

    “来得好,吃我一鞭!”

    “啪!”

    一鞭子甩在鼠妖后背之上,顿时留下一道深深的红印子。

    “吱吱吱!”

    老鼠妖疼痛的一声大叫,但,依旧猛地扑来,扑来之际,张口吐出一个气波球。

    “妖气境的小妖?哈哈,破!”

    一鞭子甩在上面,顿时破碎了那气波球。

    “吱吱!”

    一扭身子,几十根鼠毛犹如针刺向着小魔女射来。

    “破!”

    小魔女一声大叫,周围形成一股气浪,顿时冲散了犹如针刺的鼠毛。

    “看你还有多少根鼠毛?”小魔女得意道。

    “吱吱!”

    鼠妖愤怒的一声大叫。

    四周的其它老鼠,顿时向着小魔女扑来。

    “轰隆隆!”

    滚滚老鼠扑来,顿时让小魔女一阵手忙脚乱。

    “哼,这群小东西也想挡我?”小魔女恨声道。

    “啪啪啪啪啪啪!”

    手中鞭子猛地甩动,一瞬间四周老鼠也如天女散花一般被快速打飞。

    “呀呀呀呀呀呀!”小魔女躁狂了。

    鼠妖面部抽动一下,心里埋怨:“我靠,哪来的疯女人?这么疯?”

    “轰隆隆!”

    小魔女战斗的疯起,早已忘记代课的三个幼童,此刻打的不亦乐乎。

    远处,姜泰扭头看来,看到小魔女的状态也死心了,别指望了!

    难怪老师不让小魔女上战场,就这状态上了战场,敌人没事,自己人要先死一片才行。

    姜泰、鲁氏兄弟拼命的抵挡老鼠潮。

    而在田埂另一边的一座大树之上。此刻却站着两个人。

    一个正是宗庙守护长老满中天,还有一个却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少年一身锦袍,面如冠玉,剑眉星目,极为帅气,而在其额头之上,更是有着一道竖线,好似一个闭合的第三只眼一般。

    “长老,你感受的果然没错,的确有妖气,不过,只是一只刚聚妖气的小妖而已!”少年看着远处说道。

    “看来是找宗离的,宗庙四周,还要加强看守才行!”满中天点点头。

    “要不要去帮忙?”少年皱眉道。

    “不用了,太子,你刚回来,就先歇歇吧,这里有我,不会出事的!”满中天笑道。

    少年人,居然就是陈国太子。

    “我与长老同祖,同一血脉,并非外人,长老直接称呼我为‘留儿’即可,也可直呼‘陈留’,不用称呼太子那么隆重!”太子笑道。

    “太子有心了,如此,那我还是称呼陈留吧!”满中天点点头。

    满中天明白这是太子对自己示好,自己虽然不参与军政,但因为是宗庙长老,在陈国也是举足轻重的,以宗庙长老地位,称呼太子其名也并不为过。

    “那对战鼠妖的女童动作虽然**,但并无危险,只是这三个幼童,却…………!”陈留皱眉道。

    “这三个幼童?不用为他们担心,那两个胖一点是鲁饭桶的儿子!”满中天摇摇头。

    “呃?宛丘第一炼兵大师?”陈留眼睛一亮。

    可很快,陈留发现,满中天的目光却是一直盯着那最小的幼童。

    “那最小的,不知长老可认识?”陈留好奇道。

    “他?”满中天忽然笑了起来。

    “怎么?”

    “他就是你之前向我打听的熊孩子!”满中天笑道。

    “什么?就是他?”陈留顿时惊讶道。

    “嗯!”

    “可是,不是说他才两岁,到兵家学府才一个月吗?怎么……?”陈留惊讶道。

    “这三个幼童,都是刚学武一个月!”满中天解释道。

    “哦?”陈留陡然眼中一亮。死死的盯着远处田中。

    “啊呀!”顿时,不远处传来一个兵家学府弟子惊叫的声音。

    却是一个青袍弟子,惊愕的看到田中景象,想要扑过去救援。

    “不用过去,他们应付的过来!”满中天顿时叫道。

    那青袍弟子陡然转头望去:“长老?太子?”

    满中天却不再说话。

    青袍弟子也不再上前了,但,消息很快传回了兵家学府。田间有妖物作祟,顿时,一个个兵家学府弟子赶了过来。

    有身穿白袍的老师,有青衣弟子,还有一些聪明的幼童。

    不过满中天既然开口,所有人也就没有继续上前。

    众人没上前。

    远处战斗的姜泰们却是一脸苦相。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人来啊?

    “挥动太快,我快挥不动了!”鲁三夏哭丧着道。

    “不用太快,根据锄田歌的招式,别乱了节奏!”姜泰叫道。

    “吱吱!”

    陡然,一只老鼠突破了锄头的屏障,直冲鲁三夏而来。

    “啊!”鲁三夏惊叫道。

    “不好!”姜泰也焦急不已。可是,面对前仆后继的老鼠,根本无法帮忙啊。

    那老鼠面露狰狞,露出一对泛着血光的门牙,洒着口水,一口狠狠的咬向了鲁三夏的手臂。

    “不要!”姜泰惊叫着。

    那一口,姜泰能感觉到其中的力量,一口咬下,鲁三夏的胳膊还不被咬断了?

    鲁三夏,他才四岁啊。

    姜泰狂呼,可终究来不及搭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鲁三夏的手臂被咬断了。

    远处,兵家弟子们也惊呼一片,那一口咬下去,鲁三夏就要残废了?

    “嘎嘣!”

    姜泰眼珠子瞪了出来,因为眼前发生了一件难以理解的情况。

    “吱吱吱!”

    却是那老鼠痛苦的跌落而下,并且伴随跌落的还有两颗被崩掉了的门牙。

    鲁三夏的手臂之上仅仅留下一对鼠牙印子。

    “什么情况?”姜泰无法理解道。

    “哦,吓死我了,我差点忘了,我爹说过,我们鲁家人皮厚!”鲁三夏顿时吁了口气。

    “什么?什么?皮厚?”姜泰懵了。

    鲁一夏也是大笑而起:“这下不用怕了,我爹说,这是我们鲁家遗传,吃得越多,皮越厚,我不怕老鼠咬了,哈哈!”

    姜泰:“………………!”

    尼玛,这是家族遗传?皮厚?何止皮厚,你没看那老鼠的门牙都被崩掉了吗?这何止皮厚啊!是钛合金的吧?你要那老鼠情何以堪啊?

    姜泰瞅了一眼崩了门牙的老鼠,此刻正抱着自己两颗滴着血的门牙,流着眼泪呆呆的看着鲁三夏的手臂,眼里充满了不理解和绝望。

    这可是老鼠最大的骄傲,就好像公鸡的羽毛一样,这样被崩掉了?以后怎么出去见母老鼠们啊?

    鲁三夏没事,远处的兵家弟子们也暗嘘口气。要是在众人面前出事,那兵家学府就难辞其咎了。

    鲁氏兄弟没有危险,姜泰也就静下心来了,继续用打老鼠体悟锄田歌。

    还别说,面对生死环境,这体悟与田里根本不是同日而语。

    四面八方的老鼠被打飞出去。一刻不停,如天女散花,远处兵家弟子都瞪大了眼睛。

    “陈一挑选的这三个幼童,居然都是天才啊!”

    “何止天才啊,这才一个月不到,锄田歌居然挥舞的如此厉害了!”

    “特别是那熊孩子,你们看,他挥舞的最厉害!”

    “好像比你厉害!”

    “怎么可能?”

    ……………………

    ………………

    ……

    大人们渐渐放下心来,而夹在其中的几个幼童却是张大嘴巴,记得是同一天入学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那三个饭桶大王这么厉害?”

    “我还在学认字呢?”

    “我也要那么厉害!”

    “你吃的了那么多吗?”

    ……………………

    …………

    ……

    远处一片议论,姜泰一行并不清楚,直到一个时辰之后,战斗渐渐弱了,老鼠死的死,逃的逃了,姜泰一行的压力顿时减少。

    远处,小魔女大发疯威,两尺高的鼠妖,此刻也是遍体鳞伤。

    “吱吱!”

    鼠妖不行了,调头,向着林中逃去。

    “哪里跑!”小魔女一甩鞭子追了过去。

    “别追,逢林莫入啊!”姜泰顿时叫道。

    一锄头甩开面前的几个老鼠,姜泰向小魔女追去。

    此刻老鼠不多了,姜泰也不担心鲁氏兄弟安全,但还是扭头望去。

    鲁氏兄弟也跟着追了过来。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田埂的另一边的林中,此刻正站着百多个兵家弟子,有些人手中抓着瓜子、花生,正一脸兴奋的看着田里的打田鼠。

    “我去,这是一群见死不救的坑货啊!”姜泰郁闷的大叫了一声。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