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盖世天尊 > 第二十四章 鲁饭桶的失算

第二十四章 鲁饭桶的失算

    宛丘,鲁饭桶家。一个大餐厅。

    大餐厅之中有着两个餐桌,一个圆形餐桌。还有一个是内有凹坑的巨大长形餐桌,凹坑里面放了一些炭火。上面是一个巨大的铁质支架。

    此刻,姜泰、小魔女、鲁氏兄弟、满仲、陈一,正坐在圆形餐桌之上。

    圆形餐桌之上放了一坛酒,还有一些空碗,别无他物。

    满仲看看陈一,继而不敢多看。

    陈一却是盯着满仲,嘴角露出一丝颓然的苦笑。

    或许就因为这苦笑吧,却最不是满仲想要面对的。

    姜泰古怪的看看两人,继而就不再多看,而是看向小院之中。

    小院之中是鲁饭桶。鲁饭桶在为那头整牛洒上最后的作料。

    “好了,就好了,今天来我鲁家,没有什么好招待的,就是这一头整牛,哈哈,这是我最拿手的菜了,你们一定要尝尝!”鲁饭桶忙的热火朝天。

    继而,就看鲁饭桶用力一端,铁架cha着整牛带着扑鼻的香气就走入餐厅。

    “轰!”

    将整牛放在另一张有炭火的长形餐桌上,时刻保持温度。

    “真香,鲁一夏,你爹的手艺还真没话说!”小魔女眼中放光。

    香气扑鼻,姜泰已经满口生津了。

    鲁饭桶用剔骨刀对一个牛腿剁了下去。

    “轰!”

    顿时,一个巨大的牛腿就被剁了下来。

    鲁饭桶露出一丝窃喜。虽然来人很多,可这一个牛腿就足够撑死他们了。剩下的大部分,一会等人走了,还不都入自己肚子?

    鲁饭桶开心的拿着那个牛腿走到圆形餐桌之处。

    将牛腿放在圆桌中心,用刀快速切了一些小碎肉,放在每个人的碗中。

    “招待不周,招待不周啊,哈哈哈,各位请!”鲁饭桶开心的招待道。

    “好,我来尝尝!”小魔女最先动手。

    一口咬下。

    “嗯,真好吃,比我吃过的所有牛肉都好吃!”小魔女兴奋道。

    “嗯,的确很好吃,这调料我还是第一次吃过!”姜泰也赞赏道。

    “好吃就行!”鲁饭桶笑道,继而看向两个大人。

    满仲此刻心事重重,微微一阵苦笑道:“谢谢你的招待,对不起,我现在心情不是太好!”

    鲁饭桶微微一愣,什么情况?

    “满二爷,你就吃一口,吃一口吧!”鲁饭桶恳请道。

    “没事,小泰吃就行了!”满仲微微苦笑道。

    有些事不想面对,可是有时又不得不面对,就好像眼前陈一,可以说是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甚至十年前都准备结婚了,婚宴通知了全城所有有头有脸的人物,所有亲朋好友都知道。

    可就在结婚前一个月,满仲跑了,一跑就是十年。

    满仲心中有着无数对陈一的愧疚。

    若是陈一嫁人了也就罢了,可这十年,陈一根本没有嫁人,满仲心里明白,这是陈一等了自己十年。

    四目相对,满仲却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此刻自然没有心情吃东西。

    鲁饭桶面色难看,转头看向陈一。

    “我心情也不太好,不好意思,让孩子们吃吧!”陈一也是摇摇头。

    这一男一女忽然停下来,顿时让鲁饭桶目瞪口呆。

    这可怎么办啊?

    一群小孩子却不管,此刻鲁氏兄弟、姜泰、小魔女,四人吃的正起劲。

    “嗯,好吃,好吃!”小魔女兴奋道。

    “爹,你手艺又进步了!”鲁一夏赞扬道。

    “鲁大师手艺没的说,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牛肉!”姜泰也毫不吝啬的赞美道。

    可是,此刻鲁饭桶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大小子,你跟我出来一下!”鲁饭桶马上叫鲁一夏。

    “干什么?我还没吃饱呢!”鲁一夏不情愿道。

    “快,有事找你!”

    “好吧!”

    父子二人走出餐厅,到了前厅。

    “爹,你单独叫我干什么啊?”鲁一夏好奇道。

    “快,大小子,你快劝劝你的两个同窗,让他们家长吃肉,一定要吃啊,你老师就算了,特别那满仲,一定要让他吃一块,一定要啊!”鲁饭桶焦急道。

    “为什么啊?”鲁一夏好奇道。

    “你这个笨蛋,你这还没看出来吗?你老师来就算了,我不bi她吃,因为我也不能到她家去蹭饭啊!”鲁饭桶解释道。

    “为什么不能?”

    “你傻啊,我要是将你老师家吃穷了,她要退你们兄弟俩的学怎么办?不准你们在兵家学府食堂吃饭,那还不是要老子管你们午饭,你们知道自己能吃多少吗?要是在家里,还不吃光家底,饿死我们三个啊?”鲁饭桶语重心长道。

    鲁一夏:“………………!”

    “那满仲就不一样了,他家可是大户,吃不穷的,只要他吃一口,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他家吃饭了,你懂吗?”鲁饭桶解释道。

    鲁一夏摇摇头。

    “你这榆木脑袋啊,怎么就不明白呢?你老爹我虽然去别人家吃很多,但,还是很有原则的,这是当年对你死去的爷爷发誓的,只有别人吃过我的东西,我才会吃别人的东西,那满仲只要动口,我才有借口,他不动口,我怎么办?去吃小姜泰的?这小子也还是在满仲家蹭饭的,所以啊,你一定要劝满仲吃肉,不然我今天这顿就亏了!”鲁饭桶焦急道。

    鲁一夏摇摇头:“不要,我才不要!”

    “小兔崽子,你要反了啊?”鲁饭桶气的七窍生烟。

    “我才不要,我去吃肉了,不管你了!”鲁一夏摇摇头跑回去了。

    “我怎么生了你这个孽子啊!”鲁饭桶数落道。

    再度回到餐厅。鲁饭桶对儿子狠狠瞪了一眼。

    继而再度看向餐桌之上,小孩吃的都很欢快,两个大人却一筷子也不动。

    鲁饭桶脸上充满了纠结。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咦?”鲁饭桶陡然眼睛一亮。

    “对了,我这还有酒,是我亲自酿的,祖传手艺,不吃东西,喝点酒吧!”鲁饭桶马上倒酒。

    小孩就没倒,两个大人,一人碗里倒了一碗。

    “尝尝,尝尝!”鲁饭桶焦急道。

    满仲摇摇头,苦笑道:“我发过誓,不再喝酒了!”

    鲁饭桶:“#¥%……&”

    发过誓,不再喝酒了?怎么可以这样?

    鲁饭桶一腔老血差点被憋喷出来。

    “你不喝,那我喝吧!”陈一却是忽然端起酒喝了起来。

    一口喝下,顿时被呛到了:”咳咳咳咳!”

    “我这酒烈了点,不能多喝,容易醉!”鲁饭桶马上解释道。

    “陈一,你根本不能喝酒,还是不要逞能了!”满仲关心道。

    “你不让我喝,我偏要喝!”陈一却忽然任性了起来。

    满仲看着陈一,一时心里也很不好受一般,只能皱眉苦着脸。

    “满二爷,你也试试,实在不行,吃一口肉吧?”鲁饭桶期盼的看向满仲。

    满仲却是微微一叹,摇摇头。

    鲁饭桶一时焦急啊。

    自己倒了一碗:“真的很不错的,我喝给你们看!”

    鲁饭桶也是bi的没办法了,事情怎么变成这样?

    “给我!”陈一却是将酒坛子夺了过去,给自己再度斟上了。

    “陈一,你不能多喝!”满仲担心道。

    “我就喝,我就喝!”陈一面色泛苦,不断往口里灌着。

    满仲一时不知如何去劝,真的好想看不到眼前一幕,可又实在走不开,满仲明白,陈一是心中苦闷,这一刻不停喝酒,也是借酒消愁,也是糟蹋自己来让自己心疼。

    可满仲也有自己的苦衷,只能看着,咬着嘴唇,一时心中也苦闷无比。

    “你怎么不说话?”陈一喝着酒看着满仲。

    满仲一阵苦笑。

    “是啊,满二爷,你就试试吧!这肉真的不错!”鲁饭桶焦急无比。

    这满二爷为什么不吃呢?吃一口也行啊,你吃一口啊。鲁饭桶都要急死了。

    “鲁一夏,鲁三夏,没的说,你们的爹,真热情!”姜泰竖起大拇指。

    鲁氏兄弟看看自己老爹,一时一阵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

    “有人吗?”前厅忽然传来声音。

    “陈九?”姜泰愕然道。

    鲁饭桶也是微微一愣。

    满仲、陈一两人还处在煎熬之中,并没有理会外面的声音。

    鲁饭桶、鲁一夏父子走向前厅接待。

    父子二人一入前厅。前厅之外,此刻正有着几个侍卫守在门外,前厅之中,站着三个身影。

    陈九、陈留,还有一个华袍的男子。

    “王,王上?”鲁饭桶惊诧道。

    陈国国君?他怎么来了?

    “你就是鲁大师吧?”陈王笑道。

    “是,是,我就是!拜见王上!”鲁饭桶马上恭敬道。

    鲁一夏跟着恭敬一礼。

    “我听说鲁大师是宛丘第一练兵大师,刚才看了一下你这里的兵器,果然名不虚传。”陈王笑道。

    鲁饭桶陡然面色红润起来,一脸激动道:“谢王上赞誉,说起来,草民也极为崇拜陈**队,一直心里想着,要是能让我的兵器武装每一个陈国士兵,那陈国战力必然增强无数。”

    “你有这样想法,真是陈国之幸!”陈王笑道。

    “是啊,是啊,其实我早就想参军了,只要我入了军营,我天天打造最好的兵器,天天为陈**队炼最强兵器!”鲁饭桶马上表示忠心道。

    陈王却是陡然面色一僵。

    吸纳鲁饭桶入军队,陈王不是没想过,可奈何鲁饭桶太能吃了,一日一头牛,哪个军队受得了?这要参军,敌军还没被打垮,自己军队就被他吃的断粮了。

    想想那场景,最终大决战前,军队所有将士都在等着吃最后一顿,然后做个饱死鬼上战场马革裹尸,这时候军需官说‘所有吃的,都被鲁饭桶吃光了,全吃光了,一粒米都没有了’。这还不当场哗变啊?

    想想,陈王都是忽然一阵不寒而栗。

    “我们不能太自私!鲁大师的手艺,应该造福所有人,而不仅仅是军队。”陈王擦擦额头一丝汗珠。

    “鲁大师,我姐呢?”陈九马上叫道。

    “在里面用饭呢,三位若是不嫌弃,也可留下来吃个便饭!”鲁饭桶客套道。

    “好!”陈九马上就跨入后院了。

    “好!”陈王笑着点点头,带着太子陈留跨入后院。

    独留下鲁饭桶父子一时没反应过来。

    “爹,你怎么看起来并不开心啊?”鲁一夏好奇道。

    “开心个屁啊,他们是吃白食的,那陈王虽然管不到你,可我敢到皇宫里蹭饭吗?唉,真是流年不利啊,还是希望满仲能吃一口,只要一口就好!”鲁饭桶一脸郁闷道。

    父子二人追着进去了。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