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盖世天尊 > 第二十五章 互诉衷肠

第二十五章 互诉衷肠

    宛丘,鲁家餐厅。
  
      圆形餐桌之处,陈一喝着闷酒,喝着苦酒,可越喝,心中越是苦闷,看着眼前喜欢的人对自己无动于衷,陈一越发难受,只能喝更多的酒,借酒消愁。
  
      满仲此刻也是内心一阵煎熬,内心之中,对不起陈一,心中有着一丝情愫,却有着另一股‘不可以’让满仲如坐火堆上烤一样。痛苦,难过。
  
      姜泰、鲁三夏、小魔女却是一边吃,一边好奇的看看这一对男女。
  
      诡异的气氛在继续,谁也没有说话。
  
      直到陈九最先一步跨入餐厅。
  
      “姐,你怎么喝酒了啊?你从来不喝酒的啊!”陈九顿时惊叫道跑了过来。
  
      “你别管我!”陈一顿时挥开陈九。
  
      “满仲,你个混蛋,你对我姐做了什么?”陈九顿时怒气冲冲的看向满仲。
  
      满仲却不理会陈九。若不是因为陈一,满仲早就对陈九不客气了。
  
      随着进来的,还有陈王和太子陈留。
  
      “陈一?你在喝酒?”陈王顿时上前惊讶道。
  
      陈一醉眼朦胧,看了一眼陈王。
  
      “原来是陈王!陈一拜见陈王!”陈一开口道。
  
      “不用如此,陈一,你怎么在喝酒?”陈王担心道。
  
      陈一看看满仲,苦苦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满仲看到了陈王,并没有太多恭敬,但还是起身道:“见过陈王!”
  
      陈王微微一笑道:“满兄不需如此,还记得当年我们三人一同在兵家学府求学,想不到几十年过去了,一切已经物是人非了!”
  
      满仲微微一叹,点点头。
  
      这时,鲁饭桶父子也走入餐厅。
  
      “王上,请坐,太子,请坐!”鲁饭桶马上说道。
  
      同时看向鲁三夏:“三小子,你和你哥站旁边吃,将位置让出来!”
  
      “哦!”鲁三夏点点头。
  
      “爹,我们在这张方桌吃!”鲁一夏说道。
  
      “随你们!”鲁饭桶点点头。
  
      “让你们大人坐吧,我们也去那方桌!”姜泰识趣道。
  
      小魔女点点头。
  
      一群幼童并不在意这圆桌,而是一起到了那方桌之处。
  
      “留儿,你也去那边!”陈王吩咐道。
  
      “是!”陈留彬彬有礼道。
  
      “太子,你自己弄吃,这是餐具!”鲁一夏招待道。
  
      太子陈留点点头。
  
      姜泰一行却是坐了下来,面对少了一条腿的整牛,姜泰一点也不客气,快速动口了起来。
  
      鲁氏兄弟此刻也极为开心,一群朋友在身边,吃的也尽兴。
  
      小魔女虽然不比三个小饭桶的食欲,但此刻吃的也很欢快。
  
      只有太子陈留,吃肉的时候彬彬有礼,同时打量着着所有人。
  
      “咦?这牛肉,还真不错!”太子赞美道。
  
      可面前一群幼童根本不理他,而是一边吃一边盯着那一桌大人。
  
      “王上,请坐,请坐!”鲁饭桶客气的招呼道。
  
      请陈王和陈九坐下,并且快速为二人倒上美酒。
  
      此刻,一桌人心情都极为复杂,相互看着,各有心思。
  
      “满仲,好多年没有在一起喝酒了,这一杯,寡人敬你!”陈王笑道。
  
      鲁饭桶开心的看向满仲,陈王敬酒谁敢不喝?
  
      满仲却是摇摇头:“对不起,陈王,我发过誓,不再喝酒的!”
  
      鲁饭桶:“…………!”
  
      陈王尴尬的笑了笑:“好吧,那就不勉强了!”
  
      陈九却冷冷一笑道:“真是稀奇了,当年自称酒王,喝遍宛丘无敌手的满二爷,居然戒酒了?我记得那时,满二爷可是无酒不欢的?”
  
      满仲并没有解释,而是轻轻摇摇头。
  
      鲁饭桶一阵无语。
  
      这里众人,只有满仲吃才行,你怎么就不吃呢?
  
      另一边,太子刚开始还吃了几块肉,渐渐的,太子再度瞪大了眼睛。
  
      就看到姜泰、鲁氏兄弟三人,在一刻不停的吃着,不久前兵家学府饭堂的一幕再度出现。
  
      三个饭桶在疯狂的吃着牛肉。
  
      这没多久的功夫,一个牛腿已经被三个饭桶吃光了。
  
      三人吃起来就不停。那风卷残云的气势,当真让见过大场面的太子震惊到了。
  
      这一刻,太子终于明白为何父王不肯让鲁饭桶入军队了,他儿子都这样了,那鲁饭桶的饭量又如何?这要入了军队,完全是自损八百的节奏啊。
  
      “哐啷!”
  
      陡然,不远处的酒碗被摔碎了下来。瞬间将太子的目光转移了过去。
  
      却是陈一喝的醉眼朦胧,一把摔碎了酒碗,站起身来,双目流着泪水,指着满仲。
  
      “为什么,为什么,当年你为什么要走,为什么?”陈一哭了起来。指着满仲,好像要发泄心中无限委屈一般。
  
      “姐,姐!”陈九上前劝道。
  
      “你走开!”陈一一把甩开陈九,目光依旧盯在满仲身上。
  
      满仲闭起了双目,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沉默了一会。
  
      陈一一边流着泪,一边死死盯着满仲。
  
      鲁饭桶抓着一碗肉,一时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一幕,怎么个情况?
  
      陈九怒视满仲。
  
      陈王深吸口气,皱着眉头,并没有插口,而是端起一碗酒有些难过的喝了起来。
  
      “对不起!”满仲的沉默最终化为一叹。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陈一醉了,不依不饶的指着满仲。
  
      对面桌上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陈姨怎么了?”小魔女有些担心道。
  
      “别管他们,我们吃我们的!”姜泰说道。
  
      “噢!”小魔女点点头。
  
      鲁氏兄弟也没心没肺的点点头。只有陈留太子脸色露出一丝古怪,看了看这一群吃货,继而又关注那边大人的战场了。
  
      “你告诉我,为什么?我可以原谅你当年的不辞而别,我这十年也天天在等你,我等你的解释,为什么你一直不来对我解释,为什么啊?”陈一盯着满仲哭诉着。
  
      满仲捏了捏拳头,沉默了一会道:“对不起!”
  
      “我不要你说对不起,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呜呜呜,仲哥,为什么?以前我们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你忽然这么对我,为什么啊,就算让我死心,也给我一个理由啊,仲哥,你告诉我,告诉我!”陈一哭的撕心裂肺。
  
      满仲面色痛苦。
  
      另一边的陈王也心里很不好过,酒水一碗一碗的喝着。
  
      鲁饭桶却是整个人呆滞之中,这么变这样了?
  
      我不是在请他们吃饭,准备坑他们吗?这么变成这样了?
  
      “告诉我,你不告诉我,我不会死心的,你告诉我!”陈一哭着叫着。
  
      满仲深深的吸了口气,沉默了一下,最终捏紧拳头道:“我娶妻了,并且有一个女儿了!”
  
      “噗!”不远处姜泰一口牛肉吃喷出来了。
  
      满叔有老婆、女儿了?什么情况,我怎么不知道?
  
      陈王的喝酒,却是忽然一顿,惊讶的看向满仲。
  
      鲁饭桶此刻已经彻底混乱了,我不是劝满仲吃肉的吗?
  
      “妻子?女儿?”陈九忽然瞪大眼睛:“满仲,你这个混蛋,我姐等你这么多年,你居然结婚生子了?你居然结婚生子了?”
  
      只有对面的陈一最为平静。
  
      摇了摇头,陈一说道:“我不信,除非让我见到她们,我不相信!”
  
      陈一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满仲却是苦涩一笑,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你看不到了,她们已经去另一个世界了。就因为我贪杯,就因为我贪杯,若是那天我不贪杯,就不会出事了,就不会了!”满仲忽然痛苦的流出两行泪水。
  
      不远处姜泰脸色渐渐严肃,想不到满叔还有这一段历史。因为自己贪杯,导致妻女丧命?这得要有多大的痛苦啊?
  
      陈王皱眉的看向满仲。
  
      陈一的表情却出奇的平静:“你接着说!”
  
      满仲苦苦一笑,深吸了口气:“十年前,本来与你约好的大婚之日,一个月前,我受伤了,遇到一个妖物,我受了重伤,伤的很重,近乎让我丧命,我被她救了,然后一直昏迷、发烧、昏迷,过了两个月才醒来,那时,已经错过我们的婚期了!”
  
      陈一忽然捏着拳头,眼中闪过一股担心。
  
      “是她一直照顾我,给了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对不起,接下来半年养伤的期间,我和她朝夕相处,渐渐的……,最终我和她结婚了。我无脸回来,就和她去了别的国家!”满仲苦涩道。
  
      “呵,我们青梅竹马的感情,还比不过这半年?”陈一悲伤道。
  
      “后来,她给我生了个女儿,原本,我以为一辈子就这样了,直到那天,我贪杯,因为我贪杯,我们遇到了一群穷凶极恶的恶徒,那一夜…………!”满仲痛苦的抱着头。
  
      “你脸上这道疤,是那一夜造成的?”陈一问道。
  
      满仲痛苦无比,好似回忆一下当夜都是一种煎熬一般,轻轻点点头,却是无比难过。
  
      陈一看着眼前满仲,明白了经过,难过的同时,也为满仲心痛一般。
  
      “这一刀,必死的一刀,想必你也遇到了贵人!”陈一盯着那刀疤说着。
  
      “可是,你想过吗,这十年,你走了以后,我是怎么过来的吗?”陈一痛苦的说道。
  
      满仲闭目,深吸口气。
  
      “你心里只剩下她了,那我呢,我呢?”陈一情绪强烈波动道。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