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盖世天尊 > 第二十六章 绝望的鲁饭桶

第二十六章 绝望的鲁饭桶

    “你心里只剩下她了,那我呢,我呢?”陈一情绪强烈波动道。

    满仲看向陈一。

    “多少个寒窗,多少个无眠夜,我都在为你担心,在所有人都在说你狼心狗肺的时候,我的心里都在为你辩白,我相信,我相信你不会忘了我的,我相信你不会丢下我的,我相信你一定会回来找我的!”

    “我等你,我一直等你,十年了,我的心里从来没有动摇过,哪怕面对再多的流言蜚语,哪怕面对再多的指责,我都在等着,我在等着我的仲哥,他说过他要娶我,他说过他要我做全宛丘最风光的新娘,他说过……,他说过…………!”陈一哭的泣不成声。

    满仲看着陈一,一时心中难过到了极致,苦涩和痛苦下,最终再度化为那句:“对不起!”

    “对不起?我不要你的对不起,我不要,仲哥,十年了,我没忘了你,你难道已经忘了我吗?你真的完全忘了我吗?你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想过我吗?

    仲哥,你当年对我的海誓山盟呢,你当年说过的话呢?

    我不怪你,我从来没怪过你。

    我不怨你,我可以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只要你还在乎我!

    我只要你在乎我!”陈一泣不成声的表白着。

    “对不起!”满仲也泣不成声了。

    “仲哥,我们重新来过,好吗?从头再来,好吗?我们可以再来吗?”陈一带着一丝祈求的看向满仲。

    满仲抱着脑袋,一脸痛苦,妻子、女儿的容颜不断闪现脑海之中。陈一的痛苦又好像一把尖刀cha在自己心田里。

    陈一乞求般的等着满仲。

    “对不起,我的心已经死了!”满仲痛苦的说道。

    蹬、蹬!

    陈一失魂落魄的向后退了两步,脸上露出一股颓然的苦笑:“呵,呵呵,呵呵呵!”

    这一刻,陈一有气无力,好似全身的劲力都泄去了一般。

    十年坚守,陈一不觉得多痛苦,最痛苦的是,心爱的男人已经不再爱自己了,以前有着一股信念可以坚持,可此刻,却好似再无信念,自己好似成为一个无根的浮萍一样。

    看着满仲的冷漠,陈一心中充满了绝望。

    就这这时,一旁喝闷酒的陈王,却是将手中酒碗一丢。

    “陈一,做我的王后吧?”陈王忽然开口叫道。

    顿时,餐厅之中所有人都看向了陈王。

    鲁饭桶瞪大眼睛,怎么弄得这么复杂,我只要满仲吃一口肉而已,你们要不要这么纠缠啊,我只要满仲吃一口肉。一口肉啊。

    鲁饭桶近乎崩溃。

    不远处陈留太子皱起了眉头。

    而四个吃的正欢的小伙伴也瞪大了眼睛。陈王这是在向老师求婚吗?

    满仲看向陈王。眼神之中有着一种颓然的复杂。

    陈王死死盯着陈一,眼神之中充满了坚定。

    “姐,你就答应吧!”陈九在一旁煽风点火。

    陈一看向陈王,又看看一旁的满仲,沉默了一会,陈一微微一阵苦笑,轻轻摇摇头。

    “陈一,你先别急着拒绝,你听我说,我、你还有满仲,我们三人从小几乎一起长大,一起上的兵家学府,甚至在一个老师教导下,从小,满仲就聪明,而你,从小就喜欢满仲。

    我都知道,当你每次给满仲吹冷一碗开水的时候,当你每次给满仲整理衣服上皱褶的时候,当你每次为满仲夹菜的时候,你可知道,在你旁边,还有一个人是一直关注你的。

    你可知道,我一直看着你、喜欢你,却不忍伤害你。

    我知道,你从小喜欢满仲,可我不在乎,我还是喜欢你。

    你看不见,是啊,你看不见,可我实实在在的就在你身边,你发烧的时候,满仲冒着危险上太昊山采药,你可知道我也是顶着父王的命令,半夜翻王宫的墙出来看你,差点被王宫侍卫当成毛贼诛杀,只为了能看到你平安。

    你喜欢满仲,我没有阻拦。

    我儿也在这里,但我还是要说,当年我娶王后,其实都是我父王的命令,后来又有了嫔妃,但,王后产子去世后,我一直没有另立王后。

    我在等你!

    陈一,满仲他不懂得珍惜你,但我懂,我明白你,做我的王后好吗?

    我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我会给你你想要的一切,我要全陈国的人都来祝贺,陈一,做我的王后吧!”

    陈王盯着陈一,眼中也是充满了那股极限的爱意。

    一旁满仲看向陈王,眼中闪过一股浓浓的复杂。

    陈一看着陈王,脸上露出一丝无力的苦涩。自己爱的人不爱自己,爱自己的人自己不爱,这或许就是人生最大的悲哀吧。

    “姐,你就嫁给陈王吧,陈王一定会对你好的,姐,你也老大不小了,姐,陈王一定会对你好的!”陈九在一旁劝道。

    陈一闭目,面露苦涩。

    鲁饭桶已经彻底惊呆了。妈的,我只是劝满仲吃一口肉,用得着这么轰轰烈烈的恋情吗?

    另一座的陈留太子握着拳头,脸上也露出一丝复杂之色。

    自己的父王并不爱母后?换做谁心里都很不好过。

    小魔女、鲁一夏、鲁三夏三人目瞪口呆,这情况,怎么这么复杂?

    “我靠,三角**啊?这是拍韩剧吗?”姜泰啃着牛肉眼睛一眨不眨。

    “什么是韩剧?”小魔女好奇道。

    “别管那么多了,继续吃,别停了!”姜泰马上岔开话题。

    一群小伙伴顿时继续狼吞虎咽起来。

    陈王盯着陈一。等待回答。

    “陈一,请相信,我能给你幸福。做我的王后,好吗?”陈王再度恳求道。

    “是啊,姐!”陈九劝着。

    陈一睁开眼睛,看向满仲,想要看满仲的表情。

    苦涩一笑,陈一问道:“仲哥,你说呢?”

    满仲此刻也是眼中充满了苦涩之意,内心犹如火烤一样。

    陈九焦急道:“满仲,你这个混蛋,当年辜负我姐,现在我姐对你如此乞求,你却无动于衷,你好狠的心,你如此狠心,那就不要再阻拦我姐以后的幸福,我姐已经被你耽搁了几十年,你还想我姐继续被你耽搁吗?”

    满仲没有理会陈九,而是盯着陈一,一时也不说话。

    仅仅看着陈一,一直沉默,好似在思考,好似在想着怎么措词。

    整个餐厅都陷入了一种沉默。

    陈王看着陈一,等待回答。陈一看着满仲,等待回答。陈九瞪着满仲,想让满仲替陈一答应。

    场面一时僵在了那里,气氛在痛苦中酝酿。

    只有鲁饭桶,一手抓着酒,一手抓着肉,看着众人,一时苦bi无比。

    鲁饭桶很想说:“来,吃口肉吧!”

    可这气氛下,鲁饭桶嘴巴张了几次也说不出口,吃口肉吧?吃口肉吧?鲁饭桶盯着满仲,不断自我祈祷之中。妈的,吃口肉而已,怎么变得这么复杂?

    太复杂了。

    复杂到鲁饭桶感觉这比吃饭还要纠结一般。

    陈一一直等一直等,可还是没等到满仲开口。

    最终,陈一好似等不了了,忽然再度发出一声苦笑:“呵,我知道了!”

    满仲抬头看向陈一。

    陈一却是苦涩一笑。

    陈九惊喜的看向陈一。

    “陈一,做我的王后,好吗?”陈王也是再度请求道。

    陈一轻轻摇摇头:“对不起,陈王!”

    说着,陈一好似承受不住此刻的心力交瘁,绕过众人,向着门外走去。

    这里,陈一一刻也不想待了。

    “陈姨,等等我!”小魔女快速追了过去。

    “姐,姐!”陈九也追了过去。

    陈王起身,看看满仲,深吸口气。

    “留儿,我们走!”陈王开口道。

    陈留起身,跟着陈王踏步离去了。

    鲁饭桶见众人走了,转头看向满仲,虽然明知道不可能,但脸上还是挤出一丝难看的笑容道:“满二爷,吃口肉啊?”

    满仲陡然瞪眼看向鲁饭桶,好似一瞬间看不懂鲁饭桶了一般。

    这个时候,你要我吃肉?

    吃你妹啊!满仲不骂人就已经很不错了。

    扭头,满仲看向姜泰道:“小泰,我们回去吧!”

    “嗯!”姜泰点点头。

    “我走了,明天见!”姜泰和鲁氏兄弟打招呼道。

    两兄弟一抹嘴,点点头道:“明天见!”

    满仲扛起姜泰,踏步快速离开了鲁府。

    “吃口肉再走啊!”鲁饭桶一脸郁闷的叫着。

    可转眼之间,所有人都已经走空了。

    鲁饭桶一脸无奈,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好不容易请人吃饭,可到最后,满仲都一口没吃,一口都没吃啊,自己的牛肉真的那么失败吗?

    今天这顿饭算是白请了。

    自己本来就伙食不够,准备坑个人的,结果,人没坑到,自己反而损失了那么多肉。

    唉!

    鲁饭桶带着一股沮丧扭过头来。

    可扭过头来的瞬间,鲁饭桶顿时瞪大眼睛,因为,方形桌上的整牛,四个腿都没有了,甚至身上的肉也少了一小半。

    鲁饭桶揉了揉眼睛,惊讶道:“怎么回事?小兔崽子,肉呢?肉呢?”

    “吃了啊!”鲁一夏打了个饱嗝。

    “不可能,你们两小子,最多一人吃一个腿,可这里肉怎么少这么多?”鲁饭桶叫道。

    “呃,爹,忘了跟你说了,那个姜泰的胃口,比我们的还大,他吃的最多!”鲁一夏解释道。

    “什么?还有比你们能吃的?”鲁饭桶瞪大眼睛不行道。

    “嗯!”两兄弟肯定的点点头。

    “不~~~~~~~~~~~~~~~~!”

    鲁饭桶悲愤的声音响彻宛丘夜空。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