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盖世天尊 > 第二十七章 一饭之仇

第二十七章 一饭之仇

    宛丘,深夜!

    侍卫开道,拉着一辆大型马车,马车内坐着两人,陈王和太子陈留。

    陈留一阵沉默,刚才的一幕幕的确对陈留触动很大。

    陈王却是轻轻端起一旁晃动中的茶水,抿了一口。

    “留儿,我知道刚才对你的触动很大,身在王室,很多事情其实身不由己。”陈王沉声道。

    “我明白,王后之选,要涉及一国政治,父王当年虽然娶了母后,但也纳了嫔妃,可孩儿不懂,那陈一的政治背景也并不雄厚啊,为何父王要让她做皇后?是因为爱情吗?孩儿相信父王喜欢她,但父王胸怀韬略,不可能被儿女私情羁绊的,否则当年也不会妥协,只是孩儿不明白!”陈留凝眉道。

    “你当然不明白,陈一,陈国宛丘第一啊!”陈王深吸口气道。

    “宛丘第一?父王,你是说她美貌吗?可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啊!”陈留不解道。

    “不是容貌,而是实力!”陈王郑重道。

    “实力?她?怎么会?”陈留惊讶道。

    “她家,为何她能主持家政,一个女子,岂能主持家政?你太小看她了!”陈王沉声道。

    “哦?还请父王赐教!”

    “她和你一样,天生神人!”陈王沉声道。

    “天生神人?”陈留陡然瞳孔一缩。

    “人有上中下三个丹田,大部分一辈子无法开辟上丹田,可陈一天生上丹田开辟,上丹田中,蕴养元神,她的武力虽然不是第一,但元神之力,宛丘无人能敌!”陈王解释道。

    “她也天生有元神之力?”陈留惊讶道。

    “这也是当年我一直要将你送到她门下学习的原因,可惜当时你怨恨为父对她恋恋不舍,一直不肯,否则由她指导,你的神力必然更加强大!”陈王摇摇头道。

    “孩儿知错了!”陈留顿时惋惜道。

    “算了!”陈王摇摇头。

    “父王,孩儿能为你做些什么?”陈留郑重道。

    陈王看了看陈留,沉默了一会,回忆道:“记得满仲带回来那个小孩吗?”

    “那熊孩子?姜泰?”陈留马上反应过来。

    “不错,从小我就和满仲在一起,可是,为父从来没赢过满仲,哪怕追求陈一的道路上,他都一直超过我!”陈王眼中闪过一股冷冽。

    “父王坐拥陈国,那满仲永远比不了的!”陈留马上道。

    陈王摇摇头道:“不一样,不一样的,满仲很在乎那姜泰吗?留儿,你就将其收入麾下,让那姜泰对你言听计从!”

    “是,父王放心,我一定收服那熊孩子!”陈留郑重道。

    “嗯!”陈王点点头。

    -----------------------------

    鲁饭桶府上。

    “轰隆隆!”

    鲁饭桶翻箱倒柜。

    “爹,你在找什么?”鲁一夏奇怪道。

    “我找星纹钢,我找铜精石,我找千年寒铁!”鲁饭桶面目狰狞道。

    两个儿子有些害怕。

    “爹,你找这么多极品矿石干什么?”鲁三夏不解道。

    “你们两个小兔崽子,请的什么客?害的老子亏了那么多肉,那么多肉啊,我一定要找回来,满仲不是说了吗?他要给那小鬼打个锄头?”鲁饭桶愤恨道。

    “是姜泰!”鲁一夏纠正道。

    “好,姜泰就姜泰,反正满仲要给他打锄头,还说越结实越好,好,我就成全他们,我给他们打造最好的锄头,最贵的锄头,哼,锄头只是农具而已,我要将锄头打造成天下神兵级别的兵器,用最好的材料,最好的手艺,打造最厉害的锄头!”鲁饭桶面部狰狞道。

    鲁氏兄弟不明所以。

    “然后呢?”鲁一夏不明白道。

    “哼,我要亏死他们,锄头打成神兵利器了,我才好狠狠宰他们一顿,一分价钱一分货,我看他们最后怎么办,今天亏掉的那些肉,一定要补回来!”鲁饭桶恨声道。

    两兄弟相互看了看。

    “好吧,爹,你慢慢找,我们去睡觉了!”鲁一夏摇了摇头。

    “嗯,我也困了,爹,你别找太晚,哈咻!”

    两兄弟去睡觉了。

    鲁饭桶却是面露狰狞,不停的念叨:“我就打造最厉害的锄头,最贵的锄头,你要不买,我就去告官!吃我那么多肉,那么多啊!”

    -----------------------

    第二日,姜泰被满仲送到兵家学府。

    一路上姜泰和昨晚一样,并没有多做询问。这是满仲的感情问题,自己可没资格cha手。

    但,昨天那么拒绝陈一老师,今天会不会给自己小鞋穿啊。

    带着一丝复杂的情绪,姜泰与小魔女、鲁氏兄弟汇合了。

    “鲁一夏、鲁三夏,昨天谢谢你们招待!”小魔女叫道。

    “不错,昨天在你们家吃的真过瘾!”姜泰也笑道。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

    “没什么的!”

    两兄弟的表情很不自然的笑道。

    四人走到一心厅外,陈一已经在厅内等着了。

    姜泰神情古怪的看向厅内。

    并没有看的想象的场景,却看到陈一此刻正抓着一册书卷,正在心静的读着。

    “你们来了?”陈一放下书轻声道。

    “是!”四人应声道。

    “姜泰、鲁一夏、鲁三夏,你们继续去田里练习锄田歌吧,菲菲你已经精气境了,暂时不用我教,你自己安排吧!”陈一吩咐道。

    “是!”四童顿时走出小院。

    小魔女自然跟着三童,三童扛着锄头再度去了田里。

    姜泰一路上面色古怪。

    “孙菲,老师昨天回去,有没有说什么?”姜泰好奇道。

    “没有啊?”小魔女摇摇头。

    “没有?什么也没说?”姜泰不信道。

    “真的没有,陈姨昨天回去以后,和正常一样啊!”小魔女点点头。

    这时,姜泰更加觉得古怪了,陈一昨天情绪那么波动,怎么可能跟没事人一样?

    上午练功,一切照旧。

    蚊身去了地牢祸害宗离去,本体在田间继续练习锄田歌。

    越是练习,姜泰越发现锄田歌的不凡,好似自己现在才会了皮毛一样。

    锄了一上午田。

    蚊身归来,落在姜泰耳中,一行人去食堂祸害食堂承包商去了。

    下午,背书,讲解兵家学说。

    一心厅中。

    “好了,司马穰苴,为兵家一个大师,他的这套司马穰苴兵法,流传天下众国,博大精深,你们虽然会背了,但里面的深层意境却未能全懂,今天我们就讲解司马穰苴兵法!”陈一语气平和道。

    姜泰在一旁瞪大眼睛。

    真的一点事也没有?陈一态度怎么这么平静?

    难道我又穿越了?昨晚那三角**是假的?自己产生幻觉了?

    姜泰茫然,充满了不解。但还是用心去学习着这司马穰苴兵法。

    司马穰苴兵法,姜泰前世也看过,可却没有陈一说的这么透彻,或者说前世的很多大学教授也未必有陈一了解的这么透彻。

    前世虽然信息大爆炸,但同时给人眼花缭乱的感觉,各种科技下,很多过去的知识都是一知半解,就好像这兵法的研究,肯定没有这里的透彻,因为这里并没有所谓的夜生活,人们平时脑海中不停的研究知道的有限东西,就好比这兵法,虽然没有前世信息得来得多,但这里的人研究却更加纯粹。

    在陈一的指导下,姜泰也如一个海绵一样,快速吸收着知识。

    一直到了放学,陈一神态都一直很平静。

    姜泰带着一丝古怪回家了。

    接下来的几天,陈一依旧神色平静,不喜不悲。

    “怎么回事?是我又穿越了,还是老师断片了?”姜泰心中很不解的琢磨着。

    直到第五天放学的时候,陈一忽然开口道:“明天,你们暂时不用练功了!”

    “嗯?”姜泰好奇道。

    “明日去宗庙祭祀天地,五年一度,是陈国大事,其它所有事情都会停下来,你们到时跟着一起去吧!”陈一说道。

    “祭祀天地?”鲁一夏好奇道。

    “我们也能去?”姜泰惊讶道。

    “天下学说无数,楚国联盟虽然推崇兵家学说,但还是有儒家、墨家等其它学说在四方开设学府的,但我陈国不同,我陈国只推崇兵家学说,兵家学府和宗庙、王室,都形成了联盟,兵家弟子出来,近乎全部推荐到陈**队,这种紧密联盟下,自然有资格参加陈国祭祀!”陈一解释道。

    小魔女却是眼睛一亮:“陈姨,你那天提过,祭祀天地后,你就回战场了,我可以跟你一起去了?”

    陈一看着小魔女,摇摇头道:“只有十个名额。而且在兵家学府这批一千弟子中选!你可能很难去!”

    “为什么?我虽然不能第一,但我自信能前十!”小魔女顿时叫道。

    “兵家学府的老师们已经商量过了,祭祀天地后,就选拔这十个人,将会设置一个难题,并非单打独斗,而是讲究团队合作,每个老师麾下的学生,最少两人一组,保证这一组人都能通过才行,也就是说,你要和姜泰、鲁氏兄弟任何一人组合,并且两人同时过关,才能去!”陈一微笑道。

    “什么?这不公平!”小魔女顿时叫道。

    “战场之上,没有什么公不公平,并非针对你。”陈一摇摇头解释道。

    “可是,可是他们才淬体境啊,才淬体境啊!”小魔女顿时不愿意道。

    “这是规矩,不容更改!”陈一摇摇头。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