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盖世天尊 > 第三十章 姜泰的狠招

第三十章 姜泰的狠招

    陈国宗庙广场,顿时喧闹一片。
  
      广场之上,有万人之多,一起见证了这戏剧性的一幕,陈王在用百年寿元做聘礼,向陈一求婚?
  
      无数女性瞬间流露陶醉的神情,或许人们还不知道‘浪漫’这个词,但这是女性与生俱来的一种情愫,所有女性都羡慕的看向陈一。
  
      王后啊!百年寿元啊!这是广场上很多女性梦寐以求的。
  
      陈国大臣们自然不情愿的反对了起来。
  
      这百年寿元,可做厚赐赐给一众臣子啊,这好不容易才等来的机会,全部送给陈一这丫头?
  
      顿时,反对声潮一片。
  
      “大王,不可啊!”
  
      “大王,请以江山社稷为重!”
  
      “大王,不可被妖女迷惑啊!”
  
      ……………………
  
      ………………
  
      ……
  
      四周臣子纷纷进谏。
  
      而此刻的太子陈留,却并未说话,而是静静的看着。
  
      不远处的满仲已经走了过来,此刻满脸怒容的看向陈王,只要陈一开口,满仲甚至可以不管面前是不是陈王,不管这是多么浓重的场合。
  
      可此刻的陈一,却并没有看向满仲,而是看着陈王微微一笑。
  
      这一笑,陈王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而满仲不知为何会忽然心中一阵失落。
  
      陈一摇摇头道:“陈王的好意,陈一心领了,陈一命jian,当不起王后一职,百年寿元,陈王还是赏给陈国功臣吧,他们为国鞠躬尽瘁,这才是最需要奖赏的,至于王后一说,还请陈王不要再提了,陈一受不起!”
  
      说着,陈一带着四个弟子退开了。
  
      留下四周惊愕一片的众人。
  
      一群大臣原本还骂陈一是妖女,可转眼不知如何是好,这陈一太识大体了。
  
      满仲却是忽然心中舒坦了很多,不知为何。
  
      而陈王却是脸色忽然一沉,眼神之中闪过一丝阴翳。
  
      “父王!”一旁太子陈留叫道。
  
      陈王陡然回过神来,继而笑道:“如此,便罢了,刚才是本王一时脑热!”
  
      说着,陈王带着太子陈留离去。
  
      一群臣子复杂的看了眼陈一,也跟着陈王离去了。
  
      陈王并没有走远,而是走到满中天之处。
  
      “满长老,天地祭祀结束,我记得你们还准备一个活动的?”陈王笑道。
  
      陈王神情洒脱,好似没有刚才的事情一般。
  
      四周众人都还没回过神来。
  
      满中天点点头道:“宛丘兵家学府,每年给陈国提供大量兵家人才,此处兵家学府主持不在,曾委托我,代理这次大比,挑出前十之人,赏兵家巨子昔年之赐!”
  
      “哦?”陈王饶有兴趣道。
  
      “陈一带来消息,与蔡国之战,还可带去十名学习团,在这批千名兵家弟子中挑选,我们商量过,就取此次前十名!”满中天解释道。
  
      “好,如此,那寡人就陪你做一次评判,看看这批兵家弟子到底如何,前十名,每人赏十金!”陈王朗声道。
  
      远处,兵家弟子群中,顿时一片兴奋。
  
      “好!”满中天点点头。
  
      四周,来祭祀之人大多都是宛丘贵族、大臣,适龄子女都在兵家学府上学,因此也极为在意。
  
      满中天走到兵家弟子前面。
  
      此次前来,兵家弟子有近两千人,有老师,有学生,不久前刚刚招收的学生自然没能力参与,但上一届、上上届的却可以参与这次大比。
  
      满中天看着一众兵家弟子。深吸口气道:“老夫昔年也曾为兵家学府老师,今天,就由老夫来给大家制定规矩,记住了,我兵家弟子大比,不同寻常私斗,讲究智慧、力量、运气和团队协作!”
  
      “每个老师麾下,最少两个同学为一组,各自选择搭配!接下来,每人会发一块铁牌,看到那片树林了没有?”满中天指向宗庙东面的一片树林。
  
      那片树林很大,隔开了宗庙和兵家学府。
  
      姜泰望去:“那树林的另一边,不是我们平时耕田的地方吗?”
  
      “是啊,那片树林,我们还打过老鼠呢!”鲁一夏笑道。
  
      “给你们半个时辰准备,参与此次大比的,每人领一块铁牌,各自登记组合,进入林中进行铁牌争夺战,除了大比的学子,任何外人不得cha手这次大比,直到结束为止。而所有大比的学子不得故意伤人性命,违者必究,在比赛结束前,不得将铁牌带出树林,最终夺得铁牌最多的十人,为优胜者,而每个组合的铁牌必须平摊,优胜者,将获得兵家‘初级兵符’一块,还有大王赏赐的十金!”满中天叫道。
  
      “是!”所有兵家弟子都摩拳擦掌。
  
      小魔女却是苦着脸,果然还是这个规矩。
  
      “陈姨,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小魔女撅着嘴道。
  
      最少两人一组,就是与姜泰、鲁一夏、鲁三夏任何一个组合,可就这三个拖油瓶,自己还抢个屁啊?
  
      陈一却是微微一笑:“你可以不参加!”
  
      小魔女一脸愤恨,看看三个小拖油瓶,最终一咬牙道:“我就参加,三个饭桶,你们跟我一起去,反正也得不到兵符,就当玩玩的,而且刚才有过交代,不会伤及性命的!”
  
      “好!”鲁氏兄弟叫道。
  
      姜泰看看不远处的树林,面色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由陈一帮忙登记了四人一组。
  
      “老师,我们回去准备些东西!”姜泰说道。
  
      “对啊,我兵器还没拿呢!”鲁一夏说道。
  
      小魔女却是翻翻白眼,你们三个饭桶,拿兵器干什么?就那三根锄头?刨人家祖坟吗?
  
      陈一却是点点头:“领了铁牌,就去吧,记住,只有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就会封禁这片树林,只准出,不准进了!”
  
      “好!”姜泰点点头。
  
      “满叔,给我点钱,我买点东西!”姜泰跑到满仲之处。
  
      满仲古怪的看看姜泰,点点头给了姜泰一些钱。
  
      接着,小魔女领了四块铁牌,一起快速离开宗庙广场,很多参加这次大比的兵家弟子,有些去准备东西,有些却是早早进入林中,准备进行埋伏了。
  
      一切只为得到更多的铁牌。
  
      而太子陈留却是站在陈王身旁,目光冰冷的看着姜泰一行离去的方向。
  
      “父王放心,收服姜泰是以后的事情,马上孩儿进入林中,给父王出气!”陈留沉声道。
  
      陈王看看太子,最终没有说话,算是默许了太子,毕竟刚才的事情,太落面子了。
  
      陈一?既然你落了我面子,我儿就让你学生最先空手出来。
  
      ------
  
      半个时辰后。
  
      姜泰、鲁一夏、鲁三夏,一人拿着一个锄头,同时一人背着一个包袱,跟小魔女一起走向林中。
  
      此刻,兵家学府的老师、侍从们,已经将一片浩大的树林封了起来,这些老师会紧密盯着树林,以防有任何求救或者不测,监督所有学子。
  
      “你们三个饭桶,不就没吃午饭吗,用得着背这么多食物吗?”小魔女无语道。
  
      “待会林中再吃!”姜泰说道。
  
      “同意!”鲁氏兄弟顿时笑道。
  
      小魔女无可奈何。
  
      四童走入林中。
  
      “大比,现在开始!”林外传来满中天的一声大喝。
  
      宗庙广场之上,陈王、满中天、陈一、满仲,一起看向林中,千名兵家学子大比。这可比的不仅仅是个人力量,还有智慧、还有环境适应能力,还有心理素质了。
  
      “轰!”
  
      林中顿时有大战声响起。
  
      “学弟,交出铁牌!”
  
      “学姐,得罪了!”
  
      ……………………
  
      ………………
  
      …………
  
      各种声音响起。
  
      姜泰一行也极为小心的躲避。但很快,四童就躲不了了。却是在四童面前,忽然多出了三道身影。
  
      陈留,还有陈留的两个跟班。
  
      “太子?”小魔女皱眉道。
  
      “孙菲,你知道的,你不是我对手,将铁牌给我吧!”陈留笑着说道。
  
      小魔女顿时脸色难看了起来,陈国太子可比自己大六七岁呢,精气境也很长时间了。传闻更是冲击精元境了。
  
      小魔女捏着铁牌,一脸不甘,好似要跟陈留拼了一样。
  
      陈留微微一笑:“孙菲,这是团队之战,并不是个人逞能,你可要考虑你的队友!”
  
      一句话,顿时让小魔女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
  
      太子身旁的两个跟班也是精气境,自己后面三个饭桶根本打不过啊。
  
      “是啊,孙菲,我承认你比我厉害,但比太子,你还差一线吧?退一步说,就算你能拖住太子,这三个小鬼,挡得住我们吗?”一个跟班笑着说道。
  
      “我们并没有进入深处,而且还尽量避免人多的地方,为什么一上来就盯着我们?”小魔女不甘道。
  
      “巧合吧!”陈留微微一笑,并没有解释。
  
      巧合?小魔女可不认为巧合,自己一行可是故意躲着进来的。可还是被瞬间盯上了?
  
      怎么办?这就放弃了?刚刚进来啊,这就放弃了?我不甘!
  
      小魔女咬牙切齿。
  
      “太子,看来他们是要反抗了,给他们点颜色瞧瞧,让他们知道,没有本事,就不要逞能!”先前跟班笑道。
  
      “啪!”
  
      姜泰将铁牌丢到前面。
  
      “哈哈哈哈!”太子的两个跟班大笑而起,以为姜泰太害怕了。
  
      小魔女看着姜泰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但姜泰做的也没错,难道真的让他们欺负吗?
  
      “哼,太子,我记住了!”小魔女恨恨道。
  
      “啪!”铁牌丢了出去。
  
      “你们两个,也将铁牌丢给他们!”小魔女咬着牙齿看着鲁氏兄弟。
  
      鲁氏兄弟此刻也是一脸气愤,可姜泰小魔女都交出铁牌了,只能在哼声中,丢出铁牌。
  
      “哈哈哈哈,四个ru臭未干的小鬼,一吓就傻了,哈哈哈哈!”太子的一个跟班捡起铁牌大笑道。
  
      “你说什么?”小魔女气愤道。
  
      姜泰一把拉住小魔女,摇了摇头。
  
      小魔女为了保护三个饭桶,这才不得已忍气吞声。
  
      “太子,这四块铁牌得来的还真容易,哈哈!”那跟班笑着说道。
  
      陈留却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姜泰:“果然懂得审时度势,而且还极为果断,难怪满长老都夸你!”
  
      姜泰却不说话。
  
      “走吧!”太子大笑着带着两个跟班离去。
  
      “混蛋,什么狗屁太子,仗势欺人!”小魔女在陈留走后大恨道。
  
      “就是就是!”鲁三夏跟着数落。
  
      “我们铁牌没有了,现在怎么办啊?”鲁一夏苦着脸道。
  
      小魔女也苦着脸,只有姜泰凝眉看着太子离去的方向。
  
      “姜泰,都怪你!”小魔女埋怨道。
  
      姜泰摇摇头道:“你们没看出来吗?太子他们,是故意针对我们,我们进入树林的地方极为偏僻,他们这么巧,在我们一进来就等着我们了?”
  
      “啊?”小魔女微微一愣,顿时反应了过来。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陈姨刚才落了陈王面子,太子是故意的,他在为陈王羞辱我们,也就是对陈姨的反击,陈姨的弟子一入林中就被抢了铁牌,不是说陈姨很无能?”小魔女顿时气愤道。
  
      “更重要的是,刚才若不是我果断,他们真的要出手先将我们暴打一顿!”姜泰沉声道。
  
      “不会吧?”小魔女惊讶道。
  
      “是真的,你没注意吗?刚才他们三人的手,全部按在剑柄之上,而且手上青筋冒出,一言不合,就必然出手,说不定还想弄残我们!”姜泰沉声道。
  
      “啊?他们不会这么残忍吧?”鲁一夏被吓道了。
  
      “未必不会!”姜泰摇摇头。
  
      “可刚才他们没动手啊?”鲁三夏疑惑道。
  
      “因为他们担心附近有老师盯着,若是有冲突造成一方伤残,只要不死人,他们顶多被说两句而已。可若是无故对付不反抗的我们,被记录下来,就可能追究他们了!”姜泰冷静的说道。
  
      “这群混蛋!”小魔女冷声道。
  
      姜泰点点头:“本来,我只是准备混到最后再出去,就罢了,现在我不想让他们得意下去了,太子?哼!”
  
      三个幼童一起看向姜泰,不明白姜泰什么意思。
  
      “姜泰,你有什么办法?”小魔女好奇道。
  
      “他们欺负我们幼小,我们就不用给他们留脸面了!”姜泰沉声道。
  
      “哦?你想干嘛?”三童不解道。
  
      “放火,将这片树林全部烧了,一棵树不留,一棵草不留,全烧了!妈的!”姜泰恨声道。
  
      三个幼童瞪大眼睛。
  
      “烧?那我们怎么办?”小魔女疑惑道。
  
      “你们忘了?这树林可是有我们的秘密啊!”姜泰笑着说道。
  
      陡然,三童想起来了。
  
      “对啊,那个关宗离的地牢,我们放一把火,让他们所有人都鸡飞蛋打,我们躲那地牢里,等火烧完了再出来!”小魔女顿时兴奋的大叫起来。
  
      小魔女就是一个闯祸头子,此刻有这么刺激的事情,顿时不顾一切了。
  
      “鲁一夏、鲁三夏,快,你们去将那个洞口再挖出来,我和姜泰放火,我已经精气境了,会一个小法术,可以鼓动风吹,火借风势,全部烧了,哈哈,全部烧了!”小魔女兴奋道。
  
      “***,干!”鲁一夏奶声奶气道。
  
      众童一起古怪的看向鲁一夏。
  
      “***,干!”一群幼童一起喊着这不符合身份的口号。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