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盖世天尊 > 第三十三章 大比第一

第三十三章 大比第一

    看着那四个熊孩子在废墟中蹦跶,所有学生都露出无语的表情。
  
      所有老师都一脸抽动。
  
      太子压着怒火,陈王深吸口气在缓下怒气。
  
      “这四个熊孩子,还真是祸害啊!”
  
      “我恨熊孩子!”
  
      “闯了这么大祸,居然没办法他们!”
  
      “祸害啊!”
  
      ……………………
  
      ………………
  
      ……
  
      四周大臣一阵郁闷的数落着。
  
      陈一、满仲却是深吸了口气笑了起来,不管别人如何说,眼前四个幼童的的确确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虽然弄的动静大了点,但,那又如何,只要在规则之内,任何事情都可以发生。
  
      满中天一阵无语,今次作为主考,第一次遇到如此奇葩的事情。
  
      那日熊孩子忽悠了妖王宗离,原本还以为是天生兵法大家,现在看来,兵法大家算什么?这熊孩子简直就是祸害,放哪里,哪里灾难。
  
      一把大火,差点将自己坚守的宗庙给烧了,要不是那人的儿子,满中天自己都恨不得将熊孩子抓起来打屁股。
  
      晚霞夕照,四个熊孩子在一堆废墟中欢天喜地的找着铁牌。宗庙口,一众达官贵人们板着脸,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休息。
  
      陈王怒气难消。等待那四个熊孩子消停下来。
  
      “我找到了六十块!”
  
      “我找到了八十块!”
  
      “我找到一百块!”
  
      “我只找到了七十块!”
  
      四个熊孩子数着手中的铁牌。
  
      远处,陈留太子脸色极为难看,之前自己抢了他们四块,转眼他们就有几百块了?而自己却是两手空空。
  
      “太子,那熊孩子找到的铁牌,是我们丢的!”一个太子跟班瞪大眼睛道。
  
      “啊,那边的是我丢的!”
  
      “是我掉的!”
  
      ……………………
  
      ………………
  
      ……
  
      四周学子们纷纷认出了位置。
  
      其他人都是傻傻的看着。居然还有这种事?
  
      小魔女数着手中的铁牌,眼睛笑成了月牙状,一对小虎牙露出,极为可爱。
  
      “哈哈哈,就我们四人了,其它人都出去了,姜泰,你的点子果然厉害,哈哈哈哈,这下我可以去战场了!”小魔女无比开心道。
  
      远处众人听到,顿时神色一凝。
  
      “我就知道,肯定是那熊孩子!”
  
      “真的是他出的馊主意啊!”
  
      “那个祸害!”
  
      ……………………
  
      …………
  
      ……
  
      四周一片数落之声。
  
      陈王怒气冲冲:“抓起来!”
  
      “是!”一众侍卫就要上前。
  
      “放肆,这里是宗庙!”满仲顿时大叫道。
  
      “满长老,那四个小鬼,可以差点毁了宗庙啊!”陈王叫道。
  
      满中天皱起眉头,好似在沉思。
  
      满仲却踏前一步:“满长老,规矩是你定的,造成破坏,也只是诸位考虑不周,与四个幼童没有关系,要怪就怪你们自己。四个幼童在规则之内,获得了胜利,难道还要怪责他们?若是惩罚他们,我陈国兵家学府颜面何存?”
  
      满中天深吸口气,看了看远处的四个幼童。
  
      “此次大比,姜泰、孙菲、鲁一夏、鲁三夏,获得胜利!”满中天喝道。
  
      “长老英明!”远处人群之中,响起鲁饭桶的大笑之声。
  
      虽然得罪了一众达官贵人,可自己儿子得了第一,鲁饭桶还是笑裂开了嘴,毕竟,自己跟这群达官贵人也没有关系。儿子第一才是最重要的。
  
      陈王等人却是脸色极为难看。
  
      宗门的其它长老虽然气愤四个熊孩子,但还是点点头,的确,四个熊孩子做的真的很好,只是弄的场面有些大而已。
  
      “小泰,不用找了,你们回来吧,大比结束了!”满仲笑着对远处叫道。
  
      远处还在废墟中寻找铁牌的四童一停,顿时捧着铁牌跑了过来。
  
      到了广场之上,除了少数人露出笑容,近乎所有人都是板着脸,好似死了老娘一样。
  
      “哗啦啦!”
  
      四童将铁牌丢入地上。听着密集的铁牌落地声,一众其他强大的学子尽皆脸上一阵抽动,本来,这些铁牌是自己的啊。
  
      “陈姨,我们赢了,这下,你不许食言了哦!”小魔女顿时跑到陈一身旁。
  
      陈一微微一阵苦笑,大比之前,谁能想到这四个最弱组合能获得第一?
  
      “好吧!”陈一点点头。
  
      “噢,太好了!”小魔女兴奋道。
  
      “小泰,你们挖坑躲在地下?这么大的火,要是土石塌方了怎么办?你们不是被埋在下面了?”满仲却忽然心有余悸道。
  
      “没有啊,我们没躲在地下啊!”姜泰说道。
  
      “呃?”四周众人都露出不解之色。
  
      一旁鲁一夏插口道:“我们去宗离的地牢的!”
  
      “宗离的地牢?”满中天眉头一挑。
  
      “是啊,还好姜泰有钱,我们买了好多好吃的,一起去宗离地牢吃的。不过待在里面还无聊啊,我在宗离脸上画了个大乌龟!”鲁三夏开口说道。
  
      四周众人愕然的看着四个熊孩子。
  
      这时,几个兵家学府的老师快速前往查探。
  
      “真的有一个洞。”有人叫道。
  
      一个身材矮小的兵家子弟快速钻入洞中,向着深处而去,所有人等了一会,那矮小兵家弟子很快归来。
  
      “长老,那地洞,果然通向宗离地牢!”矮小兵家弟子说道。
  
      “什么?”满中天脸色一变。
  
      宗离是自己亲自关押的,可怎么就被发现了?若是宗离逃了,那宛丘必定是一场灾难。
  
      “那个洞,你们怎么知道?”满中天马上追问道。
  
      “那天打老鼠的时候,我们发现的啊!是老鼠洞!”小魔女说道。
  
      “老鼠?大意了,真的大意了,我早该想到的,应该好好查查的,不过还好,还好发现的及时!”满中天暗呼侥幸。
  
      而刚从的矮小兵家弟子却是欲言又止。
  
      “怎么了?有话就说!”陈王沉声道。
  
      众人一起看向那矮小兵家弟子。
  
      “我进去的时候,宗离的脸上真的被画了一个小乌龟!”矮小兵家弟子说道。
  
      四周所有人都是一静,瞪大眼睛。
  
      “这四个熊孩子,果然是祸害啊!”
  
      “可怜的宗离!”
  
      “一代妖王啊,脸上被画了小乌龟?”
  
      “祸害的熊孩子!”
  
      …………………………
  
      ………………
  
      ……
  
      四周轰然一片,所有人都对着四个熊孩子指指点点,而四个熊孩子却一脸无辜的样子。
  
      满中天无语的看着四个熊孩子。
  
      这倒霉的宗离,此次入了宛丘,根本就是流年不利啊,被困在牢中,都要被一群熊孩子羞辱,这股怨恨,或许一辈子都解不了了。
  
      陈一却是上前一步道:“长老,大比之前,你曾说过,优胜者,获‘初级兵符’的!”
  
      初级兵符?
  
      四周众人顿时露出不情愿的表情。特别以陈留为首的一群强大的学子,先前可是势在必得的,可现在就这么糊涂的失之交臂了?
  
      满中天看看四童,露出一丝古怪之色。最终点点头。
  
      很快有侍从递来一块托盘,托盘之色放着四个黄色金属的小老虎。
  
      “好漂亮!”鲁三夏笑道。
  
      “一人一个!”满中天笑道。
  
      四童接过小铜老虎。
  
      鲁一夏抓起小老虎放在嘴里咬了一口。
  
      四周众人尽皆瞪大眼睛。
  
      “你干什么?”满中天不解道。
  
      “我看看是不是金子做的,要是金子做的,就可以到集市上卖牛肉吃了!”鲁三夏如实的说道。
  
      “啪!”
  
      很多学子瞬间用手捂住脸,这个吃货,金子做的?做你妹啊,那是兵符好不好,不要那么丢人!
  
      满中天也是被噎了半天说不出话。
  
      果然,熊孩子的小伙伴都是熊孩子。
  
      “鲁一夏,不得放肆,这是兵家初级兵符,是兵家弟子的一种象征,执此兵符,遇到他国兵家弟子,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都能得到帮助,而且,同是兵家弟子,对有初级兵符的人,会尽量敬重!”陈一解释道。
  
      “噢,我只是看看什么材料的!”鲁一夏恋恋不舍的从嘴里吐出初级兵符。
  
      “是铜的!”陈一解释道。
  
      “铜的?那算了!”鲁一夏一脸可惜道。
  
      四周没得到兵符的学子一个个恶狠狠的看着这四个熊孩子。
  
      “你要金子?”姜泰看向鲁一夏。
  
      “是啊,最近家里吃的不多了!”鲁一夏点点头。
  
      “我记得,大比之前好像提过,除了初级兵符,还有一百金赏给获胜者的啊!”姜泰笑道。
  
      所有人忽然看向陈王。
  
      陈王在大比前的确说过,前十名,每人赏十金,共一百金,可眼前是自己恼恨的熊孩子,要赏给他们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陈王,虽然大部分人心里都不愿赏给这四个熊孩子,但一切还要陈王做主。
  
      陈王真的不想给。
  
      “有一百金?那能吃多少肉啊!”鲁一夏眼睛顿时红了起来。
  
      “你怎么这个表情?说不定他们只是说说玩的呢?”姜泰说道。
  
      姜泰说完,陈王脸上顿时一黑,该死的熊孩子,我说说玩的?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说玩的?你这是说我言而无信?
  
      君无戏言,若真是说说玩的,那自己这个陈王还有何威信可言?
  
      “来人,赏百金给获胜者!”陈王喝道。
  
      “是!”
  
      很快有官员递上一百金。
  
      “长老,寡人有些累了,先回去了!”陈王实在受不了这熊孩子了。
  
      “恭送陈王!”众人拜道。
  
      陈王带着太子陈留大步离去,走向不远处的王车。
  
      上了马车,在将士的开道下向着王宫而去。
  
      “父王,刚才,其实你给四十金就行了!”陈留古怪道。
  
      “什么四十金?啊!该死的熊孩子,我被他们气糊涂了,我只答应每人十金,十个人才百金,他们只有四个,我却给了百金,该死!”陈王顿时脸上气得通红。
  
      陈王走后,鲁饭桶也冲了过来。
  
      “哈哈哈哈哈哈,两个混小子,果然是我的种,你们居然赚了五十金,这能吃多少牛肉啊,哈哈哈!”鲁饭桶兴奋道。
  
      四周,还没离开的人都是一阵无语,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有大饭桶必有小饭桶。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