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盖世天尊 > 第三十五章 蔡天龙

第三十五章 蔡天龙

    陈一带着四个幼童、六个少年一路南下!

    马车内,姜泰看着鲁氏兄弟身旁的两个大锤子。

    “这什么东西?”姜泰好奇道。

    两个锤子的锤头都有西瓜大小,乌黑一片,看上去夯实无比。

    姜泰取过一个锤子,抓在手上顿时微微一愣,这锤子有一百多斤吧,和自己的锄头不相上下。

    “这是我爹给我们打的,一人一个,这几天,我爹也教了我们一套锤法!”鲁一夏解释道。

    “锤法?”

    “我爹打铁的锤法,我爹说,这是祖传的传男不传女,不得外传!”鲁一夏说道。

    “你们以后改用锤子了?”姜泰好奇道。

    “我爹说,锄田歌在淬体境极好,但只能淬体境,而我们的《鲁家锤法》可以用一辈子,本来准备以后教我们的,但这次我们大比挣钱了,我爹就提前教我们了啊。而且老早我爹就教我们打铁了,有以前的基础,这鲁家锤法很容易上手!”鲁一夏解释道。

    “鲁家锤法?那锄田歌呢?”

    “我爹说,两个功法可以一起练,鲁家锤法还会起促进作用!”鲁一夏解释道。

    “好吧!”姜泰点点头。

    毕竟是鲁家祖传功法,自然没有再多说,可看着两个幼童各自拿着一个一百多斤的锤子,怎么看都那么别扭。

    除了四个幼童和他们的兵器,其它都是食物。

    虽然姜泰、鲁氏兄弟很能吃,但毕竟有刚刚得到的一百金奖励,一路上也不会饿着。

    中途在一个驿站休整,众人吃着食物。

    “老师,这已经第四天了,我们还要坐马车多长时间?”姜泰问道。

    “快了,再过两天,我们就改坐船,顺着颍河而下!”陈一解释道。

    “嗯!”众人点点头。

    枯燥的骑马、坐马车,真的很别扭。

    这期间,陈留太子等一群少年人也没有理会姜泰这四个熊孩子,毕竟,那日大火还历历在目,想要马上忘记这番恩怨还不是那么简单的。

    “好了,继续上路!”陈一说道。

    “是!”

    众人再度骑马、坐马车快速离去。

    在众人离去之后。

    却是不远处一座小树林中,走出三个青袍人。

    为首一个,一脸的络腮胡,五十岁的年纪,全身肌肉隆起,双手老茧浑厚,看上去苍劲有力,后背之上,背着一柄青铜大剑,使之看上去更加的威严。

    身后两人好似其下属一般。

    “蔡将军!真的是陈国太子一行!”左边的下属眼中闪过一股精光道。

    络腮胡的蔡将军点点头,双眼眯起道:“陈蔡两国,世代交好,若不是这次铜矿的利益太大,也不可能交战,两国交战时间长了,对我蔡国不利!”

    “为什么?”右边下属不解道。

    “因为楚国,楚王对我蔡国一直虎视眈眈,不能让楚王渔翁得利了,所以,必须尽快结束这场战争!”蔡将军沉声道。

    “是,不过蔡将军神机妙算,早就猜到陈国太子会前往战场!”左边下属笑道。

    络腮胡的蔡将军点点头笑道:“同是兵家弟子,我自然明白陈国兵家学府的打算,陈国太子陈留,也算是少年英才,岂会不去?我们此次的目的清楚吗?”

    “是,掳走陈国太子,bi陈国停兵!”右边下属郑重道。

    “不错!”

    “可刚才为何不下手?”

    络腮胡的蔡将军深吸口气道:“因为陈一,那陈一虽然是一个女子,却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我能拖住她,可是,你们俩有把握将陈国太子掳走吗?”

    “这?”

    “不要急,接下来有的是时间,不过,刚刚得到宛丘的消息,你们也看了,这次,我们不仅要抓陈国太子了,另外的人,也要带到蔡国!”蔡将军沉声道。

    “那几个最小的幼童?”

    “不错,那最小的姜泰,虽然不知道底细,但宛丘大族满家对其极为在意,满家满中天更为宗庙大长老,身份举足轻重,扣押姜泰,可胁迫满家。而陈一对那女孩孙菲也极为照顾,抓住孙菲,可胁迫陈一,抓住陈留可胁迫陈王。剩下的人,应该都是宛丘贵胄子孙,抓住了,也可以胁迫宛丘一些大族!”蔡将军眼中闪过一股兴奋道。

    “是!”

    “我们的人在颍河那边等着,到时,老夫亲手拦住陈一,你们所有人负责将那十个兵家学子全部拿下,然后,立刻汇合,转道前往蔡国!”

    “是!”

    -----------------------

    两日后。

    陈一一行十一人到了颍河之处。颍河边,有着陈国一个驿站。

    陈一交代了一番,将马车和马匹交给驿站之人,继而一行人踏上一条大船。

    船夫是父子四人,看到陈一一行,顿时露出疑惑之色。

    “陈老师,那ri你回来就是坐的我们船,今次又带人回去啊?”老船夫笑道。

    “嗯!”陈一点点头。

    “可,这次你们怎么带这么多食物?吃不完啊,不会放坏了吧?”老船夫疑惑道。

    “不用担心,你快点开船,还去上次来的地方!该给你们的钱,一分也不会少。”陈一摇摇头并没有解释。

    “好嘞,出发!”老船夫笑道。

    船帆升起,四个船夫就开始发船了。

    船夫搞不懂为何陈一带了这么多食物。

    可仅仅过了一天,船夫父子四人就不再多问了,全明白了。

    陈一一行坐在船舱吃饭,船夫父子站在船帆处弄帆,一个个脸上挂满了不解。

    “爹,你看到了吗?我是不是看错了?”

    “二哥,你没看错,是真的,那三个幼童,太能吃了!”

    “他们是妖兽变的吗?”

    …………………………

    ………………

    ……

    四个船夫一边开船,一边回忆刚才姜泰和鲁氏兄弟的胃口,太吓人了。

    帆船顺颍河而下,一路虽然未必有骑马快,但一行十一人不需要再专注上路了,而是有时间修炼了。

    虽然没有田地,但锄田歌还是可以凌虚练习的,在摇晃的船上练功,又是一番不凡的体验。

    鲁氏兄弟在练习锄田歌之际,也挥舞着大锤子不断打出鲁家锤法。

    至于其他精气境以上的人,只需盘膝而坐,努力吸纳天地元气即可。

    一切都在顺利的进行着,直到第三天。

    坐在船舱中的陈一陡然双目一开,踏步站起身来。

    “老师?”鲁一夏不解道。

    “所有人起来!快!到甲板上去。”陈一有些焦急的叫道。说完窜出了船舱。

    “陈老师,怎么了?”老船夫不解道。

    “出什么事了?”其他人纷纷走出船舱。

    就在这时,众人船下,陡然掀起一股大浪。

    “轰隆!”

    巨大的大浪,将整个船都掀的跳动了起来。

    “啊!”一众船夫顿时摔的跌倒,而其他学子同样一阵强烈摇晃,差点跌出大船。

    “那是什么?”老船夫一声惊叫道。

    却是大船前方,水中一阵翻腾,继而一个庞然大物忽然从水底冲了出来。

    “轰!”

    巨大的波浪使得大船的前进顿时停了下来。

    一个血盆大口张开,一排排狰狞的牙齿露出血红之色,扑面而来滚滚腥气,让所有人的心都是猛然一紧。

    “好大的鳄鱼啊!”姜泰陡然惊叫道。

    一头四丈长的巨大鳄鱼,从水底浮了出来,张着血盆大口,发出一声吼叫。

    “吼!”

    巨吼凶鸣,四个船夫顿时吓的瑟瑟发抖:“妖怪啊!”

    鳄鱼之大,居然比大船还要大,横在河中央,目光凶冷的盯着众人。

    而在这鳄鱼的头上,此刻正站着一个青袍大胡子男子。

    男子虽然有四五十岁容貌,但看上去满身肌肉,壮硕无比,满脸络腮胡,身后背着一柄青铜长剑,眼露精光盯着船上的众人。

    “蔡天龙,蔡将军?”陈一眼中一凝,惊讶的看着眼前男子。

    “陈一小丫头,你还记得我?”蔡天龙笑道。

    陈一脸色阴沉,转而看看两岸之地。

    此刻,两岸之处,还站着大量的强者,一个个抓着弓箭,指着船上一行。

    姜泰张口愕然,不会吧,这刚出来,就遇到埋伏了?而且貌似有上百人啊。

    “糟了,蔡国大将,蔡天龙,他可是蔡国巨擘啊!”小魔女焦急道。

    陈留脸色很难看,但并未说话,而是盯着蔡天龙。

    鲁氏兄弟却是惊奇的看着那四丈鳄鱼,这还是两童第一次看到鳄鱼。

    “蔡将军,不知何故拦我去路?这里可是陈国境内,你带着百人来此,可得到陈国允许?”陈一凝重无比道。

    蔡天龙微微一笑道:“陈一小丫头,看在你那死去的爹的份上,我不想与你为敌,此次我等前来,以你的智慧应该不难猜吧,我要陈国太子,陈留!”

    “啊?”四周一众学子顿时惊讶道。

    陈留也捏紧了拳头。

    “陈蔡世代交好,蔡将军此次是不是过了?铜矿之争,自当走正途解决,你想破坏两国之谊,况且这里一群都是兵家学子,你也是兵家弟子,难道你想要同室cao戈?”陈一冷声道。

    “我就是不想两国多动刀兵,徒增恩怨,所以才要带太子去蔡国做客一段时间,等陈国退兵了,我们马上护送陈国太子回来,如何?至于兵家弟子?放心,只要他们不反抗,我不会为难他们,但你要记清楚了,虽然都是兵家弟子,但各为其主,各有使命,怎会同室cao戈?”蔡天龙笑道。

    陈一沉默了一会,冷冷道:“我要是不允呢?”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