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盖世天尊 > 第四十三章 公孙起

第四十三章 公孙起

    所有人都顺着鲁三夏的目光望去。

    果然是一头巨大的妖熊,正在被烈火烧烤之中。

    而那山头只有两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幼童和一个成年男子。

    幼童和鲁三夏相仿,只有三四岁的样子,但此刻却是目光深炯,带着一股不同寻常的成熟。

    幼童一身华丽的黑袍,样貌极为清秀,负手而立,正双眼微眯的审视远处的炼丹。

    黑袍幼童额头,有着一个黑色的印记,龙形,好似一条黑龙印在其双眉之间。

    其身后的白袍成年男子,却好似其随从一般,国字脸,面目威严,一根根发丝梳后,额头凸起,双目之中好似时刻迸射出一股冲天杀气一般。

    成年男子背着一柄长刀,此刻正在烧烤着巨熊。

    不过,火焰并非柴火点燃,而是成年男子掌心喷涌的紫色火焰。

    “用丹火烧烤妖熊,还真是奢侈的过分!”蔡天龙感叹道。

    而这时,远处巨熊好似也烧烤完毕了,那成年男子恭敬的对着黑袍幼童微微一礼。

    黑袍幼童点点头。

    成年男子探手一挥,不远处一颗大树拦腰而断,被快速吸来,继而拔出后背长刀快速削斩。

    “嘭!”

    一副桌椅形成,供黑袍幼童坐下。

    成年男子快速将妖熊一片片削小放在餐桌之上。

    幼童拿起就吃了起来。

    幼童吃的很快,但一举一动却不知为何透出一股优雅气质。

    同样是吃,姜泰一行是饿死鬼投胎,而那黑袍幼童却是高贵典雅。

    一刻不停,黑袍幼童快速的吃着熊肉。

    此刻,蔡国人所在的山峰,所有人已经不再看远处精彩的炼丹了,而是看着另一个山峰之巅的黑袍幼童吃肉。

    那巨熊可是三丈之高啊,也就是三层楼那么高的啊,就算削去脑袋、刨去内脏,那也是一座肉山啊。

    黑袍幼童只有那巨熊的一个熊掌大小,可此刻却一点点将熊肉吃入腹中。

    众人想要看黑袍幼童什么时候停下来,可那幼童却怎么也不停,不停的吃,不停的吃,一个诺大巨熊,很快被吃了一半了。

    可黑袍幼童依旧不停。

    “还在吃?”鲁三夏张口愕然道。

    “比我能吃!”姜泰无奈的感叹道。

    “我也吃不过他!”鲁一夏苦笑道。

    “居然还有比你们几个饭桶还能吃的小孩?”小魔女的世界观也被颠覆了。

    一众蔡国人都有种崩溃的感觉。

    “他的肚子通向幽冥界吗?吃那么多都没事?”

    还好,还好没抓那黑袍幼童,否则,就是将自己一百人卖了,也喂不饱他啊。太能吃了。

    “山外有山啊!”蔡天龙半天憋出了这一句。

    远处炼丹的场面并无多大改变,而那黑袍幼童面前的巨熊却是一点一点减少。

    蔡国人谁也没有转头,紧紧盯着,直到那巨熊最后一块肉进了黑袍幼童的肚子。

    终于,一个蔡国人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猪啊!”

    可就这很低的一声侮辱,远处刚吃完的黑袍幼童却好似听到了一般。面色阴沉的扭转头来,看向众人方向。

    “怎么会?”蔡天龙惊叫道。

    隔着这么远,那幼童怎么可能听到?还有那阴翳的目光,怎么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幼童身旁的背刀成年男子陡然一声冷哼。

    “哼!”

    “噗!”

    却是刚才低骂幼童的蔡国人陡然一口鲜血喷出,萎顿下来。

    隔着那么远,一声冷哼,就重创了己方一人?

    近乎所有人都是一阵头皮发麻,那黑袍幼童的随从太恐怖了吧。

    蔡天龙马上起身,却是对着远处山峰重重一礼。

    “在下管教不严,恕罪!”蔡天龙恭恭敬敬道。

    这一刻,所有蔡国人都知道那两人的强大,更是有仇必报。顿时所有人不敢有放肆的念头。

    姜泰一行却是瞪大眼睛,这可不是隔着一座山啊,而是好几座山那么远,己方一人低骂,都能听的到?

    那幼童真的只有三四岁吗?

    黑袍幼童显然并没打算迁怒其他人,眉头舒展,正准备移开目光,却是忽然双眼一眯,看向姜泰。

    那一双童眼,却好似洞穿世间一切奥秘一般,带着一丝疑惑,好似要一瞬间将姜泰看透。

    姜泰却是心中顿时卷起滔天巨浪,那黑袍幼童怎么盯向自己了?

    那一双眼睛看来,好似一道利箭射来,要一瞬间将自己看的透彻一般。

    “嗡!”

    上丹田中,大日元神陡然绽放一股金光,金光照射,瞬间遍布姜泰身体,将黑袍幼童利箭般的目光挡在了身体之外。

    “咦?”远处黑袍幼童微微疑惑。

    姜泰却是深吸口气,捏紧了拳头。心中一阵强烈的翻腾。虽然不知道那黑袍幼童做了什么,但明白大日元神主动护主,将黑袍幼童的查探挡在了身外。

    黑袍幼童深深的看了一眼姜泰,这才转过头去。

    而黑袍幼童看过来的一段时间,近乎所有人都有种被压制的喘不气起来的感觉。

    心中有无数不解,但却没人敢再乱说话了。

    “轰!”

    陡然不远处又一座山峰传来一声巨响。

    继而,所有人看到,一条条巨大的妖蛇前仆后继的游来,尽皆十丈之长,一条条开路,犹如一条条颜色各异的巨龙扫清一切障碍,群涌而来。

    四周一些狼妖、豹妖、虎妖,原本都是不可一世的庞大,可看到有百条巨蛇游来之时,纷纷躲了开来。

    百条巨蛇横冲直撞,所到之处,群妖纷逃。

    继而,百条巨蛇盘旋在了一座巨大的山峰之处,霸山而起,匍匐而下。

    “咻!”

    却是十道身影快速飞来,为首一个一身青袍的老者,身后九人好似其下属一般,恭立其后。

    青袍老者落在山峰之巅,轻轻一摆青色长袍,袍角在风中发出咧咧之声,说不出的一股傲气凌云之势。

    “妖王,青袍老祖?”蔡天龙陡然瞳孔一缩惊愕道。

    “青袍老祖?”姜泰微微一愕然。

    那日宗离被捕之时好像提到过,青袍老祖是其老丈人?

    “蔡将军,那青袍老祖是地腾境强者吗?”姜泰好奇的问道。

    “不,比地腾境还要强!”蔡天龙露出一股惊骇道。

    这时,一个医家弟子快速飞向青袍老祖之处。

    “巨子炼丹,还请青袍老祖不要逾越!”那医家弟子郑重道。

    青袍老祖哈哈一笑道:“好,我还等这丹成之时,一百零八种材料本老祖已经带来,待会还请扁鹊兑现诺言!”

    那医家弟子点点头道:“巨子说出去的话,从来没有不兑现的,不过,巨子只会用一枚起死回生丹换取一百零八种材料,到底跟谁换,你们自己最好先商量好!”

    “放心,我青袍老祖在此,谁敢不卖我面子?”青袍老祖面色一冷的喝道。

    大喝之际,巡视了一圈四周,好似在威胁四周的其它人一般。

    就在这时,一声大喝从另一边远处传来。

    “哈哈哈哈哈,青袍老祖,起死回生丹可不是你囊中之物,扁鹊换给谁,那可是他决定的!”一声大笑从远处传来。

    青袍老祖面色一冷扭头望去。

    “嗡嗡嗡嗡嗡………………!”

    远处传来密密麻麻的嗡鸣之声。众人扭头望去,却看到远处天空黑压压的一片,铺天盖地飞来无数蝗虫。

    “轰隆隆!”

    蝗虫过境,寸草不生。

    无数蝗虫围绕着一个面色枯黄的男子,男子一身黄色衣服,面容尖刻,双目透着一股冲天唳光。

    “蝗神?”青袍老祖面色一冷道。

    “轰!”

    无穷无尽的蝗虫盘旋一座山峰落了下来,蝗虫落下,顿时,整整一座山峰快速被吃了个干净。

    转眼一座山就光秃秃的一片了,只有无数蝗虫趴在地上。

    山峰之巅,蝗神站立,冷冷的看着对面青袍老祖,一点不让。

    “蝗神,你想跟我争起死回生丹?”青袍老祖冷声道。

    “是又如何?”蝗神一点不让道。

    青袍老祖正待再说话。又一阵声响从远处传来。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铺天盖地的蟾蜍陡然从另一个方向向着一个山峰而去。

    无数蟾蜍声响,直冲九霄,天地间尽是蟾蜍的声音,铺天盖地的蟾蜍,拥护着一个身穿七彩长袍的丑恶男子。

    男子脸上都是脓包,让人望而生厌。双目泛着一股邪意,让人不自觉的畏惧一般。

    “大蚂蚱,你也想起死回生丹?哈哈哈哈哈,我来了,你们所有人都该退下了!”男子大笑道。

    “毒蟾王,扁鹊可没说将起死回生丹给你!”蝗神冷冷的回到。

    “上天注定我是你的克星,你还想跟我争,哈哈哈哈!”毒蟾王大笑的飞向一座山峰。

    而那座山峰却刚刚好是先前黑袍幼童所在。

    “滚开,你们两个小鬼!”毒蟾王对着黑袍幼童二人冷冷的说道。

    显然,毒蟾王想要占据这个视野比较好的山峰。

    但,预想不到的幼童畏惧没有出现。

    黑袍幼童依旧站在那里,目光却是泛着冰冷道:“滚开的是你!”

    黑袍幼童随从陡然踏前一步,挡在了黑袍幼童面前。目光冰冷的看着毒蟾王。

    “呵呵,两个不怕死的家伙!”毒蟾王张口,陡然吐出一道黑烟。

    黑烟直冲山巅二人而去。

    随从面露煞气,一声冷哼。

    “哼!”

    一声冷哼之下,好似一声炸雷响起,毒蟾王吐来的黑烟尽然瞬间崩散而开。

    毒蟾王、蝗神、青袍老祖尽皆脸色一变。居然挡下了毒蟾王的毒雾?

    “你是谁?”毒蟾王冷冷的问道。

    随从还没说话,一旁黑袍幼童却是双眼一冷道:“太聒噪了,影响扁鹊炼丹,斩了他!”

    “是!”随从一声应喝。

    可这短暂的对话,却让四周无数强者一阵心惊肉跳,这黑袍幼童说话太随意了吧,仅仅因为毒蟾王聒噪?

    毒蟾王也是恼羞成怒。

    “无名鼠辈,也敢言斩我?找死!”毒蟾王一声大喝。

    大喝之下,伸出右掌压下,虚空之中,陡然出现一个蟾蜍巨掌,铺天盖地的向着山峰之巅二人盖下。

    蟾蜍巨掌下,五颜六色的毒烟四起,汹涌澎湃,毒烟所到,一些大树顿时腐蚀干净。

    充满毒性的一掌压下。

    那随从并没有畏惧,反而露出一丝冷笑。

    “记好了了,我叫公孙起!”随从一声冷喝。

    “呲吟!”

    一声刀鸣响起,瞬间一道百丈大的刀罡,直冲毒掌而去,刀罡所到,撕裂虚空一切,好似天崭一般,将天都一斩两半一样。

    “轰!”

    五颜六色的毒雾,瞬间被撕裂开来,刀罡势如破竹,瞬间撕裂了毒掌,继而威力不止,直冲毒蟾王而去。

    “啊!”

    “轰!”

    在惨叫声中,毒蟾王的身体,轰然一分两半,刀罡所过,一片晴空。

    “嘭!”

    两半的肉身炸开,血气、毒雾爆散而开,可就是刀罡之处再无血气、毒雾靠近。

    “嗡!”

    刀罡散去,化为无数刀气射向四方大地,那随从公孙起也瞬间收刀后背而起。

    一瞬间,万籁俱寂。

    原先铺天盖地的蟾蜍,瞬间没了声音。

    众人望去,却是刀罡散去的一瞬间,化为无数刀气,将地上的所有蟾蜍,一瞬间斩尽杀绝了。

    一刀之威,灭杀一切?

    四周群妖静悄悄的一片。

    青袍老祖、蝗神,尽皆露出惊恐之色。

    那可是毒蟾王啊,虽然没生死搏杀过,但也是和自己一个级别的强者啊,在那公孙起的面前,仅仅一刀之敌?

    而那公孙起只是黑袍幼童的一个随从?

    青袍老祖、蝗神尽皆头皮发炸,还好,还好自己先前没去抢他的山峰。

    那黑袍幼童是谁?那公孙起又是谁?

    而一众蔡国人彻底傻了,此刻也是无边的庆幸,先前青袍老祖的出现已经将众人压得喘不过气了,那和青袍老祖一个级别的毒蟾王,居然被那随从一刀就斩了?

    一刀?

    刚才被公孙起冷哼重创的蔡国人,此刻也是彻底吓住了。都怪自己嘴贱,差点就没命了。

    而姜泰眼中也露出一丝震撼的色彩,那一刀太生猛了吧。

    “公孙起?”姜泰皱起眉头,好像自己的记忆中,春秋时期也没这号人物啊。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