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盖世天尊 > 第五十六章 姜姓,与世为敌

第五十六章 姜姓,与世为敌

    两个旱魃缓缓清醒,继而陷入一阵平静。
  
      过了好一会,其中一个旱魃才露出一丝苦笑。
  
      “扁鹊先生,先前得罪了!”那旱魃苦涩道。
  
      “你们也是被控制的。与你们无关!”扁鹊皱着眉头思索着。
  
      “扁鹊先生在想我们所中的锁魂术吗?”那旱魃再度开口道。
  
      “不错,应龙天君的锁魂术,的确复杂!”扁鹊皱眉苦笑道。
  
      “多谢扁鹊先生关心,不过,不用再想了,没用的,我们这锁魂术是无解的,除非应龙狗贼身死,否则,我俩永远无法解开锁魂术!”那旱魃笑道。
  
      “我的银针,只能镇住锁魂术一个时辰。所以……!”扁鹊露出一丝愧色。
  
      “扁鹊先生,一个时辰足够了,我等感激不尽!”两个旱魃对着扁鹊凌虚拜下。
  
      “无需如此!”扁鹊马上虚扶道。
  
      “不,应该的,我们宁可形神俱灭,也不愿意成为应龙狗贼的傀儡,再去屠杀我的同族!”一个旱魃面露恨色道。
  
      “是,宁可形神俱灭!先生,若是可以,还请成全我俩,给我们一个痛快吧!”另一个旱魃忽然开口道。
  
      “或许还有办法的,二位不需要如此!”扁鹊马上安慰道。
  
      “不,我们被控制的时候,我们的意识还在,看着自己的双手撕杀自己的同族,我们更是生不如死!”之前的旱魃面露悲苦之色。
  
      “谁不想活?扁鹊先生,我俩同样也不想死,就是现在,我俩也舍不得自杀,对自己下不了手,我们也有求生**,但,我们更明白,若是我俩不死,接下来,将继续被应龙狗贼利用,屠杀我们的同族,我们恨啊,扁鹊先生,求你杀了我们吧!”另一个旱魃哭诉道。
  
      扁鹊一阵沉默。
  
      三人离地面并不远,姜泰站在一群灾民群中,也听到了上空两个旱魃的哭诉。
  
      他们在求扁鹊杀了自己?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心态,才能有此悲观的场景?
  
      求死?这是多么的生不如死啊!
  
      姜泰只感觉全身的血一阵冰凉。心中骤然沉甸甸的一片。到底为了什么?
  
      “姜姓,姜泰,见过两位同姓前辈!”姜泰鼓足了劲对天一声大吼。
  
      一声大吼,顿时打断天空旱魃的求死之愿,两个旱魃惊讶的低头望来,却看到一群灾民中心,一个幼童面露疑惑的看向自己。
  
      姜姓?
  
      两个旱魃一阵意外,继而对着扁鹊行了一礼。
  
      扁鹊点点头,两个旱魃瞬间冲入下方。
  
      “嘭!”
  
      两个旱魃落在姜泰面前。
  
      “姜泰?”小魔女顿时叫道。
  
      “我没事,他们是我先辈,你们不要过来!”姜泰叫道。
  
      “噢!”小魔女和鲁氏兄弟点点头。
  
      而蔡天龙和蔡庐却露出一股疑惑之色。
  
      旱魃?
  
      “姜泰,见过两位先辈!小子无礼,对姜姓多有不明,希望两位前辈赐教!”姜泰恭敬的说道。
  
      “呼!”
  
      一个旱魃顿时抓住姜泰肩膀,一股元力涌入姜泰体内,姜泰鲜血陡然一阵沸腾。
  
      “是我姜姓血脉,而且还是最纯正的血脉!咦?”那旱魃眼睛一亮。
  
      “怎么了?”另一个旱魃疑惑道。
  
      “走,我们找个地方说话!”那旱魃陡然叫道。
  
      接着,两个旱魃带着姜泰来到一个民屋,同时快速施展法力,一个火焰结界快速笼罩民屋,让外界之人无法一探究竟。
  
      小魔女、鲁氏兄弟有些担心的看着那结界中的小屋。
  
      小屋之内。
  
      两个旱魃瞪大眼睛盯着姜泰。
  
      “我感受到了旱魃气息,你身上有旱魃气息?”那旱魃凝重道。
  
      姜泰点点头,右耳之中,一只小蚊子缓缓飞出。
  
      “嗡!”
  
      小蚊子飞到两个旱魃面前,两个旱魃顿时感受更加强烈了。
  
      “不错,这是身外化身,这股气息,而且好熟悉!”那旱魃凝重道。
  
      “是啊,好熟悉的气息!”另一个旱魃说道。
  
      说着,两个旱魃探出元力查探蚊身,蚊身并没有抵挡。
  
      “好重的毒气,你丹田里是什么?”一个旱魃陡然惊叫道。
  
      “刚刚纳取太多毒素,毒气压制住了我的旱魃血!我控制一下!”姜泰说道。
  
      接着,两个旱魃终于感受到了那血池的气息。
  
      “这气息?”一个旱魃瞪大眼睛。
  
      继而一起看向姜泰。
  
      “家师,姜焚天!”姜泰语态坚定道。
  
      “姜焚天?焚天大圣?哈哈哈,是焚天大圣的气息,对,没错,就是他!”一个旱魃狂喜道。
  
      “家师已死,原本准备和应龙狗贼同归于尽的,奈何应龙天君逃的比较快,只是将其重创,师尊却……!”姜泰微微一叹。
  
      “这是焚天大圣留给你的?”两个旱魃盯着姜泰。
  
      姜泰点点头。
  
      两个旱魃眼中,忽然露出一丝解脱之意。
  
      “二位,我虽然是姜姓血脉,但,对姜姓的仇怨并不清楚,二位乃是族人,还请告知!”姜泰恭敬道。
  
      两个旱魃盯着姜泰,沉默了一会,微微一阵苦笑道:“姜姓,情况不妙,大势已去,大势已去!”
  
      “什么叫大势已去?我姜姓有何大势?”姜泰好奇道。
  
      “人间界,我们不清楚,我们一直生活在天界,天界之中,姜姓只有几路领袖,焚天大圣为一路,可惜,他消失了,想不到却是殒落了,唉!”一个旱魃微微一叹。
  
      “啊?”
  
      “虽然我姜姓大势已去,但,我们不服输,这天下,原本该是我姜姓的,原本都是我们的,却被他们这群逆贼所夺,都该是我们的!”那旱魃咬牙切齿道。
  
      “啊?”
  
      “我们虽不在人间,但我知道,人间界正在经历一场大的变革,百家学说,百家争鸣?姜泰?我们给你一个建议,投身到这场变革中去,参与百家争鸣,立通天大教!我等旱魃,自封了中丹田,无法进入天地秘境,你一定要进去,一定要!”那旱魃眼神坚定道。
  
      “我,我尽力!”姜泰点点头。
  
      “可,你们最少要告诉我,这人间界,我有什么敌人吧?这样我也好有个防备!”姜泰好奇道。
  
      “敌人?哈哈哈,敌人?”那旱魃一阵苦笑。
  
      “怎么了?”
  
      “我姜姓,与世为敌!”那旱魃恨声道。
  
      “什么?”姜泰张大嘴巴。
  
      与世为敌?全天下都是我的敌人?
  
      “人间界的情况,我等真的不清楚,但只有这句话永远没错,记住了,我姜姓‘与世为敌’。”那旱魃眼神坚定道。
  
      “其它情况,你询问人间界姜姓族人吧!”
  
      “好吧!”姜泰点点头。
  
      两个旱魃却是忽然相互看了看彼此,从对方眼中,尽皆露出一股坚定之色。
  
      “姜泰,你是我姜姓族人,又是焚天大圣的传人,如此最好不过,我俩既然生不如死,那还不若成全于你,补充你的血海,壮大你的旱魃之力。”一个旱魃语气坚定道。
  
      “你们要干什么?”姜泰惊讶道。
  
      刚才两个旱魃,虽然求死,但内心之中,求生更多,根本就是怕死的啊,他们要干什么?
  
      却看到两个旱魃几乎同时,一掌轰然拍在自己的头顶之上。
  
      “真灵,碎!”两人近乎同时一声高呼。
  
      “轰!”“轰!”
  
      两声巨响,两人近乎同时敲碎了自己的脑袋,顿时当场毙命,鲜血洒出,犹如一个个火球一般,燃烧着小屋子。
  
      姜泰却是怔怔的看着眼前一幕。
  
      两个旱魃自杀了?
  
      两个怕死的旱魃,为了成全自己这个族人,不怕死了?更是敲碎了自己真灵,形神俱灭了,只为成全自己?
  
      心中的震撼,久久无法平静。
  
      蚊身飞起,快速吸取四周旱魃之血。
  
      这是两个旱魃临终遗愿,姜泰并没有矫情,而是尽可能的全部吸入蚊身血池之中。
  
      “轰隆隆!”
  
      整整一个时辰,两个旱魃的鲜血才被吸光。
  
      留下两具残尸,更是忽然自燃而起,化为两堆灰烬。
  
      姜泰站在两堆灰烬面前,久久无法平静。
  
      蚊身下丹田内,毒丹原本已经彻底压制僵尸王血了,可两个旱魃的精华灌入,顿时让一面倒的压制再度变的分庭抗礼。
  
      血池骤然暴涨百倍不止。滚滚血光将毒气黑云再度逼上了高空。
  
      血池沸腾,毒云沸腾,毒丹、僵尸王血都好似在做着某种进化一般。
  
      蚊身飞入姜泰右耳,静静的体会这番变化。
  
      而姜泰人身,却是忽然对着两个旱魃恭敬的行了一礼。
  
      “二位,虽然我对姜姓恩怨依旧了解不多,但,你们俩今日作为,却让我震撼无比,同时也能感受到压在姜姓肩上的重任有多艰巨,与世为敌?我现在还做不到,但,你们之仇,我此生若有能力,定为你们报仇!”姜泰无比坚定道。
  
      从一旁屋中取了一个坛子,装起了两个旱魃的留下的骨灰,并且捡起扁鹊两根银针。
  
      姜泰面色沉重,缓缓打开小屋。
  
      屋外,结界已经消失了,一群人一起盯向走出的姜泰。
  
      “姜泰,刚才两个旱魃呢?”小魔女好奇道。
  
      姜泰微微一叹,并没有多说,而是走到扁鹊面前,将两根银针递给扁鹊。
  
      “多谢扁鹊先生,这是我代两个先辈还给扁鹊先生的!”姜泰语气郑重道。
  
      “嗯!”扁鹊点点头。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