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盖世天尊 > 第五十八章 天地秘境内

第五十八章 天地秘境内

    离姜泰一行百里之外。

    此刻,正有着数百甲士,围绕着一名骑着一头黑豹的男子。

    黑豹有两丈高,面露狰狞,摆尾间露出两根猩红的獠牙,目空一切煞气肆虐。

    骑着黑袍的是一个金甲中年男子,男子头戴雉翅紫金冠,双目阴翳,带着一股邪气的看着远处山林。

    “侯爷,还没找到!”数百甲士皱眉道。

    “没人能逃出我蔡献舞的手掌?给我搜,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搜出来。哈哈哈哈,狐血媚骨?老夫阅女无数,还没尝过狐血媚骨的滋味!”蔡献舞邪笑道。

    “是!”一众甲士应声喝道。

    可其中一个将领却是皱眉道:“哀侯,那女子毕竟是宋国公主,宋国为天下五大霸主国之一,我们这样,是不是会得罪宋国?”

    蔡献舞冷冷一笑道:“她算什么公主?宋国人巴不得她死?我蔡国离宋国可是相去甚远,况且,昭侯被楚国所囚,若是我将这宋国公主送于楚国,昭侯也能得以释放!”

    “可!”

    “没有可是,那小丫头既然自己敢来,那是她找死,想见蔡王?哈,蔡王哪有时间理会她?哼!”蔡献舞冷冷的说道。

    “是!”一众甲士应声道。

    “追,给我追,找到之后,立刻发信号!所有人聚拢!”蔡献舞绕了一下雉翅沉声道。

    “轰!”

    一群甲士,快速冲入山林之中,蔡献舞冷冷的看着眼前山林,眼中闪过一股*邪之意。

    黑豹一跳,带着蔡献舞冲入山林之中。

    ------------------------

    有了一百零八个累赘,姜泰一行的速度更加慢了。

    姜泰、鲁氏兄弟、小魔女虽然是幼童,但都有武艺傍身,比寻常成年人都要厉害,可这一百多个累赘,却是实实在在的幼童,虽然有一部分练过功和学过字,但比起姜泰一行,自然差出很多。

    蔡国人很焦急,但扁鹊却极为体谅姜泰,走的非常慢。中途休息的时候,扁鹊还让弟子给姜泰一行送来一些妖兽,给一众幼童伙食。

    来的时候用了一天,回去的时候,用了三天了,才走到一半。

    休息之际,姜泰看着眼前一百零八个记名弟子。

    经过几天的相处,一众弟子也认清了自己处境,对姜泰也充满了感激。

    无依无靠的时候,最少还有一个人愿意收留自己,哪怕比自己小。

    一天傍晚,吃过晚饭。

    “看好了,这叫《伏魔棍法》,一共十八式,我再演练一遍,天一、天二、天五学的最好,接下来的日子,由你们教导其他人!”姜泰对着围在一起的幼童吩咐道。

    “是!”一众幼童应声道。

    姜泰用一根棍子快速舞动了起来。

    十八招式,环环相扣,极为精妙狠戾,一棍挥出,四周尽是棍影。

    很快,一套棍法挥舞完全。

    “多谢师尊!”一众大一点的弟子马上叫道。

    “嗯!你们练习吧,练完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路!”姜泰叫道。

    “是!”

    一群小童快速练了起来,有几个大一点的小童更是指导其他人,由姜泰分派,每个大童子负责几个小童子,进行军事化的编排。

    姜泰深呼口气,走到一旁扁鹊之处。

    “小友教导的不错啊!”扁鹊笑道。

    “还要多谢扁鹊先生的帮助,不但帮我们解决了一些伙食,还传我这个伏魔棍法,否则,我就难堪了,我的锄田歌,不太适合他们!”姜泰感激道。

    “我有救难天下决心,但是,这一百多小童却不能照顾,只能略作绵薄之力了,只是让我想不到的是,这伏魔棍法,我只传了你一遍,你却完全记得了,而且近日看你施展,好像比我的还标准?”扁鹊古怪的看向姜泰。

    “是吗?”姜泰尴尬一笑。

    伏魔棍法的确是一套厉害的一流棍法,大日元神当时就记下了,不似三流功法很快被炼化,这伏魔棍法居然存在了两三天都没被炼化干净。不过,大日元神中练习伏魔棍法的虚影正在一点一点的淡化,显然是无法与锄田歌相比。

    “我也是机缘巧合得到这篇功法的,可惜,只是一篇图刻,我没练过,但我能看出,你炼的更加标准!”扁鹊带着一丝疑惑的摇摇头。

    “各人适应吧!”姜泰摇摇头。

    “这一百多小童,你打算怎么处置?”扁鹊好奇的问道。

    姜泰看看眼前一百多弟子,还有另一边在烧烤中的小魔女和鲁氏兄弟,微微一阵沉默。

    “怎么?小友在想什么?”扁鹊笑问道。

    姜泰微微皱眉道:“扁鹊先生,你听说过姜姓的恩怨吗?”

    “哦?”扁鹊陡然脸色一肃。

    “我最近听的越来越多,可就是不明白,不清楚具体,先生你知道吗?”姜泰带着一丝疑惑道。

    扁鹊看看姜泰,继而微微一阵苦笑道:“是两个旱魃告诉你一些的吧?的确,你姜姓有着一股大因果,但具体,我却不能说,因为这涉及各姓之间的恩怨,总有一天,你姜姓先辈,会告诉你一切的!”

    “那先生对我姜姓,如何看?”姜泰盯着扁鹊道。

    扁鹊摇摇头道:“我与姜姓,并没有恩怨,对姜姓,我有的只是惋惜吧!”

    “我不知道有什么威胁,也不知道以后会有什么艰难,但我想努力一下,最少等我知晓恩怨之时,不至于如那两个旱魃一样充满绝望,这天下是诸王的天下,同样也是诸子的天下,那日旱魃曾劝我,让我学诸子,立学说自成一家,直到立教,这样才可以护翼姜姓,不至于走他们的老路!”姜泰沉声道。

    “哦?”扁鹊神情微动的看向姜泰。

    “先生创立了医家,为医家巨子,对于立一家学说,想必有独到的见解,我想从现在开始,就为成为百家诸子中一员而努力!”姜泰面色郑重道。

    扁鹊却是忽然沉默了起来,继而盯着姜泰,看了好一会。

    “先生怎么了?”

    扁鹊却是忽然露出一丝古怪道:“那日我就看出来了,小友的聪慧程度,有些过分了,你是姜姓某个先辈转世?”

    “我?”姜泰皱眉的看向扁鹊。

    “这没什么,我扁鹊也是转世重生,不过,我一直不明白,你既转世,却对天下的各种事情,好似并不知晓?就连你自己姜姓恩怨,也不明白?”扁鹊好奇道。

    姜泰点点苦笑头:“的确不清楚,我也不知道!”

    “看来,你的转世,并非完全成功,应该是记忆在转世的时候,有很多丢失了,保留的是你的性格和智慧!”扁鹊分析道。

    “或许吧!”姜泰并没有解释。

    或许,这是如今最好的解释。

    扁鹊以为自己明白了,最终笑道:“如此,由我告诉你也无妨,想要立教,并不容易,立教者,寿与天齐,傲视天下,一教教主更能超脱三界,但立教岂会容易?一切皆来自天地秘境的成就!”

    “哦?天地秘境,那到底是什么地方?”姜泰好奇道。

    “天地秘境?就是天地规则、法则的源头,是百家诸子征伐的地方!”扁鹊解释道。

    “还是不太明白!”姜泰摇摇头。

    扁鹊盯着姜泰,沉默了好一会,好似在做思想的挣扎一样。过了好一会,扁鹊眼神才坚定下来道:“也罢,我与小友一见如故,既然你想,那我就带你去见一下天地秘境!”

    “哦?”姜泰眼中一亮。

    扁鹊一挥手,一众医家弟子快速围了过来。

    “为我护法!”扁鹊说道。

    “是!”一众医家弟子应声道。

    扁鹊探手对着姜泰一挥,顿时,姜泰好似被罩入一个气泡之中。姜泰并未反抗,而是等待扁鹊接下来的动作。

    扁鹊盘膝而坐,双目微闭,双手合十,一股吸力吸来,顿时将包裹姜泰的气泡吸入扁鹊掌心,掌心之处一个小黑洞,气泡也变的极为小一般。

    “这是先生的天地秘境入口?”姜泰惊讶道。

    呼!

    气泡被吸入黑洞之中。

    姜泰顿时出现在了一个新的世界。

    在这里,有着一望无尽的辽阔,天地间没有日月,只有无数五颜六色的光亮。

    大雾弥漫四方,但大雾之下,却有着无数暴风肆掠在四方。

    整个世界看起来模模糊糊,分不清东南西北。

    大风肆掠,吹的姜泰所在气泡不断扭曲,好似随时破开一样。

    就在这时,气泡的一旁,忽然出现一个黑袍身影,正是扁鹊。

    不过此刻的扁鹊似虚似实,不是本体。

    “这是我的意识,在此天地秘境凝聚的一个新的身体!”扁鹊解释道。

    “嗯!”姜泰点点头。

    “这里就是天地秘境,三界天地的源头,一切法则、规则的聚集地,看下方!”扁鹊指向二人脚下。

    姜泰望去,却看到一片波光粼粼的大海,不过,这里的海水却并不是液态水,而是无数各种颜色的透明光线组成,红橙黄绿青蓝紫,各种颜色都有,还有很多是姜泰认不出的颜色。

    这些一条条的光线,犹如活物,好似‘蛇’,亿万的光蛇堆积成了这片茫茫大海。

    亿万光蛇快速游走,构造成了茫茫的壮阔大海。

    “这是什么?”姜泰看着‘大海’茫然道。

    “那一条条光蛇,就是世间的一切规则!”扁鹊解释道。

    “天地规则?”姜泰茫然道。

    却看到扁鹊探手一招,一道红、蓝相间的光蛇忽然落在了扁鹊掌心。

    “这是?”

    “这是天地规则之‘水灭火’!”扁鹊说道。

    说话间,手中微微催动,却让姜泰隐约看到一些虚幻的景象,却是一股熊熊大火燃烧之际,一个大浪扑来,顿时将大火扑灭。

    “万事万物都有一定的规则,而这就是天地的其中一条规则,火可焚木,但大水却可以将其消灭,说起来很简单,但在这天地秘境之中,却能够给你细致到每一个规则蛇光!”扁鹊解释道。

    “这茫茫一片大海,都是天地规则啊?”姜泰震撼道。

    “不错,都是天地规则,还有一些天地法则。而功德、气运进入天地秘境,会被这秘境大海吸收,秘境大海会反哺一些寿元给你。而新增寿元带着一些规则、法则的痕迹,因此也就带着因果一起转嫁出去了。”扁鹊笑道。

    “可,这里是天地秘境,那和诸子百家有何关系?”姜泰好奇道。

    扁鹊探手一挥。

    “轰!”

    四周大雾顿时散去无数,让姜泰看到了四周不一样的东西。

    却看到大海之中,正有着一个畸形的树根,树根有四根树杈,正是那日对战瘟神的树根杈。不过,仅仅只是树根杈。

    畸形的树根杈,一根插入海水里,还有三根摇摆之中,好似巨大的章鱼在海里翻腾一样。

    “这是?”姜泰沉声道。

    “这里是百家诸子的战场,每一家学说都要凝聚自己的大道,大道是什么?我这个道基,你可以看做一个大道的雏形吧,是我医家学说的道,你可以将其看做有生命的东西,它会慢慢吞吃四方的规则蛇光,越来越大,直到通天彻地,形成一种天地标准,也就是天道!”扁鹊解释道。

    “啊?天道?”

    “我这个雏形道基,离天道相差太远,也弱不禁风,不过,你可以想象一下,假若在这片规则大海之中,形成一颗参天大树,大树根茎布满大海,以所有天地规则为养分,那会是一番什么样的光景?”扁鹊笑道。

    姜泰陷入沉思。

    “这颗大树顺应一切天地规则,它就是天道!可演示天地一切,凝聚出这天道思想的人,他的思想,就是天地的思想,三界六道,唯他独尊,他将不死不朽,他的道也将不死不朽,与天地同齐,与日月同寿?”

    “这样一个大教教主,他的思想就是天地的构成,谁还谈灭?”扁鹊笑道。

    “原来,这就是立教啊!”姜泰眼中闪过一股震撼。

    “当然,一切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你看我这道基,其实在这片秘境大海之中,还太小太小,这秘境大海,和外界大海有个共同之处,并非一切安逸的,一样的大鱼吃小鱼!弱肉强食!”扁鹊解释道。

    “哦?”

    “医家学说,我的思想、理论,只能让我的道基吃很少的天地规则,只能让其长到这么大,而儒家、墨家等学说,早已成为庞然大物。在这大海之中,有各种威胁,来自天灾、风暴,尽皆都会‘死亡’,还有,你看到的这些蛇光,都是最原始的天地规则,还有一些天地法则,你可知道是什么?”扁鹊笑道。

    “不清楚!”

    “天地规则没有思想,有很多很多,吃它,它不会反抗,可天地法则,你可以将其看成大海中的鲨鱼之类攻击类海怪,它们可是会攻击我的大道的!”扁鹊沉声道。

    “哦?”

    “它们会撕碎我的大道,吃入口中,更加完善其法则之权威。规则是素菜,大道就是荤菜,天地法则只吃荤,不吃素!”扁鹊凝重道。

    “这样啊?”

    “还有,除了天地法则外,各家学说,其实都在这片大海之中,每一家的大道,都想吃了对方的大道,可惜,茫茫大海,实在太大,他们还找不到我,要是知道我在此,我医家大道很快就会成为墨家、儒家们的口粮!”扁鹊感叹道。

    “不同的学说,也能吞并?”姜泰茫然道。

    “当然,学说的诞生有真有假,但只要凝聚道基、养成大道,那这个学说已然正确无疑,自然可以被别的学说吞吃吸取养分,保留对自己有用的营养成分,去除没用的糟粕而已!就像大鱼吃小鱼后,吸收有用的,排出无用的一样!”扁鹊解释道。

    姜泰好一阵沉默,诸子百家的争斗,让姜泰认识到了一股残酷。大道?原来所谓的各家大道只是‘海怪’?

    “在这里,可以最接近的体悟世间规则,完善自我学说,壮大自己的大道!而功德,也是大道的养分之一!思想如魂,功德为肉。所以功德也是必需品!”扁鹊解释道。

    “那各家学说思想,不是已经都传遍天下了吗?比如墨家巨子,完全可以用你的思想再凝聚出如你这般的道基,再吞吃啊?”姜泰好奇道。

    “不,一份思想,只能凝聚一个道基,他们知道我的学说思想,可以引申其它东西吸收,但无法吸纳我的大道,除非我的道基崩碎!”扁鹊郑重道。

    姜泰忽然想到,前世记忆中,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当时往儒学中糅合了诸多被罢黜的学说啊,当时是不是崩碎百家大道?再给儒家彻底吸收,继而成就昌盛数千年的儒家大道?儒家独尊,儒教?

    “所以,除非极为亲近之人,一般各家大道所在地,是不可能传出的,否则会招来别的大道攻杀!”扁鹊沉声道。

    “在这片秘境大海厮杀?”姜泰神色一动。

    扁鹊点点头。

    姜泰脸色一变,继而对着扁鹊微微一礼道:“是小子唐突了,多谢扁鹊先生的信任,我姜泰起誓,绝不将此地位置告知任何人!”

    ps:天天三更,真的很累啊,做梦都梦到还没码字。今天一万多字,晚上还要补起来,坚持一下吧,明天继续三更!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