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盖世天尊 > 第五十九章 教义

第五十九章 教义

    扁鹊看看姜泰,微微一笑道:“我相信你,因为我发现,我们是同一类人!”
  
      “同一类人?”姜泰微微一愣。
  
      “不是吗?你我眼里,众生皆平等,百个等死幼童,我不忍其饿死,最多带在路上再找人家收留,而你却直接收养。你也有一颗慈悲的心,你我是同一类人!”扁鹊笑道。
  
      “或许吧,我并没有扁鹊先生说的那么好!”姜泰微微苦笑道。
  
      “不若,你加入我医家,随我一同医行天下?”扁鹊问道。
  
      “入医家?”姜泰眉头微锁。
  
      想了一会,姜泰摇了摇头:“多谢先生看重,我暂时还没有入医家的打算,而且我想自己试试立一家学说。”
  
      “哦?如此,那就算了,不过,想要立一家学说,并非易事,你看如今百家诸子,其实,有着很大一部分,都是有着几世积累,而你,却遗忘了前世很多记忆,想要在百家诸子中脱颖而出,却是极为艰难!”扁鹊劝道。
  
      “万丈高楼平地起,我会努力的!”姜泰点点头。
  
      “也好,儒家有孔子、晏子等一众大儒,兵家有孙子、吴子、司马穰苴等一众兵家巨擘,一股股思想不断汇聚,海纳百川,形成如今巨大的学派,而我医家只有我孤家寡人,至于我那些弟子,终究差了一些!在这乱世天下,更无国家愿意全力推崇,致使我医家学说很难有用武之地!”扁鹊叹道。
  
      “事在人为,今日不得志,不代表以后不会名扬天下,医家暂时无法治国,但在治人方面,却少有可比啊!”姜泰安慰道。
  
      “或许吧!”扁鹊苦笑的点点头。
  
      “扁鹊先生,你说我和你是同类人,今次你邀我入医家,可能是我痴心妄想了,我想自己立一家学说,与天下诸子一较高下,但谁也不能保证以后会如何,我想,假若有一天,你我感觉力有不逮之时,可否合流入海?”姜泰忽然脸色一肃道。
  
      “哦?”扁鹊意外的看向姜泰。
  
      “先生勿怪,也许是我痴心妄想,但先生之能,姜泰极为敬仰,如今说了的确太早,但万一有一天呢?我若不逮,我请入医家,将我之道,供你大道吞食,壮大你道,而你若不逮……!”姜泰带着一丝期盼道。
  
      扁鹊盯着姜泰,沉默了一会。
  
      过了好一会,扁鹊才忽然大笑而起:“哈哈哈哈哈哈,姜泰小友,你还真有此信心?医家在我手中,若真的一无是处,再无进取可能,若你真的能立一家学说,又于我医家并不冲突,并且于我理想一致,我助你又如何?”
  
      “先生,你答应了?”姜泰陡然大喜道。
  
      “我不反对,不过,你也要立得一家学说才行!”扁鹊笑道。
  
      “以我如今幼童之身,更无任何学说支撑,先生都不以为我好高骛远、痴人说梦,先生大义,姜泰自然不会让先生失望,多说无益,待来日再见先生时,重新探讨此问题吧!”姜泰兴奋道。
  
      “好!”扁鹊点点头。
  
      “请问先生,我若是想要立一家学说,如何在此秘境大海立得道基?”姜泰面色严肃道。
  
      “由一位大能点化,助你破开此海,形成一片真空海底。而你之一缕意识,口诵‘立道’之经文学说,融合十丈功德、十丈气运,化为扎根海底的道基,即可!”扁鹊解释道。
  
      “十丈气运?是不是能换取百年寿元的量?”姜泰好奇道。
  
      “不错,气运、功德一样,一丈可换十年寿元,各取十丈即可!”扁鹊解释道。
  
      “也就是说,我需准备十丈功德和十丈气运,再完善我的第一个理论学说。再找一个大能助我破开这片大海一段时间?让我一缕意识体,融合功德、气运,扎根这片大海底部?”姜泰神情微动道。
  
      “不错!”扁鹊点点头。
  
      探手一挥,顿时,扁鹊的大道被大海淹没,沉入海底。
  
      “其实我的大道,就是扎根在海底的,道不可出海,但,贴着海底却可以移动。这也是我有四根道基根须,那日对敌只能用三根而已!”扁鹊笑道。
  
      “那,扁鹊先生,我收集其了其它,可否请先生助我破开此海?”姜泰期盼道。
  
      扁鹊摇摇头:“这或许要让你失望了,我当初也是请老子助我的,所以我对老子才会执师礼!”
  
      “哦?”
  
      “人间界,可以点化别人的,不超过十人,我知道的有老子、孔子、孙子、墨子、邹子和韩非子,只有寻求他们帮助才行!”扁鹊摇摇头道。
  
      “呃,老子、孔子、孙子、墨子、韩非子,我都有所耳闻,这邹子谁呀?”姜泰茫然道。
  
      “除了老子的道家,天下五大最强的学说,为儒、墨、兵、法、阴阳。而邹子又叫邹衍,曾为儒家弟子,后来自立阴阳五德学说,为阴阳家巨子,现在宋国联盟极力推崇阴阳家学说!”扁鹊解释道。
  
      “嗯!”姜泰凝重的点点头。
  
      这一群牛人,自己一个也不认识啊。请他们点化?这咋弄啊?
  
      “哈哈哈哈,小友还是先准备其它吧,等一切筹备齐了,再想办法请求诸家巨子帮忙,不过不用太过担心,百家虽然争鸣,但并不排斥新学说的诞生,毕竟新学说的诞生,对未来的诸子都有帮助,也许会对他们启悟更多,他们不会排斥的!”扁鹊解释道。
  
      “嗯!”姜泰点点头。
  
      “走吧!”
  
      扁鹊一招手,带着姜泰离开了天地秘境。
  
      “呼!”
  
      姜泰出现在了先前的树林边上,身上气泡顿时破开。
  
      “姜泰,你去天地秘境了?”鲁一夏围了上来。
  
      “姜泰,你太不够意思了,也没说叫我一起!”小魔女顿时气鼓鼓的说道。
  
      一旁扁鹊微微笑笑。
  
      姜泰对扁鹊微微一礼,这才看向自己的三个小伙伴。
  
      “当时没来得及!”姜泰笑道。
  
      “那里面有什么?”小魔女急切道。
  
      “你爹不是告诉过你了吗?”姜泰疑惑道。
  
      “我爹是告诉过我,但,他就是小气,不肯带我进去看看,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进去看看!”小魔女一阵叹气道。
  
      安抚了一会小魔女和鲁氏兄弟,姜泰再度前去看望一群弟子们。
  
      只有蔡庐、蔡天龙此刻看姜泰目光怪怪的。
  
      “这小鬼怎么那么好运?扁鹊对他如此客气?”
  
      “是啊,居然还平辈论交?他哪点好了?不就是能吃吗?”
  
      两人一阵费解。
  
      姜泰看着一众弟子练着伏魔棍法,眼中闪过一股精光。
  
      收一百零八弟子,未必是错,或许不久将来,可以帮自己传扬学说?
  
      “现在功德、气运无法收集,最主要的还是将自己的学说完善!学说?自己以什么学说为基础呢?科技?算了吧,前世虽然会用科技产品,但仅仅只会用,根本无法成为自己的理论,以前学校学的东西,基本还给老师了!”姜泰沉思之中。
  
      “让天下人信仰?或许,或许那个可以…………?”姜泰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接下来几天,姜泰除了自我修炼,督促一众弟子,就沉浸在回忆前世的一些信息之中,并且完善着自己的第一篇学说。
  
      姜泰的魂不守舍,小魔女、鲁氏兄弟想要询问,但扁鹊却拦住了三童。
  
      扁鹊知道姜泰转过世,也明白姜泰在干什么,所以猜到了大概。并没让别人打扰姜泰。
  
      直到又三天过后。众人终于回到了一群蔡国人之地。
  
      远远望去,远处山林大量树木倒塌,有着剧烈的打斗痕迹。
  
      “怎么回事?出事了?”蔡天龙脸色一变,快速冲去。
  
      众人也快速到了近前。
  
      “大哥,你们回、回、回来啦!”蔡天虎远远的欢喜道。
  
      巨鳄也是欢喜的一声咆哮。
  
      所有人都在,只是陈留和他两个跟班被绑了起来,身上各有大量破碎,此刻一脸恨意的看向蔡天虎一行。
  
      “这是怎么了?”蔡天龙疑惑道。
  
      “他、他、他们想要逃、逃、逃跑,结果被我抓、抓、抓回来了!”蔡天虎笑道。
  
      蔡天龙:“………………!”
  
      快速给陈留松绑,蔡天龙苦笑道:“陈留,你当初怎么答应我的?我以诚对你,你却言而无信?”
  
      “哼!”陈留一声冷哼,显然逃跑失败,心中有气。
  
      “好了,稍微休整一下,一个时辰后出发!”蔡天龙吩咐道。
  
      “是!”一众蔡国人应声道。
  
      陈留只能带着两个跟班走到一边,走到姜泰一行之处,看着眼前一群小童。
  
      姜泰正在吩咐一群小童休息。
  
      “孙菲,你们从哪找来的这么多小童?”陈留沉声问道。
  
      “你说这些?这些是姜泰刚收的弟子!”小魔女解释道。
  
      陈留:“………………!”
  
      两个跟班:“………………!”
  
      三人有些懵了,什么情况?这出去几天,这饭桶收了一百多个徒弟?这开玩笑吗?他才两岁,两岁啊!
  
      这时,姜泰走了过来。
  
      “熊…………,不,姜泰,这些是你收的弟子?”陈留古怪道。
  
      这群小孩中,好像姜泰你最小吧?
  
      “还不是,暂时只是记名弟子,以后等考校过了再具体定!”姜泰摇摇头道。
  
      “还记名弟子?”陈留忽然感觉脑袋不够用了。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