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盖世天尊 > 第六十四章 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

第六十四章 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

    扁鹊见宋丰怡未能得到裘佩玉,微微一阵苦笑,再度看向蔡王。

    “大周建立以后,周天子分封各路诸侯,在早期,蔡国为侯国,属于得天宠之国,相较之下,当初的齐国、楚国、秦国,尽皆不如蔡国,为何齐、楚、秦渐渐成为天下一霸,而蔡国渐渐衰落,成为如今下位国?”扁鹊看向蔡王。

    “还请先生明示!”蔡王郑重道。

    “蔡国有三失,失疆域之地;失天下威信;失民心所向。”扁鹊解释道。

    “哦?”

    “我医家讲究固本培元,何为本?在扁鹊看来,蔡国民心,就是本,扁鹊行至蔡国这段时间,发现蔡国已经大旱多年,很多地方更是颗粒无收,百姓哀鸿遍野,也许对诸位来说,那些jian民不值一提,可就是这些jian民才撑起整个蔡国的,蔡国想要进阶中位国,宗庙之上气运云海想要凝聚气运金龙,为何一直不行?因为民心不够!”扁鹊解释道。

    所有人都看着扁鹊。

    “百姓哀声哉道,岂能一心向国?举国祭祀之际,又有多少人真心实意希望蔡国变的更好?民心不聚,何来无量信仰?若没有无量信仰,如何向天祭祀换取无量气运?气运不足,金龙不聚!”扁鹊解释道。

    “先生,天下大旱,百姓自然会乞求上天风调雨顺,祭祀之时,怎么可能不诚心诚意?”蔡哀侯插口道。

    “诚心诚意,可百姓只是对自己的土地诚心诚意,并未对蔡国诚心诚意啊!”扁鹊解释道。

    群臣一阵议论,最终并未反驳。

    “其次,信仰不足为何?因为民不足,昔日蔡国诺大版图,如今失去无数,丢失民众无数,所以失去无数信仰!”扁鹊解释道。

    “先生意思,我蔡国应该夺回自己昔日疆土?”蔡王眼睛微亮道。

    “不,扁鹊的意思,固本方能培元,如今蔡国已病,先稳固自身,才能再做培元打算,蔡国大旱,还未治理,如何出战四方?”扁鹊马上摇摇头道。

    “大旱?大旱乃是天意,如何治理?”蔡王沉声道。

    “百姓之灾,应该由蔡国官方施救,开仓放粮!将昔年所屯,放于百姓,让百姓能安活难期,百姓必感恩戴德,来年祭祀天地,信仰必将大增!”扁鹊解释道。

    “不可!”蔡哀侯陡然叫了起来。

    蔡王也是摇摇头:“的确,蔡国所屯粮食,也并不很多,一旦有战争出现,我蔡国将无所依对,到时,必将一溃千里!”

    “不,蔡王,百姓安宁,很多时候,就算有战争出现,百姓为护卫家园,不用征兵,就会有千万相助,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扁鹊说道。

    “好了,先生,开仓放粮一事,寡人会思量的,你就不要再提了!”蔡王皱眉的摇摇头。

    扁鹊眉头微皱,摇摇头道:“蔡王,刚才我说了三失,民心、疆土,还有就是威信,如今蔡国积弱,无立威之能,此刻为何还要四处树敌?”

    “嗯?”

    “国内已然哀声四起,为何还要树立仇敌?裘佩玉,是妖道重宝,蔡国已然无法再据为所有,一件死宝又如何与一国安宁相比?不惜与楚国交恶也不肯送出以换蔡国安宁?此刻宋国也来相询,天下两大霸主国都已经盯向蔡国,蔡王还不肯放手?”扁鹊凝眉道。

    蔡王皱眉,脸色很难看。

    “扁鹊之想,蔡国此刻最应该做的,就是放出裘佩玉此祸国之源,消除蔡国外在之危,接着安抚国内民众,聚拢民心,最后与邻邦再度连谊,消除一切隐患,安心发展蔡国!”扁鹊郑重道。

    蔡王微微皱眉,摇摇头道:“扁鹊先生,仅有此说,可有其它高见?”

    扁鹊微微一阵苦笑:“国有疾,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

    不远处,姜泰正在吃着美食,陡然一激灵,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哦,对了,前世背的课文,扁鹊见蔡桓公,当时不就是这句话吗?

    “寡人无疾!”蔡桓公有些恼道。

    姜泰饭都不吃了,这可是记载数千年的历史故事啊,在我眼前发生了。

    扁鹊张张嘴,还想再说。

    不远处蔡哀侯忽然笑道:“扁鹊先生,蔡国如今或有不到之处,我等或有当局者迷,先生不若留在蔡国,细细解说?”

    “嗯?”扁鹊到嘴边的话停住了。

    一旁蔡王也点点头:“不错,先生大才,留下辅佐本王如何?”

    扁鹊看看蔡王,神情微微复杂,刚才自己的谏言,却没能得到众人信服,让扁鹊忽然感到非常失败,但,扁鹊早就看好蔡国是医家的起点,自然不愿现在就放弃。

    “我听青袍老祖所说,先生不久前炼制了‘起死回生丹’,夺天地之造化,先生医道无双,想必再炼也非难事,父王对起死回生丹也早有所闻,今次先生来我蔡国,不若将起死回生丹献给父王,父王定会对先生青睐有加!”蔡哀侯笑道。

    “不错,先生,寡人可从未见过起死回生丹,可否给寡人见识一番,先生若是留下,寡人以上卿之位待之,如何?”蔡王笑道。

    蔡王的语气已经很明显了,将起死回生丹给我,我给你蔡国大官做。

    这好似和扁鹊的初衷一样,扁鹊希望以蔡国为平台,宣扬扩大自己的学说,协助蔡国走向辉煌。

    可总感觉,有哪里不对。

    现在就将起死回生丹先给蔡王?

    扁鹊微微皱眉,四周,一众大臣纷纷屏住呼吸,就是蔡哀侯和蔡王,都是眼中带着一股强烈的期待。

    起死回生丹,那可是有起死回生之能啊,那可是天下重宝啊!

    扁鹊心中一阵烦躁,四下看了看,忽然看到不远处的姜泰了。

    姜泰面容严肃,对着扁鹊轻轻摇摇头。

    那一摇头,让扁鹊神色陡然一紧。

    转头,扁鹊看向蔡王道:“抱歉,蔡王,起死回生丹,暂时我还在温养,还差一点才能成形,待来日吧!”

    “嗯?”蔡王陡然脸色一变。

    蔡哀侯也是脸色一沉。

    很明显,扁鹊这是借口,可谁能反驳?起死回生丹只有他能炼,他说还差一点,你有什么资格反对?

    一众大臣都是脸色一沉的看向不远处的姜泰。

    因为刚才所有人都看的清楚,就是那个小孩,那小孩的一个摇头,让扁鹊放弃了取出起死回生丹。

    扁鹊为何会听一个小孩的话?没人知道,但众人的怒火却集中向了姜泰。

    “陈太子,不知你身边此童,是为何人?”蔡王皱眉的问道。

    陈留:“………………!”

    陈留也看到刚才一幕了,但陈留自己也不明白,扁鹊为何听这熊孩子的话。

    “此乃我陈国兵家弟子!姜泰!”陈留硬着头皮道。

    “哦?”蔡王沉声的看向姜泰。

    蔡王原先如沐春风的态度忽然大变样了一样。

    一旁蔡天龙马上开口道:“大王,此童为陈国俊杰,被赐予兵家初级兵符!”

    “初级兵符?”蔡王皱眉道。

    而蔡哀侯却是脸色一冷:“陈国俊杰?就他?我看不像吧!”

    “哀侯,他有初级兵符,还请……!”蔡天龙再度开口道。

    蔡天龙为蔡国臣子,同样也是兵家弟子,有初级兵符,身为兵家弟子,能帮衬的自然要帮衬。

    “初级兵符?哼,或许是陈国滥用职权呢?我不信他是什么陈国俊杰,要不,让我蔡国学子试之一试?”蔡哀侯冷声道。

    一旁蔡王此刻居然没有相拦。

    扁鹊却是深深皱起眉头,蔡王怎会如此?刚才不是看起来很好shuang吗?此刻对一个小孩,居然如此咄咄bi人?

    如此气度,岂是明君所有?

    扁鹊正要阻拦,姜泰却忽然笑了起来:“蔡哀侯,你想报那日之仇?”

    “嗯?”不远处蔡哀侯陡然脸色一沉。

    蔡王和一众臣子忽然一阵好奇,不明所以,毕竟蔡哀侯被姜泰毒到的事情并不光彩,被蔡哀侯**了消息。

    “你想报仇,就直说好了,要蔡国俊杰试试我?也好,只要淬体境的,你就让他们来吧,我姜泰虽小,但终究代表宛丘兵家学府,同阶之内,自然不会怯了你!”姜泰面色泛冷道。

    “小泰!”满仲一旁担心道。

    “小泰?”陈一也露出焦急之色,这里毕竟是蔡国。

    “满叔,老师,你们放心,他们不会拿我怎么样的,我遇到扁鹊先生,得了一些奇遇,不久前曾让蔡哀侯跪地求饶过!”姜泰眼神坚定道。

    “哦?”陈一、满仲都露出惊讶之色,一起看向扁鹊。

    扁鹊却是点点头。

    陈一、满仲尽皆不可思议的看向姜泰,姜泰才淬体境啊,那蔡哀侯听闻已经金丹期了,让他跪地求饶?怎么可能?

    另一边,蔡哀侯面色阴沉道:“如此,那就让我看看陈国俊杰吧,淬体境?放心,我找的蔡国学子,不会超过淬体境的!”

    转头,蔡哀侯看向蔡王道:“父王,今日大宴,却没有准备助兴之事,不若就让陈蔡两国学子相较一番助兴,如何?”

    “准!”蔡王点点头。

    ps:连续五天三更了,观棋扛不住了,先歇歇,明天恢复正常两更,过些天再三更!另感谢大家的厚赏。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