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盖世天尊 > 第六十七章 姜泰的计划

第六十七章 姜泰的计划

    鲁氏兄弟的加入,顿时让战局倾倒的更快了!

    鲁氏兄弟的招式或许没有姜泰精妙,但耐不住他们皮厚啊,别人刀剑砍在身上,根本就是刀枪不入,反过来一锤头一锤头的打昏多少学子。

    一众蔡国大臣看着自己儿孙被打,顿时焦急不已。

    蔡哀侯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这怎么会变成这样?

    蔡王脸色也渐渐阴沉下来。

    “嘭!”“嘭!”“嘭!”………………

    三童的杀伤力是巨大的,剩下五六十人,仅仅一会功夫,全部倒在了地上。

    “呕!”“呕!”………………

    被鲁氏兄弟大锤子砸中的都昏死过去,被姜泰打中肚子的,全部呕吐不止,面如死灰。

    广场中心,所有学子都跌倒在地,只有姜泰、鲁氏兄弟傲立在群学子之中。

    踏步所过,满地废墟。

    “弱爆了!”鲁三夏不屑的说道。

    蔡哀侯脸上露出一股要吐血的僵硬。

    一众大臣焦急的想要上前看看儿孙伤势,但蔡王在此,谁也没敢放肆。

    姜泰也不看蔡哀侯,而是直接走到那四百金之处。

    “鲁一夏、鲁三夏,小魔女,我们一人一百金!”姜泰爽快的说道。

    “好噢!”鲁氏兄弟开心道。

    “我也有份?”小魔女惊讶道。

    “当然,要不是这几个月你陪练,我们也不可能这么快将他们打败!”姜泰点点头。

    “还是姜泰有良心!”小魔女顿时兴奋的去报自己的金条了。

    两场赌局下来,姜泰得三百金,小魔女、鲁氏兄弟一人得一百金,顿时一个个欢天喜地。

    唯一不开心的,就是蔡王在内的一群蔡国人了。

    此刻一个个面沉如水。

    这里可是蔡国王宫,你三个陈国人,居然让我们颜面扫地?

    “来人,给我将这三个饭桶拿下!”蔡哀侯更是声撕裂竭吼叫着。

    自己的地盘,被这饭桶连续打了两次脸?蔡哀侯自然什么都不顾了。

    “祖父,不可!”蔡庐惊叫道。

    “侯爷,不可啊!”蔡天龙也惊叫道。

    而其他臣子却没人开口,虽然有损颜面,但自己儿孙被打吐成那样,根本没有为三个饭桶说话。

    至于蔡王,此刻居然也没有阻拦,冷冷的看着。

    一群侍卫顿时冲了上来。

    姜泰脸色一沉,扁鹊也正要开口,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蔡王,蔡哀侯,还请收手!”一声大喝,顿时让四周侍卫身形微顿。

    姜泰惊讶的望去,却是陈留踏步走了出来。

    陈留挡在了自己面前?他不是一直看自己不顺眼吗?

    “陈太子,你想为他求情?”蔡王皱眉道。

    “是,姜泰虽然顽劣,但终究代表我陈国兵家学府,刚才比试,乃是蔡哀侯提出,乃是助兴之比,为何输了赌约,就翻脸报复?”陈留郑重道。

    “陈留,这里是我蔡国,不是你陈国!”蔡哀侯顿时怒斥道。

    陈留却是不理,继续看向蔡王。

    “蔡王,蔡哀侯为一己私怨,置两国之盟于不顾,蔡王深明大义,还请看在两国交情的份上,将此一笑置之!”陈留恭敬的一礼道。

    不远处,小魔女、鲁氏兄弟都瞪大眼睛,想不到陈留在这个时候,居然会为姜泰说话?

    不远处,蔡王盯着陈留,微微一阵沉默。

    这时,宋丰怡起身道:“蔡王,姜泰于丰怡有救命之恩,还请蔡王不用追究!”

    扁鹊也起身道:“蔡王,姜泰是在下好友,今日错不在姜泰,还请蔡王三思!”

    陈一也开口道:“蔡王,姜泰拥有兵家初级兵符,为兵家弟子所助,今次若蔡王一意孤行,必让蔡国兵家弟子寒心!”

    满仲却是到了姜泰身旁,只要蔡王继续追究,满仲甚至可以立刻与蔡王翻脸。

    蔡王看着这么多人忽然求情,忽然大笑而起:“哈哈哈哈哈,酒宴助兴之比,寡人岂会怪责?”

    众人暗呼口气,只有姜泰眼神之中泛出一丝冷笑。

    “献舞,愿赌服输!”蔡王叫道。

    蔡哀侯脸色难看,但还是点点头道:“是!”

    “蔡王,我等刚到上蔡,需要休息一下,酒宴到此结束吧!”扁鹊开口道。

    “也罢,今日就到这里,寡人为先生准备了居所,就在王宫之内,也方便寡人与先生促膝长谈!”蔡王笑道。

    “不必了,扁鹊现还未入蔡国朝堂,待来日吧!”扁鹊摇摇头道。

    蔡王皱眉看看扁鹊,最终微微一笑道:“也好!寡人给先生随时入王宫之权,只要先生想要见我,任何人不得阻拦!”

    “是!”群臣应诺。

    蔡王看向扁鹊道:“扁鹊先生,你起死回生丹若是完好了,可要让寡人一看究竟!”

    “会有机会的,倒是蔡王思量一番在下先前之言,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扁鹊深深一礼道。

    “寡人会的!”

    ----------------

    除了陈留太子,一众人缓缓退出王宫。

    蔡王屏退群臣,陈留更是被姑姑们找去叙旧,只留下蔡王、蔡哀侯和青袍老祖。

    “父王,扁鹊脑袋是不是坏掉了,想要让我们开仓放粮?哼!”蔡哀侯冷声道。

    “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蔡王冷冷的说道。

    “是啊,我看这扁鹊也是沽名钓誉之辈,根本不懂国政,却自以为是,好在父王明察!”蔡哀侯点点头道。

    青袍老祖深吸口气道:“蔡王,扁鹊治国无能,但他的起死回生丹,却是实实在在的天下重宝啊!”

    蔡王和蔡哀侯陡然眼中一眯。

    “青袍老祖,你所看到的属实?”蔡王沉声问道。

    “不错,不过此次却被那小鬼破坏了扁鹊献丹,否则蔡王现在已经能够看到了!”青袍老祖沉声道。

    “青袍老祖,你放心,扁鹊很快还会献丹的,我蔡国哪里是扁鹊说的那番不堪,不然他岂会来我蔡国?”蔡王冷冷笑道。

    青袍老祖微微一笑道:“不错,蔡王雄才大略,如今修为已经进入武宗境,蔡国气运已经凝聚足够,进阶中位国,也将是很快之事,扁鹊就是想要乘蔡国顺风舟才来的,起死回生丹?只要蔡王拿捏住扁鹊,不怕他不献!”

    “嗯,接下来,还要仰仗青袍老祖!”蔡王笑道。

    “蔡王不弃,我愿带我所掌的部分蛇族,入蔡国,为蔡国国兽,为蔡王征战天下!”青袍老祖笑道。

    “青袍老祖能来,乃是我蔡国之幸,蔡国气运昌盛,自然不会少了青袍老祖那一份!”蔡王笑道。

    “如此多谢!”青袍老祖笑道。

    另一边,蔡哀侯皱了皱眉头道:“父王,我先前好像听陈留说过,他见过姑姑们,就想要回国!”

    蔡王双眼一眯:“回国?都抓回来的,谁也别想回国,陈留,还有那个姜泰,那群人,谁也不准离开!”

    “是,儿臣会派人时刻监视,并且通知城门守卫的!”蔡哀侯兴奋道。

    “嗯!”

    ------------------------

    姜泰一行出来,跟着满仲来到一个巨大的宅邸。

    “满叔,这是你来上蔡买的房屋吗?真大!”姜泰惊讶的看着这前前后后十几个大屋的巨大院落。

    “不算买吧,一个朋友的房子,我和他是在齐国认识的!”满仲笑道。

    “噢!”

    “你们这段时间过的怎么样?”陈一好奇道。

    “老师,让小魔女、鲁一夏、鲁三夏告诉你们吧,我有话要跟扁鹊先生与丰怡公主谈!”姜泰笑道。

    “嗯!”满仲、陈一面色古怪的点点头。

    的确,扁鹊、宋丰怡正在不远处等着姜泰。

    一百零八弟子,虽然让满仲、陈一震惊,但安顿起来却很容易。

    姜泰也不用多劳心,直接在院中亭中见扁鹊和宋丰怡了。

    “姜泰小友,先前,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扁鹊疑惑的看向姜泰。

    姜泰微微一笑道:“先生当时也有迟疑吧?”

    “不错,当时是有一点,但却说不上来为什么!”扁鹊摇摇头古怪道。

    “扁鹊先生和丰怡公主一样,都太善良了!”姜泰摇摇头道。

    “嗯?”二人皱眉道。

    “就丰怡公主来说,你有必要对蔡王那么客气吗?你可是宋国公主,找几个高手还不容易?就算抢了裘佩玉又如何?你宋国又不和蔡国接壤,相差不知多远,何必那么客气?”姜泰笑道。

    宋丰怡露出一丝苦笑道:“我父王昔日教导,仁义为先,任何时候都不得失了仁义,特别还是两国之间!”

    “宋襄公?我好想有点印象,不过,仁义对友,不对敌啊?宋襄公气度不凡,但也要分场合好不好?”姜泰苦笑道。

    宋丰怡摇了摇头:“前……,晚辈敬你,希望你也不要数落我父王,其次,呵,可能你还不知道,我虽为宋国公主,但,却是最没地位的公主!身边也没有多少高手可以调动。”

    “哦?什么意思?”姜泰茫然道。

    “我有一半是狐血!”宋丰怡解释道。

    “狐血?”姜泰惊讶道。

    宋丰怡点点头:“人妖相恋,为世人所忌,所以在宋国,我…………。我母亲死后,只有少部分狐妖愿意追随我。所以…………!”

    姜泰点点头:“好了,我知道了,不过你先前那一套肯定没用,再过段时间吧,我帮你想想办法!”

    “谢前辈!”宋丰怡马上微微一礼道。

    姜泰微微一阵苦笑,摇摇头没用受这个礼,看着前世妻子容貌对自己这么客气,姜泰怎么心里也很不好受。

    转头,姜泰看向扁鹊。

    “先生,我之前说你心善,你也别不相信,先生之言,字字珠玑,小子听了都要拜服,可那蔡王呢?目光短浅,外宽内忌,看似明主,却非明君。我看先生还是放弃蔡国吧!”姜泰皱眉道。

    “嗯?”扁鹊皱眉有些不甘心。

    “起死回生丹,我虽然就那日看了一眼,但也知道乃是夺天地造化的天下重宝,那蔡王今日大宴,说起来根本不是为了给我们接风洗尘,而是冲着起死回生丹去的!”姜泰说道。

    扁鹊皱眉,沉默了一会道:“我知道小友所想,但,扁鹊周游列国,发现天下各国崩坏,有明君者,但也有各家巨子投奔,而我医家很难一展抱负,可这蔡国,一切条件都好似为我医家所设,就这样放弃,我很不甘,或许我以后能改变他们吧!”

    “江山易改本xing难移!”姜泰摇摇头道。

    “多谢小友好意,但我还是想要试试看!若是不成,我再离开蔡国吧,毕竟,我医家弟子太过凋零,想要壮大医家,必须要有奋力一搏的决心!”扁鹊说道。

    姜泰皱眉,看了看扁鹊,微微一阵沉思。

    姜泰明白,今日能安然从王宫出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扁鹊。蔡王是看在扁鹊面子上,不与自己追究的。

    扁鹊能力,姜泰也非常欣赏。

    可眼前一个大坑,眼睁睁看着扁鹊跳下去?

    深吸口气,姜泰微微一笑道:“好吧,先生若是真的想要在蔡国试试,姜泰也不再相拦了,但,蔡王现在对先生重视程度可还不够,对起死回生丹的重视程度也还不够啊!”

    “嗯?”

    “再好的丹药,也要包装才行,我与先生一见如故,先生若是信得过我,就暂时将起死回生丹给我一段时间,我帮你让它名动天下,为天下百国所望!”姜泰郑重道。

    “哦?”扁鹊微微一愣。

    “蔡王今日什么态度?那态度是让你将丹献给他,他再赏你一个官位?可主动权在蔡王手中啊,他想给你什么官,就什么官,到时将先生置于闲职,先生一腔抱负岂不是无处施展?”姜泰笑道。

    扁鹊眉头一挑,的确,今日大宴,好似自己用起死回生丹求蔡王施舍一般。

    “与其你求他,不如他求你!先生你认为呢?”姜泰笑道。

    “真的?”扁鹊惊讶道。

    “先生还没体会到自己的价值啊。蔡王,包括先生一路所过的列国君王,都没有发现先生的巨大价值,我就让他们后悔,先生,你若是舍得起死回生丹,就交给我,若是不信,那就当我没说!”姜泰笑道。

    “哈哈哈哈哈,有什么舍不得的,小友睿智,我早就发现了,我此起死回生丹,就交给你处理!”扁鹊大笑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让此丹,名动天下,为天下所望!”姜泰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肯定道。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