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盖世天尊 > 第七十六章 君有病在肌肤,不治将益

第七十六章 君有病在肌肤,不治将益

    “许斯,你敢!”郑嘉瞬间双目凶瞪。

    许斯冷冷一笑:“我为何不敢?你又为何抓我?还不是因为我许国王室还在,天下人都知道,许都该是我许国的,周天子分封各路诸侯封地,周天子代表天意,天意许诺是我们的,那就是我们的,而你郑国,未得到天意许可,却擅自侵略许国,致使我王室流离失所!哼,可这又如何?天意下,许都还是我们的,我说给谁,才是谁的,不是你抢就能是你的!”

    “哼,成王败寇,许国已灭,你还存有侥幸?”郑嘉冷声道。

    “侥幸?哈哈哈哈哈,你郑国难道真觉得是侥幸?既然侥幸,许国已破,你们为何对我王室追杀连连,为何要斩尽杀绝?哼,那是因为尔等并未顺应天意,逆天而行,终遭天谴!”许斯铮铮有声的喝斥道。

    “哼,许斯,我告诉你,许都已为郑国疆土,你再四处挑拨也没用了!”郑嘉面**沉道。

    “有没有用,可不关我事,而是看蔡王如何决定!哈哈哈哈哈!”许斯发泄心中的大恨笑道。

    “哼,冥顽不宁,那你就没必要活在这世上了!”郑嘉寒声道。

    说话之际,一掌向着许斯打去,许斯被制,根本毫无反抗,若是被打实了,必死无疑。

    许斯双目瞪起,一点不怕。

    眼看一掌就要打到许斯脑袋了。骤然一道青色身影挡在了许斯面前。

    “轰!”

    郑嘉的一掌,撞在了一个拳头之上,瞬间,巨力反弹,郑嘉向后退出了七八步才停了下来。

    却是青袍老祖忽然挡在了郑嘉面前。

    大袖一甩,制住许斯的两个郑国强者顿时被掀翻了出去。倒退了七八步才稳住身形。

    “太子!”一众郑国人惊叫道,快速扶向郑嘉。

    “郑太子,这里可是蔡国,不是你放肆的地方!”青袍老祖微微一笑道。

    许斯冷眼看着青袍老祖,身处王室,自然明白青袍老祖出手所代表的意义。

    郑嘉气喘吁吁的站起身来,面露寒光的看着青袍老祖。

    “蔡王,你别听许斯的,他就是一个亡国之徒,根本不如草芥!”郑嘉对着蔡王说道。

    “郑太子,不用太激动,许斯是我蔡国贵客,可不是草芥!”蔡王笑道。

    说着,蔡王再度看向许斯:“许太子,你先前所说的,可是属实?”

    人群中,扁鹊眉头微皱,感到一丝不妙。姜泰却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最少眼前许斯还是挺聪明的,祸水东引玩的很不错。

    “蔡王,你看我像说谎的人吗?我说了,愿意将许都送于蔡王,以敬许、蔡两国之谊!”许斯大声清晰道。

    “哈哈哈哈,许太子快人快语,寡人与许国为邻,是为一大快事!”蔡王顿时大笑道。

    “许太子,我们王宫说话!”蔡哀侯也笑道。

    不远处郑嘉却急了。

    郑国为何一直追杀许国余孽?就是因为吞并许国时候,并没得到周天子旨意,周天子虽然已经没有多大的权威了,但终究是天下共主,这还是大周的天下,如今郑国名不正言不顺,自然无法服众,不仅许国百姓很难很快适应,就连周边各国,也可以凭此为借口对郑国不义之举进行讨伐。

    只有许国余孽灭了,谁也不好说什么了。

    可现在蔡王想要cha一手?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

    “蔡王,你不要被许斯骗了,他就算是许国王室,可他并不是许国君王啊,他根本无法决定许国事宜,他这是在骗你!”郑嘉焦急道。

    蔡王微微凝眉,的确,今日为了许斯与郑国撕破脸皮,若根本得不得想要的,又有何用?

    “哈哈哈哈哈!”许斯却是一阵大笑。

    所有人都看向许斯,却看到许斯从怀中取出一张黄色绸布卷轴,轻轻展开。

    卷轴之上,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国玺之印。

    “这是?”蔡哀侯陡然激动了起来。

    “蔡王,这是我许国的君王旨意,已经盖上了父王大印,在许国,父王相信我,所以来上蔡前,父王给了我一份空白旨意,内容,任凭我填!”许斯笑道。

    “什么?不可能!”郑嘉惊叫道,再度冲上前去,想要撕碎这个君王旨意。

    而蔡王、蔡哀侯却是眼中闪过一股急切的兴奋,一切没想到这么顺利。

    “呼!”

    青袍老祖大袖一甩,甩开郑嘉。

    “哈哈哈哈哈,许太子,里面请!”蔡王大笑道。

    这时候,蔡王已经不再理会郑太子了,有此君王旨意,自己就名正言顺了,讨伐郑国,将再无他国捣乱,甚至,还可以约会一些别国,助自己一起与郑国会战。

    因为,自己有着一份名义大旗,可招八方风助,顺应天意!

    “蔡王,不可啊!”郑嘉焦急无比道。

    “郑太子,请回吧!”蔡王摇摇头,直接拒绝道。

    “蔡王!不要听信许斯小人之言!”郑嘉无比焦急。

    许斯看看郑嘉,露出一丝冷笑,转而看向蔡王道:“蔡王,我会写下你想要的旨意,那样,蔡国、郑国必将重新争夺许都!”

    “嗯?”蔡王疑惑的看向许斯。

    “郑国肯定不愿归还许都,如此一来,郑蔡必然大战,既然必然大战,蔡王为何还要对郑国那么客气?有此郑国太子,不是可助蔡王更加容易得到许都?”许斯笑道。

    蔡王、蔡哀侯陡然眼睛一亮。

    “许斯,你好毒!”郑嘉惊怒异常。

    原先,许斯在郑嘉眼里,只是一个随时可以捏死的老鼠,可现在,这个老鼠却能反咬一口?

    郑嘉看着蔡哀侯不善的目光,已然心中萌生退意。

    “给我全部拿下!”蔡哀侯陡然一声大喝。

    蔡王并没有反对。

    “喏!”

    一群王宫侍卫顿时急速冲了上来,顿时与郑国强者打了起来。

    “太子,你快走!”郑国强者惊吼道。

    “轰隆隆!”

    有青袍老祖压制,这群人谁也走不了,很快,一群人就被全部擒拿而下。

    郑嘉被擒,面露惊慌之色。

    许斯却是冷冷一笑,缓缓走到郑嘉面前。

    “卑鄙小人!”郑嘉含怒骂道。

    “啪!”

    许斯一巴掌打在郑嘉脸上。打的郑嘉瞪大眼睛,不可置信,这老鼠敢打我?

    “还没看出态势吗?郑国、蔡国大战,马上就要开始了!”许斯面**冷的说道。

    郑嘉仇恨的看着许斯。

    许斯面露怨毒之色,悄声对郑嘉:“你放心,郑国毁我许国,我会让郑国万劫不复的!”

    许斯教训郑嘉,蔡王等人却无人相拦。

    “许太子,里面请!”蔡王笑道。

    “多谢蔡王!”许斯对着蔡王一礼。

    许斯心中并不感激蔡王,因为蔡王也是想要许国疆土,许斯只是利用蔡王给许国王室报仇而已。

    “蔡王,你听信他的妖言,我郑蔡之争,将不死不休!”郑嘉吼叫着。

    “压入天牢!”蔡哀侯冷声道。

    “是!”一众侍卫应声道。

    “慢!”陡然人群中一声大喝。

    所有人望去。周围的人微微分开,顿时暴露出扁鹊、满仲和姜泰三人。

    却是扁鹊刚才喊了一声。

    “扁鹊先生?”蔡王疑惑道。

    蔡哀侯冷冷的看向姜泰。满仲护在姜泰身侧。

    许斯皱眉的看着扁鹊,毕竟先前扁鹊放过自己,许斯并没有多话。

    “扁鹊先生,你快救我,郑国必有厚报!”郑嘉叫喊着。

    扁鹊却没有看郑嘉,而是看向蔡王道:“蔡王,郑太子毕竟是郑国使者,两国交战还不斩来使,这样做,不妥吧?”

    一旁蔡哀侯微微一笑道:“扁鹊先生,你就不要多管了,再说,我们没说斩他啊,只是留在蔡国做客,这也没什么!”

    扁鹊自动忽略了蔡哀侯的话,再度看向蔡王。

    “蔡王,那日大宴,我们相谈之事,你忘了?蔡国已经是多事之秋了,你怎能在这个时候再竖强敌?”扁鹊焦急道。

    “先生,你多虑了,我这也是为了蔡国好!就差那么一点而已!”蔡王摇摇头道。

    扁鹊一阵苦涩,看来,自己的理论,蔡王根本没有听进去。自己有能力改造蔡国吗?能够改变蔡王思想吗?

    姜泰所说,江山易改本xing难移!是真的吗?

    “蔡王,那日在下曾说过,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今次,你却抓了郑太子,治蔡国安危于不顾,在下想说,君有病在肌肤,不治将益深!”扁鹊苦笑道。

    一旁姜泰神情一动,这不是前世课文上,扁鹊第二次会诊蔡桓公吗?

    蔡王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但还是摇摇头道:“先生,你想多了,寡人无疾,你医家想要在蔡国宣扬学说,有困难可以跟寡人提,但此事,还请你不要cha手!”

    扁鹊却还要说话,姜泰却是一把拉住扁鹊。

    “蔡王,扁鹊先生是想要宣传医家学说,准备开坛讲道,宣扬医家,可,附近没有大一点的场地,我们想在城外重新扩建一个巨大的讲坛,还请蔡王批准!”姜泰插口叫道。

    “呃?开讲坛?巨大的讲坛?”蔡王微微一愣。

    “开什么讲坛,你那仙丹院那么大的地方,难道还不够?”蔡哀侯插嘴道。

    姜泰点点头:“当然不够,那么点小地方怎么够?扁鹊先生开讲坛,必定引动天下,到时来人无数,仙丹院怎么够接待?”

    “仙丹院外,可以容纳数千人,这还不够,扁鹊先生开讲坛,有多少人会去听?”蔡王茫然道。

    “最少十万人会去听道!”姜泰说道。

    扁鹊:“………………!”

    十万人?这么多?我怎么不知道?

    就是蔡王、蔡哀侯、青袍老祖等广场上一众人都是露出茫然之色。你开玩笑吧?十万人?你以为你谁啊?就是孔子、墨子讲道,也未必能达到这程度啊。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