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盖世天尊 > 第七十七章 踏步所在,废墟千里

第七十七章 踏步所在,废墟千里

    十万人?还最少十万人?

    无论许斯、郑嘉还是蔡王、青袍老祖,都是一脸不信,听道和你收门票可不同,那群看起死回生丹的人,只是看个稀奇,可你讲道,那是纯粹的说理论。

    你以为这天下人人都聪明?不,这世上更多的是文盲,谁听得懂?

    每一家学说,对于这些愚昧的文盲来说,都枯燥的想要睡觉,谁会来听你长篇大论?

    况且,还是你医家。讲人的经脉之类,谁懂?你要是小说家,可以讲讲故事,说不定人还多点。

    可你们…………!

    蔡王不相信。

    扁鹊看看姜泰,点点头道:“还请蔡王成全!”

    蔡王看看扁鹊眉头微皱道:“先生开坛讲道就是,何必跟寡人说这个?”

    姜泰再度插口道:“扁鹊先生的讲道,非比寻常,到时不是谁想听就能听的,要建造特殊的讲道场!”

    蔡王:“………………!”

    蔡哀侯:“………………!”

    青袍老祖:“………………!”

    你们凑齐十万人就是无法想象的事情了,居然还跟我讲筛选?你们开玩笑吧?

    “先生既然想建特殊讲道场,那就建好了,何必跟寡人说?”蔡王没好气的道。

    蔡王本身就不相信会有这种事情。

    这天下巨子讲道的事情,蔡王又不是不知道,可谁会像你说的那样?这不是纯吹牛吗?

    “上蔡没有足够空旷的场地给我们建造,只有城外了!”姜泰说道。

    这时,蔡哀侯、蔡王才重视姜泰,都是姜泰说话,难道这小鬼能给扁鹊拿主?

    或者,不久前收门票展览起死回生丹,也是这小鬼弄的?

    想到这,众人都是陡然一激灵。

    是啊,扁鹊游走列国,可从来没想过收门票展览啊。这次忽然想到,难道真的是这小鬼的主意?

    众人不相信,但,越来越怀疑。

    “城外又如何?”蔡王不解道。

    “因为讲道的大会场,只有我知道怎么建造,我要亲临现场指挥,所以,蔡王请解除对我们陈国人的出城禁令!”姜泰说道。

    “你?哈哈哈哈!”蔡哀侯不知是气是笑。

    而蔡王却是双眼一眯的盯着姜泰。

    不久前派人监视陈国人和陈留不准出上蔡,就是怕他们跑了,这要让他们出城,万一跑了怎么办?

    “蔡王,还请允许!”扁鹊开口道。

    蔡王盯着姜泰看了一会,若一切真是这小鬼的主意,那就更不能让他们跑了。

    蔡王忽然大笑道:“哈哈哈哈哈,扁鹊先生讲道,怎能少了我蔡国支持,空旷的场地,不一定非要城外,上蔡城内同样拥有!”

    “我看过了,上蔡城内,只有蔡国宗庙广场勉强够,也只是勉强刚刚好建造大会场!”姜泰摇摇头道。

    “宗庙广场?就宗庙广场吧,我会和宗庙长老说的,先生就在蔡国宗庙广场开坛讲道吧!”蔡王沉声道。

    “我们要建会场!”姜泰插口道。

    “造吧,只要不破坏宗庙,大不了,以后拆掉就行了!”蔡王开口道。

    “那多谢蔡王了!”姜泰开心道。

    四周众人依旧不明白姜泰、扁鹊要干什么。

    只有满仲忽然古怪的看向姜泰,宗庙?又是宗庙!

    上次在陈国,四个熊孩子将宗庙弄的一塌糊涂,差点将陈国宗庙一把火烧了,这次到了蔡国,不知道会不会再出幺蛾子。

    虽然有些担心,但满仲可不打算说出来。

    “多谢蔡王!”扁鹊苦笑道。

    蔡王点点头,扭头看向许斯道:“许太子,里面请!”

    许太子点点头。

    一行人押着郑嘉进入王宫。

    进入王宫之际,蔡哀侯冷眼看了一眼姜泰。眼神之中带着一股怨毒,或许就是因为这祸害,才让扁鹊没有交出起死回生丹的,否则,此刻坐收展览的无数金钱,可是全部入自己口袋了啊。

    那么多钱,那么多钱!

    “哼!”

    一甩袖子,蔡哀侯跟着蔡王走入王宫。

    蔡王城府深一些,但同样心中疑惑不已,对着蔡哀侯道:“献舞,你去查查那小鬼底细,在陈国,到底有何事迹!给我查清楚,扁鹊开展厅,是不是这小鬼出的主意!”

    “是!”蔡哀侯应声道。

    扁鹊站在王宫外,看着蔡王扣押郑嘉,重礼许斯,露出一丝苦笑之意。

    “唉!”扁鹊微微一叹。

    姜泰看到扁鹊的叹气,神情微动。

    回到仙丹院。

    “扁鹊先生,我刚才看你叹气,是不是对蔡王失望透了?”姜泰笑道。

    扁鹊苦笑道:“蔡王但凡能听我一言,也不至于让我如此寒心!”

    “先生来蔡国,最终目的是什么?”姜泰忽然问道。

    扁鹊疑惑的看向姜泰,怎么忽然问起这话来了?

    “自然是宣传我医家学说!”扁鹊肯定道。

    “那起死回生丹,不一定非要献给蔡王了吧?”姜泰笑道。

    “我不清楚,但就我现在心里,已经不太想给他了!原本想做敲门砖,但,蔡王根本将我不当一回事!”扁鹊苦笑道。

    “先前我所说的,将有十万人以上来听你讲道,你觉得如何?”姜泰笑问道。

    扁鹊神色微凝,郑重道:“扁鹊行医天下,走过无数地方,我医家学说也向很多人讲过,可大部分人都听不进去,也就是被我救治过的病人,才会听我唠叨一下,或许,仅仅唠叨一下吧,因为我医家学说,在很多人眼里,根本不能给他们带来利益,所以医家弟子凋零。

    十万人?若真有十万人愿意听我讲道,那将是我扁鹊最大的幸事!”

    “最大的幸事?比起这起死回生丹,如何?”姜泰目光严肃的盯向扁鹊。

    扁鹊瞬间明白了姜泰的潜台词,姜泰是要向自己索要起死回生丹?

    “小友,你若是想要起死回生丹,我送你即可,起死回生丹虽然难炼,但我还是能够再炼的,这段时间,你为我医家筹集了这么多宣传费,也让我医家名动天下,我早已感激不尽了!”扁鹊笑道。

    姜泰摇摇头道:“先生误会了,我可不是要先生的起死回生丹,依旧是为了宣传你医家!”

    “哦?”扁鹊好奇道。

    “本来我有另一套宣传方法的,既然先生舍得起死回生丹,已经不愿意给蔡王了,那在下就可以用其为先生宣传!吸引天下各国的强者前来!”姜泰笑道。

    “哦?怎么吸引?”扁鹊好奇道。

    “就给先生透露一点,起死回生丹,我会将它送给来听你讲道的某一个人!”姜泰笑道。

    “某一个人,谁?”

    “这听道的十多万人之一。没有谁!”

    “那怎么给?”扁鹊茫然道。

    “抽奖啊!”姜泰笑道。

    “抽奖?何为抽奖?”扁鹊不理解道。

    “抽奖你都不知道?”姜泰茫然道。

    “应该知道吗?”扁鹊茫然道。

    姜泰:“………………!”

    扁鹊:“………………!”

    ----------------------------------

    蔡王宫。

    在蔡王、一众大臣,还有各国使者的见证下。

    许国太子许斯,当众签下了那份友赠许都的许国君王旨意。

    蔡王一脸畅快。

    “蔡王,从今日起,许都就属于蔡国了,望蔡王不忘许国友谊,为许国一众王室报仇雪恨!”许斯恭敬的递出君王旨意。

    “好,好,好,许太子,本王定为你们复仇!”蔡王大笑道。

    “恭喜大王!”

    “贺喜大王!”

    …………………………

    ………………

    ……

    群臣一阵恭贺,而各国使者却纷纷皱起眉头。

    朝会结束,一众各国使者纷纷快速用自己的方式,将消息传递回国。

    两国交战,四周邻国必定敏感无比。

    蔡王得到这份许国君王旨意,犹如得到天意所向一样,准备大打出手。

    一时间,一众将士纷纷请战,准备尽快拿下许都。

    只有少数大臣微微担心,但根本扭转不了蔡王此刻的雄心壮志。

    上蔡很快就传遍了这个消息,上蔡哗然,这片哗然只是一个开始,各大的哗然将如大浪一样,向着四面八方有人的地方席卷而去。

    蔡王宫。

    蔡王和青袍老祖对弈之中,蔡哀侯再度闯了进来。

    “父王,打探清楚了!”蔡哀侯带着一堆竹简递上。

    “哦?”

    “那熊孩子,就是一个祸害啊,踏步所在,废墟千里,在陈国,已经将宛丘搅动的怨念冲天了,这次陈国人让他出来,就是受不了他了啊,他就是一个祸害!”蔡哀侯叫道。

    蔡王和青袍老祖不明所以,仔细的将竹简上文字看了一遍。

    看着看着,二人的脸也黑了下来。

    “果然是个祸害!”蔡王无语道。

    “我那女婿,居然栽在了这熊孩子手中?废物!”青袍老祖顿时气急败坏。

    虽然对宗离不爽,但,被一个两岁大小孩忽悠瘸了,这更让青袍老祖丢脸。

    “这是陈国派过来的祸害,难怪陈国这段时间那么淡定!”蔡哀侯也是黑着脸说道。

    这祸害一路从陈国过来,让蔡国大量将士饿的欲仙欲死,到了蔡国,更是连打了自己三个巴掌,蔡哀侯对这熊孩子印象越来越差。

    “他们现在在干什么?”蔡王皱眉的问道。

    “好像听说,召集了大量的泥瓦匠,不,全上蔡的泥瓦匠都被招去了!”蔡哀侯说道。

    “又是泥瓦匠?”蔡王无语道。

    ps:关于姜泰年龄,观棋也想他快快长大,但,这一役还没结束,等这一役结束再长一些吧!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