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盖世天尊 > 第八十五章 酒宴无礼

第八十五章 酒宴无礼

    蔡王宫。

    息夫人面见蔡王。蔡王摆出酒宴,不过陪客只有蔡哀侯,还有一众女子。女子不是侍从,而是息夫人的姐妹、长辈。都是与陈国联姻而来的陈国女子。

    此刻息夫人前来,一众女子顿时喜笑颜开。

    席间,再没有无数桃花飘落,息夫人的魅力也减少了很多,但纵是如此,息夫人也是一个风华绝代的美人。

    蔡王心怀大业,虽然对息夫人感到惊艳,但并未太过沉迷。

    但蔡哀侯却不同了,席间,蔡哀侯眼神一直跟着息夫人,一丝强烈的占有欲好似无法克制一般,几次倒酒都倒洒了。

    “小女子,代表息王,敬蔡王一杯!”息夫人端起美酒笑道。

    “好!”蔡王笑着道。

    “息夫人,果然风华绝代,息王能娶息夫人,也是羡慕寡人啊!”蔡王笑道。

    “蔡王过誉了。”息夫人微微一笑。

    蔡哀侯眼神迷离,这息夫人一颦一笑,都好似有着莫大魅力一般,外界传闻果然名不虚传,天下四大美女之一。

    “一点也不过,献舞是你姐夫,这里都是你陈国姐妹、长辈,可以算是家宴吧,息夫人不要客气。”蔡王笑道。

    “蔡哀侯?不错,小女子也敬姐夫一杯!”息夫人端着酒笑道。

    “好好,息夫人,你能来蔡国,我们都很高兴,在蔡国,有姐夫在,你有什么想要的,尽管说,我和父王会尽量让你满意的!”蔡哀侯一饮而尽道。

    息夫人微微一笑道:“我听闻,蔡国有妖宝裘佩玉,不知道,可否给我观看一番?”

    “裘佩玉?”蔡王陡然眉头一挑。

    这段时间,已经是第三人提到了,宋国公主,楚国侯爷,还有息夫人?

    “裘佩玉?好,没问题!”蔡哀侯却是大包大揽道。

    “献舞?”蔡王沉声道。

    “父王,裘佩玉就是给息夫人看一下,也没关系吧?”蔡哀侯转头看向蔡王。

    蔡王沉思了一会,轻轻摇摇头:“不行,已经答应给楚国了,谁也不能动!”

    “就看一下而已!父王,现在不是还没给楚国吗?”蔡哀侯恳求道。

    一旁息夫人微微一笑。

    蔡王再度沉思了一会,摇摇头道:“这个不行,息夫人还是换一个请求吧!”

    蔡哀侯微微一阵无奈,蔡王决定了,谁也无法反对。

    “报!”殿外忽然传来一声禀报之声。

    “进来!”蔡王叫道。

    很快,一个侍卫进入大殿,手中递出一个竹简道:“大王,前线密报!”

    “哦?”蔡王接过,神情一动。

    “父王,怎么了?”蔡哀侯好奇道。

    “你招待息夫人,寡人去处理国事!”蔡王沉声道。

    “好吧,父王放心,这里有我!”

    “息夫人,寡人失陪了!”蔡王笑道。

    “蔡王,你忙,这里只是家宴,一切随便就好了!”息夫人微微一笑。

    “那就你姐夫陪你!献舞,招待不周,寡人为你是问!”蔡王叫道。

    “父王放心!”蔡哀侯说道。

    蔡王匆匆离去。

    大殿之中,只剩下一群宫娥,息夫人的同族和蔡哀侯了。

    “息夫人,传闻你又叫桃花夫人,不知道有何典故啊?”蔡哀侯笑道。

    息夫人眼中闪过一丝戏谑的精光,微微一笑道:“你要知道吗?那你就看吧!”

    息夫人大袖一甩,顿时,整个大殿之中,忽然飘洒出无数桃花。

    “啊!”

    一众宫娥顿时露出惊讶之色,再度看向息夫人的时候,已然眼露迷醉之色。

    而蔡哀侯,却是眼睛越发充血,好似无法克制自己**了一般,呼吸越来越急促。

    “哀侯,我想看裘佩玉,你能不能给我看看嘛?”息夫人忽然声音娇嗔而起。

    蔡哀侯却是忽然扑了上来,但息夫人却快速躲了过去。

    “咯咯咯咯咯,哀侯,你太急色了,我问的话,你还没回答呢?”息夫人笑嘻嘻道。

    蔡哀侯只感觉**已经攀到了巅峰,恨不得将息夫人压在身下,好一番宠幸。

    “我是想给你,但,裘佩玉在父王手中,他不拿出来,谁也不知道在哪啊!美人,你就不要跑了啊!”蔡哀侯急切道。

    大殿中充斥着一股**之气,粉红色气息,让所有人都欲罢不能一般。

    但,些许清醒,还在存在着。

    “哀侯,不可,她是息国王后啊!”

    “夫君,她是我妹妹啊,你不要啊!”

    “哀侯…………!”

    ………………

    …………

    ……

    一众宫娥顿时叫道,可此刻所有人都好似软了下来,没了力气一般。

    “美人,不要跑,不要跑啊!”蔡哀侯此刻彻底迷醉了。

    “咯咯咯咯咯,我要裘佩玉,你将裘佩玉给我,我就给你,如何?”息夫人笑眯眯的说道。

    “呼,呼,裘佩玉?好,我给你,但还在父王那里,等父王拿出来,我马上给你!”蔡哀侯急色的叫道。

    “要是不给怎么办?”息夫人一边对着蔡哀侯的扑捉,一边笑道。

    “一定给,一定给!”

    “要不给,我就让你灭国!”息夫人眼中闪过一丝寒光道。

    “好,美人,我一定将裘佩玉给你,裘佩玉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的,这么多人惦记,美人,你只要给我,我什么都给你!”蔡哀侯急切道。

    “好吧,我相信你!”息夫人笑道。

    “我来了美人!”蔡哀侯快速脱去衣服,向着息夫人扑来。

    息夫人微微一声冷笑,掌心忽然多出大量桃花,对着蔡哀侯脸上一吹。

    “嗡!”

    蔡哀侯彻底迷醉了一般,整个人全身通红,忽然冲向一根柱子。不停的亲着柱子。

    “美人,你可真美,你是我的了,你是我的了!”蔡哀侯抱着柱子,不停的轻吻耸动。

    息夫人大袖一甩,殿中的其她人尽皆昏迷了过去。

    息夫人看着那边对一根柱子做着禽兽之行的蔡哀侯,冷冷一笑:“裘佩玉,落在你们蔡国,真是糟蹋了!”

    “裘佩玉,以妲己的皮做裘、骨做玉,里面可是包涵了妲己的记忆精华,蔡国姬姓?昔日周天子为了掩人耳目,将此巨宝放在你蔡国,可你们这群熊包却愣是没人发现奥妙?难怪从昔日大国沦落到如今的下位国。”

    “妲己,昔年天下第一美女,有魅惑众生之力,我都不敢称第一,就迷得你如此不堪,若是得到妲己那天下第一的魅惑能力,岂不是能够颠倒众生?”

    息夫人端着一杯清酒,缓缓走到大门口。

    大门口的侍卫全部撤走,小院之中,微风吹过,树枝一阵轻动。

    息夫人坐在门外台阶处,看着外面的微风吹过,眼中一阵低落。

    过了好一会,息夫人才微微一声轻叹:“天下变了,每一步,都好艰难!一切都要靠我,靠我一个人吗?”

    过了半个时辰。

    大殿内的粉红气息才淡淡散去。

    蔡哀侯此刻光着身子,躺在柱子之下,一脸的满足。

    息夫人大袖轻轻一甩,殿中众人这才缓缓醒来。

    “啊!”

    不知谁忽然惊叫而起。

    息夫人已经坐到蔡哀侯一旁,将自己头发弄乱,双目空洞,衣服也弄的一阵凌乱。

    “哀侯,哀侯强bao了息夫人!”

    “夫君,你怎么可以,她是我妹妹啊,呜呜呜呜!”

    “息夫人,息夫人,你没事吧?”

    ……………………

    …………

    ……

    大殿之中,一片嘈杂。

    息夫人默默哭泣,不发一言,蔡哀侯却是缓缓醒了,醒来之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时间全身泛冷,快速穿上衣服。

    “息、息夫人,你,……!”蔡哀侯一时惊恐连连。

    虽然先前有这个想法,可就算打死蔡哀侯也不敢啊,这要传出去的话,他蔡哀侯基本完了,这可是息国王后啊。

    这是对整个息国的侮辱。满朝文武知道,都要弹劾自己自杀的。

    这要传到息国,息国更可能举国出兵,兵伐蔡国啊。

    完了?一切都完了,父王会杀了我的?

    “呜呜呜呜!”息夫人不停的哭着。

    “息夫人,对不起,我不是人!你打我吧,你打我吧!”蔡哀侯焦急道。

    一众宫娥,尽皆露出鄙夷之色,息夫人的姐妹、长辈们,更是不停的谩骂蔡哀侯。

    息夫人却是不理众人,一边哭泣,一边整理衣服,一步一步,的走出大殿。

    大殿中,一众宫娥哀哭不已。

    蔡哀侯却是直追了出去,面露恐慌。

    “息夫人,你打我吧,责怪我吧!”蔡哀侯忽然跪了下来,一把抱向息夫人的腿。

    息夫人快速躲开。

    “姐夫!”息夫人咬着嘴唇道。

    “你说,你说!只要你不把今天的事说出去,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蔡哀侯叫道。

    “我要裘佩玉!”息夫人咬着嘴唇道。

    蔡哀侯好似抓到救命稻草一般,马上说道:“你放心,只要你不说,我一定帮你得到裘佩玉,一定!”

    息夫人眼中含泪,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小女子,就相信一回哀侯,若是我没有得到裘佩玉,我一定告诉息王,就说你在酒席之上非礼我!呜呜呜呜呜!”息夫人哭泣道。

    “一定,一定!”蔡哀侯眼露癫狂的叫着。

    这时,息夫人眼中才一闪而逝的冷笑。

    -------------------

    仙丹院。

    姜泰与宋丰怡坐在一起。

    “姜泰,现在我们要做什么?”宋丰怡担心道。

    “等蔡王取出裘佩玉给楚昭侯!”姜泰沉声道。

    “然后呢?”

    “诛杀楚昭侯,夺裘佩玉!”姜泰眼中泛冷道。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