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极品狂少 > 017章 牛皮吹破,末日降临

017章 牛皮吹破,末日降临



    “小子,你不知道我也就罢了,居然连我老朋友神医褚玄机的大名都没听过,也敢出来打着行医的旗号行骗?”

    眼看叶帆傻不拉几地笑着,张林下意识地认为叶帆连褚玄机都不知道,当下用一种可怜的目光看着叶帆,就宛如富豪在看向乞丐。

    “张大师,你是不是神医褚玄机的朋友我不知道,但据我所知,叶神医是认得神医褚玄机的。”

    或许是因为叶帆救治了自己,或许是因为叶帆昨天那番真诚的话语,眼看张林一而再再而三地诋毁叶帆,苏雨馨有些恼火,表情瞬间转冷,不过还是给张林留了最后一丝颜面,没有揭穿他是骗子的事实。

    “呃……”

    愕然听到苏雨馨的话,一直没有做声的苏锦帝,惊得张大嘴巴,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叶帆。

    因为十分担心苏雨馨的病情,身为纨绔公子哥的他,破天荒地将医学界的高人研究了个遍,自然听说过褚玄机的大名,深知褚玄机是比张林更为牛掰的存在!

    而如今,自己姐姐说,叶帆认识褚玄机,这怎能不让他震惊?

    相比苏锦帝而言,张林只觉得耳畔响起了一道闷雷,惊得他心脏差点飞出了嗓子眼!

    “苏小姐,我对你说那么多,并非要求着给你治病,相反,找我求医的人多如牛毛!”

    尽管心中震惊得无以复加,但张林自然不会相信叶帆会认得褚玄机,当下冷冷道:“我最后提醒你一句,我老朋友褚玄机,除了故友之外,从不见生人。你说他认得我老朋友褚玄机,这传去恐怕会让整个医学界笑掉大牙吧?”

    “我倒不这样认为,相反,我认为你说你认得神医褚玄机,这说出去才会沦为笑话!”

    眼看张林给脸不要脸,苏雨馨的语气彻底冷了下来,不再给张林留任何面子,“张林,我看在我弟弟一心为我奔波的份上,给你留几分颜面,却没想到你自己不珍惜,既然如此,那我也没必要给你留面子了!”

    “你……”张林气得浑身一震,试图反驳什么。

    然而——

    不等他把话说完,苏雨馨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我爷爷已从马天那里听说了你行骗的事,你说我会相信你的话吗?”

    咯噔!

    张林闻言,心中剧烈一颤!

    苏雨馨口中的马天曾是张林道观的贵客,后来成为张林官商利益圈里的一员,甚至两人还曾合影留念,以此让更多的商界精英闻名前去拜访他,从而加入他们的圈子!

    他在来之前,对苏家也有一定了解,知道苏家是杭湖排得上号的家族,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苏家人竟然知道他行骗的真相!

    “张大师,你……”

    相比刚才苏雨馨说叶帆认得褚玄机而言,张林是骗子这个消息给苏锦帝带来的震撼更大,以至于他满是震惊地看着张林。

    “苏小姐,虽然我不知道你爷爷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言论,但我希望你转告你爷爷,他要为他说出的话负责!”眼看西洋镜要被拆除,张林来了个釜底抽薪,直接翻脸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张林抽身而退的最佳选择。

    只是——

    今天老天爷似乎真的和他过意不去,就当他的话音落下的同时,一辆宾利轿车缓缓在别墅门口停下,福伯下车拉开汽车后门,一身绸缎服饰的苏宏远从车中走下,在福伯的陪同下走进了别墅大院。

    他今天要去东海进行商业谈判,想在临走前来跟叶帆打声招呼,以示对叶帆的尊重。

    苏宏远的到来,瞬间吸引了包括叶帆在内所有人的目光,其中,张林的脸部肌肉一阵抽搐,眼眸之中也是流露出了几分惊慌。

    “张林?”

    就在众人看向苏宏远的同时,苏宏远一眼便看到了一身道袍的张林,先是一怔,尔后想到了什么,脸上涌现出了一丝怒意,人未到,怒喝声先传了过来,“你竟然跑到我们苏家来行骗?”

    “唰!”

    见苏宏远发怒,张林再也遮掩不下去了,脸色瞬间变了,眼眸之中涌现出了浓浓的担忧。

    因为在那个官商圈子里充当着枢纽的作用,他虽然不担心‘利字为先’的苏宏远敢对他做什么,但一旦苏宏远将他行骗之事宣扬出去的话,对他而言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想到这里,张林果断作出认错的决定,不等苏宏远走近,便唯唯诺诺地开口致歉:“苏老先生,我……”

    “我草泥马!”

    不等张林将道歉的话说出口,一声暴喝在他身旁炸响。

    怒喝出,之前将张林当作神仙一般看待的苏锦帝,握紧右拳,对着张林那张之前高深莫测的脸庞就是一记勾拳!

    这一拳,苏锦帝含怒出手,可谓是连吃奶得劲都使出了!

    他虽然身为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却并非一无是处——他从小钟爱练武,三年前更是瞒着家人加入了当地一家武馆,经过三年练武,多少也有些武学底子,力量比普通人要强不少,偷袭出手,被酒色掏空身子的张林哪能抵挡?

    “砰——”

    闷响传出,张林只觉得脸上传来一阵剧痛,嘴角被打破瞬间飙出鲜血不说,脑袋一阵发蒙,之后两眼一黑,重心彻底失衡,一头栽倒在了叶帆脚下。

    倒地之后,张林的眼皮上下翻动,身子像是触电一般轻微地哆嗦着,两颗牙齿夹杂着猩红的血迹从他嘴中流出,掉在地面上,触目惊心。

    “我他妈打死你个老杂毛!”

    一拳撂倒张林,苏锦帝却是不解恨,他可以接受之前被张林骗得像个傻.逼,他也可以接受张林打着治病的旗号骗他走他东凑西借的钱和祖传玉佩,但是……他无法接受因为张林的欺骗,而耽误苏雨馨的病情,从而让苏雨馨离开这个世界!

    那样,他一辈子也无法原谅自己!

    “锦帝,住手!”

    苏宏远虽然对张林跑到苏家行骗很是愤怒,但并没有想过真正和张林撕破脸皮,为此,见苏锦帝一拳捶倒张林,当下一惊,此时,眼看苏锦帝还要动手,连忙出声阻止。

    在苏家,苏锦帝只听苏雨馨和苏宏远的话。

    前者是因为亲情,后者是因为敬畏。

    为此,听到苏宏远出声阻止,苏锦帝恨不得将张林的卵蛋踢爆,但还是听话的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苏宏远松了口气,快步走了过来,开口问道。

    面对苏宏远的询问,苏锦帝一脸自责,低头不吭声,苏雨馨则是简单明了地将事情经过告知苏宏远。

    “苏宏远,是你孙子自己跑到青龙道观请我来给你孙女看病的……”

    待苏雨馨解释完毕,张林捂着高高肿起的脸,站了起来,虽然没有说出后面的话,但意思已经很明确:你看,我虽然是骗子,但也没有主动来你们苏家行骗,是你孙子主动去邀请我的,如今我也被打了,今天的事情就此揭过!

    “对不起,叶神医,给你添麻烦了。”

    苏宏远看也没看张林一眼,直接将张林的话当成了放屁,而是对着叶帆微微欠身,诚恳地道歉,然后稍作犹豫。

    张林表情一僵!

    他虽然不愿意相信,年纪轻轻的叶帆便是医术精湛的神医,更不可能认识褚玄机这种传说中的人物,但……苏宏远的话让他判断出,叶帆至少治好了苏雨馨的病!

    否则,以苏宏远‘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商人做事风格,绝不可能称呼叶帆为“神医”!

    “叶神医,依你看,该怎么处置这个骗子?”

    稍后,不等张林从震惊中回过神,苏宏远心中一动,主动提议道。

    “苏老先生……”

    眼看苏宏远要将自己交给叶帆处置,张林吓了一大跳,语气彻底软了下来,充满了恳求意味。

    虽然,他不知道利字当先的苏宏远为何要冒着得罪他身后利益集团的风险惩罚他,但他心里很清楚,他在那个由官商组成的圈子里的作用已经大不如以前了!

    以前,他充当着枢纽,将官商笼络在一起,大家各得所需,如今那个圈子已经自成体系,没有他完全可以继续运转下去。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若是苏宏远冒着付出代价的风险,执意要对他做什么,他不觉得那个圈子里的人为了他这个已经可有可无的枢纽,跟在杭湖乃至江南根深蒂固的苏家死磕!

    “张林,只要叶神医不追究此事,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苏宏远冷冷打断了张林的话,他主动提出让叶帆处置张林,是在变相地讨好叶帆。

    在他看来,得罪张林去讨好叶帆,这是一笔十分划算的生意!

    “叶……叶神医……”

    张林只觉得置身冰窖,浑身发冷,以至于连说话都不利索了,与之前牛逼哄哄的做派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爷爷,我建议把他交给警察,让警察将他行骗之事公布于众,免得他日后再骗人。”不等叶帆开口,苏雨馨冷漠地提议道。

    叶帆微微颔首,算是表态。

    “噗通——”

    张林见状,像是瞬间被抽光了浑身力气一般,瘫软在了地上,两眼发直地看着叶帆,有种末日降临的感觉。

    C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