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极品狂少 > 028章 宣判死刑?

028章 宣判死刑?

readx();    028章【宣判死刑?】
  
      夜色如墨,晚风吹拂,难得地给盛夏的杭湖带来了几丝凉意。
  
      杭湖机场,苏雨馨、苏琉璃姐妹两人迎着晚风,站在距离一处停机坪不远的地方,等待着苏宏远所乘坐的飞机滑翔而来。
  
      “爷爷也真是的,飞机都降落了,还不开手机!”苏琉璃第n次拨打苏宏远的电话无果后,忍不住埋怨了起来。
  
      埋怨,是因为她急于告诉苏宏远叶帆出事的消息——她虽然心里已经认准叶帆是个流氓,对叶帆印象不好,但她很清楚,如果叶帆出事的话,苏雨馨的病就无法继续治疗了。
  
      和苏琉璃不同,苏雨馨并非因为自己的病情而担心叶帆。
  
      她只是单纯地担心。
  
      那份担心,比苏琉璃更多,但却没有流露在脸上。
  
      一分钟后,在苏雨馨、苏琉璃姐妹两人的等待中,飞机在夜幕下缓缓滑到了停机位。
  
      飞机停稳,机舱门打开,苏宏远在福伯的搀扶下,缓缓走下飞机。
  
      “爷爷,这里!”看到苏宏远出现,苏琉璃第一时间挥手。
  
      嗯?
  
      苏宏远见状,不由觉得奇怪,奇怪苏雨馨、苏琉璃姐妹为何这么晚来到机场接他,而且还直接来到了机场跑道。
  
      带着这份好奇,苏宏远下机后,加快了步伐。
  
      “爷爷,不好了,叶帆那家伙出事了!”
  
      苏琉璃与苏雨馨第一时间迎上,不等苏宏远停下脚步,便忍不住揭开了谜底。
  
      “叶神医怎么了?”苏宏远没来由一惊。
  
      “爷爷,事情是这样的……”
  
      这一次,不等苏琉璃开口,苏雨馨便飞快地、简练地将事情经过告知苏宏远,然后带着几分担忧,道:“爷爷,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您现在就打电话救人吧。”
  
      “好。”
  
      听完苏雨馨的叙述,苏宏远也是满脸担忧,只是……和苏雨馨不同,他不担心有楚姬当靠山的叶帆会被苟家用见不得光的手段阴死,而是怕苏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做什么而被楚姬迁怒!
  
      一分钟后,眼看苏宏远结束与某位警方大佬的通话,苏琉璃再次抢先开口,问:“爷爷,那家伙没事吧?”
  
      “根据警方那边的消息,他在十分钟前,打伤警察逃走了!”苏宏远语气复杂道。
  
      “啊——”
  
      愕然听到苏宏远的话,无论是性子较急的苏琉璃,还是冷静沉着的苏雨馨,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得目瞪口呆,不过苏雨馨很快便从惊讶中回过神,满是担忧,道:“爷爷,您一定要救他!”
  
      “雨馨啊,他不但打伤警察,而且这件事恐怕会在杭湖乃至整个江南警方引起巨大震动,我想救他也有心无力。”
  
      苏宏远叹了口气,语气中不禁流露出了几分担忧,“如果事情曝光,舆论压力大的话,楚姬也未必会出面救他!”
  
      “为什么?”苏琉璃不解地问,“那个家伙不是和楚姬姐姐关系很好么?”
  
      “一个是医生,一个是闻名京城乃至整个华夏的魔后,关系能好到什么程度?”
  
      苏宏远一脸精明,道:“依我看,叶帆之所以认识楚姬,多半是帮助楚姬身边的人或者楚姬本人治过病,楚姬算是欠了叶帆一个人情。但你们要明白,这世间,任何人情都是有价值的。让楚姬为了偿还一个人情而顶着巨大的舆论压力去救叶帆,这种可能性不大。”
  
      苏雨馨闻言,脸上的担忧更加明显,她知道苏宏远说的都是事实——职场磨练让她早已懂得世态炎凉四个字的含义!
  
      “都怪苏飞羽这个混蛋!”
  
      眼看叶帆多半要栽,苏琉璃没来由想起了苏飞羽这个罪魁祸首。
  
      苏宏远脸色微变:“他跟这事有关系?”
  
      “不是有关系,而是这事就是他在幕后指使。”
  
      虽然苏琉璃没有证据证明是苏飞羽指使苟伟故意开车去撞叶帆,但以她对苏飞羽的了解,基本可以断定这一点。
  
      “具体怎么回事?”
  
      苏宏远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他很清楚这件事情有多么棘手,自然不希望苏飞羽被卷入。
  
      眼看苏宏远询问,苏琉璃本想将自己臆测后的改良版情节告诉苏宏远,不过不等她开口,苏雨馨便率先说道:“爷爷,刚才我为了节省时间,没有详细说,具体经过是这样的……”
  
      “这个孽障!”
  
      苏宏远听了事情的详细经过,气得浑身一抖,稍后不作停留,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苏飞羽的电话。
  
      “爷爷。”
  
      此时的苏飞羽已经赶到了医院,与苟伟的父母一起等待着手术结果,察觉到苏宏远打来电话,因为做贼心虚的缘故,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不过他也知道,该发生的终归会发生,有些事情,终究是躲不过的。
  
      “你在哪?”
  
      “爷爷,我在红河医院。”
  
      “你是不是暗中指使苟伟开车撞叶神医?”
  
      “没……没有。”
  
      因为害怕苏宏远责怪乃至行使家法,苏飞羽下意识地否认。
  
      苏宏远有些怀疑:“真没有?”
  
      “爷爷,真的没有。”
  
      既然已经开口否认,苏飞羽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在他看来,苟伟虽然受伤不轻,但并没有生命大碍,可以痊愈,而罪魁祸首叶帆很可能这辈子都出不来了,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只要他与苟伟私底下沟通好,真相便可以掩盖。
  
      “如果让我发现你跟这件事有关系,我打断你的狗腿!”苏宏远沉声道:“立刻滚回家!”
  
      “是……”
  
      苏飞羽第一时间回应,结果发现电话那头的苏宏远已经挂断了电话,这让他长长松了口气,嘴角也不禁浮现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
  
      虽然剧本没有按照他原定计划的进行,但事到如今,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叶帆注定悲剧,苏雨馨跟着陪葬!
  
      考虑到苟伟父母的心情,苏飞羽调整了一番情绪,假装露出一副担忧的表情后,才朝手术室走去。
  
      “请问哪位是苟伟的家人?”
  
      不等苏飞羽走到手术室门口,他便看到手术室门打开,一名满头是汗的医生走出,询问道。
  
      “我儿子怎么样了?”
  
      眼看医生出现,苟志风夫妇立即迎了上去。
  
      “伤者的颚骨、膝盖均为粉碎性骨折,其中颚骨因为骨头碎裂程度有限,勉强可以治愈,但膝盖没办法。”
  
      医生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一字一句道:“这也就是说,伤者只有截肢,安装假肢,否则未来要在轮椅上度过。”
  
      “什……什么?”
  
      愕然听到医生的话,苟伟的母亲惊得浑身一震,尔后像是受到莫大刺激一般,一把拽住医生的衣服领子,扯着尖锐的嗓子,怒吼道:“你放屁!我儿子怎么可能在轮椅上度过?明明是你医术太差!转院,我们要立刻转院!”
  
      “你……你不要激动。”
  
      眼看苟伟的母亲王桂花像是泼妇发疯了似的,医生一边挣脱,一边道:“你儿子的膝盖全部粉碎,以现在的医学水平,任何人都没办法,除非截肢安假肢……”
  
      “啪!”
  
      随着一声脆响,医生的话戛然而止,气急败坏的王桂花直接给了医生一记耳光。
  
      “你……你怎么能打人?”
  
      察觉到脸上传来的火辣疼痛,医生显得十分愤怒,但见苟志风和其司机都站在一旁,没敢还手。
  
      “打你?我告诉你,如果因为你们医术不精耽误我儿子治疗,我砸了你们这家破医院!”
  
      王桂花伸手指着医生,吐沫芯子乱喷地骂了一句,然后转身对苟志风,道:“这家医院医疗水平太差,我们必须立即给小伟转院!”
  
      “你胡说,我们医院是三极甲等医院,而且是整个江南最好的骨科医院!”主治医生的助手眼看王桂花不但打人,还侮辱他老师和整个医院,当下生气地回应。
  
      “我扇死你!”
  
      王桂花一听更加怒了,像是泼妇一般扑上去要扇那名年轻医生耳光。
  
      “制止她!”
  
      苟志风见状,面色难看地对司机说了一句。
  
      司机闻言,二话不说,连忙上前阻止王桂花。
  
      看到这一幕,苏飞羽想了想,连招呼也没给苟志风夫妇打,便脚底抹油溜走了——如果苟伟的腿真的接不上的话,那么苟伟绝对会说出他这个幕后指使,届时,即便苟志风不敢迁怒他,他也不好面对。
  
      待王桂花停止撒泼后,苟志风让司机陪着王桂花去办转院手续,而他则是走到无人的安全通道口,面色阴沉地拨通了刘保军的电话。
  
      “苟老板,你儿子惹谁不好竟然惹到江湖人士身上,这不是找死吗?”电话接通,不等苟志风开口,电话那头的刘保军便不悦地说了起来。
  
      江湖人士?
  
      这四个字像是带有魔咒一般,令得苟志风浑身僵硬在了原地。
  
      身为杭湖上流社会的一员,苟志风自然知道江湖人士是怎样一群人。
  
      更为主要的是,如果按照刘保军所说,打伤苟伟的是江湖人士,那么,刚才那名医生的话就不是危言耸听了!
  
      “刘局,实在抱歉,我也没有想到孽子会惹上这样的人。”
  
      短暂的愣神过后,苟志风开口了,原本他得知苟伟日后只能在轮椅上度过这个消息后,打算改变主意,不再满足于要叶帆的四肢,而是要叶帆的脑袋,如今得知叶帆是江湖人士,却也知道这事不是刘保军能办的。
  
      “老苟,你也不必担心,那小子虽然不好招惹,但他刚才打伤了我的手下,还缴了我手下的枪。我已经将此事上报了,想必上面很快便会派人铲除他!”尽管苟志风没有吐露心意,但刘保军在官场摸爬滚打多年,岂能不知苟志风的心思?
  
      “呼~”
  
      听到刘保军这么一说,苟志风不禁松了口气。
  
      在他看来,如果上面动手的话,打伤他儿子的人等于被宣判了死刑!
  
      ……
  
      ……
  
      ps:唔,哥们、姐们,今天你们投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