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极品狂少 > 030章 不打不相识

030章 不打不相识



    虎形?

    形意拳!

    原本朱刚见叶帆年纪轻轻已是‘后天大圆满’境界,便惊得无以复加,否则也不会说出‘八卦门什么时候出了你这样的高手’这句话。

    如今,察觉到叶帆打出了《形意拳》中的虎形,而且火候完全不亚于刚才的《八卦掌》,他心中完全被震惊所充斥。

    因为……他很清楚,《八卦拳》和《形意拳》是两门不同的武学,招式、意境各不相同。

    一般武者,能够将自己门派的武学练出火候就不容易了。

    例如他,虽然这一生将大部分精力放在了武学招式上,但他也只是将两门武学练出火候罢了。

    高手厮杀,往往都是电石火花间分出胜负。

    朱刚一惊之下,已失去了先机,见叶帆来势汹汹,没敢硬拼,而是纵身一闪,宛如灵猴一般逃窜。

    “呼!呼!”

    朱刚虽然躲过叶帆一记炮锤,却觉得耳畔狂风肆虐,震耳欲聋。

    一击不中,叶帆不作停留,变虎为鹤,炮锤如风而至,整个人化作一只仙鹤,右拳化作鹤嘴,那感觉就像是一只仙鹤在河里见到了鱼儿,用嘴去啄鱼。

    而朱刚便是那河里的鱼。

    “哼!”

    身为炎黄的一员,朱刚被叶帆打得逃窜也就罢了,如今见叶帆不依不饶,也有些恼火,当下冷哼一声,挥拳相应。

    这一拳,看上去十分简单,简单到即便没有练武的人也能照猫画虎的打出来。

    然而——

    这一拳,落入叶帆眼中,却是很不简单。

    和任何一个领域都一样,武学领域到最后也是化繁为简,只是……简单中却蕴含着意境在其中。

    好比朱刚此时这一拳,看似简单,其中却蕴含着永不屈服的意境,就像是战场上发起冲锋的士兵,大有一种视死如归的精神蕴含在其中。

    “砰——”

    两拳相撞,宛如两座山峰撞击在一起,声势惊人,尔后两人的内劲宛如两支发起冲锋的军队,互相厮杀、抵消,脆响不绝于耳。

    很快,两拳分离,叶帆与朱刚分别倒退一步。

    平分秋色。

    这一下,朱刚虽然仓促出拳,却扳回了局势。

    “年轻人,我不得不承认,你是我见过天赋最出色的武者之一,但你千不该、万不该危害人间。”

    硬碰硬过后,朱刚见叶帆不再动手,表情稍显复杂地开口了,在他看来,以叶帆的天赋,若是能够苦练几年,必将震惊整个‘江湖’。

    “莫非你认为我怕你了么?”

    叶帆刚才不但看出了朱刚那一拳不简单,也让认出了那一拳的来历,所以没有动用全部实力,此时听到朱刚的话,没好气道:“你的《炎黄拳》虽然练到了极致,但根本无法对我造成伤害。”

    唰!

    愕然听到叶帆的话,朱刚只觉得耳畔像是一道闷雷炸响了一般,令得他脸色大变,以至于第一次将惊讶流露在了脸上:“你怎么知道我用的是《炎黄拳》?”

    没有回答!

    叶帆顺势挥出一拳,如同之前朱刚一样,看似十分简单,却蕴含着意境在里面,而且论意境完全不亚于朱刚。

    “你……”

    原本朱刚以为叶帆有可能与其他‘炎黄’的成员交过手,所以才认出了他的拳法来历,此时见叶帆随意地打出了《炎黄拳》,而且意境比其他只高不低,他心中的震惊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毕竟,《炎黄拳》是那位被自己当作神一样的绝世强者创造出来的,只供炎黄的成员学习!

    而叶帆并非炎黄成员,却会《炎黄拳》?!

    “咕咚……”

    震惊过后,朱刚怒了努嘴,咽了口吐沫,厉声问道:“你怎么会炎黄拳?你到底是谁??”

    “三年前,我曾跟随炎黄组织一个名叫秦海的人训练过三个月,在训练期间,我与他有过切磋,学会了这门功夫。”叶帆如实说着,他口中的秦海,便是三年前那个浑身散发着铁血气息的男人。

    三年前,秦海在特训完叶帆后,曾给上面打申请,说叶帆是绝世天才一定要拉入炎黄组织,虽然上面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没有批准,但秦海回去后告诉了炎黄的一些成员,其中包括朱刚。

    直到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秦海见到炎黄首领询问后,才知道,叶帆是邪皇褚玄机的闭门弟子,不可能加入炎黄。

    “啊——”

    此时,听到叶帆说起三年前的事情,朱刚一下便回忆了起来,惊得直接张大了嘴巴,“原来是你。”

    “嗯,既然你和秦师傅是一个组织的,那我们就没必要打了。”

    叶帆点了点头,秦海虽然只特训了他三个月,却教会了他使用枪械、电脑等技能,而且还让他学会了《炎黄拳》,他称秦海为师傅一点也不为过。

    “那是自然,秦海和我是可以将后背交给对方的兄弟。”

    朱刚苦笑一声,然后心中一动,忍不住问道:“对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警方说你袭.警,缴了他们枪?”

    话音落下,朱刚没来由想起整个大院里只有张立一人受伤,隐隐觉得这事绝对不像表面上说的那么简单。

    听到朱刚的询问,叶帆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对前方的苏锦帝打出一个手势,示意自己没事,让苏锦帝稍等片刻。

    做完这一切,叶帆才将今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朱刚。

    “这些纨绔子弟,这是不知死活,还有队伍里这些败类,实在欠收拾!”得知事情真相后,朱刚满是怒意地骂了起来。

    身为炎黄的一员,他自然知道任何事情不能听取一面之词的道理,但……他相信,以叶帆的身份和实力,根本没有必要撒谎骗他!

    退一步讲,如果叶帆是真的要危害社会的话,不说苟伟,就刚才站在院子里那些警察,恐怕没一个能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

    “小帆,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骂完过后,朱刚担心叶帆继续追究这件事情,当下给叶帆许下承诺。

    他倒是不担心叶帆会和上面撕破脸皮,危害社会,而是怕这件事情传到邪皇褚玄机的耳里!

    那样一来,事情就严重了!

    因为……他知道邪皇褚玄机在华夏代表着什么!

    “好。”

    原本叶帆想若是苟伟那边如果继续用世俗的权力来压自己的话,便打电话给楚姬,让楚姬用世俗的手段去处理,如今见朱刚要出面处理,倒也没有拒绝。

    “对了,小帆,你怎么突然下山了?”眼看叶帆没有反对,朱刚放下心来,转移话题。

    “我师傅让我下山帮人治病。”

    叶帆苦涩一笑,随后想到苏锦帝之前告诉苏雨馨自己出事了,一直因手机没电没有与苏雨馨等人联系,生怕苏雨馨等人担心,又道:“大师,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不陪你了,改日若有机会相见,一定好好向您请教。”

    “既然你有事,那就改日再聊吧,你去忙吧。”朱刚笑着摆了摆手,目送着叶帆拦下出租车,带着苏锦帝离去。

    “你怎么放他走了?”

    就当叶帆带着苏锦帝乘车离开的同时,一直关注这边动静的董建军,从大院里走出,满是疑惑地问道。

    “老董,这个人动不得。”朱刚心有余悸。

    董建军眉头微微一挑:“你认识?”

    “认识。”

    朱刚点了点头,又怕董建军误会,苦笑道:“但我不让你动他并非因为我认识她。相反,如果不是因为我认识他,今天的事情就麻烦了!”

    “为什么?”董建军满脸疑惑与好奇,“你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

    “第一,他虽年轻,但一身功夫已练得出神入化,就连我也不是他的对手。”朱刚正色道。

    “什……什么?那小子比你还厉害??”

    董建军惊到了,一方面他知道朱刚的实力、身份,深知朱刚是何等的强大,再者,他也听出了朱刚的意思:如果刚才那个年轻人真要跟警察作对的话,就不止是打伤警察那么简单了!

    “嗯。”

    朱刚点头给予肯定,同时表情变得复杂了起来,“更为重要的是,以他的身份,不要说打伤警察,就是砸了你的警局你也没脾气!”

    “呃……”

    如果说董建军刚才都只是惊讶的话,那么这一次则是彻底被震惊了,他实在无法想象,一个人需要牛掰到什么程度,才会像朱刚说的那样。

    “他是什么人?”

    足足过了十秒钟,董建军才从震惊中回过神,脱口问道。

    “抱歉,老董,他的身份我没法告诉你。”朱刚说着见董建军要急,苦笑着摊了摊手,“组织原则,你懂得。”

    “你……”

    董建军急得原地打转,但他也看得出,朱刚是绝对不会说的,为此,倒也没有硬逼,而是有些为难道:“这事接下来怎么处理?”

    “老董,你不说我差点都忘了。”朱刚闻言,有些气愤道:“你手下那些败类可真够狂的啊!”

    “你是说今天的事情有猫腻?”董建军脸色微微一变。

    朱刚点了点头,然后将刚才叶帆说的事情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董建军。

    随着朱刚的叙说,董建军的眉头越拧越紧,最后干脆拧成了一个川字形状,一副怒气腾腾的模样。

    “老董,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件事若是处理不好,你以前所有的努力都会化为乌有。”朱刚有意无意地提醒道。

    听到朱刚这么一说,再一回想之前朱刚的那番话,董建军心如明镜,表情当下冷了下来。

    ……

    PS:两更完毕,求推荐票!!

    。

    C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