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极品狂少 > 037章 埋下祸根

037章 埋下祸根



    听到苏琉璃说自己吹牛,苏锦帝气得鼻子都歪了,刚想反驳,却见苏琉璃起身,冲他身后的叶帆微微一笑:“叶神医。”

    “叶大哥?”

    苏锦帝先是一怔,然后连忙转身,道:“叶大哥,我刚才说你今晚的牛掰事迹,她不信,非说我吹牛,我有吹牛吗?”

    “你把他都吹得上天了,他高兴还来不及呢,能跟我说实话吗?”苏琉璃翻了个白眼,起身道,“我累了,先去睡了,晚安。”

    说话间,苏琉璃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胸前两只小白兔瞬间将白色T恤撑出了两个完美的葡萄形不说,因为T恤太短,露出了她那纤细的柳腰,好不诱人。

    对此,苏琉璃浑然没有察觉,反倒是扭着翘起的美腿,迈着性感的美腿,一摇三晃地走向了楼梯口。

    苏雨馨见状,扭头对苏锦帝,道:“锦帝,你后天就开学了,也早点睡吧,争取把生物钟调整过来。”

    “奶奶滴,一眨眼就开学了,我还没来得及跟叶大哥学功夫呢。”苏锦帝闻言,满脸惆怅,他上的是贵族高中,属于封闭式管理,平常根本回不来。

    叶帆笑了笑:“有的是机会。”

    “叶大哥,那我周末回来,你教我功夫。”苏锦帝虽一心想跟叶帆学武,但叶帆之前并没答应,此时听叶帆这么一说,当下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叶帆笑着点头。

    “嗷嗷……”

    苏锦帝见状,兴奋地叫了两声,前往房中。

    “走吧,我去给你驱除体内阴气。”见苏锦帝离开,叶帆笑着说。

    苏雨馨点了点头,脑海中不禁闪现出了前几日治疗的画面,脸蛋顿时有些发烫。

    回到闺房之中,苏雨馨不等叶帆吩咐,便自觉地躺在了床上。

    和叶帆第一天抵达苏家时不同,因为叶帆的治疗,苏雨馨体内的阴气已经被彻底压制,为此,苏雨馨不再像之前那样用大衣包裹自己,而是穿的极为单薄。

    今天的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连衣裙,露出了玉臂不说,饱满的小腿和光滑的玉足均是暴露在了空气当中,在暗淡的灯光下,散发着无形的诱惑。

    尤其那对玉足,脚背雪白,脚底粉红,像是一对晶莹剔透的美玉一般,足以让有恋足癖的男人为之疯狂。

    就连叶帆看到那对诱人的玉足,也是瞳孔微微放大。

    似是察觉到了叶帆的目光,苏雨馨撇过头,缩了缩脚,心跳没来由地加快。

    “咳……”叶帆尴尬地咳嗽了一声,然后道:“我们开始吧。”

    “嗯。”苏雨馨轻轻应了一声,声如蚊蝇,主动将右手伸出。

    叶帆定了定神,不再关注苏雨馨那惹火的娇躯,上前握住苏雨馨那柔软的小手,如同往常一样,缓缓注入劲力。

    劲力入.体,一股暖流以手臂为起点,向着苏雨馨的娇躯蔓延,舒服的感觉瞬间弥漫全身。

    为了防止像第一天那般情不自禁地呻.吟,苏雨馨轻咬着嘴唇。

    只是——

    不知为何,苏雨馨这般做后,她的娇躯像是触电一般,涌现出一股酥麻的感觉。

    随后,随着叶帆加快劲力的输入速度,那份酥麻的感觉愈发的明显,以至于苏雨馨那娇艳的嘴唇几次想张开,娇躯更是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栗。

    最终,凭借出色的控制力,苏雨馨没让自己再叫出声来,不过因为过度的紧张与兴奋,那迷人的脸蛋一片潮红,两眼水汪汪的,惹火的娇躯更是香汗淋漓。

    香汗令得连衣裙沾在了苏雨馨的身上,令那惹火的娇躯若隐若现,带有蕾丝边的胸衣、内裤更是完全暴露在了叶帆的眼中。

    叶帆虽然控制力惊人,但毕竟处于男人最能“干”的年龄,而且苏雨馨的极阴之体对他有着天生的吸引力。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看到这诱人的一幕,叶帆小腹当下涌现出一股燥热,身下的兄弟像是受到某种召唤一般,雄赳赳、气昂昂地直起身子,在两腿间支起了一个小帐篷。

    “叶神医,您想必也累了……”

    苏雨馨竭力地调整了一下情绪后,扭头看向叶帆,试图叫叶帆去睡觉,结果话未说完便看到了叶帆那支起的帐篷,那张原本潮红的脸蛋瞬间红透了,像是要滴出水一般。

    “嗯,好的,你也早点休息。”叶帆也是尴尬不已,应了一声,不等苏雨馨再回话,便立刻离开房间。

    直到叶帆离开,苏雨馨的脸蛋、耳根依然有些发烫,整个人有些发软。

    想必叶神医也很尴尬吧?

    想到叶帆刚才的‘突变’,苏雨馨暗问着自己,决定以后治疗的时候要多穿点衣服,或者盖上被子,免得让叶帆尴尬。

    如是想着,苏雨馨坐起身子,脱掉身上的连衣裙,解开胸衣,之后又缓缓脱掉了内裤。

    失去衣服的束缚,她那惹火的娇躯完全暴露在灯光下,原本雪白的肌肤泛着片片红晕,高耸的胸部和平坦的小腹形成了截然的反差,柳腰与翘臀又勾勒出了一个完美的弧度,属于女人梦寐以求的S形。

    进入浴室,打开水龙头,苏雨馨任由热水倾洒而下,双手下意识地抚上胸口,轻轻揉搓。

    这一揉搓,刚刚消失的那种酥麻感,又重新在苏雨馨全身涌现,尤其是胸部和两腿间尤为明显。

    “啊——”

    突如其来的酥麻,令得苏雨馨轻声惊呼了一声——她以往洗澡也是这般,可从来没有今天这般感觉,而据她所知,女人只有在身体需要的时候,自己抚摸才会带来这种感觉。

    怎……怎么会这样?

    苏雨馨下意识地夹着玉腿,脸蛋红得发烫,像是青春期发育的小女生,有些不知所措。

    她不知道的是,她的极阴之体对叶帆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同样,叶帆的极阳之体对她也有致命的吸引力。

    而叶帆在将蕴含阳气的劲力输入她的体内,虽然刻意避开了她的神秘花园,却也在不知不觉中打开了她那紧闭的情.欲大门。

    迷惘之中,苏雨馨刻意地去压制体内那股迸发的欲望,结果遭到了欲望的反弹,以至于她再次将双手抚上了两只小白兔,脑海里更是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叶帆那支起的帐篷。

    抚摸之下,苏雨馨只觉得那股酥麻的感觉愈加明显不说,两腿间的神秘花园像是有股热潮在酝酿,以至于她将玉腿夹得更紧,结果摩擦之下,那股热潮再也无法控制,像是开了闸的洪水一般,一涌而出。

    “嗯啊……”

    刹那间,苏雨馨的娇躯剧烈一颤,一股无法言语的快乐瞬间弥漫她的全身,她情不自禁地呻吟了一声,吓得她赶紧捂住了嘴巴。

    这一惊吓,那股酥麻的感觉荡然无存,不过苏雨却是满脸羞涩,那感觉恨不得钻到被子里,不让人看见。

    然而——

    如果她知道,她刚才那声情不自禁的呻吟,被叶帆听了去,恐怕她会直接羞得找个老鼠洞钻进去吧?

    另外一间卧室里,叶帆回想着刚才那撩人心扉的呻吟,再次起了一个正常男人该有的反应,而且比起之前更为强烈!

    “极阴之体和极阳之体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再这么下去,恐怕自己不主动,她也要主动了。”

    望着身下高高直起的钢枪,叶帆隐隐猜到了什么,却没有通过右手获取快乐,而是前往浴室,打算用冷水澡浇灭欲.望之火。

    与此同时。

    杭湖紫金花园富人区的一栋别墅里。

    更为猛烈的呻.吟充斥着别墅的主卧,大床上,赤裸着身子的刘琴,骑在一个光头男人的身上,像是骑士一般,剧烈地晃动着,胸前的峰峦晃动不止。

    “啪——”

    突然,刘琴手下的光头男人,伸出只有八根指头的右手,朝着刘琴那雪白的臀部,用力一拍。

    “啊——”

    一拍之下,刘琴直接被送上快乐巅峰,整个人抽搐着瘫软在了光头男人的身上。

    光头男人见状,那张凶恶的脸上露出了男人征服女人时独有的笑容,然后一个翻身,将刘琴压在身下,开始发起最后的冲锋。

    很快的,在刘琴第二波疯狂的叫声中,光头男人一泄如注,整个人和刘琴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八爷,您越来越厉害了。”

    疯狂过后,刘琴半蹲着身子,用嘴巴帮着光头男人清理战场。

    享受着刘琴的最后的服务,身为杭湖**旗帜的乔八指,满足地笑了笑:“再厉害也经不住你折腾。”

    “哪有,人家刚才就不行了。”刘琴媚笑着拿起纸巾,彻底清理完毕后,轻车熟路地点燃一支苏烟,送入乔八指嘴中。

    “我听说今晚有人在场子里闹事?”惬意地吸了一口‘事后烟’,乔八指想到了什么,问道。

    “没在场子里,在门口。”

    经乔八指这么一提醒,刘琴带着几分疑惑,道:“苏飞羽和苟伟去场子里玩,苟伟不知是喝了酒还是因为什么,开车去撞一男的,结果被那男的打断了两腿。”

    “哦?”乔八指眉头微微一挑,“居然有人敢在我的场子门口这么打人?而且打的还是苟志风的儿子?”

    “打人不说,等我带人出去的时候,那人很狂地问我是不是要管这事,我见他是个练家子就没正面跟他发生冲突,而是提前打电话报警,之后又给苟志风打了个电话。”

    刘琴说到这里,满是疑惑,“我本打算借刀杀人,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结果,不知为何,那人没过多久便又出现了!”

    “那人什么来头?”

    乔八指也是一愣,他可知道苟家在杭湖的分量,在他看来,能够在打残苟伟的情况下,安然无恙地从警局出来,杭湖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并不多。

    “不知道,不过他跟苏家的苏锦帝在一起,应该是苏家暗中出手的。”刘琴说出自己的判断。

    “苏家竟然为了一个外人,和苟家撕破脸皮?”乔八指有些疑惑,随后又想到什么,问:“你刚说那人是个练家子?”

    刘琴点头:“嗯,按照小威他们的说法,他们一起上也不是对手。”

    “哦?”

    乔八指感到了小小的意外,因为……刘琴口中的小威是CC酒吧的安保负责人,侦察兵退伍,算是他手下的精锐。

    “八爷,那人在被警察带走的时候,还特地看了我一眼,没准猜到是我报的警,你说他会不会回头来场子找麻烦?”回想起叶帆那漠视的目光,刘琴的语气稍显凝重,她隐约觉得自己已埋下了祸根。

    乔八指却是阴森地笑了笑:“嘿,他在我场子门口打人,我没找他麻烦就不错了,他还敢找我麻烦?”

    “八爷,您的意思是做点什么?”

    刘琴心中一动,她知道乔八指是一个好面子的人,何况最近一段时间,何家和乔八指来往密切,而何家和苏家是竞争关系。

    如今,一个与苏家关系密切的人在乔八指的场子闹事,若乔八指无动于衷的话,未免让何家小瞧。

    “你先去调查,如果在调查清楚之前,他再去场子闹事,直接送他去见阎王!”

    乔八指缓缓掐灭香烟,开口印证了刘琴的判断,“如果他只是和苏家关系密切的话,断他两条腿,就当是给何家送礼了!”

    C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