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极品狂少 > 044章 暗中出手

044章 暗中出手



    夜色渐浓,椭圆的月亮从乌云中探出脑袋,柔和的月光倾洒在九溪玫瑰园富人区,银光点点。

    苏家2号别墅里的书房里,苏雨馨坐在书桌前,双手撑着下巴,望着桌子上的投标报价,像是在沉思,更像是在发呆。

    灯光下,她的眉头死死拧在了一起,表情十分凝重。

    因为苏家和何家对滨河新区一期项目势在必得,其他一些竞争者深知实力不足,为了避免祸端,纷纷放弃了这块蛋糕。

    如此一来,参与招标的施工企业虽然多达二十家,但除了苏家和何家之外,其他十八家施工企业全部都是苏家和何家叫去的陪衬——那些企业连吃下这块蛋糕的能力都没有,更不要说和两家竞争了!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苏家只要在投标报价上击败何家,便可以得到这块蛋糕。

    当然,如果投标价太低导致没有利润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如此一来,苏家的投标价既要保证可观的盈利,又要确保低于何家的报价。

    这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叮铃铃——”

    安静的书房里,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将走神中的苏雨馨惊醒。

    她习惯性地先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赫然发现是苏宏远书房的电话,当下接通:“爷爷,您还没睡啊?”

    “你不也没睡吗?”

    电话那头,苏宏远语气稍显复杂,“你的身子还没完全恢复,需要静养,不宜太过操劳。”

    “谢谢爷爷,我没事。”感受到苏宏远的关心,苏雨馨心中暖暖的。

    听到谢谢两字,苏宏远到嘴边的话有些不知该如何说出口,最终还是狠下心,道:“雨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几天你都在为投标价的事情而纠结吧?”

    “嗯。”

    苏雨馨如实回道:“投标价很难确定,都上过两次会了,但我总觉得心理有些不踏实。”

    “这样吧,你明早把投标报价的东西拿到我这里来,我来拍板。”

    苏宏远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和一些,可语气却依然有些不自然,“这样的话,你也不用因为这个投标报价吃不好、睡不下了。”

    “爷爷,您放心,我没事的……”

    乍一听到苏宏远的话,苏雨馨以为苏宏远是为了自己的身体照想,满是感动地回应着,但将话说到一半后,却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自从她接手苏家产业半年后,苏宏远便将大权放给了她,让她自己去处理遇到的所有问题,从不干预她的决策。

    从某种意义上说,若不是苏宏远的放权和信任,纵然她商业天赋极佳,也不可能在短短两年时间内成长到如此地步。

    而如今,不知为何,苏雨馨隐隐觉得苏宏远表面是在关心她,实际上却是对她负责的‘滨河新区一期项目投标工作’不放心。

    “雨馨啊,你不要误会,不是爷爷不相信你的能力。”

    似是猜到苏雨馨心中有了想法,苏宏远解释道:“原本因为集团在南港那边业务扩展进入了关键期,我也没精力来负责滨河新区一期项目的投标事宜,但是……最近何家连续对我们出招,我想了想,目前的局面让你一个人承受如此大的压力太为难你了。”

    “知道了,爷爷,明早我便将投标报价的东西拿过去给您。”苏雨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同意了苏宏远之前的提议。

    毕竟,无论苏宏远出于什么目的,她都无法去违抗苏宏远的命令。

    “雨馨啊,生意虽然重要,但重要的还是自己的身子,你要注意劳逸结合,尤其要听叶神医的话。”

    苏宏远试图给予苏雨馨一些安抚,尔后心中一动,忍不住问道:“你和叶神医还好吧?”

    嗯?

    愕然听到苏宏远的问话,苏雨馨有些愕然。

    不过——

    很快的,她便猜到了苏宏远的用意,原本就有些泛凉的心瞬间冰冷。

    理智告诉她,对于如今的苏宏远而言,对她能否和叶帆走到一起,从而借助叶帆背后的能量远比她辛辛苦苦为苏家所做的一切更重要!

    因为明白这一点,苏雨馨挂断电话后,整个人像是被抽光了所有的精气神一般,无力地趴在桌子上,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人用刀子在那颗坚强的心脏上割了一刀。

    这一刀,让她的心很疼很疼,也让她心中那份坚强出现了一丝裂缝。

    爷爷,就算我愿意充当你的棋子,去换取利益,可是你觉得能瞒过叶神医么?

    心疼之余,苏雨馨自嘲地笑了,心中那份疼痛像是刺激了一般,更加猛烈,令她的身子不受控制地紧绷在了一起。

    “你怎么了?”

    就在这时,叶帆出现在了书房门口,一边担心地问着,一边朝着苏雨馨走来。

    “叶……叶神医,我没事。”

    愕然听到叶帆关心的询问,苏雨馨猛地一惊,强忍着心中那股剧痛坐起身子,面色一片煞白。

    叶帆见状,忍不住叹了口气:“你再这么熬下去,就算我能控制你的病情,也会留下隐患。”

    苏雨馨闻言,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下头,不敢去正视叶帆的目光。

    叶帆狠了狠心:“从明天开始,你必须按时休息,按时接受治疗!”

    “好。”

    出乎叶帆预料的是,苏雨馨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只见她轻咬着嘴唇,满是委屈道:“反正从明天开始就没我什么事了。”

    “发生什么事了?”叶帆皱了皱眉,理智和直觉告诉他,苏雨馨可能遇到了什么事,否则不会如此反常。

    不知为何,听到叶帆这么一问,苏雨馨心中的委屈就像是火山喷发一般疯狂涌现!

    “我爷爷刚才打电话告诉我,让我明早将投标报价拿到他那里去,他要亲自负责滨河新区一期项目的投标事宜。”

    苏雨馨像是受了莫大委屈的孩子,双眼泛红道:“虽然他说不想让我一个人承受如此大的压力,担心我的身体,但我知道,他其实对我没信心,怕我将这次的事情搞砸。”

    叶帆沉默不语,他深知苏雨馨为了能够中标滨河新区一期项目付出了怎样的努力!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苏宏远在距离开标没几天的时候,突然又要负责这件事情,这往浅里说是对苏雨馨的能力不够信任,说重一点,等于是在否定苏雨馨所付出的一切努力!

    这,对苏雨馨的信心打击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一般而言,人们总是在委屈郁闷的时候找信任的人诉说,而且往往在开口那一瞬间完全情不自禁,诉说完后心中会舒服许多,同时还会有一些后悔。

    此时的苏雨馨便是如此,当她情不自禁地将心中的委屈告诉叶帆后,又觉得自己不应该对叶帆说这些。

    “你明早告诉你爷爷,就说你有十足的把握中标滨河新区一期项目!”

    就在苏雨馨后悔将这一切告诉叶帆的同时,叶帆突然开口了,语气之中带着几分霸道,甚至是毋庸置疑!

    苏雨馨当下一愣!

    叶帆见状,叹了口气,补充道:“如果他不相信你的话,你就说我说的。”

    “不……不行!”

    再次听到叶帆的话,苏雨馨如梦初醒,下意识地认为叶帆要动用背后的关系帮她拿下滨河新区一期项目,很干脆地拒绝了,“叶神医,您不但无偿为我治病,而且因为我执意要回公司选择去公司给我当助手,从而被公司的人误解甚至嘲笑……这些已经让我很自责了。我已经欠下了您太多,怎么还能让您再为了帮我去动用手中的关系?”

    话音落下,苏雨馨心中却是充满了感动——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叶帆会为了她这般做!

    “我听杨苗苗说,你们苏家找江南官场的巨头都没拿下这个工程,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让人直接把工程给你们?”叶帆哭笑不得,“我的意思是你可以通过公平的方式中标这项工程!”

    “啊——”

    苏雨馨惊得张大嘴巴。

    “怎么?对自己没信心?”叶帆笑着问。

    “信心是有的,但是要说一定能拿下这项工程,我不敢说。”苏雨馨犹豫了一下道。

    “这可不是苏总的风格。”

    叶帆笑着打趣道,然后将手中的U盘丢给苏雨馨,“喏,这里面的东西可以让你将信心提升到百分之百!”

    “这……是什么东西?”苏雨馨满是惊疑地接过U盘,“难……难道是何家的投标报价资料?”

    “看了就知道。”

    叶帆卖了个关子,以他从褚玄机身上学到的‘盗门’本事,盗取何家投标报价资料并非难事,但是……他觉得自己给苏雨馨的东西更宝贵!

    ……

    PS:想知道是什么吗?您投票,我揭秘……

    C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