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极品狂少 > 052章 仇恨升级

052章 仇恨升级



    “叶助理刚才好威风啊。”

    “是啊,一句话吓得何凤华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要是我未来的老公这么强势、威风就好了。”

    ……

    一辆考斯特面包车缓缓离开了杭湖招投标中心,汽车里,绿湖集团江南公司的员工们兴高采烈地议论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说到叶帆刚才的举动时,不少女员工两眼冒金星,那感觉恨不得去向叶帆表白。

    听着同事们兴高采烈的议论,那名之前差点贴到徐伟泽身上的经营部女公关犹豫了一下,冲杨苗苗问道:“杨助理,叶助理到底是什么人?难道他一点也不怕何凤华报复么?”

    “我们苏总和苏董也不是吃素的吧?”

    那名对叶帆好感爆棚的女员工阴阳怪调地反驳道,似乎对那名女公关的言论十分不满。

    不光是她,其他人也纷纷不悦地瞪着女公关。

    女公关见状,没敢再多说什么,只是偷偷看了杨苗苗一眼,发现杨苗苗似乎一点也不担心。

    事实也的确如此。

    在杨苗苗看来,叶帆是苏雨馨的救命恩人,目前也一直负责苏雨馨的病情治疗,苏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何家对叶帆动手。

    离开招投标中心后,苏雨馨并没有要求张铁军等人返回公司,而是要自掏腰包带着众人前往准五星的九州国际饭店用餐,一方面庆祝公司拿下滨河新区一期工程这个项目,一方面是为了犒劳张铁军等人前段时间的努力。

    因为成功中标的原因,用餐期间,不光张铁军等人的心情极好,就连苏雨馨也少见地满脸笑容,甚至就是叶帆也多少被众人的情绪所感染,第一次隐约地感受到了团队合作的快乐。

    用餐结束后,苏雨馨特地给张铁军等人放了半天假,并且决定于月底举办庆功会,届时整个招投标工作小组及公司中层以上干部都将参加,庆功会上将对此次招投标工作作出贡献的员工给予奖励。

    苏雨馨的决定令得除叶帆外的众人雀跃不止,叶帆也不禁在心中暗暗感叹苏雨馨在管理公司方面确实有自己独到的方式。

    相比而言,叶帆倒是觉得苏雨馨最后用法律手段对付何凤华、徐伟泽两人有点太想当然了。

    仿佛为了印证叶帆的判断似的,午餐结束后,苏雨馨接到了苏宏远的电话,脸上的喜悦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愤怒与无力。

    “是不是警察没有将何凤华和徐伟泽怎么样?”察觉到苏雨馨的表情变化,叶帆苦笑着问。

    苏雨馨点了点头,道:“嗯。刚才我爷爷打电话问我何凤华被带走的事情,我如实告诉了他。他告诉我,警方说只有录音没有视频,有他人伪造和冒充何凤华、徐伟泽两人的可能性,不足以成为证据。”

    苏雨馨的话证实了叶帆最早的判断,他沉吟了一下,正要开口,却见苏雨馨带着几分憋屈道:“警方突然改变态度是因为何家动用了关系,我想让爷爷动用关系将何凤华和徐伟泽送进监狱,结果我爷爷说,要将两人送进监狱,将会引发江南官场、商界的地震,代价太大,不值得,再者,我们苏家在官场那位靠山也不会同意。”

    “动何凤华对整个何家而言连伤筋动骨都算不上,你爷爷的决定倒也没有错。”、

    在过去一个月里,叶帆虽然没有完全融入世俗的生活,却看清了世俗的一些规则,深知要扳倒何家这样的势力必须一击致命。

    “我知道,可是一想到何凤华在你面前嚣张跋扈的样子,我就不舒服。”

    苏雨馨幽幽地叹了口气,两年的磨练让她在企业管理、商业竞争方面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凡是牵扯到官商结合的阴暗面较量,一直是由苏宏远在幕后掌舵。

    眼看苏雨馨不经意间吐露心声,叶帆心中泛起一种奇异的感觉,而苏雨馨见叶帆不说话,顿时意识到了什么,为了掩饰尴尬,连忙朝前走去。

    ……

    如同苏宏远所说的一样,警方改变了态度,市局刑侦支队第一时间放人。

    “史队长,下次抓人的时候注意点啊,别没证据就乱抓人,否则后果很严重。”

    市局大楼楼下,早已等候的陆剑,看到史庆按照领导指示亲自将何凤华和徐伟泽送下楼,秋后算账道:“不是所有人都像何少这么好的脾气。”

    “抱歉。”

    听到陆剑嘲讽鄙夷的话语,史庆心中十分恼火,但也知道他一个小小的市局刑侦副队长最好不要参与苏何这两个庞然大物之间的争斗,于是只能强行压住怒火,带着虚伪的笑脸面具致歉。

    陆剑见状,还想损两句,结果被何凤华用眼神制止。

    “何少,干嘛拦着我?像这种狗就应该好好教训教训,免得他们不长记性。”来到市局院子停车场,陆剑有些郁闷道。

    何凤华淡淡道:“既然是狗又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何少说得是。”陆剑闻言,连忙送上马屁。

    何凤华没有理会陆剑的马屁,而是将目光投向徐伟泽。

    “对不起,何少,这次的事情都是因为我!”

    察觉到何凤华的目光,徐伟泽连忙鞠躬认错,那感觉就像是古代奴才做了错事主动向主子认错一样,恨不得跪下去磕头。

    “错不在你。”何凤华略微沉吟,道:“你回去好好休息几天,月初到何氏集团报道。”

    “谢……谢谢何少!”

    尽管徐伟泽曾想过何凤华不会追究他,可是当这一刻来临后,他悬挂的心才彻底放下,只觉得效忠何凤华是这辈子最正确的一个决定,感动得都快哭了。

    “何少,这种人你还打算用?”待徐伟泽离开后,陆剑有些疑惑地问道。

    “徐伟泽的身份之所以会被发现,是那个姓叶的在他的眼镜里安装了微型监听器,并非他背叛于我。我自己也太大意了,只考虑到他是否被人跟踪,没有想过有人会在他身上安装监听器。”

    目送着徐伟泽离去的背影,何凤华眸子里精光闪烁,“何况,惩罚他并无多大意义,还不如送他一个大恩,让他日后死心塌地为我做事!”

    “怪不得我爸让我多跟何少你学习人情世故,跟你比我实在差得太远了。”

    陆剑再次不动痕迹地送上一记马屁,尔后想到叶帆的所作所为,那张被抽肿的脸上表情狰狞,“何少,徐伟泽可以不计较,但那个姓叶的杂种是肯定不能放过的。您看是弄残他,还是让他直接从人间蒸发?”

    “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处理,我倒要看看他有多能打!”

    提到叶帆,何凤华的表情冷的吓人,叶帆不但破坏了何氏集团中标滨河新区一期工程的计划,让徐伟泽这个卧底现形,还当着众人的面把他像是丢垃圾一样丢出了招标厅门外,无论哪一条,他都不会放过叶帆。

    感受着何凤华言语之中的森冷寒意,陆剑识趣地没再说什么,而是为何凤华拉开车门,直到何凤华上车后,他才走向自己的车。

    上了车,何凤华点燃一支香烟,轻轻吸了一口,然后摸出手机拨通了杭湖乃至江南**教父乔八指的电话。

    “何少主动打电话,难得难得。”

    电话很快接通,乔八指主动开口,看似恭维,落入何凤华耳中却异常刺耳——他知道,今天的事情肯定已经传入了乔八指的耳朵里。

    “八爷,上次你让刘琴打电话给我,说要帮我打断苏雨馨身边那个姓叶的双腿,我没同意。”

    何凤华并未在意乔八指的语气,而是一字一句道:“你知道,我这个人有点自负,所以,还望你能理解。”

    “理解理解,像那种小人物怎么能入何少你的法眼?”乔八指继续笑着恭维着,心中却是冷笑不已。

    何凤华能够猜到他听说了今天的事情,他自然也能猜到何凤华打电话的目的,在他看来,何凤华这是典型的既当婊子又立牌坊。

    “八爷,我们打开窗户说亮话,区区一个苏雨馨,我不放在眼里,但我不能容忍一个九流人物都算不上的杂种冲我动手。”

    或许是觉得乔八指的话有些刺耳,何凤华不再绕弯子,直奔主题,道:“你帮我摘下那个姓叶杂种的人头,我帮你引荐韩国栋。”

    “没问题,什么时候要?”

    眼看何凤华赤.裸.裸地抛出了交易条件,乔八指收敛笑容,间接地给出答复。

    “越快越好。”何凤华说着,提醒道:“另外,希望八爷能够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不要留下痕迹。”

    “何少,请你相信专业。”

    乔八指摸了摸自己的光头,阴森一笑,道:“用你的话说,打打杀杀是**中人的事情。”

    C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