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匹夫的逆袭 > 后记
readx();    一年后,被双规许久的刘飞并未进入司法程序,而是被定性为严重违纪,无罪释放,组织决定给予降级处分,从副省级连降三级,变成了副科级非领导职务,在近江市委档案局做科员。⊙頂頂點小說,

    出乎意料的结局,意味着高层博弈发生变化,有人被迫做出了妥协。

    国企青石高科与俄国合作在莫斯科建立电动汽车工厂,同时中方的石油管道开始修建,第一笔预付款也打到了俄国人账上,但是俄方悍然撕毁合同,要求向上浮动石油价格,中方拒绝,谈判中断,汽车厂被俄方查封,无限期停工。

    冯庸被美国税务局课以重税,罚的倾家荡产,人也被关进了联邦监狱,判刑五十年,刘小飞离开了洛杉矶,常年混迹纽约,虽然他的母亲被判处无期徒刑,他的外公也彻底退休,但家底子还在,几个秘密账户中的上百万美元足够他活的很滋润。

    黑林黑森兄弟被江北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贩毒、杀人、经济诈骗等罪名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执行当日,近江不少人燃放鞭炮庆祝。

    旅居夏威夷的刘汉东突然被fbi逮捕,旋即引渡回中国受审,以过失杀人罪判处十年有期徒刑。

    刘汉东在江东省第一监狱服刑,条件不错,还能上网,他在浏览网页的时候发现一则国际新闻,俄罗斯贝加尔油气集团的总裁尤金.加福里诺夫驾驶私人飞机的时候遭遇空难,飞机坠毁在西伯利亚荒原上,机上无人生还。

    也许浣溪就在飞机上,刘汉东哀叹一声,红颜薄命。

    三个月后,贝加尔油气集团迎来了新的寡头总裁,也是加福里诺夫家族第一继承人,高位截瘫病人阿廖沙的妻子,第二继承人,四岁的阿列克谢.加福里诺夫的母亲,简.布鲁.加福里诺娃。

    又三个月后,中俄谈判重启,刘汉东获释。

    正午的江东省第一监狱,刘汉东办完手续,厚重的铁门缓缓打开,一缕阳光照了进来,远处停着一辆白色的富康轿车,马凌和马小西站在车旁,正冲他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