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盖世仙尊 > 第六九章 炼血炼魂灯

第六九章 炼血炼魂灯

readx();    第六九章炼血炼魂灯
  
      引起丁浩注意的是一个陶制的油灯。
  
      油灯非常的诡异,拿在手中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传来。可以看见,在油池的底部刻满了血红色的符文。这些符文都是变异的九州世界文字,丁浩仔细分辨了一下,认出了几个“炼、杀、血”。
  
      “这一定不是正道之物,透出一股阴邪气息。”丁浩心中暗道。
  
      就在他放下油灯,却摸到底座上有一个凹槽。
  
      “这是……”丁浩举起来一看,看见油灯底下有一个圆形的凹槽,看上去刚好放一块元石。
  
      “这也是一件凡宝!”丁浩又是一惊。
  
      可以充入灵力的凡级物品,就算是凡宝。只是这油灯太过简陋和诡异,丁浩开始没注意到这一点。
  
      “这到底是干什么的凡宝?”丁浩好奇的取出一块元石,塞在油灯下边的凹槽里。
  
      元石放入以后,油池之中顿时有一层红得发黑的血色液体渗了出来,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有着邪异的气息。与此同时,灯芯处也点亮起来,一颗黄豆大小的火苗跳动着。
  
      大黄也被惊动,过来观察。
  
      突然就听见火苗中有人发出痛苦惨叫,“毛长海!我已将炼血换根之法教你!成与不成,与我何干!”
  
      “毛长海!你速速放我离开!”
  
      “痛啊!炼魂之痛,远超肌肤之痛!痛!”
  
      叫声凄惨,丁浩听得心惊肉跳,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小小火苗之中竟然有一张人脸!
  
      “你到底是人是鬼?”丁浩第一次看见这种景象,心中确实有些惶恐。
  
      火苗中的人脸这才注意到点灯之人不是毛长海,他连忙开口说道,“这位公子,在下名叫宋缺,是云州浚县人。因那大恶人毛长海贪图我妹妹姿色,想要强娶我妹妹。我家执意不许,那毛长海便将我杀死炼魂,用来威胁我家门!”
  
      “这样。”丁浩眉头一皱,道,“毛长海此人果然凶恶。”
  
      这人连忙问道,“毛长海就是云州出名的恶徒!公子这油灯为何落在你手中……”
  
      丁浩道,“毛长海已经被我杀了。”
  
      “天意!真是大快人心!公子你真是除暴安良!我终于等到这一天!”这人狂喜,随后又道,“公子,你一看就是好心之人,你能不能去云州浚县宋家一趟,将我送回家门,在下被毛长海杀死至今,无日不想回家看看。老父妻儿,今生无缘,我魂魄归天,重入轮回,见一面也心满意足了。”
  
      这人说完以后,竟然嚎啕大哭起来。大黄这只草狗倒是心善,听见这人这么惨,不由得狗眼含泪。
  
      丁浩坐在灯前,脸色平静,没有开口说话。
  
      火苗中人连忙又道,“公子,我见你年轻英俊,一表人才。你将我送回云州浚县宋家,我家里定有各种宝物送上,我宋家在当地也是颇有名气,到时候我帮你说说好话,说不定还能得到我妹子倾心,我妹妹相貌资质在浚县都是数一数二的,她最听我的话,此事说不定就成了,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不过丁浩听完,却是端起油灯,左右观看,好像在寻找什么。
  
      那人不由得急道,“公子,你在找什么,你说句话吧。”
  
      丁浩道:“我看看哪里可以把火苗调大一点。”
  
      那人道,“为何?”
  
      丁浩道,“烧死你这满嘴谎言,居心叵测之人。”
  
      火苗中人顿时脸色大惊,问道,“公子,公子,你这是何意?”
  
      丁浩冷哼道,“你先是搏取我的同情,又用宝物和女色勾诱,你真的当我年轻好骗不成?我若是将你送回,恐怕等待我的,不是你妹妹而是杀人的刀!这个世界,人心之险恶,我早有领教!你这样就想骗我,做梦!”
  
      丁浩说话之中,却从毛长海的物品之中,又找到一根陶制的小勺。小勺就跟耳屎耙一般,此物应该是和油灯配套,丁浩琢磨了一下,便用那小勺舀了油池之中粘稠血液浇在火焰之上。
  
      浓稠的血液被火一烧,顿时就好像汽油浇上去一般,轰得一下。一股刺鼻的腥味,那火中人脸顿时发出刺耳的怒骂声,“畜牲!你跟毛长海一般都是大恶人!恶徒,该死!”
  
      丁浩不为所动,又去舀了一勺血液。
  
      这下那人脸再也吃不消了,开口惊呼道,“公子,你听我说!我都说实话!”
  
      丁浩停下手,问道,“叫什么名字?所住何处?”
  
      “宋缺,我家住在云州浚县……”
  
      他还没说完,丁浩又要火上浇油,那人连忙喊道,“大哥,我说的都是真的!”
  
      丁浩问道,“那你家所修是何功法?”
  
      那人沉默,丁浩毫不犹豫又是一勺浇上去,那人惨叫声中这才道,“我宋家所修,乃是血道功法!”
  
      “原来如此。”丁浩点头。
  
      血道也是妖魔鬼道之一,杀人炼血,搜魂炼魄,这些都是血道所为。不过血道是非常隐蔽的妖邪之道,一般看不出来,就算是进入天意之中,天意也不会发生反应。
  
      丁浩又道,“这盏油灯应该也是你宋家所有。如果我没有猜测,毛长海杀死你以后,抢到的这盏油灯,而你见到我之后,想要骗我将这盏油灯送回你宋家!当然了,你宋家是血道妖孽,为了防止我说出去,你们定要将我灭口!”
  
      大黄听完以后勃然大怒,本来它还相信了此人,却没想到,其中竟然还有如此险恶阴谋。如果不是丁浩,而是遇到一个善良之人,又或者起贪心之人,将油灯送回,就是死路一条!
  
      宋缺连忙道,“不会不会,我宋家还算是知书达礼,我妹妹真的不错。”
  
      丁浩又要浇油,他这才闭嘴。
  
      “现在开始,我说一句,你回答一句!若是回答的好,我说不定就放你的魂魄重入轮回。至于把油灯送回,这种事就别想了。”
  
      丁浩冷哼一句,开口问道,“这油灯叫什么名字?”
  
      “炼血炼魂灯。”
  
      “都有那些作用?”
  
      宋缺道,“炼血和炼魂。有血炼血,有魂炼魂。比如公子有仇人,就可以找到他的血肉,放在这灯中祭炼!祭炼以后,便会成为这灯中秽物,这个时候,公子就可以约来那仇人,点燃油灯。那些秽物见到主人气息,就会如同跗骨之蛆,秽物入体,灵力受阻,修为大降,公子便可以发动偷袭,一举将其击杀!”
  
      丁浩听得心中震惊,暗道这邪异之物,果然是阴狠!简直是出其意料,威力惊人!
  
      宋缺又道,“这只是炼血之效果,而炼魂之效果,公子也看见了,我就是答案。将仇人的魂魄收入灯中,当作灯芯,烧魂点灯,经历九九八十一日,生生将魂炼完,那就魂飞魄散,永不入轮回。”
  
      “将人魂魄,当作灯芯,烧魂点灯,以血助燃!”丁浩双目之中射出厉色,点头道,“这血道的修炼,果然是非常的邪恶和残忍!”
  
      那宋缺现在被丁浩识破,连忙哀求道,“公子,我已经在这里收了七七四十九天折磨,我现在其他也不想了,你就放我轮回,我去了阴间也会感谢你。若是到了八十一天,我魂飞魄散,那才是真正的凄惨。”
  
      丁浩冷道,“轮回不轮回,又有什么意义?下一世的你,就不是你了!”
  
      宋缺苦道,“公子饶我,饶我!”
  
      丁浩道,“你给我老实点,好好为我服务,我到了八十日自然会放你!现在你给我说说,炼血换根之法是什么意思?”
  
      刚才油灯刚点起来的时候,分明听他说什么炼血换根。
  
      宋缺不敢隐瞒,老实开口道,“这是我血道宋家一门秘法,可以在进入炼气以前,将人的仙根强行更换!不过成功率很低,毛长海捉拿我,就是为了这个功法。”
  
      “强行更换仙根?”丁浩心中震惊,没想到竟然有这种厉害的法子。
  
      宋缺道,“毛长海是四品仙根,资质很差。因此他修为到了先天大圆满多年,始终无法进入炼气,所以他就想要得到这秘法,然后捉到了一个一品天才,将其活杀,取出心脏,炼化其中心血,想要换到对方的仙根,不过却是失败了……”
  
      丁浩听完,冷道,“看来你之前又说谎了!”
  
      “没有。”宋缺惊道。
  
      丁浩道,“你之前说,毛长海杀你就是为了得到《炼血换根》之法。可是在我看来,应该是你帮助毛长海炼血换根!在失败以后,毛长海一怒之下,才杀你炼魂,你说是不是?”
  
      宋缺顿时哑口无言,随后嘿嘿笑道,“公子,时间太久,我记不清了。”
  
      “是吗,那我帮你长长记性。”丁浩冷笑着,又是一勺血液浇了上去。
  
      “啊!不要!公子,我以后保证不说谎了!”
  
      就在丁浩在吸星石之中拷问宋缺的时候,黑暗的森林之中,三个黑衣人站在了吸星石的不远处。
  
      跪在地上的,是全身是血的毛长海。
  
      丁浩虽然饶了他,可是那些小弟却是将其折磨得不轻。
  
      黑衣人之中的苗长老开口森然问道,“毛长海,可是丁浩伤你,抢你得分?”
  
      毛长海满口含血,恨道,“前辈,正是那丁浩!我恨他!我必杀他!”
  
      苗长老哧道,“就凭你一个废人?”
  
      毛长海顿时不说话。
  
      苗长老又问,“丁浩逃到哪里去了?他现在什么修为,可有什么隐秘的手段和诡异之事?”
  
      毛长海道,“丁浩刚走没一会,他是跟一个叫商海的舞州少年一起走了,两人关系密切。他的修为看上去是七段,可是我感觉有八段,甚至更高。诡异的事情……恩,他有一种寒冰的宝物,可以瞬间将人冻得无法还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