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斩龙 > 第二章 传说中的车神

第二章 传说中的车神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雨幕中,那法拉利的车窗落下,一个染着头发的青年看了过来,眼中带着浓浓的嚣张气焰:“哟,今天还带了个jp过来啊?”
  
      34d莞尔一笑,很乖的说:“嗯啊……”
  
      我自尊心受挫,紧握着拳头,恨不得立刻冲出去把法拉利砸烂,但是想想砸烂我又赔不起,算了,忍一时风平浪静!
  
      “开始吧!”
  
      身边的34d放下了手刹,引擎开始咆哮,一旁,法拉利和科迈罗也开始发力了。
  
      “嗖!”
  
      车体猛然冲了出去,推背感强得惊人!
  
      三辆车瞬间一起冲了出去,绕着盘山道在雨幕中疾行着。
  
      前方便是一个急转弯,我紧握着扶手,咬紧牙关,以现在这样的车速,必须漂移,否则就要冲到山沟子去了!
  
      “哗!”
  
      身边的美女猛然旋转方向盘,同时拉起手刹,漂移的标准操作!
  
      果然,车轮胎在地面上疾速摩擦,猛然一个旋转漂移,完成了这个大转弯,同时,一个转弯就把另外两辆车给甩开了。
  
      34d嘴角轻扬,笑得甜美,转身看我一眼,我淡定的看看她,这让她有些意外,或许说,有些失望,大概她原本的想法是能看到我吓得跪在座椅上,连连高呼“女侠饶命,让我下车”吧?
  
      ……
  
      后面,引擎咆哮声震慑人心,法拉利以一个华丽的弧线形成了反超,果然,标准的跑车确实不是tt能够相比的。
  
      女神紧握着方向盘,一双美目盯着前方,继续加速。
  
      几次反超都未能成功,34d有些急躁,甚至有一次差点擦碰到护栏。
  
      “哗!”
  
      前方一片雨水被溅起,法拉利猛然漂移侧身,横在了tt前方,34d一个急刹车停住,狼狈不堪!
  
      “哼!”
  
      粉拳打在了方向盘上,34d紧咬银牙。
  
      法拉利里的青年继续笑道:“怎么了,就只有这点本事吗?你上一周秒杀我二哥的嚣张气焰哪儿去了?哈哈哈!”
  
      我飞快打开车门,从容的来到驾驶座一旁,敲敲窗户,对34d说:“你爬到副驾驶上去,让我来试试!”
  
      34d惊愕:“你?你有驾照吗?”
  
      我咧嘴一笑:“没有,不过你放心……”
  
      “没有驾照我还放心?”
  
      “反正你都输了,又想跟我同归于尽,就让我试试吧!”
  
      “好吧……”
  
      34d心一横,爬到副驾驶座上,一双雪白的腿看得我直咽口水,如果她没有那么恨我,那就好了,多好的姑娘啊,白花花的……
  
      ……
  
      坐上驾驶座,我放下手刹,伸头看看外面的法拉利男,说:“继续,还没结束,谁先到山顶,就算谁赢,怎么样?”
  
      法拉利男一脸不屑:“切,一个保安……老子跟你赌!”
  
      法拉利飞快的启动,科迈罗也紧跟着,而我则在后面跟着,不急不慢,在第二个拐弯处,猛踩油门,手刹转向,“刷”一声从科迈罗旁边穿了过去,华丽的超车,尾巴一摆,横在科迈罗前方,那小子吓得直接减速,哪儿还敢紧跟着我。
  
      第五个转弯处,我丝毫没有加速的意思,尚未接近就已经飘了出去,加速行驶,车身几乎与法拉利贴着擦过,完成了一个极为危险的超车,泥水溅得法拉利一玻璃。
  
      甚至,能听到后面法拉利男愤怒的骂声,34d坐在副驾驶上,忍不住笑了。
  
      ……
  
      几分钟后,法拉利继续超车,而我则轻轻一抹方向盘,摆尾一下,吓得对方一个转向,车头贴着山体“嘭”一声划过,车牌和车头标志一起擦飞了!
  
      “嘎……”
  
      tt停下,法拉利也停车了,那青年愤怒的打开车门,大声骂道:“林婉儿,算你狠,我们下次再见,md!”
  
      法拉利和科迈罗飞速消失在雨幕中,作为败者,落荒而逃了。
  
      我则自觉的坐到副驾驶上,镇定自若,窗外,雨也渐渐的停了。
  
      34d默默的坐在身边,说:“你的车技,还不错,怎么练的?”
  
      我笑笑:“我在交警队干过,是一号车神……”
  
      34d:“……”
  
      看着沉默的她,我说:“在这种环境下赛车太危险了,你怎么一点也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她的眼睛有点红,看着窗外,说:“我的忧伤,你怎么会懂……”
  
      我笑了:“你的忧伤?你看我,我下顿饭的钱都没有,我的房租到期两天了都还没有着落,你开着奥迪tt还忧伤?我tmd才忧伤!”
  
      34d委屈兮兮的看了我一眼,漂亮的眸子里带着歉意,伸手推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你下车吧……”
  
      我愕然,下了车。
  
      “轰!”
  
      引擎轰鸣,奥迪tt飞速下了山。
  
      站在雨水里,我目瞪口呆,过了半晌才醒悟过来:“nnd,我被丢在山上了,你大爷,果然这是一场报复,一场惨无人道的报复!”
  
      ……
  
      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我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摸摸口袋里,连一毛钱都没有,肯定是没法坐公交车回去了,于是,我笑得更加灿烂了,这点小事也难得住我?
  
      撒丫子奔跑,20公里而已,老子跑回公司去!于是,公路上出现了罕见的一幕,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不断的超过公交车、出租车,狂奔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中,那坚毅的身影不为任何人所驻足。
  
      一个多小时后,气喘吁吁的站在公司楼下……
  
      潇洒!
  
      ……
  
      回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晚上5点,我又犯愁了,晚饭还没有着落,而下班时间已经到了,没法在公司食堂蹭饭了。
  
      换下制服,出了公司。
  
      夜幕降临,城市里星火点点,仿佛像是一个雍容的贵妇穿上了晚礼服,可惜,这晚礼服下迷人的**只是有钱人能够享受到,而我这样的……咳咳,我属于城市垃圾那个物种。
  
      ……
  
      赚钱之路,开始了!
  
      “当当当……”
  
      铲子在锅里熟练的翻炒着,这是一个夜晚才会开张的大排档,炒饭、炒面、炒菜之类的小吃,客人很多。
  
      炒了20份炒饭之后,我一头汗水,老板拍拍我的肩膀:“小李子,今天真是辛苦你了,来,今天的工钱……”
  
      我喜滋滋的拿上5块钱,出发,去下一个点!
  
      大路边,一座灯红酒绿的会所,叫做“碧海蓝天”,这是有钱人集中消费的地方,而我则漫步进入,几个看门的青年都认识我。
  
      进门之后,守门胖子看着我,嘎嘎笑道:“哟,李逍遥你终于来了!”
  
      我点头:“今天我有几首?”
  
      “三个曲子,一个10块!”
  
      “好,谢谢彪哥了!”
  
      “等等,先把衣服穿上!”
  
      一件西装上衣被丢了过来,我飞快的穿上,随后步入舞池,走上了演奏台,在一架大钢琴前方坐下,手指落下,悠扬的琴声在场中飘荡,第一首《天空之城》、第二首《小狗圆舞曲》、第三首《雨的印记》,三首完毕,舞池里响起掌声。
  
      我飘然走下演奏台,彬彬有礼的冲着众人一笑,随后迈步而出,忽地,一条柔嫩的手臂拉着我的手,那是一个漂亮的外国妞,飞快的塞给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行电话号码,她的嘴角带着妩媚的笑意,说:“hi,callme……”
  
      我点头一笑,走出门,脱下外套,从胖子手里拿了3张10块钱的票子,扬长而去。
  
      看着我的背影,彪哥一声长叹——
  
      “mlgb,人才!”
  
      ……
  
      花5块钱吃了一碗蛋炒饭,今天算是对付过去了,漫步在大街上,远处,商场的led上正在播放着游戏的视频,那是《天命》的宣传画面,这款游戏是世人期待了数年的力作,终于面世,让多少游戏迷感动流泪,我也是游戏迷,也向往那些热血沸腾的游戏生涯,可惜手头里没有钱,并且首批发售的头盔全球就只有100w个,黑市价格炒到了10w一个,我是肯定没戏了,慢慢来,等赚够钱了再去笑傲江湖好了……
  
      真可惜,后天就是《天命》开放的日子,错过了第一天公测,注定要落于人后了!
  
      ……
  
      回到了龙华小区,这是我的住所,一个一室一厅房,租金800,不过已经到齐了,房东太太是个尖酸刻薄的老女人,动辄冷嘲热讽,对于这种更年期的女人,只有一个办法——忍!
  
      来到楼下,我的房间在一楼,掏出钥匙,捅了捅,居然开不了门!
  
      怎么回事?
  
      仔细一看,哦,换锁了,上面还留着一张字条——“李逍遥,房租到期两天还不交,明天有人来看房了,没有办法,你的行李在厨房边上!”
  
      我转身一看,一床被子+一些牙刷等用品,都裹成一团放在那里!
  
      脑门一热,我虎躯一颤——
  
      操啊,被扫地出门了!
  
      ……
  
      抬头看看,满天浩瀚的繁星,如此诗情画意的日子里……
  
      嗯,今天是周末,公园里到处都是小情侣柔情蜜意,我不能过去睡,太煞风景了,那就……那就在小区的楼下将就一晚吧,反正是夏天,除了蚊子多了一点之外,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我一个人大男人,身怀绝世武功,也不怕谁来抢劫!
  
      深夜11点多,夜里颇有些凉意,裹着我的棉被,就在小院的角落里蹲在那里,眯着眼睛,渐渐进入睡眠状态!
  
      “嗡嗡……”
  
      蚊子不断的在耳边萦绕着,这是一个艰苦的过程,但是难不倒我,把蚊帐拿起来,覆盖在脸上,厚厚一层,不影响呼吸,但是又能把蚊子隔在外面,就这样吧……
  
      ……
  
      一夜过去,雄鸡报晓!
  
      我睁开眼睛,看看旭阳缓缓升起,诗情画意起来:“今宵梦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还没吟完,忽然一只手覆盖在我的肩膀上:“逍遥哥,你怎么睡在外面?!”
  
      .T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