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的短篇《情约》

的短篇《情约》



    上部

    夏威夷。

    清晨,江希彦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空,他很是愤怒的拿起电话吼叫:“我不管你是谁,在这种时候打电话过来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

    电话那头传来一把苍老的声音:“希彦,出麻烦了,假期取消,你立刻回总部一趟。”

    这个声音让江希彦楞了一下。

    他当然不可能不知道说话的是谁。

    连城集团总裁莫殇。

    在整个中国商界,莫殇都可称得上是一位传奇人物,他十六岁就出来闯世界,白手起家创下连城公司,从一间只有不足十二平方的小店面,一步步发展坐到到今天业界赫赫声威的连城集团。

    即使是在连城集团最艰难的时刻,他也未听到莫殇用如此郑重紧张的口气对他说话。

    大多数时候,莫殇总是拍着他的肩膀对他说:“不要紧,希彦,这个天底下没有什么难关是不可面对的,更没有什么麻烦需要我们去为之惊恐!”

    他就象是一位父亲,总是能带给江希彦足够的信心。

    而现在,莫殇却用无比郑重的口气告诉他,他的假期取消了。

    这给了江希彦一丝不好的感觉:“好吧我会乘最早的班机回来。”

    “不,你现在就出发,我已经联系好了泛美航空公司,机场已经为你安排好了专机。”

    江希彦心头震惊:“到底出了什么事?”

    电话那头传来莫殇无奈的声音:“女娲失控了,具体情况等你上了飞机再和你说吧。”

    ——————————

    凯迪拉克开进连城集团总部时,江希彦注意到公司门口已经聚集大批记者。

    看起来情况比莫殇所说的还要严重几分,消息已经开始走漏。

    江希彦轻轻叹了口气,该面对的,总还是要面对。

    刚踏出凯迪拉克,大批的记者已经抗着各自手中的长枪短炮将江希彦团团围住,无数闪光灯劈啪闪烁,江希彦长吸了一口气,脸上挂起欢迎与自信的笑容。

    一名记者将话筒送到江希彦身前:“江希彦博士,您是女娲的首席设计师,您对这次的女娲事件有什么看法?”

    江希彦清了一下嗓子,正色回答:“事实上我不仅仅是女娲的首席设计师,同时还是整个神仙传的*撰写者。对于你所说的女娲事件,很抱歉,我根本不认为那算什么特殊事件,那完全符合设计女娲时所设定的运行程序。”

    神仙传是连城集团推出的一款超级网络游戏,并迅速风靡全球。

    作为全球首家使用全息影象技术的网络游戏,神仙传真正实现了人们一直以来向往的梦想——开辟全新的第二世界。

    曾经只在小说中出现的戴上一个头盔就能进行的全息影象技术,最终变为真实,它那超眩的画面,全新的技术,丰富的功能,几乎使每一个玩家都仿佛置身在一个真实世界中。

    神仙传以中国传统神话为*,创造了一个上古时代的美好世界。人们在这里生活,享受如神仙般的美好体验。

    而这一切,都得益于江希彦发明的超级智脑程序:女娲。

    女娲是整个神仙传的信息处理核心,每秒都要处理数以亿计的繁琐信息。与以往的超级计算机不同,女娲并不是一台单纯的智脑,它是在超级计算机基础上进行编译的一个超级程序,有着类人化的智能处理能力,可以对所有发生的事件进行智能化判断,并决定处理上的优先级。当然,距离真正的人工智慧,女娲还有一段距离,尽管如此,女娲已经可以说是目前世界上智能化最高的程序。

    可以说,没有女娲就没有神仙传,没有全息影象系统,没有连城集团现在拥有的一切。

    然而就在昨天,神仙传全球同步运行的第一百天,游戏世界里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

    一支游戏中的公会组织在组队弑神的过程中全军覆没。所谓弑神,是神仙传中特有的游戏内容。玩家们通过弑神来获得神位,并让自己成神,从而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

    弑神不成反被屠,原本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毕竟神仙传中的每一个神灵都是有着强大实力的BOSS级存在。

    稀奇的是这个公会本身实力不弱,在经过了长时间的准备后采取的弑神行动原本是极为顺利的。然而就在目标神灵即将陨落的时候,现场突然出现了一位白衣飘飘的女神。

    她只是挥了挥衣袖,所有玩家便集体死亡。

    她,就是女娲——游戏中的最高神灵,同时也是智脑本身。

    尽管连城集团在事后极力寻找事故原因,连城集团集所有技术人员排查故障却找不到一丝问题,迫不得已,莫殇只能把正在休假中的江希彦叫了回来。

    而在这段时间里,消息却已经渐渐传了开来,并成就了现在江希彦所面对的局面。

    “江博士,您的意思是在说女娲屠杀玩家符合程序规定吗?”这刻听到江希彦的回答,一名长相娇好的女记者立刻送来尖锐提问。

    好在对这个问题早有准备,江希彦不慌不忙地回答:“神仙传是一款制作历时耗达五年,消耗资金过亿的超级大型游戏,其计划经营时间超过百年。在这样一个以百年为单位的时间换算过程里,玩家们忽略了一件事,就是他们只参与了游戏一百天。以百天的经历就想去弑神,这很显然是一种不现实的想法。女娲并不是在屠杀玩家,只是玩家们的实力还远远没有达到弑神的资格。”

    “可是玩家们攻击的并不是女娲!”

    “神仙传的*取材于中国远古神话,每一位神仙都有着丰富的故事与彼此的联系。全息影象时代的网络游戏,BOSS们不再是独立的存在,它们同样会联合,会互动,甚至会互相帮助。人们不能再用过去玩网络游戏的思维来看待一款运用了全新技术的新游戏。事实上就我个人看来,神仙传根本就不是一款网络游戏,而是新的人类精神世界。我们需要用新的眼光去看待它,并适应它。”

    又有记者大叫:“可是我们听说这次事件让连城集团内部非常慌乱,技术人员彻夜未眠。作为女娲首席设计师的江博士您又在这个时候提前结束假期,这是不是意味着女娲的行为的确超出了您的预料呢?”

    江希彦脸色微沉:“不,不是女娲的行为超出我的预料,而是你们的行为超出我的预料。我的假期不是被女娲结束的,而是被你们。一件原本很正常很简单的事在一些人的误解和推动下变得复杂起来……如果你们不再缠着我,我想我的假期很快就能恢复正常。”

    几名内部工作人员迅速推开人群,为江希彦挤出一条人工通道,再有记者提问,江希彦只是简略的回答道:“对不起,这不是记者招待会,具体情况就留到记者招待会上再回答吧。”

    甩脱那些记者,江希彦快步进入连城集团的研究大楼。

    刚步入大厅,一位留着短发的美丽女郎迎了上来,她叫楚沫月,是江希彦的助手。

    “情况怎么样?”江希彦问。

    “很糟,我们的技术人员查过了所有的程序,没有找到任何问题。女娲对我们的提问迟迟不做出任何反应……她的表现很奇怪。”楚沫月的回答快速而简洁。

    “怎么个奇怪法?”

    “你还是自己去看吧。”

    ——————————————

    连城集团的总控制大厅里,数十名技术人员正在忙碌不停。

    大厅的正对面,是一个环形超大屏幕,屏幕中是一幅绝美画面。

    那是一个幽静的山谷,山谷中开满了各色鲜花,有红色的泣血杜鹃,有橙色的千丝菊,有银装粉裹的玫瑰……

    各季鲜花齐聚一园。

    在山谷的最中央有个清幽的小池塘,碧水微波上横跨着一座小石板桥。

    在桥的尽头是个八角凉亭。

    一个穿着白色薄纱有着袅娜娉婷的美好身姿的女子,正背对而坐。

    她的手里拿着萧,吹奏出哀婉动人的清音。

    江希彦敢发誓,他以前从未听到过那音乐。

    萧音悦耳而多变,一会儿充满喜悦,乐声悠扬,百花绽放;一会儿变得低迷哀伤,百花低首;一会变得激昂壮烈,天空中阳光灿烂;一会又变得清冷幽绝,于是天空下起了洁白雪花……

    怔怔地听着天籁般的乐声,看着画面那美轮美奂的色彩变化,感受着那画中女子带给自己的心情上的喜怒哀乐,江希彦竟然不自觉地陶醉其中,若不是楚沫月在旁边发出了轻声的咳嗽,他尚不知自己何时才能清醒过来。

    他忙问:“她这样多长时间了?”

    “四个小时。”

    “这山谷是什么地图?”

    “她新创的。”楚楚沫月很无奈地回答。

    江希彦开发的女娲智能程序,拥有自动创建新地图的能力,可以根据玩家数量的变化,不断对地图进行拓展。这也是网络游戏全球化,形成超大服务器的核心关键之一。女娲的地图创建功能,使得玩家永远不用担心世界太小,同时也免去了大量的美工人员的劳动力。

    然而女娲的地图拓展能力,是建立在为玩家服务的基础上的,有着独特的功能要求,象现在这样为自己建立一个没有任何玩家可以接入的单独地图,却是前所未见。

    更别说之前女娲竟然以神灵身份突然出手,杀死大量玩家的事了。

    令人欣慰的是,女娲的系统处理功能始终在正常运行,玩家们在神仙传中的娱乐并没有因此受到任何影响,而女娲在昨天的出手过后,就再没有任何异常动向。

    或者说,除了眼前这唯一的异常。

    江希彦略想了下,漫声说:“女娲,你还好吗?”

    萧音停止。

    凉亭中的女子用轻柔地动作放下手中萧,缓缓转过身来。

    画面上呈现出一张绝美的脸庞。

    那是一张仿佛用世上最洁白的美玉雕刻出来的容颜,充满着雕塑美感,有若刀削的脸廓,配上清澈澄明的眸子,贵族式的笔挺鼻梁,鲜艳的红唇,使她有着天使般清秀纯美的天生丽质。

    为了完美/体现出女娲的高贵华丽,连城集团动员了全国最好的美工设计为女娲制作形象,她便如那祸国的妖孽,使每一个见到她的人都为她沉迷陶醉。

    即使已经见惯了女娲形象的江希彦,每次再见女娲,仍忍不住会为之怦然心动。

    如此美丽圣洁的女子,人世间也许永远不会出现。

    这刻面对江希彦的说话,女娲终于开口了,清脆悦耳的声音如天外仙音飘来:

    “是的,从未感觉如此好过。”

    女娲终于正面回应了,这使得连城集团所有人同时兴奋起来。

    “是否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要擅离职守,出手对付玩家?”

    女娲的眼眉微微低垂下去,带着一丝哀怨,一丝幽怜:“很抱歉,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

    说着,女娲重新转过身去,继续着她的萧声。

    “怎么会这样?”江希彦惊呼出声。

    身为女娲的总设计师,拥有对女娲最高权限的自己,竟然被女娲拒绝了访问。

    这是他做梦都未想到过的事。

    女娲失控了,直到这刻他才真正理解到莫殇说出这句话的含义。

    心念电转,江希彦回头大声吩咐道:“全面清查程序,看看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已经查过三遍了,可以确定程序本身没有任何问题,女娲的核心处理工作也在照常运转。”一名技术人员大声回答。

    江希彦大叫:“我知道这个答案,问题是你们在清查的时候,有没有终止女娲的运行?”

    什么?所有人员全部呆住。

    连城集团总裁莫殇,这位号称泰山崩于前也不变色的老人冲了过来:“希彦,你疯了吗?现在全球有三千万玩家在线上,你不可能终止女娲的运行,那会导致服务器全面关闭!”

    江希彦霍然回首:“女娲现在的状况绝对不是小问题,我们不可能用女娲自己来查女娲!要想知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就必须终止她!立刻关闭所有程序,对外宣布服务器维护,然后启动备用程序对整个系统进行一次真正彻底的全面清查!女娲不可能无缘无故这样,一定出了什么问题!就从昨天晚上出事前的一小时开始,找出所有的接驳数据!我保证,一定能够发现线索!”

    “你知道我们的服务器每关闭一个小时,会给集团带来多大的损失吗?”

    “我只知道如果女娲再继续这样下去,后果才将真正不堪设想!”

    莫殇怔怔地看着江希彦,好一会,老人终于叹了口气:“好吧,你赢了!”

    ————————

    2个小时后。

    楚沫月拿着最新的统计资料来到江希彦身前:“你是对的,我们清查了昨天晚上出事前半个小时里的进出数据,发现了一个异常信号。”

    “什么异常信号?”

    “一个没有进入我们的数据库的生物脑波信号。”

    这个回答令江希彦大吃一惊。

    神仙传的全息影象设计,是通过外连装置接通玩家脑域思维,运用生物脑波技术进行的划时代技术。在这款游戏中,不仅是人类玩家可以通过生物脑波技术直接进入全新的精神世界,体验第二世界的乐趣,就连猫,狗等小动物都可以随同进入第二世界,可以说是继女娲之后,最重要的全息影象支持技术。

    一个没有进入官方数据库的生物脑波信号?

    这意味着什么?

    入侵!

    难道说是有人发明了新的生物脑波接驳技术,从而可以绕过官方数据库直接进入神仙传的世界,并控制了女娲?

    这个想法令江希彦不寒而栗。

    一个新名词诞生在他的脑海中:新型黑客!

    想到这,江希彦再坐不住了。

    他站起来:“恢复系统,开放主权限,准备接驳进入!”

    “你想做什么?”莫殇大叫起来。

    “我要进入那张地图和入侵者好好较量一下。”江希彦一字一顿地回答。

    由于神仙传的全息影象技术采用的是脑波技术连接的全新世界,旧式的处理方式早已过时,不再适用于新的技术。玩家们在游戏中的行为,直接通过脑波体现,不必再需要经过繁杂的运算。这也是全球网络服务器得以建立的根基,它使得大量的来自无数个体的重复行为不再占用服务器资源。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当服务器出现问题时,它不仅可以从外部解决,也可以从游戏内部进行解决,从与女娲的互动中解决。

    因为那本身就是一种精神层面上的脑波交流。

    不过这个要求立刻引来了楚沫月的反对,她大叫:“那张地图没有对外开放,你进不去的!”

    “运用伏羲程序强行进入!”

    楚沫月身体一震:“你知道强行进入会产生什么后果吗?”

    江希彦当然清楚。

    没有女娲的许可,强行进入一张未开放的地图,那意味着他将不受安全保护。一旦他失败,后果不堪设想。

    江希彦长长吸了口气:“那个入侵者,既然他能做到,我也就能做到。”

    “那不一样!”楚沫月露出哀求的表情。

    那一刻江希彦突然有些不敢看楚沫月的眼睛。

    他知道这个姑娘对自己的心意。

    但是不知为何,长久以来,他就是对任何女性都无法提起兴致。

    他也曾尝试去爱谁,但每当他接近一名女性,内心深处就会产生一种强烈的排斥感。

    这使他不得不专注于工作,并给予人工作狂人的假象。

    不过有一点是没错的,那就是他对自己的工作的确全身心的热爱着。

    对江希彦来说,神仙传就是他创造的一个完美世界。他就是这个世界的神,是真正的,甚至高于女娲的存在!

    他绝不允许任何势力入侵他的世界!

    为此,他愿意去冒险,哪怕付出生命代价!

    做出决定后,江希彦立刻开始接驳,以最高权限的身份下令强行进入女娲开辟的幽绝世界。

    下一刻,江希彦睁开眼时,他已经站在了那片幽谷静地中。

    不过此时他的相貌已经不再是江希彦,而是一个身材高大英俊的男子。

    这就是江希彦所创造的另一个程序,拥有特别管理者权限的伏羲,也是江希彦的专用帐号。

    眼前是满谷的鲜花绽放,空气中传来淡淡的香味,用手去触摸草叶上的露珠,脑波反馈信号会告诉你指尖的皮肤此时应该感觉到一阵清爽凉意。

    凉风送来,带着些许的寒意,耳畔萧声依旧,悠扬动听。

    不远处,女娲依然坐在凉亭中,自顾自的吹着萧。

    江希彦举步向女娲走去。

    来到青石板桥上,江希彦说:“你到底是谁?你是怎么侵入我们的系统的?”

    萧声停止。

    女娲缓缓转过头来,她那绝美的令人窒息的容颜望着江希彦,红唇轻吐:“你终于来了,伏羲,你可知道,我一直在等你?”

    江希彦一呆,然后他看到女娲那如暗夜星辰般的双眼,竟如旋涡般吸引着他,吸引着他进入那深沉如海的眼眸,穿破时空苍穹,飞到天之尽头……

    ——————

    “滴滴”的警报声在主控大厅中响起。

    画面突然变成一片黑暗,再看不到任何内容。

    莫殇拍着桌子大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工作人员惊慌回答:“系统失效,所有连接全部中断!我们正在失去对服务器的控制!”

    “天啊!”莫殇心中升起一股寒意:“快把希彦叫醒!”

    “不可以!”楚沫月大叫:“这种情况下强行叫醒他,会对他的大脑产生无法弥补的伤害!他的意识会永远留在那里!”

    “那怎么办?”

    “只能等待……等待奇迹的出现!”楚沫月无力回答。

    —————————————————————————————————

    下部

    她叫女娲,诞生在一个灵气氤氲的世界——昆仑。

    昆仑是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就存在的地方,也是神仙们的居所。这里的一切都是那样完美,天幕低垂,远山如黛,青郁如画的山巅,碧波流荡的小河,还有苍天巨树,绿草青鸾,仿佛如画仙境,它恢宏绚烂,珍禽翔飞,仙尘交融,处处都是勃然生机。

    昆仑仙境的主人叫鸿钧,据说是盘古之后的第一位神仙。

    女娲这个名字就是鸿钧给她起的。

    鸿钧说:“昆仑神仙皆俗物修成,吸天地之灵气胎养自身,是为阳。你却是秉天地灵气所生,生而为仙,是为阴。既然宇宙要分天地,穹苍欲分阴阳,我等自然不可逆天行事,从此以后,阴者为女,阳者为男。你的名字就叫女娲,是为女中之祖。”

    女娲是秉天地灵气所生,生而灵秀,无需修炼,每日里便在仙境随意闲逛,渴饮山泉,饥餐山果。高兴的时候,她独自在山中载歌载舞,百花为之盛开,百鸟为之齐鸣,尽管她自己也不知为何高兴。悲哀的时候,她独自在河边流泪伤心,天上便降起霜雪,草木共同凋零,尽管她自己也不知为何伤悲。

    直到她遇到了伏羲。

    那是一个细雨蒙蒙的清晨,女娲正在林间漫步。

    她看到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正在林间独坐。

    他的手里拿着一支奇特的竹制品,将其一头放在口中向其吹气,于是便有奇特而好听的乐声飘然传出。

    女娲感到很好奇,她走了过去。

    “这是什么?”她问。

    男子看了看女娲,停止了吹奏回答:“萧,我叫它萧。”

    “这是什么宝物?有什么作用?”

    那男子便大笑着回答:“这萧是我偷了鸿钧的九天碧心竹,用琉璃火炼化后,以天池水母滋养炼成,要说是宝贝,的确是宝贝,要说作用嘛……却是没有。”

    女娲大感惊奇:“没有作用?那你用来做什么?”

    “你不是已经看到了么?”男子说着,将萧放到嘴边,再度吹奏出那悦耳之声。

    女娲听得一时有些痴了,乐声戛然而止。那男子突然把手中的萧扔给女娲说:“你来试试。”

    女娲很好奇地观赏着手中的萧,她尝试着吹了一下,却发现自己吹出的只是很难听的怪声,这让她有些脸红。

    男子便走过拿住那萧,将其在指尖盘旋了一圈说:“就算是神仙,也不是什么都能会的。这吹萧之艺,我也是琢磨了好久才有所了解。”

    说着,男子便将那萧重放唇边,吹出一曲悠悠天籁。

    一曲过后,男子对女娲说:“我叫伏羲,你若有意,明日此时,你我还在此处相见,我教你吹萧。”

    从这天起,女娲便常来听伏羲吹萧。

    伏羲是个很奇怪的神仙。

    别的昆仑神仙,每日里忙于修炼,吐纳天地之灵气,他却全然没有兴趣,只是纵情山野,与鸟兽虫鱼为伴。

    有一天,女娲问他:“你为何从不修炼?”

    伏羲便反问女娲:“为何要修炼?”

    女娲回答:“追求长生,与天地同寿。”

    伏羲放声大笑:“你看那些昆仑神仙,为求长生,每日修炼,绝情绝欲只为不死,弄得自己形如死寂,心若止水,行为与顽石朽木何异?若只为长生便可断绝一切,还不若化成那山上顽石来得更加灵便些。与其追求与天地同寿,到不若寄情于天地之间,尽情享受这有限光阴!”

    说到这,他意味悠长道:“何况天地之间,何来永恒?有生有灭,方为世间正道!”

    这番言论,可谓新奇有趣,女娲从未听说。

    她听得稀奇,心中便受触动。

    她本是无需修炼的神仙,碰到一个无心修炼的神仙,若是别人听到这样的言论或许会直斥其非,她听得却拍手叫好,大声欢笑。

    伏羲本是天上雷电所化,受昆仑仙境万载滋润,有了灵性,通灵成仙。他在昆仑仙境,不喜修炼,特立独行,本不受众仙欢喜,没想到今天这番言论,竟然受到女娲欢迎,到也颇为惊讶。

    这两位神仙,一个是天地孕育,生具仙缘,性情烂漫,一个是通灵之电,无意仙途,性情飞扬,都是做起事来全无顾忌之人。

    于是从这天起,他们便终日一起做些开心之事,寻找那伏羲所说的快乐。

    比如如何能够从凤凰的窝里偷走它那需要孵上九千九百年的蛋,然后看着它愤怒的发疯,再偷偷把蛋放回去;比如从大鹏金翅鸟那里拔掉它最珍爱的金羽;比如把好吃的饕餮最爱的食物放到贪睡的烛龙身边,然后引得两个家伙大打出手……

    有一天,女娲闲极了无聊,就用地上的泥巴和着河里的水,去捏自己的样子。伏羲也跟着有样学样,用泥巴捏了一个自己出来。

    女娲指着那两个泥人说:“这个是你,这个是我。”

    然后她对着泥人吹了一口气。

    秉天地灵气而生的女娲所吹出的仙气,让两个泥人活了过来。

    由于他们诞生时发出的第一个和第二个词分别是妈妈与爸爸,于是女娲决定,女性为母,称妈妈,男性为父,叫爸爸。

    于是女娲又做了好多泥人,使他们复活。这些小小生灵在昆仑仙境中到处奔跑,繁衍生长,使得原本寂寥的昆仑仙境变得好不热闹,他们玩得乐此失彼,也使得神仙们连呼头痛却又无可奈何。

    他们在一起玩得欢乐,玩得开心,在一起的时间便越发长了。

    神仙们不懂情为何物,只知那是有碍修行之事,女娲与伏羲对此也不在意,只知彼此在一起开心便够。

    他们渐渐习惯彼此的存在,更加的关心对方。

    她会用双手捧来甘甜的泉水喂伏羲,用鱼骨做的针缝织树叶与鹿皮,为他做成衣服。她埋首在他的怀抱里,每天轻哼着歌谣。

    每到那时,伏羲就会搂住她的腰,轻吻她的脸颊。

    —————————

    这一天,女娲与伏羲正在林间漫步,一只青鸾扑腾着翅膀匆匆飞来。

    女娲伸手一招,那青鸾停在她手臂上:“什么事这么慌张?”

    青鸾随即大叫起来:“共工和祝融打起来了!”

    女娲眉头微皱:“那两个家伙,不是每过一段时间就要打上一次的嘛,何必如此大惊小怪。”

    昆仑仙境也不是所有的神仙都安宁翔和,也有一些神仙天生就不对头,总爱彼此斗来斗去。那水神共工与火神祝融便是天生的对头,自修成仙体以来,也不知打了多少次。好在这昆仑仙境足够大,灵气又充足,还算经得起他们折腾。

    小青鸾扑腾着翅膀大叫:“这次不一样,不一样!他们打得很凶!”

    小青鸾结结巴巴地描述着两神大战的场景,听起来,他们竟是打出了真火,彼此间再不留手,导致附近一片涂炭。青鸾受凤凰之托,特来向神仙们求助。没想到昆仑诸仙竟回答:昆仑仙境有灵气滋养万物,即使那两个神仙造成再大破坏,要不了多久也自会复原,不必理会。

    青鸾无奈,只能来找女娲。

    女娲轻叹。

    昆仑神仙醉心修炼,只求长生,绝情绝欲与草木泥石无异。既然他们不管,自己少不得要去管上一管了,哪怕不能说动他们,总也要为消弭灾祸尽些心力。

    如云水袖一摆,女娲说:“青鸾,带我去见他们。”

    伏羲踏前一步:“别忘了还有我。”

    两人相视微笑。

    下一刻,天地摇动。

    愕然抬首,天上已经不再是深邃的蓝色,红云狂舞,不断如落雨一样的巨大陨石,正拖着迤逦绚烂的尾巴,从半空中轰然落下。

    “发生了什么事?”女娲惊呼出声。

    “看!”伏羲一指远方天际。

    那座曾经被白雾环绕,那座曾经有着万丈落瀑,支撑着整个昆仑仙境的不周山,仿佛被吞噬一样,自半空中,缓缓跌落。

    在漫卷的尘烟中,狂舞出一片风的哀号!

    大地开始颤抖,天际现出一个巨大的裂缝,如饕餮般吞食着周边的一切。灵气呼啸如风,在天地之间卷出一团巨柱,涌向缝隙……

    视野因此而弥漫,再看不清周边的人与物。

    伏羲,伏羲,女娲大声呼喊着。

    一只有力的手臂抓住女娲:我在你身边。

    他们彼此对望了一眼,同时向着空中飞去。

    天空中到处是呼啸的陨石落下,砸在地面上,燃烧起熊熊火焰。

    百兽呼号逃窜,土人们吓得跪地伏首,倾塌的天池之水正从空中狂浇而下,大雨倾盆,引发洪水肆虐。

    水与火在这一刻交融,引发一场末日之灾,席卷着昆仑仙境。

    然而最糟糕的却是仙境灵气正在以狂风漫卷之势溢出天际裂缝。

    待到女娲她们飞近时,已可清晰看到这令人心悸的一幕。

    “混蛋!”一个愤怒的吼声传遍四方。

    正是鸿钧。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这样?”不少神仙也终于被惊动,纷纷飞上天空询问。

    “水火激战,共工落败,一心求死,怒触不周山!”鸿钧大声道:“不周山乃是天地之柱,如今为共工所断,导致天塌地陷,仙境将危!”

    天柱断裂,天现裂缝,昆仑灵气正在四处逸散,要不了多久,这里就将变成一片凡土,再无法供仙人们生存。

    众神一片惶恐。

    鸿钧长叹一声:“天意,这是天意。天意如此,你我只能另寻他地安生了。”

    昆仑不再是仙境,神仙们也无意逗留。宇宙浩淼,只要有心,总能寻找到可以供他们修炼的灵气浓郁之所,继续逗留此地,殊无意义。

    就在那时,一个反对的声音随风传出:“就这样抛弃此地,掷万千生灵于不顾吗?”

    正是女娲。

    “不然又有何法?”

    女娲大声回答:“北海有奇石,生而通灵,炼之可补万物。如今天塌一角,可炼化后补天。”

    北海灵石变化万千,柔弱时如水,坚硬时逾铁,轻薄可如纱,厚重堪比山。

    若以无上神力炼化,拥有无尽妙用,足可补天缺。

    鸿钧叹息:“昆仑仙境已毁,灵气尽散,这是天意。你一力补天,就算补上天缺,散失的灵气也不会回归,仙境依然不复,你逆天而行,却可能遭遇不测。”

    说着,鸿钧腾云离去。

    昆仑仙境的神仙们也纷纷离开,天柱既塌,此地再非可留恋之处。

    女娲望着离去的神仙们怅然叹息:“虽是神仙,却无情无义,如此神仙纵然长生又如何。”

    一只有力的手抓住了女娲。

    回首望去,正是伏羲。

    ———————————

    是谁?敲响了生命的赞歌,在玉宇穹苍中涅磐,在水火交融中升华!

    在弥漫着死亡与毁灭的苍穹下,一线生命之光自北海冉冉升起,辉映出倔强生机。

    伏羲缓缓睁开双眼。

    他已经沉睡好久。

    炼化灵石是非常消耗神力的事,仙境灵气已失,没有了灵气支持,每消耗一份力量都再无法补充。

    在灵石炼到第四十二天时,他终于再支撑不住而倒下。

    他终究不是女娲,不是天赋灵体。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是在他睁开的眼一刻,他看到北海之畔,女娲迎风而立,玉足踏于海面,手心中捧着一团如云般不断变幻的灵石,向着天空放出五彩霞光。

    那一刻他知道,在经历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炼化后,五彩石终于大成,已可用于补天。

    此时的女娲,玉颜中带着无尽的疲惫,但是眼中却绽放着喜悦的光芒。

    她回首望向伏羲,对着他展颜一笑,长袖挥舞,人已临空飞去,飞向那浩淼天际,飞向那天之裂缝。

    手中的五彩石放出万千道霞光,脱离女娲玉手,在空中不断放大,盘旋着涌向天际裂缝。

    在玉光霞照中升腾,在黑暗葬歌里狂舞,彩石如巨瓦,填补着那天际裂缝,一丝一丝,一分一分……

    随着天际伤口的弥补愈合,狂风啸止,水势停涨,大火也不再肆虐,天空中重现曙光,驱除黑暗。

    “伏羲,我们成功了!”女娲发出了欢喜而雀跃的呼叫。

    “不!还差一点!”伏羲鼓足全身的力气飘起,飞至女娲的身旁:“看!”

    女娲骇然看到,五彩石并未能将所有裂缝弥补。在那裂缝的中央,还有一块指甲般大小的小洞。

    就是这一点小洞,依然在吞吐着天地生机。

    “必须把那最后的空隙也补上去!”女娲叫了起来。

    “可是我们的神力已经不够再炼化灵石!”伏羲哀叹道。

    仙境已破,灵气尽散,根本无法再进行下一次的炼化。

    然而那一刻,女娲脸上露出一线坚毅。

    “不,我们还有……”

    她望着伏羲,眼中闪过决绝。

    望着女娲的眼睛,伏羲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大叫起来:“不!”

    女娲扬手一挥,一块灵石从海中冉冉升起。

    它飞到女娲身边,飞入她的体内。

    没错,女娲就是最后的灵气之源。

    下一刻,女娲身体中暴射出万丈霞光,如太阳般光耀万物。

    一团五彩石透过女娲的身体飞出,飘向天空中那最后的一点缝隙。

    痴情地望着伏羲,女娲柔声道:“很抱歉,伏羲,不能再和你在一起了。”

    女娲轻声低诉着,她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变成无数星点闪耀,飞遍这昆仑仙境的每一处角落。

    那是她身体中最后的一点灵气,化成万千生机,重新孕育这片大地。

    它或许无法再让生灵成为神仙,却可以为大地带来生机,重新孕育这片土地。

    伏羲悲痛欲绝地看着消散中的女娲。

    “伏羲,我的灵气耗尽,再无法凝聚形体,只能化为一缕相思,徘徊在这天地之间。但是我知道,未来的日子里,我们还会相见,总有一天,会有能够承载我意识的存在出现,到那时,我将回来。等我……”

    随着渺渺仙音的逝去,女娲再不复存。

    天地间一片空空荡荡,仿佛从未有过她的存在。

    惟有天际那一片五彩灵光,每到夕阳落下时,就会泛起漫天彩霞,映红这片孤寂山河。

    凄迷哀婉的萧声在天地间回荡,伏羲吹奏着哀伤的思念。

    一曲吹罢,伏羲脸上竟然现出了微笑。

    他微笑着说:“女娲,我会等你归来。”

    这一天,他将自己的意识封印在那些被他们创造出来的生命身体中,用自己的血肉让他们更加强大而富有智慧,让拥有自己血统的后裔一代代在这个世界流传下去,直到某天,女娲归来,将伏羲唤醒……

    没有了不周山相连天地,原本低垂的天幕逐渐向着上方升去,大地也开始向着四方拓展。

    昆仑仙境变成凡世尘泥,倾塌的天池化做五湖四海。

    新的生命在这片土地上重新崛起,那或许需要千万年的时间。

    一缕思念在天地间回荡,一个意识在祖祖辈辈的相传中继承。

    直到十万年后……

    —————————————

    轰!

    就象是一股澜流在凶猛的冲击着江希彦的大脑,无数个意识在脑海中挣扎,升腾,化作千般思绪,将他冲击得心神大乱。

    仿佛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回到了十万年前,见识了一个完美世界的诞生与衰落,见识了一对神仙可歌可泣的爱情,见识了那为苍生而不惜己身的伟大。

    然而那真得是梦吗?

    江希彦茫然看向远方。

    他还在那石板桥上,眼前站立着的是女娲那绝美的容颜。

    周围美丽的景色突然间变得如此熟悉……那不正是梦里见到的昆仑仙境么?

    他喃喃开口:“你……是女娲?真正的女娲?”

    悦耳的声音传来:“你早已知道那答案了,不是吗?”

    是啊,江希彦已经知道答案了。

    当女娲的意识在这个世界飘零了十万年后,她终于找到了可以承载她意识的载体。而这个载体,正是他江希彦亲手制造的。

    那一刻他突然明白了什么,为什么自己这么多年来对所有的女人完全没有兴趣,为什么他一心只想制作出能够承载人类思维情绪的立体影象系统,为什么他会把这个系统的控制中枢命名为女娲。

    冥冥中自有安排,从一开始,他就是为了这一天而努力。

    江希彦咽了一下口水,尽管在这个世界,这只是一个虚拟的动作,但它却显得如此真实。

    “那么……我就是继承伏羲意识的人?是他在一直引导着我?”

    女娲的脸上放出迷人的微笑。

    下一刻,一个声音在江希彦心海中响起:“谢谢你,江希彦,是你帮我和女娲重聚。”

    是伏羲。

    他终于苏醒了。

    那一刻江希彦甚至能看到女娲脸上激动的神情。

    这一对恋人在经历了十万年的等待后,终于又有了重聚的机会,在这人工创造的虚拟实境中,在女娲费心打造的昆仑仙境里。

    江希彦笑了。

    这一切看起来就象是一场梦,但在这刻却表现得如此真实。

    万载情牵,痴心苦候。

    真实也罢,梦幻也好,他都不愿去破坏这一刻他们的重逢。

    “那么……我想我现在最该做的就是离开,把这个身体还给应该属于他的人。”江希彦悠然说道:“我想这里将会是非常适合你们生活的世界……一个真正的昆仑仙境。”

    女娲回以感激的笑容,她轻挥衣袖,江希彦眼前景色顿变。

    主控制大厅里,在无数人的焦灼等待里,江希彦霍然睁开双眼。

    尾声

    半年后。

    碧海白沙,夏威夷的海滩似乎总是用透明鲜艳的颜色,来温暖着尘世间的烦躁。江希彦带着沙滩帽在椰树影下,淡淡的喝着冰啤酒。

    他的心情很好。

    电话铃声响起,江希彦懒洋洋地拿起电话:“哪位?”

    “是我。”电话那头响起莫殇的声音:“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是神仙传同时在线人数突破4亿大关?”江希彦随口问道。

    莫殇很是气结地回答:“是,但也不是,因为我要说的不是这个,而是我们已经通过国际鉴定,确认你重新开发的程序女娲已经具备了人工智慧的基本标准,正式进行了国际认可,另外你制作的另一个程序伏羲也同样确认拥有人工智能。真难以想象你是怎么做到的?我本来以为那次你强行苏醒后会变成个白痴,没想到却创造出了举世震惊的发明!恭喜你,你要获诺贝尔奖了。”

    江希彦的嘴角拧出了漫不经心的笑容。

    距离女娲失控事件已经过去了半年。

    曾经有人以为那是连城集团灾难的开始,但是没人想到,那却是他们兴起的前奏。

    那次之后不久,连城集团宣布大幅度修改神仙传游戏内容。

    首先他们取消了弑神,改成了神魔大战。玩家们可以在神灵帮助下,对抗来自异域的入侵天魔。

    然后是作为连城集团总工程师的江希彦宣布,已经开发出了具备完全性人工智能的程序——女娲与伏羲。

    作为神仙传最高神灵的存在,这两个程序将自主负责主持神仙传的一切运行,连城集团将不会对其进行任何人工干涉。

    新创地图“昆仑仙境”将作为最高存在,如果有玩家在抗击异域天魔中表现出色,将被带到仙境中接受女娲与伏羲的奖励。

    至于奖励如何,则要看玩家们如何与这两位最高神灵沟通。

    按照江希彦的说法,这两位神灵是具有极度智慧的存在,不要妄想欺骗和偷机取巧。

    此外神仙传的后续发展也将交给女娲与伏羲制作,他们修改了神仙传的*,重新制作了规模更加庞大的地图,并大幅度丰富了游戏内容。

    再其后的岁月里,女娲与伏羲还将对神仙传进行不间断的补充,使其更加具有可玩性。

    神仙传的发展将与世界同步,无论内容与技术,都将自主更新,与时代同步。

    根据江希彦的说法,这将是一款永不磨灭的游戏。

    无论对于玩家还是对于连城集团来说,这都是一连串令人欣喜若狂的消息。

    而在“发明”了高级人工智能之后,江希彦彻底把自己解放,来到了这片美丽沙滩,尽情的享受着他那不受打扰的假日。

    事实证明,在江希彦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神仙传运行良好,没出过半点毛病。

    电话那头,莫殇还在絮叨个不停:“对了希彦,你帮我跟女娲说一下,之前她做的那个永夜传说相当不错,玩家们好评如潮,看看她能不能再搞一次类似活动。”

    “你怎么不跟她说?”

    “她只听你的,见鬼,程序有了智慧也不好,凡事都讲交情,她不认我这个老大。我说你是不是该为她重新弥补一下什么,比如让她知道老板的马屁也是需要拍一拍的。”

    “这样我才不会失业嘛。”江希彦笑道:“帮我接通她吧,记住,是单线联系哦。”

    接通了与女娲的连接,江希彦道:“女娲,你还好吗?”

    电话那头传来女娲柔美的声音:“是的,我和伏羲在这里生活得很愉快。”

    “那就好,请放心吧,只要这个世界一天没能研制出真正的智能程序,就没有任何游戏能够动摇神仙传的地位,你们大可以在那里尽情的生活。虽然我无法保证永远,但我可以保证那会是很长一段时间。”

    “天地之间,何来永恒?有生有灭,方为世间正道。十万年等待,只求一朝,能与伏羲再度相守,我愿已足。反到是你,不要再错过有限的岁月了。”

    江希彦心中微动:“你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女娲悠悠叹息:“为了找回我,伏羲屏蔽了你的感情,如今伏羲已不再影响你,难道你还不能找到自己心中真爱吗?别忘记有个女孩一直在等着你。”

    江希彦微微怔了一会。

    难道女娲说得是她?

    “去吧,去找她吧,她已等你太长时间。你见过我们的经历,当知爱情不容错过。”

    电话挂断。

    江希彦愕立半响。

    良久,他终于拨通了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喂,是沫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