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传奇人生 一

传奇人生 一



    说到传奇,我记得我第一次接触它是在2001年的那个夏天。

    那个时候,我还在网吧玩英雄无敌3,同时自己也在做一些小生意,对网络的认识仅仅停留于概念中,痴迷的只是单机游戏——确切的说,那时候我连网页都不会上,尽管我玩电脑到已经有三四年时间。

    因此我从未想过,我的一生会因为这样一款游戏而改变。

    那个时候传奇还处于公测阶段,因此可以说我是最早的一批传奇玩家。带我入门的是一个现在已不知去向的少年,我已经忘记了他叫什么名字,但是我记得他最后的id叫“风吹万里”,所以我一直叫他风吹……我总不能叫他万里。

    那个时候传奇还没有分区,我在二区烈焰。是的,就是那个后来臭名昭著的烈焰,但在我们那个时候,烈焰还很简单。

    对那时候我们来说,传奇里的一切都是新鲜的,令人羡慕的。当我们穿着青布短褂游走在新人村杀鹿割肉的时候,每当看到穿着重铠匆匆跑过的武士或道士时,眼中总会充满羡慕,于是网吧里就会充满这样的大呼小叫:

    “看,看,看,一个重盔,好拉风啊。”

    “要到22级才能有呢。”

    “升级好难啊。”

    网游小说中的情节就是这样在现实中一次次真实上演着。

    我至今还记得那时我遇到的等级最高的玩家叫“鬼王”,是个红名,三十级,遇到的时候他正在僵尸洞练野蛮冲撞。

    对我们来说,那是一个无法企及的高度,以至于将对方视为高人,高山仰止,追着对方后面喊老大,可惜人家不稀罕收我们做小弟。后来在一次pk中,网吧里一个叫“万户侯”的小武士对着对方大吼:“我老大是鬼王!”

    于是我深刻地明白这世上狐假虎威是永远存在的。

    可惜,这只老虎不够有名,没能吓住对方,我们被杀得丢盔弃甲。印象中,风吹的海魂就是那时候掉的。

    那个时候风吹不叫风吹,好象是叫什么“鬼见愁”又或者“鬼火”什么的,是个法师。风吹是个很机灵的家伙,每次一看到有高级玩家过去,就会冲上去喊哥哥,拜老大,好话说尽,马屁拍足。有一次他的马屁成功了,一个重盔给了他一把海魂——15级法师用的海魂。

    那时风吹才只有14级,暂时还无法使用。结果没过多久,他的海魂在pk中被人打掉了。他哭着密那个武士,人家又给了他一把海魂。

    我们看得羡慕极了。

    真是个好老大啊!

    所以大家可以想象,那个时候的我们有多么单纯。

    这种单纯一直维持了很长时间,直到第一次全服大pk爆发。

    我不记得我那时是否已经转区,我玩传奇一共转过两次区,第一次是转进三区,第二次是转进四区,而我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四区落霞二度过的,并在那里成就了我最辉煌的“狐假虎威”的日子。

    如果有在四区落霞二玩过的玩家,也许他听说过我的名字,血剑无影★天骄,这个名字或许不能唤起大多数人的记忆,但另一个名字一定可以,血剑无影★天女——曾经落霞二最显赫的名字,多年的沙巴克老大,进入了名人堂成为永恒雕像的人物。

    也许看到这,会有曾经的落霞二玩家惊呼:原来缘分0就是天女!

    事实上不全是,具体以后再解释,现在先说说前面。

    —————————————

    我不记得第一次全服大pk是在什么时候爆发的,但我肯定是在没收费之前。同时那也是我印象最深,最难磨灭,最好玩的那段时光。

    同时给予我最多感悟的事件。

    第一次全服大pk发生的时候我大概20级左右,是个武士,还在骷髅洞奋力拼杀。结果却听说有盟重的高级玩家跑进比奇狂杀新人。理由好象是因为服务器卡得厉害。

    的确,那个时候服务器非常卡,它卡得我们撕心裂肺,卡得我们刻骨铭心,卡得我从比奇的出生点走到门口需要整整一个小时。

    因此当我从骷髅洞回到比奇,进入店铺打算卖垃圾的时候,我无意外的眼前一黑

    ——我被干掉了。

    被来自盟重的那些重盔,法袍和道袍们干掉了!

    当我站在复活点的时候,我看到一大批人在放声大骂。

    有的骂:“重盔我操/你老母!”

    这个是比较传统的。

    有的骂:“卡死了,我叉陈天桥你**!”

    自从有了传奇,陈oss永远是躺着都中枪。

    不过更多的人在骂:“兄弟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个世界需要两个人……”

    好吧,后面半句是我脑补的。

    不管怎么说,呼吁反抗成为当时的主流,一大批轻盔轻甲的布衣们站起来,向着那些“跨省”而来的重盔们吹起反抗的号角。

    于是我在那时深刻领悟到“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话的含义——哪怕目标曾经是我们膜拜的偶像。

    战斗的号角吹响了,轻盔们起义了。

    尽管轻盔轻甲的玩家们在战斗力上远远不能和那些重盔相比,但是猛虎架不住狼多,架不住比奇是轻盔的天下,架不住重盔们杀人太多,一旦挂掉就得回红名区,而轻盔们死亡后直接比奇复活——事实上绝大部分重盔都是被弓箭手干掉的,悲剧的是我们到后来才意识到这点。

    不管怎么说,第一次比奇起义成功了,侵略者被赶回了老家。

    这其中不乏一些并非到比奇来杀新人的玩家,只是因为他们穿着重盔,也遭了无妄之央。

    被误杀的无辜者自然很愤怒,于是也开始大肆报复,当然他们也免不了会杀一些无辜之人。

    就这样,不停的有无辜者被卷入进来。

    于是我开始明白局部战争是怎样扩大全体战争的——起初只是二十多个重盔玩家杀人,直到后来席卷全服,重盔与轻盔之间壁垒分明,就象是红杉军与蓝杉军的区别,衣着就是最好的区别敌人的方式。

    不过这里面有个问题,就是重盔可以换轻盔,轻盔却换不了重盔。

    于是乎,每当战事激烈,有重盔要进城时,就会自动自觉的脱下重盔,一个个光着身子进城。

    时间长了,轻盔们连光屁股的都杀了。

    战争就是这样不断的扩大着,如滚雪球般。

    当第一次轻盔起义大获全胜后,甚至有人发出了“反攻盟重,杀进土城,剿灭所有重盔”的口号。

    于是轻盔大军们就这样浩浩荡荡的杀进毒蛇山谷。

    还记得那时也有一批重盔重整旗鼓从红名区中出来,他们杀光弓箭守卫,一路冲过山谷隘口,两路大军狭路相逢勇者胜——我们被毫无悬念得打了个落花流水。

    这个惨痛的事实告诉我:得意忘形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以及拳头才是硬道理。

    重盔们一路从毒蛇山谷杀过来,把所有新人玩家彻底堵死在比奇城。

    上天有眼,至少我们还有大刀守卫坚决不放过一个红名。

    就这样,轻盔与重盔隔河相望,远观是一大批红彤彤的红名,彼此叫喊:

    “有本事你过来!”

    “有本事你过来!”

    凭借比奇城“天险”,轻盔们总算有了立锥之地。

    如果游戏中的一个小时就是一个月的话,那么我只能说:

    十月围城!

    注意,不是十月份的那个十月。

    反正也出不去,我和几个朋友干脆继续去骷髅洞练级——当然,是飞过去的。

    即使是在练级点,重盔与轻盔之间的战斗也一直在发生着。骷髅洞还好些,两个僵尸洞可是遭了秧——重盔们堵在洞口,轻盔们来一个杀一个。

    最让我感到意外的事就是在那时发生的:

    一个杀重盔杀的红名的哥们突然间仰天大笑三声:“哈哈哈哈,我22级了!”

    然后取出一件重盔给自己穿上,随手一刀放翻身边的轻盔,得意叫嚣道:“早就看你们轻盔不顺眼了!”

    妈/逼!

    我开始明白什么叫阶级是永远存在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