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序 上


    w市。

    天都苑花园别墅小区。

    沈奕站在距离小区门口不远处的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里。

    他的嘴上叼着一根中华烟,眼睛半眯着看小区,似在想些什么一动不动。

    一根烟抽完,沈奕把烟头往地上一扔,狠狠踩了几下。

    摸了摸口袋,掏出抽剩的半包中华,还有几张百元大钞,他随手拉住身边路过的一个行人,把烟和钱往他手里一塞:“送给你了,哥们。”

    那行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沈奕,沈奕背着包向小区走去。

    来到小区门口,几名小区保安拦住沈奕。

    “送快递的。”沈奕指指身上的快递工作服,还有背在身上的包。

    “送快递怎么没车啊?”保安到是挺敬业。

    沈奕指指另一头:“停那边了,出了点毛病,在修呢。”

    “那来登个记吧,带身份证了吗?”

    沈奕把身份证交给那保安:“你们这最近管得很紧啊,现在进出还要登记身份证了?”

    “没听说最近出了个杀人狂魔吗?杀了好几个了。”

    “听说了,就这几天,下手特黑,还弄残了几个。还没抓到?”

    “没,也不知道警察干什么吃的。”保安匆匆办好登记,把身份证还给沈奕。

    吹了声口哨,沈奕哼着小曲向小区深处走。

    来到16号别墅大门前,沈奕按响门铃。门内传出声音:“谁啊?”

    “送快递的。请问是周泽家吗?”

    门后沉默了片刻。

    门开。

    大铁门后露出半张中年妇女的脸,用警惕的眼神看着沈奕:“哪来的快递?”

    “北京的,给周泽先生。”

    妇女看了看沈奕手里的邮包,犹豫着打开大铁门,接过那邮包,嘴里嘟囔着:“我们在北京没什么亲戚啊,送的什么东西?”

    “死亡通知书。”沈奕冷冷道。

    手中的枪顶在了妇女的脑门上。

    ———————————————————

    w室公安局刑事侦察科。

    大会议厅正在召开一个特别会议。

    负责主持会议的是刑侦大队长黎强,也是局里有名的破案能手。不过今天,他的眉头紧锁,看上去心情极为不好。他叼着香烟眯着眼睛,在那吞云吐雾了好半天,然后把烟头往烟灰缸里一塞说:“下面会议开始。王副队长,你先把案子的情况介绍一下。”

    旁边的副队长王汉生点点头,拿起卷宗说:“有关于312特大系列杀人案,大部分同志都已经很清楚了,有几位同志刚调来可能还不太明白,我就简短重复一下。今年3月12日,本市著名精神科医生杨炳泉,被人杀死在家中,头部中弹,凶手用的是54式7.62毫米手枪,经检测,枪支是去年我市丢失的三把警用手枪之一,同时丢失的还有两个弹匣,一共十八发子弹。手枪原持有者韩世,是我市警察,在去年的816袭警案中被杀,案件至今未破。时隔七个月,凶手终于出手杀人,而且一出手就是大开杀戒。”

    说到这,王汉生喝了口茶水,翻到下一页继续:“3月12日,杨炳泉死于家中。3月13日,我市前任典狱长廖镇声先生被杀。3月14日,郑民法官被人枪杀。经检查,杀死这三个人的都是同一把枪,因此基本可以确定是同一人所为,所以对上述案件进行并案侦察。”

    刑侦大队长黎强立刻道:“我补充一下,所有的死者,在死前都过有被捆绑的迹象,这就意味着凶手在杀人前,和被杀者有过交流。从现场的布置情况看,现场留有烟灰,但是没有留下烟头,这说明凶手杀人时非常悠闲,并不紧张,心理素质极佳。此外现场找不到任何多余的指纹和脚印,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说明凶手是个非常有经验的老手。此外所有被害者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全部是在家中被杀,而且死时家里没有一个人。这说明凶手早有准备,他是冲着特定目标而来。”

    “问题就在这。”王副队长说:“我们调查过这三个人的资料,没有发现被害者平时有任何的交集往来。”

    “另外……”黎强再度接话:“除了死去的这几位被害者外,还有十名被害者。不过他们没有死,而是受到了凶手的残忍折磨,有人成了残废,有人成了植物人。这些人受到攻击的方式,几乎和那几个死者一模一样,都是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候,唯一不同的就是,凶手没有杀他们。所有活着的受害人没有一个看到凶手的脸,因为凶手在对他们下手时蒙了面,只知道是年轻男性,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从说话方式看,受过高等教育。而在所有受害人给我们提供的多达三十多个目标嫌疑人中,经过排查,没有一个符合目标特征。”

    “所有这些受害者之间也同样互无往来,有一些人到是彼此认识,但也都是泛泛之交,更没有什么共同的仇人。”王副队长说:“所以找到所有被害者之间的共同联系,现在已经成了我们的首要问题。”

    这很明显是一起蓄谋已久的系列杀人案件。所有的被害者竟然都是各个行业的不同人物,有政府官员,也有普通市民。此外凶手竟然还特别留下了多达十名活口,可奇怪的就在这,这些活着的受害者竟然没有一个能提供有用的线索。

    这就让人有些匪夷所思了。

    二十多名干警一个个在会议上埋头苦思,谁也想不出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一名警察自言自语:“说起来这很没道理啊。凶手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连续找上十多个目标,而且都一找一个准,那说明他事先早就有准备。既然是蓄意杀人,那就一定有动机,那么这十多个人就不可能互相之间没有联系。”

    “那为什么这么多活着的受害者,没有一个能说出和其他受害者的联系呢?”又有警察说。

    “也许有联系,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

    “那怎么可能?”

    “那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们知道,但他们不愿意说。”

    “那就更不可能了,事情都这样了,还不说?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也许是见不得人的事?也许说了只会更加倒霉?因为他们自己不确定,所以就不敢说出来?”

    “纯属扯淡。”这个想法被不少警察耻笑。

    反到是黎强若有所思。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会议室的大门突然被人撞开。

    “找到了!”随着这兴奋的呐喊,一名年轻俏丽的女警冲了进来,险些撞在黎强身上。

    黎强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干什么呢?冒冒失失,象什么样子?你是哪个部门的?不打招呼就冲进来,没看见正在开会吗?”

    小女警一吐舌头,吓得不敢说话。

    旁边的副队长拉拉黎强的警服,低声说:“她是新来的,叫李小月,是赵副局长的外侄女。”

    黎强一楞,狠狠地瞪了小女警一眼,不过口气多少婉转了一些:“下次注意些,别这么毛毛躁躁的。说,什么事?”

    小女警啪地敬了个礼:“报告队长,我找到了312系列杀人案的重要线索。我知道你们正在召开有关这个案件的会议,我相信我的发现对案件破获有重大突破。”

    “哦?说说。”黎强乐了:“正好给大伙听听。”

    “是!”小女警一摊手上的卷宗:“今年3月12日,我市发生特大杀人案件……”

    黎强摆了摆手:“说重点,说重点,你发现什么了。”

    “是!”小女警脸涨得通红:“我发现所有受害人之间的联系了!”

    “你说什么?”所有人呼啦啦全站了起来。

    黎强也激动了:“你发现所有受害人的共同联系?”

    “是的。”小女警把卷宗往案上一摊:“我发现所有的受害者全部和七年前的一起案子有关。这是七年前的案件报告。”

    黎强拿起档案翻阅,那上面一张少女的照片令黎强微微一楞。

    迅速翻开档案,黎强的面色阴沉了下去。

    这上面的信息让他大吃一惊。

    他看看小女警:“你是怎么查到这个线索的?为什么之前我没有看到有这份档案?”

    小女警大声回答:“报告队长,三年前档案室发生离奇火灾,有许多档案就此消失。这份档案也是在那个时候没有的,但是在今天早上我打扫档案室的时候却突然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

    “今天早上?突然发现?三年前火灾?”黎强听得一楞一楞。他指着小女警:“你是说三年前突然发生的火灾没有烧掉这份档案,却在今天早上自己突然出现,然后让你发现了,而且正好就是和312系列杀人案有关?”

    小女警缩缩脖子,吐舌头:“您爱信不信,反正就是这么回事。”

    黎强冷冷看了小女警一眼,他把档案翻到最后一页,那上面有三个少年男子的照片令他微微皱了皱眉头。

    然后他把档案往台子上一扔:“大家看一下吧,这是七年前发生的一宗强奸杀人案。在312系列杀人案中,所有死者都和这个案件有着直接的关系,包括去年八月死去的警察韩世,这案子就是他经手的。此外还有部分没死的受害者,也和这个案子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这个案子的受害者叫柳青,你们现在立刻查一下曾经和这个柳青关系密切的人。“

    小女警李小月叫道:“报告,我已经查过了,有一个叫沈奕的人,是死者的邻居,也是同班同学,和死者曾经保持非常好的关系,毕业于北京大学,目前在德资精益公司任职高级工程师,主要负责精密仪器的设计制造,3月12日特大杀人案发生之前的一个月,他去了德国。但是他公司的人发现,他只在德国逗留了一天,就从德国回来,并且没有告诉任何公司里的人,从此神秘失踪。312特大杀人案发生后,有人见过沈奕在死者家附近出现。”

    黎强楞楞地看了一眼小女警:“小样,你行啊!”

    小女警得意地一扬脖子。

    黎强立刻叫道:“立刻查这个沈奕。还有,七年前的这件案子还有三个直接责任人目前没有任何消息。他们分别叫孙双,何浩和周泽。去查一下他们现在的住址,然后派出干警守在那附近。沈奕一定会出现!”

    就在这时,外面有有警察冲了进来,大喊大叫:“黎队,又出现两起谋杀案!”

    “什么?”黎强猛地转身,大眼一瞪:“什么人?”

    那警察大声回答:“报告,死者有两人,一个叫孙双,一个叫何浩。另外还有四个重伤,是他们的父母。”

    “该死!”黎强一拍桌子:“立刻查找周泽家,通知他家所在小区。沈奕下一个目标就是那里。必须赶快,那是他最后的目标!”

    所有警察同时忙碌起来。

    他们很快就查到了周泽现在的住址。

    一名警察在给天都苑小区发过传真后,对黎强叫道:“队长,小区保安说,刚才有个叫沈奕的人进了小区,说是送快递的。有个佣人冲出来报案,说……”

    “所有人跟我来!”黎强大叫起来。

    警察局大门打开,一辆辆警车长鸣警灯呼啸而出。

    小女警李小月有些失神地看着窗外,她是多想自己也能成为其中的一员啊,不过这次自己立了这么大的功,上面应该可以考虑以后不再让她专门做那些无聊的后勤工作了吧?想到这,小女警嘿嘿得意的笑。

    她随手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喂,谢谢你的帮忙,这次我立了大功了。”

    短信很快回复:“不用客气,那么他们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

    “当然,已经去抓那个家伙了。”

    “谢谢。”

    “该我谢你才对,对了,你说等凶手被抓到后,会告诉我你是谁。现在差不多可以告诉我了吧?”

    “当然,我叫沈奕。”

    啪嗒,李小月的手机落到地上,摔了个支离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