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序 下


    气氛,陡然安静了。

    沈奕不再说话,黎强也不再说话。

    沈奕把自己整个人蜷缩在沙发里,象是在思索着什么,眼神里流露出淡淡的光芒,似是在思念,似是在回忆。

    好一会,他才终于说话,声音低沉。

    “我父母死得早,除了给我留了套房子和一笔钱外,什么都没留下,也没有别的亲人,是柳爸柳妈收养了我……”

    黎强看着他,一声不吭。

    “从小学开始,我就和青青一起长大,一起玩耍,我们是非常好的朋友。十四岁的时候,对感情有了些懵懂的认识。于是就偷偷的……私订终身。”

    一边回忆一边说,说到有趣处,沈奕便吃吃地笑了起来。

    他眼中流露着对过去无限美好的眷恋。

    他看看黎强:“少年情怀,你有过吗?”

    黎强很认真的回答:“十三岁,比你还早一年,一个星期后失恋,大哭了一场。后来还学人喝酒解愁,打了一架。回去后被我爸一顿好揍。”

    沈奕再度大笑起来,他向黎强翘起大拇指。

    然后他继续用低沉的声音说:“柳爸柳妈一直照顾我,知道我们那时候不懂事,但是感情好,也不反对我们在一起。我比青青大两岁,十八岁那年考上了北大,需要很多学费。是柳爸柳妈帮我出的。但我没想到,上学没多久,青青就出事了。”

    “那件案子……”黎强正想说什么,沈奕已经挥手止住了他。他很严肃地看着黎强:“你是警察,你懂法律。那么你告诉我,强奸,伤害致死,该怎么判?”

    黎强叹了口气:“普通强奸案三年起。二人以上(轮)奸,十年起。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以故意杀人罪论处。”

    “那他们怎么判的?”

    “普通强奸……三年。”

    “实际坐牢两年零二个月,三个人,三个牢中局级良好表现,同一天进去,同一天出来。在牢里的日子,过得和外面一样滋润。”沈奕道。

    “沈奕。”黎强向前移了下身子,靠近沈奕:“你听我说,我们都知道这世上总有些混蛋不太象话,玷污了自己的职责,可是你不能因为这样的原因就……”

    沈奕毫不客气的打断黎强:“柳爸柳妈上诉过三次,你知道结果是什么?”

    黎强一楞,这个事他们到不知道。

    沈奕道:“三次上诉全部被驳回。柳爸不再相信当地政府,决定去京城上访。他的腿被打断了,还受到死亡威胁,房子也被烧了。柳妈天天照顾柳爸,哭得死去活来,险些中风,不过身子骨也大不如以前。但就算是在他们最艰苦的日子里,他们也没中断过给我的学费。”

    黎强呆滞的表情就象是风化的石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沈奕的表情始终很平静,但是黎强能感受到他心海深出深深的愤怒与仇恨。

    他缓缓说:“有很多人参与了这件案子,但没有人是公正的。”

    黎强叹了口气。

    沈奕往沙发里一靠,两手一摊:“你看,我并不想反对国家,也不想反对社会,我甚至可以相信国家会越来越好,这种现象会越来越少,但那不代表我们现在就必须忍受那些不好的现象。未来也许会很美好,但现在的不美好同样需要有人去抗争。既然有些事情靠不了别人,那我就干脆自己解决。”

    黎强楞住。

    好一会,他才说:“我想我不用告诉你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对吗?”

    沈奕冷冷回答:“柳爸从小就告诉我,做男人要有担当,每做一件事都要先考虑清楚后果。他老人家的意思,是劝我做事要谨慎,不要冲动。但在我看来,这句话的反面意思就是:只要我有承担后果的觉悟,那我想做什么都是可以的……这就是我和那几个混蛋最大的不同。”

    果然是这样。

    黎强再说出不出话来。

    说到这,沈奕笑了:“我调查过你,我知道你是个不错的警察。”

    黎强愕然。

    他看到沈奕向他勾勾手指说:“你跟我来。”

    他向卧室走去。

    随手掏出一支录音笔,把它扔在床上。指指黎强,沈奕对周泽的父母说:“这位是刑侦大队长黎强,他是来救你们的。不过你们也看见了,他现在没法救你们。没有我的同意,这地方就是一个火药桶,谁敢进来都是死。我给你们最后的机会,我知道你们为了救自己的儿子下了很大功夫。现在,把你们当初做的事情跟黎队长说一下吧,把所有牵涉进来的人都交代出来。顺便说一句,你们说不说我都已经知道了,只不过这位黎大队长不知道。”

    说着,沈奕转身出去,走到门口,他突然回头问黎强:“你想吃点什么?”

    “啊?”黎强一呆。

    沈奕很严肃地说:“我肚子饿了,冰箱里还有点龙虾。想尝尝我的红焖大虾吗?”

    黎强呆呆地点头,他看着沈奕走进厨房,然后再回头看看这卧室里的一切。

    以他的专业能力,他有绝对的把握在最短的时间里,把所有的炸药引线全部拆掉。

    而且他很怀疑沈奕是否如他所说的制作硝酸甘油。且不说那些原料是受控制的,就算他能搞到,这些硝酸甘油炸药的不稳定性,可不符合这个沈奕目前的行事需要。

    但不知为什么,他偏偏不想知道答案,更不想去解开引线。

    他坐在床头,看着周泽的父母,缓声道:“说吧,说说你们当初做的那些事。”

    四十分钟后,黎强知道了所有的一切。

    这段时间,报话机响过两次,都被黎强一句“还在谈判中”给打发掉了。

    他的心情很沉重,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看了这对父母还有他们那个宝贝儿子一眼,他拿起录音笔走出卧室。

    沈奕已经在吃龙虾了。

    看到黎强出来,他指指餐桌上的一碗龙虾:“给你准备的,不算行贿吧?”

    黎强坐在这碗龙虾前,看着沈奕。

    他说:“已经全部录下来了。那些人……他们会受到法律应有的惩罚。哦,还包括一些你没查出来的。”

    “我知道有些人我查不出来,不过无所谓啊,反正他们会说的。”沈奕的两只手都在扒龙虾,满手的油腻。

    “所以你就……”黎强恍然大悟:“你设计了这一切,你是故意引我过来,你要那些你查不到的人也落网?”

    “关键还是需要你来亲自参与这个过程。要知道威逼恐吓条件下产生的证据,通常是不具备法律效力的。但是有你做证人,性质就又不一样了。我不能对周泽家过早动手,那会引起你们的提早发现,所以只能采取折中的办法。先自己解决不会立刻让你们发现问题的一部分,然后由你们帮我解决我自己解决不了的那一部分……死了这么多人,这种事应该是想盖都盖不住了。”

    “你想得还真周全……那档案也是你交给李小月的吧?不然不可能这么巧。对了,你是怎么偷到档案的?”

    沈奕嘿嘿一笑:“三年前我毕业,进了精益公司。正好你们公安局要进些精密仪器,是从我公司拿的货,调试安装也是我出马,当时为了做这笔买卖我可是费了不少力气,然后就搞了个小火灾,偷了这档案。至于李小月嘛……其实她不知道我是谁,是我主动找上她说要给她提供线索的,她就上当了,小姑娘嘛,毕竟好骗些,回去以后别难为她。”

    “你竟然为这一天准备了三年……”黎强有些不敢相信。

    “是七年。”沈奕纠正他:“从刑期宣判的那天起,我就开始做计划,做研究,做调查,我结交警察朋友,套取你们的办案方式,研究目标人物,设计行动方案,甚至为了保证行动上的有效性,积累入室行凶的犯罪经验,我偷过十一家人的电视遥控器,抢了六家店的帐本,并严重的恐吓了他们……所以说我策划和准备了整整七年。”

    黎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无奈地看着沈奕,到是沈奕,扑哧笑了出来。

    他指着龙虾看着黎强问:“你真的不吃?我做的龙虾很好吃的。”

    黎强摇摇头。

    “太可惜了,青青就喜欢吃我烧的红焖大虾。”沈奕摇头叹息。

    他的眼中再度流出淡淡的思念。

    还有……一线沉痛的悲哀。

    在吃好最后一只龙虾后,他走进卧室。

    黎强仿佛是意识到即将发生了什么事,他转身大喊:“沈奕!不要!”

    “砰!”

    枪响。

    然后又是砰砰四声枪响,里面传出杀猪一般的叫声。

    沈奕拿着枪走了出来。

    他抹了抹嘴上的红油,轻声说:“我杀了周泽,至于他爹妈,膝盖骨被打碎,再不可能站得起来了。”

    沈奕说话时的表情始终平静。

    他走出房门。

    望着沈奕的背影,黎强想起一件事:如果自己记忆没错的话,这五发子弹,应该是沈奕最后的五发子弹了。

    站在门口,沈奕很随意道:“哦,忘了跟你说了,那些炸药是假的。不过我想你也猜到了。有一件事我没撒谎,那就是……你的确是个好警察。谢谢。”

    他的脸上洋溢出满足的笑意。

    他先前特意为黎强留出了拆除炸弹的机会,但是黎强并没有这么做。

    说完这话,他大步向楼外走去。

    一个人站在客厅里,黎强闭上了眼睛。

    他拿起一只龙虾,放在口中细细品尝滋味……

    味道真的不错。

    别墅外,沈奕对着一群警察举起了手里的枪。

    枪声大作。

    ———————————

    一年后。

    黎强捧着花来到湖景公墓。

    墓碑上,沈奕的笑容依旧。

    在那墓碑的旁边,是柳青的坟墓。

    他们生前不能在一起,死后终于得以合葬。

    把花放到坟前,黎强说:“沈奕兄弟,虽然我始终不赞成你的做法,不过还是祝你在天堂能有一份安息之地,能和青青在一起。”

    他向着墓碑敬了一礼。

    转身走开的时候,他看到不远处有一对老夫妇。

    男的坐着轮椅,女的则推着轮椅。

    黎强心中微动,他走上前:“请问你们是柳青的父母吧?”

    老夫妇点点头。

    “沈奕走了,你们的生活……”

    坐在轮椅上的老头回答:“小奕走之前早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我们的下半生不用担心。如果真要担心什么,那也是那些罪有应得的混蛋。”

    “他们已经受到了法律的严惩。”黎强认真回答。

    “我们已经知道了。”老妇叹了口气:“我们还知道,这都是你的功劳。听说你顶住了很大的压力,还有人威胁要杀了你。”

    黎强苦笑:“有几个大官落了马,有几个黑道遭了秧,有几条漏网的小鱼想要发泄,都是很正常的。不管怎么说,身为人民警察,总该对得起这身警服。这世上有那抹黑的混蛋,也该有增光的英雄,我不敢说自己是英雄,至少也算对得起这身警服,对得起我那入党的誓言吧。”

    老夫妇同时向黎强鞠了一躬。

    老夫妻离去了,黎强一个人走在小道上。

    抬头望向蔚蓝天空,头顶上的那片乌云,正悄然飘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