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第一章 初入

第一章 初入



    ()

    遥望星空,偶尔人们会问,死亡到底是生命的终结,还是另一种形式的开始?

    没有死亡的人,无法给出答案。

    已经死去的人,无法提供答案。

    沈奕站在大楼的顶端,从这里向外看,可以看到一片朦胧的建筑群。

    在建筑群的最中央,有一座高可戳天的高塔,如利剑般刺向空中。

    再远一些,沈奕能看到远方的山水,隐藏在淡淡雾气下。

    这是一座位于山水之间的城市,也是一座静得令人心寒的城市。

    没有尘世间的喧嚣嘈杂,甚至感觉不到一丝人的气息。

    他在一分钟前醒来,然后就发现自己身处在一幢大楼的天台上,而且这天台竟然没有向下入口。

    在他的身边还躺着数十个正在沉睡中的男女。

    这令沈奕大感迷惑。

    难道这里就是地狱?如果是,那未免也过于与时俱进了些吧?

    检查了一下自己。

    他生前所有的一切,包括那把枪,全没了。

    同时消失的还有他身上的十七个弹孔。

    一切就象是个梦,却不知现在是身处梦境,还是刚刚醒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身后传来一把好听的女声。

    沈奕回头望去,是一个大眼睛,长头发的年轻姑娘从地上坐了起来。

    “血腥都市。”一把浑厚的声音突然响起。

    沈奕和那姑娘同时向音源处望去。

    一名中年男子正站在不远处的空地上。

    他的长相飚悍凶猛,眼角处一道斜斜的刀疤几乎贯穿了整个脸部,看上去就象是曾经被人把脑袋劈成两半后又重新缝合起来的样子。

    “你是谁?我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那姑娘大声问。

    刀疤脸冷哼:“过一会你们会知道,不过在那之前,先等其他人醒来再说,我不想做无意义的重复。”

    姑娘毫不退让:“你最好现在就老实交代你的来历,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的行为涉嫌绑架,我要……”

    沈奕突然说:“你最好听他的。”

    姑娘回头怒视沈奕,她的眼睛本来就大,这刻瞪起来到是颇为好看:“你又是谁?我凭什么听你的?”

    “因为三秒钟之前,他还不在那个地方。”沈奕冷冷地看着那刀疤脸说:“这里刚才还只有十七个人,而现在有十八个了……在一眨眼间。”

    刀疤脸略带惊讶地看着沈奕,能够在醒来后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周边环境摸清楚的人可不多见。

    “你在开玩笑吗?这怎么可能?”姑娘显然不相信。

    “两分钟前,我是个死人,死得没法再死的死人。如果死人都能爬起来说话,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沈奕微笑着回答。

    面对枪口所指,他都能坦然处之,一个人连死都不怕了,还怕活着?

    姑娘则彻底怔住。

    昏睡中的人正在陆续醒来。

    他们茫然四顾,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又身处何地。

    直到最后一人醒来,刀疤脸才大叫道:“不要吵!想知道你们现在所处的环境就先把嘴闭上。”

    “你以为你是谁?”一个刚醒来的混混模样的年轻人,全身刺满了纹身,耳朵上还坠着大金耳环,从地上爬起来对那刀疤男叫道:“你最好给老子老实交代,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是不是你小子把我给弄这来的?知不知道你惹了什么人?”

    刀疤男把嘴一咧,发出了嘿嘿的低笑:“真有趣,为什么每一次都市搞过来的货色里都有你这种人存在?在我看来你这类人存在这里的唯一意义就是……”

    他话没说完,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枪。

    抬手就是一枪,正打在那纹身小混混的左手上,那小混混发出“嗷”的一声惨呼,捧着左手痛得直哆嗦,血水顺着他袖管往下流淌。

    刀疤男把枪一收,冷冷道:“唯一的意义就是用来杀一儆百,确立威信!”

    所有喧嚣怒骂声同时消失。

    在真正的死亡威胁面前,一切傲气与尊严都是虚妄。

    不过沈奕却眯起了眼睛看向刀疤脸,他敢发誓之前那刀疤脸手上绝对没有枪。

    他的枪和他的人一样,都是突然出现。

    冷眼扫了一下周围的人,刀疤男才冷笑着说:“我知道你们有很多疑问,但是很遗憾我却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跟你们废话。有关于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又是什么人,你们不妨先好好想想,有许多资料都已经事先在你们的脑子里了。”

    沈奕闭目思索,发现自己的脑海中果然多出了一团记忆。

    这里叫血腥都市。

    它并不属于地球上任何一个已知的角落,却有着远超常人想象的力量。

    这里拥有地球上拥有的一切。

    最豪华的顶级影院,最大的游乐场,最顶级的娱乐会所,最繁华的商场,超市,在这里你可以买到最名贵的跑车,最大的钻石,最好的瑞士钟表,还可以吃到最顶级的美食。

    不管你想要什么,只要你向都市提出要求,并愿意付出价钱,都市就全部可以给你弄来。

    所有你在地球上渴望的却得不到的享受,你在这里都可以得到。

    但这并不代表这里就是天堂。

    在这里生活,就要遵守它制订的规矩。

    血腥都市的规矩很简单:每个月,都市会发布一次任务,生活在这里的人只要完成这些任务,就可以得到血腥点。

    血腥点就是这里的货币,它是人们用来保证生存的关键,食物,饮料,甚至住房,你想要的一切都可以也只能使用血腥点购买。

    当然,最重要的是血腥点可以进行强化,使你变得更加强大,然后去面临更加危险的任务。

    这是一个完全由行走在死亡边缘上的人组成的地方,拥有城市的功能,具备冒险的本质。

    留存在脑子里的记忆并不多,有关于血腥都市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模糊而粗略,但仅仅是这份记忆,沈奕就已经看到了无数死者的哀号。

    他看到许多人行走在不同的世界里,面对血腥都市发布的任务,拼命的挣扎着,奋斗着,拼死苦战着。

    他看到很多人死去,每一次,都只有一小部分人活下来。

    在不同的世界里。

    然后,都市就会送一些新人来到这里,弥补死去的人。

    通常死多少,它就补充多少。

    血腥都市,总是保持在三万人左右的规模。

    而死去的,已经百倍于此……

    人们在任务的世界中艰苦挣扎,然后在血腥都市的世界中醉生梦死。

    这,就是血腥都市。

    从记忆中醒来,沈奕看到刀疤脸上冷酷的笑。

    脑海中的记忆告诉沈奕,他是血腥都市的新手指导官,同时也是血腥都市的居民之一。新手指导官是血腥都市发布的一份工作,老资格的冒险者们负责回答新手们的问题,提醒新人们在任务中需要注意的事项,并通过这种方式得到一些额外的血腥点奖励。

    “那么,你们都已经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了对么?有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就不需要再让我来多费唇舌了。”刀疤脸说。

    “只要你还站在这里,就总得说点什么来证明你存在的意义。”沈奕回答:“血腥都市让你来,总不会就是朝着新手开枪的吧?”

    刀疤脸呵呵笑了起来。

    “其实我在这里最重要的意义不是新手指导,而是告诉你们它的真实性。如果仅仅只是多了一团记忆,相信谁也不会把这当回事。但是当有一个人为大家站出来献身说法的时候,性质就会变得不一样。”

    停了停,刀疤脸继续道:“不过正象你说的,既然我站在了这里,就总得说点做点什么。那么,我就来补充一下你们需要知道的东西。只是在我说之前,我要提醒大家一件事,那就是我不喜欢别人打断我的说话。如果有人敢打断我说话,我会让他好看。也别问多余的问题,我没兴趣回答职责外的内容。我的任务主要给你们讲解一些不成文的规则和应该注意的事项,再为你们开启任务之门。”

    说着,刀疤男指指自己左手处的手腕,在那上面戴着一个奇特的黑色腕表。

    不仅是他,每个人的手上都有这样一个腕表。

    “这叫血腥纹章。”刀疤脸说:“血腥都市用来给我们下命令的东西。我个人把它理解为项圈,圈在狗的脖子上,它让我们去哪,我们就得去哪。违抗者……死!”

    刀疤脸严肃的口气让所有人心中一寒。

    “血腥纹章有很多作用,具体功能需要你们自己去发现。我能告诉你们的就是,对于血腥都市,你们是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相信也罢,不相信也罢,反正,来到了这里,你们就再没可能回去。放弃一切不切实际的幻想,老老实实去面对任务,是最务实的做法,就算有什么牵挂,最好也全部放下。”

    “最后再告诉你们一件事:由于你们是新人,每一个新人在正式进入血腥都市前,都必须先经历一次新手任务。只有过了新手任务的人,才算是正式的血腥之民,而新手任务是所有任务中最简单的,也是奖励最丰厚的……”

    有人高叫起来:“那在新手任务里会死吗?”

    刀疤男看了那说话的人一眼,突然窜过去飞起一脚踢在那说话人的下巴上,随手把手里的枪柄倒转,狠狠砸在那人的脑袋上,砸得他头破血流。

    这一连串的攻击,沈奕看得清楚,动作又快又狠,迅捷威猛,已经完全超出了人体反应的极限。这个自称新手指导官的家伙,仅凭这一手就比地球上最残酷的黑市拳王还要牛。

    刀疤男冷笑着回到原位,动作迅捷到肉眼几乎无法捕捉他的行动。

    然后他脸色一正:“我说过,别打断我的说话!”

    所有人都惊若寒蝉。

    “那么大家现在都明白我说的话了?”

    “明白了。”人群中反馈出稀稀落落的回答。

    “那么,回答你刚才的问题。是的,如果你们不够小心的话,会死。所以每个人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最好都打起精神来面对你们可能面对的风险。谁要再象刚才那样不把我说过的话当回事的,那我保证等他进了任务后,一定会死得很难看!”

    说着刀疤男按了一下手腕上的血腥纹章,血腥纹章发出滴的一声轻响,一道光门突然出现众人眼前。

    这光门的出现令所有人瞠目结舌。

    假如说先前他们还有理由不相信刀疤男所说的一切,那么光门的出现就彻底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现在你们从这门里进去,它会带你们前往不同的世界。你们可以选择自己单人进行任务,也可以选择组队进行,要组队的一起进去就行了。反正进去之后,血腥纹章会给你们下达指令,那就是你们要完成的新手任务。最后警告你们一句,虽然里面的世界都是由我们熟悉的剧情世界组成,但是不要迷信剧情,那仅仅只是一个背景,危险才是本质!”

    刀疤男说着再次按动手腕上的血腥纹章:“新手指导任务完成,请求回归。”

    又是一道光门出现在刀疤男身后。

    刀疤男转身向第二扇光门走去。

    “请等一等!”沈奕突然叫道。

    刀疤男霍然转身,怒视沈奕:“我说过别问多余的问题!”

    “我不是要问什么,只是提出请求。”沈奕迅速回答,他看着那刀疤男说:“我想要你的枪。”

    刀疤男微微一楞,他显然没有想到沈奕竟会竟敢提出这样的要求。

    难道他没看到自己刚才已经打残了一个,打飞了一个吗?

    看着沈奕,刀疤男突然发出桀桀的笑声,他说:“很好,有种!那你告诉我我凭什么要给你枪?”

    “因为你不在乎。”沈奕迅速回答:“我玩过枪。开枪这种事表面上看起来挺简单,但其实从掏枪,到打开保险,拉开枪栓,瞄准敌人,到最后的射击等一系列行为其实有着非常严格的动作标准……很抱歉我没从你身上看到任何一点受过专业训练的样子。而且从你刚才的出手上看,即使不用枪你也可以一个人就把这里所有人都杀光。既然这样,这把枪你拿在手里其实也不过就是用来吓唬人的。毕竟用枪的威慑力远比拳头的威慑力要大得多。最后的原因就是,你对这把枪的态度很不在乎。一个真正爱枪的人,会非常珍惜自己手里的枪,绝不会用它来做刚才的那种拿枪砸人的事,那很容易损伤枪托。所以我相信对你来说,这把枪根本算不上什么。既然这样,我就有必要试试能不能从你这里得到这把枪,哪怕是被你揍一顿。”

    刀疤脸听的一楞:“揍一顿?你就不怕我直接宰了你?”

    沈奕立刻微笑回答:“你是新人指导官,不是新人刽子手,我想这两者之间还是有本质区别的。我不相信新人指导官可以随意杀人,如果是那样的话,你一开始就可以杀了。”

    刀疤脸楞楞地看了一会沈奕,可能是没想到在自己表面凶狠的背后,竟然还是让对方看出他的顾忌,他半眯着眼睛看了一会沈奕:“很好,小子,不过我就算再不在乎这把枪,也不代表我就得把它送给你,不管怎么说它都花了老子150点血腥点……”

    “五倍回报。”沈奕直接打断刀疤脸的说话。

    刀疤脸楞楞地看向沈奕:“你说什么?”

    “把你那把枪给我,只要我活着从那里面出来,我给你750点血腥点,你不是说新手任务是奖励最丰厚的吗?”沈奕很认真的看着刀疤脸说。

    “如果你死了呢?”

    “我死了就算你倒霉。五倍的回报率,高利贷中的高利贷,这点风险都不敢担?马克思可是说过,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足以让资本家挺而走险的了。”沈奕笑道。

    刀疤脸呆呆地看了伸奕一会,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好,好,好小子。算你厉害,我得给你再补一句……你小子有投资价值。”

    说着,他竟然真的把手里的枪扔给了沈奕:“子弹算我送你的,我看好你哦,小子。”

    就在枪支入手的那一刻,沈奕听到了一声来自血腥纹章的滴答声。

    几排字出现在那表面上:获得92式新手用枪一把,血腥点价值150。手枪动能加成无,射速1发/秒。有效距离50米。无等级普通子弹盒1个,容弹量100,现有存弹99,基础伤害力7,血腥点价值1.5。

    获得物品,血腥纹章储存功能开启,血腥纹章可存放1立方米物品,仅限非生命体。目前军衔:无。

    随着这一连串的提示,沈奕手腕上的血腥纹章竟然出现了一片虚无空间。

    原来刀疤脸的枪竟然是这样变出来的。

    那刀疤脸顺手又拿出一样东西扔给沈奕,却是一面小小镜子。

    纹章提示:护心镜,一次性道具,可阻挡一次致命打击,降低伤害百分之五十,仅限于初难度以下使用,血腥点价值50点。

    那刀疤脸说:“我在上一次任务中得到的小玩意,对我没什么用,本来打算卖掉的,现在就把它也给你。”

    沈奕立刻道:“一共1000点血腥点,如果我能活着回来,就给你。”

    刀疤脸点点头:“那就签个协议吧。”

    原来这血腥纹章竟然还有协议功能,只要双方签好协议,当协议条件完成时,所有协议内容就会自动生效,不用担心谁会赖帐。

    签好协议,刀疤脸转身正要离开。

    身后又有人高叫:“请等一下。”

    刀疤脸回头看去,是一个学生模样的小伙,正鼓起勇气对刀疤脸说:“我也想借一些东西,我也愿意出五倍的回报。”

    “你?”刀疤脸拧出一丝冷酷的笑:“忘了告诉你们,新手任务虽然是难度最低,奖励最大的任务,但同时也是死亡率最高的任务。这中间最大的关键就在于,大部分新人都缺乏面对危险时良好的心理素质。所以到目前为止,新人死亡率在百分之八十以上。而且即使你能活着回来,你能保证你就能赚到1000点血腥点?对了,再提醒你们一件事:如果你们有谁在借贷后却没有足够的血腥点来执行协议,那么恭喜你们,都市将判定你们的血腥点值为负,即使你们完成任务,也将立刻被都市抹杀。我是不在乎你们能不能活着了,但我很在乎我的投资能不能收回。所以很遗憾,你们这里大部分人不具备投资价值。”

    说着他转身朝光门走去,那光门吞吐出一波巨大的银浪,刀疤男和光门同时消失。

    就象从不曾存在过这里一般。

    天台上的所有人,都呆呆地互相注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说什么好。

    惟有沈奕,怔怔地注视着手中的枪。

    很显然,刀疤男是看好了他在这种情况下仍然能够观察附近环境,做出谨慎推断的特质。对资深冒险者来说,投资在新人身上显然是不合算的买卖,但如果有明显潜力不错的新人,那么也值得试一试。

    而所谓的潜力不错,未必是指聪明才智,首先应当是这种在危险面前的镇定能力。

    对于死而复生的沈奕来说,到也的确没什么危险能吓倒他。

    大不了再死一次吧。

    就在这时,沈奕突然感觉到身后有响动,有人在偷偷靠近他。

    他迅速转身把枪口对准身后的人。

    正是那长头发大眼睛的美女,她显然是被沈奕的行动吓了一跳,连忙后退一步:“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

    “闭嘴。”沈奕冷冷道:“虽然我对这里还不算太了解,不过我至少已经知道,这地方的人命看起来并不值钱。和刚才那位新手指导官相比,我或许没他那么大本事,但我绝对比他更心狠手辣。我不认识你们,所以任何在我看来对我有威胁的举动,都可能导致我反应过激。你刚才的行为足够给我太多理由让子弹在你脸上开花。”

    那美女沉默不言。

    “我的任务,我自己完成,谁也别跟着进来。”

    说着,沈奕把枪一收,转身走进光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