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第四章 排斥

第四章 排斥



    ()

    大约走了一个小时,沈奕终于看到了特兰西瓦尼亚小镇。

    血腥纹章提示主线任务一完成,奖励血腥点二百点。

    特兰西瓦尼亚说是小镇,其实就是一个小村庄。尽管已经是19世纪,但是来到这里,你会发现自己就象身处于欧洲的中世纪。木屋是这里的主要建筑,房顶大多是用干草堆铺成,绝大多数房屋都是复合形小楼,朴实的农家风貌,几乎看不到任何与工业化这个名词有关的产物。

    不远处一些镇民看到安娜回来,纷纷停下手头的工作。

    “安娜姐姐!”一个小姑娘在大叫。

    “嘿,莉莉,你今天可真漂亮。”安娜摆摆手回应。

    “哦,是我们的安娜公主回来了,真庆幸你还活着,这次又杀了几只人狼?”一位大叔从木屋子里走出来,挥舞着锄头对安娜叫道。

    “一只都没有,那些家伙现在越来越狡猾了,比你还狡猾,托德大叔。”

    “安娜,你是个女孩子,以后还是少出去做这种事比较好。”那是在打水的大婶在说话。

    “谢谢您的关心,裘丽大婶,您今天的气色不错。”

    作为维拉瑞斯家族的后裔,安娜在小镇上颇有名望,算是镇上的首领人物。一路走来,不少当地的村民都向安娜打招呼。

    一个年轻力壮,长相英俊的小伙子挡住了安娜的去路:“安娜,我说过你不要再去做那些危险的事。如果你一定要做,至少也得叫上我。”

    “没那个必要,加斯肯。”安娜看看眼前的青年,她注意到对方的头上有一片伤痕,皱了皱眉头:“你又打架了。”

    小伙子把手一摊:“有两个醉鬼不肯付钱,那不是打架,只是给他们一点教训而已……我说,你身边的人是谁?他很面生。”

    小伙子指着沈奕问安娜。

    “和你没关系。”出乎沈奕的意料,安娜并不愿意介绍沈奕的身份。

    小伙子加斯肯看着沈奕的眼神充满警惕:“外乡人,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沈奕微微一笑:“她说过和你没关系了。”

    加斯肯脸色一变,正要走上前去抓住沈奕,安娜一把抓住加斯肯的手腕,厉声道:“加斯肯,我警告你不要这样对待我的朋友!”

    “你的朋友?”加斯肯怒哼着看了一眼沈奕,再回头看向安娜:“我看你认识他的时间还不超过两个小时!”

    “那是我的事!我警告你最好别过问我做什么,回去做你的酒馆伙计去!”安娜大叫。

    或许是看到安娜的态度很强硬,加斯肯狠狠瞪了沈奕一眼,这才悻悻地离开。

    安娜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沈奕道:“你别介意,加斯肯不是什么坏人,他只是脾气梗直了些。”

    “你漏了一句:同时还对你有那么一点点爱慕。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嫉妒。你知道只有在一个男人疯狂的爱上一个女人的时候,才会对她身边的任何男人,哪怕是萍水相逢的男人都充满敌视。”

    “这个问题不需要你来提醒我。”安娜没好气的回答,然后一个人向前走去。

    镇上那最豪华的古城堡式建筑,就是安娜的家。

    带着沈奕进了家,安娜为沈奕寻找伤药。

    走进宽敞的大厅,沈奕张望着四周。

    这是一座充满了中世纪风格的古堡,天花板上吊着古色古香的吊灯,墙壁上张贴着大幅的油画,大都是些维拉瑞斯家族先祖的画像。他们穿着骑士的铠甲,手持长矛,威风凛凛。

    地板上铺着绘满精美花纹的地毯,在大厅的中央还有个雕刻着十三世纪纹饰的壁炉,木柴在壁炉中熊熊燃烧,劈啪作响,为这寒冬天气带来丝丝暖意。

    在大厅的角落,还有一些武器架,长矛,刺剑,手斧,弯刀,摆满了架子。

    “这房子很大。”他说。

    “我的曾曾曾祖父留下的遗产,也是维拉瑞斯家族从辉煌走向衰落的唯一见证。”安娜拿着药走了过来。

    她吩咐沈奕躺好在沙发上,然后细心地为他的胸脯上药。

    她看起来常做这种事,手法娴熟。

    “你一个人住?”沈奕问。

    “本来是和哥哥一起住,现在是一个人了。不过每个星期会有人过来打扫,你知道我没有时间做这些。”

    “当然,你得忙着猎杀人狼。”沈奕笑道。

    “又或者被人狼追杀。”安娜也笑了起来。

    温柔的手抚在沈奕的伤口上,带来丝丝清凉的感觉。尽管这些都是普通药物,不能直接恢复生命,不过对自我恢复的速度到是有些须提升。

    “不觉得厌倦吗?”

    “有时候会有,但这就是命运。命运注定要我们终生和吸血鬼战斗,我们没得选择,只能勇于面对。”

    “你是个勇敢的姑娘。”沈奕真诚道。

    “谢谢。”安娜把最后一点药膏抹在沈奕胸口,然后轻拍了他一下:“好了,好好休养两天,你很快就会恢复的。”

    沈奕看着镜中的自己,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其他看上去已经没什么大碍。

    “看在你救过我的份上,你就住在这里吧,反正这里有足够的房间。那边是浴室,楼上是我的房间。你可以在楼下自己选一间做客房。餐厅在另一头,不过没什么吃的。你知道我没时间做东西吃,你得自己到镇上去买。哦,对了,那边抽屉里有钱,你可以自己拿着用。”

    说着安娜就自己上了楼。

    她今天实在太累了,以至于很快就沉沉睡去。

    醒来时,天已经黑了。

    她有些迷糊着走下楼,却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

    这让她有些好奇。

    走下楼,才看到餐厅里已经摆满了美味的食品。

    “牛油果鱿鱼,烤鳕鱼,香葱小牛排,奶酪培根,金枪鱼玉米沙粒,还有芦笋沙拉,水果盆,我的天啊,这是从哪弄来的?小镇上从来没有卖过。”安娜完全是惊叫了起来,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做的。”沈奕端着葡萄酒走厨房里了过来:“汤已经热过一次了,你再不下来,我就要上去敲门了。”

    来到餐桌的一头坐下,安娜呆呆地看着沈奕。

    “尝尝吧,希望你能喜欢。”沈奕笑说。

    安娜用叉子叉了一小块鳕鱼放在口中细细品尝,然后她拼命点头称赞:“味道简直棒极了!”

    “喜欢就好。”沈奕向安娜遥遥举杯。

    在来到这个世界前,沈奕经常出差国外。一个人在外,很多时候得学着自己照顾自己。

    对沈奕来说,即使把他丢在沙漠里,他也会先做出烤沙蝎,烩响尾蛇,清蒸驼峰这样的美食,然后再考虑生存的问题。

    这让安娜对这个男人又多了一些钦佩。

    人们常说,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反过来理解,抓住女人的胃,也能抓住她的心。

    尽管沈奕并没有打算和安娜去发生些什么超友谊的关系,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在必要时拍拍房东的马屁。

    尤其是他认识到安娜的存在,对他后面的任务可能会有重大影响。

    “我上一次吃这样的美餐还是在我十二岁生日的时候。”安娜毫不客气的送了一大勺金枪鱼玉米沙粒进嘴里。

    “一个女人从出生开始就被注定要用一生的时间去和吸血鬼做斗争,的确是太辛苦了些。”沈奕淡淡说。

    “我的祖先对上帝发下誓言,只要一天没有消灭德库拉,他和他的后人就永远无法进入天堂。为了让先人们脱离这苦难,我们从不曾停止奋战,但是可惜……我想光凭我的力量我永远也无法将我的先人送进天堂了。”安娜的声音略带着些低沉与哀伤。

    “老实说这正是我感到不满的地方。我情愿去地狱,也不情愿让我的后人受这种磨难……假如我有后人的话。”

    安娜笑了:“你是消灭邪恶的存在,是不会下地狱的。”

    “我可不这么想。也许我真该做点什么来向你证明我的邪恶。”沈奕向安娜眨眨眼睛。

    安娜连连摇头:“不,我不相信,你是个好人,好人是不会下地狱的。”

    “真遗憾,我还以为我已经在地狱里了呢。”沈奕轻声嘟囔。

    谁能说,血腥都市就不是地狱呢?

    尽管还未正式去过,沈奕却已经嗅到了那恐怖都市淡淡的血腥味道。

    想了想,他放下刀叉对安娜说:

    “能问你个问题吗?”

    “说吧。”安娜正迫不及待地品尝着美食,她进餐的动作很斯文,也很优雅。

    “为什么你不告诉这里的人我的身份?”

    安娜正要回答,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纷乱的声音。

    沈奕迅速从纹章中拿出枪走到窗口,只见外面是一大群镇民高举着火把向这边气势汹汹的走来。

    为首的一个,是戴着高高的礼帽,一身绅士装扮,手里拿着文明杖的中年男子。

    其他的镇民手上纷纷持着镰刀,锄头,斧子……

    “哦,见鬼!”安娜叫了起来。

    沈奕回头看看安娜:“他们看上去来者不善,能告诉我出什么事了吗?”

    “你马上就会知道。”安娜把刀叉一放,飞快的跑出餐厅,从大厅中拿出一把十字剑,然后奔到门口。

    她把大门打开,大批的镇民已经把整个古堡都围了起来。

    “诺森!”安娜举剑大叫:“你带着他们来干什么?”

    那个绅士般模样的男子叫道:“镇上的人刚才在河滩那边发现了银狼的尸体。安娜,你告诉我,是谁杀死了银狼?”

    “是我!”安娜大声回答。

    “得了吧安娜,如果你能做到的话你早就做了。”叫诺森的男子冷笑:“是那个你带回来的外乡人对吗?他给镇子带来巨大的麻烦。我希望你能把他交出来!”

    “想都别想,诺森。只要维拉瑞斯家族还是这片土地的领导者,我就会誓死维护家族的尊严。你们可以拒绝和吸血鬼作战,但是别想我把和吸血鬼作战的勇士交出来!如果你们想抓他,就得先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安娜无比坚定的说着这话,她看着那些镇民,那些镇民也看着她。

    对于这个常年和吸血鬼作战的女孩,镇民们还是很尊敬的。

    或许是察觉到了安娜的勇气与决心,叫诺森的男人用低沉的嗓音说:“我希望你知道你在做什么。银狼不是普通的人狼,它是德库拉最重要的两个手下之一。它的死会让德库拉伯爵愤怒。特兰西瓦尼亚无法承受吸血鬼们的怒火。”

    “但只要维拉瑞斯家族还有一个人活着,它们就别想为所欲为。”安娜骄傲地回答。

    诺森看了看门后的沈奕一眼:“那个外乡人,他最好不要离开镇子。”

    说着,他转身带着一大群镇民离去。

    眼望着那些镇民离开,安娜长长吐了口气。

    她有些无力地靠在门边说: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不告诉他们你的身份了……不是所有被压迫的人民都渴望得到拯救的。”

    “一群迷途的羔羊。”沈奕笑眯眯回答:“值得庆幸的是,我的家乡对于对付这类人有着充足的历史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