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第六章 猎杀

第六章 猎杀



    ()

    安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沈奕走进教堂的时候,她已经做好准备看着沈奕被镇民打得抱头鼠窜,又或者干脆被绑起来仍在地牢中。

    她甚至已经开始策划如何把沈奕从牢里救出来。

    但是她最终看到的却是镇民用尊敬的态度恭送沈奕走出教堂。

    不,也有例外。

    酒馆伙计加斯肯用愤怒的眼神狠狠瞪着沈奕:“你欺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我知道这个世界有一些人有特殊的能力,但那不说明任何问题。”

    “的确如此。”沈奕微笑回答:“每一个拥有能力的人,都是主的恩赐。主希望这些人能够播洒他的光辉,但是有些人却走上了相反的道路。一些人走上了与主为敌的道路,他们是邪恶的力量,终将被消灭。一些人则将自己埋藏起来,就象明珠投入了沙尘中,辜负了主的恩赐。而我,不过是响应主的号召,去拥抱光明,驱除黑暗。你可以不相信我是主的使者,因为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遵循圣义,听从主的召唤。我受主的指引而来,以父之名,尽我所能,做我当做之事。”

    加斯肯楞楞地望着沈奕。

    沈奕凑到他耳边低声道:“你之所以知道有很多人有特殊的能力,是因为你也是这其中的一员,对吗?但是你从未面对过你应尽的责任。如果你以这种态度去面对人生,你永远也别想得到安娜的青睐。”

    这句话说得加斯肯哑然。

    不得不说,精神探察的确是个好能力。

    这使他成功的在镇民心目中建立起无所不知的神秘感,再加上医疗术的作用,一些镇民已经开始相信沈奕是上帝的使者了。

    成功树立威信后,沈奕回到安娜的房子,安娜扯住沈奕问:“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你指什么?”沈奕装糊涂。

    “当然是那些镇上的人对你的态度!哦,天啊,我从没见过有人能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完全改变别人对自己印象的人!他们开始尊敬你了!”

    沈奕微笑道:“不要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东西,安娜,没人能在一个小时内完全获得别人的尊敬,哪怕你救了他的命也一样。真正的尊敬是一种理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钦佩,它需要时间来积淀,而不是短期的辉煌能造就的。这个镇子上的人尊敬的不是我,而是上帝。我只是借了他老人家的名义帮了我一把而已,但仅此而已。”

    沈奕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

    安娜听的头晕目眩。

    “这太不可思议了,可是……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我们要对付的是德库拉伯爵!”沈奕正色道:“维拉瑞斯家族几百年都没能消灭那个吸血鬼,为什么?因为你的家族一直都在孤军奋战。你们本应该团结所有可以团结的力量,然后再去战斗。”

    “不是我们不想去做,而是做不到!”安娜大声回答:“你也看到了,这里的人们贪生怕死,他们根本不愿意配合我的家族!他们情愿在邪恶力量的爪牙下苟延残喘!”

    “那是因为你们不了解人性,也不了解领导的艺术。你知道要怎样才能让人心甘情愿为你去送死吗?”沈奕问安娜。

    安娜茫然摇头。

    沈奕轻轻凑到安娜耳边说:“首先,要给他们希望!”

    “希望?”

    “是的。”

    沈奕微笑道:“领导的诀窍,首先在于要给他们希望,其次在于让人们对你产生敬畏心理。而所谓敬畏,便是有敬……有畏。”

    “承诺希望可以控制人心。这是敬!”

    “雷霆手段可以把握局势。这是畏!”

    “借助于神迹,以父之名,可以增加威严。”

    “施展以力量,以贼为戒,可以确立信心。”

    “人们对你有敬畏,有信心,你给予他们承诺与希望,他们就会服从你的领导,跟随你的脚步,哪怕让他们去死,他们也会无怨无悔。只要让他们看到光明的存在,他们甚至会自己站出来去战斗!”

    “一手持剑,一手捧典,这是永恒的统治诀窍。很遗憾,维拉瑞斯家族只会握剑。”

    沈奕的话对安娜的触动是巨大的。

    她从没想过在家族与吸血鬼的对抗中,竟然有着如此巨大的不足。

    事实上别说是她,就是其他的冒险者在经历范海辛的任务时,也从没想过发动镇民去共同抵抗。

    沈奕并不知道这样做是否符合血腥都市的意愿,但他很清楚的知道一件事一切没有明文规定却又有利于自己的做法,都值得去尝试。

    无论在地球,还是在现在的世界。

    只要有必要,他绝不介意把整个特兰西瓦尼亚的人们都绑上自己的战车。

    安娜想了好一会,才颤抖着说:“这样做,会让很多人死去。”

    “有上帝在,死亡并不可怕。”沈奕微笑道。

    “那么说,你已经有把握让镇上的民众现在跟随你去杀死德库拉了?”

    “不,现在还不行。”沈奕立刻回答:“他们才刚刚接受我。我还需要时间去巩固和强化他们对我的信心。”

    “怎么强化信心?”

    沈奕没有回答。

    他快步走到大厅的一角,从上面的兵器架上抽出一把十字长剑。

    血腥纹章提示:

    经过洗礼的十字剑:伤害力5-12,对亡灵生物附带伤害20点,非任务奖励物品,无法携带出本世界。

    沈奕的手指从锋利的剑尖上划过,口中蹦出冷酷的语调:

    “先干掉德库拉伯爵的另一个手下。”

    夜晚时分,特兰西瓦尼亚小镇外一片静寂。

    大多数人都已经沉沉睡去。

    在距离小镇1500米外的地方,有一片小树林,这里就是矮魔的营地。

    矮魔和人狼一样,都是吸血鬼伯爵德库拉的手下。

    这些看上去和侏儒差不多大小的矮魔总是喜欢蒙着脸面,手里举着大斧头,腰间插着小飞斧,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看上去仿佛没什么威胁性,实际上却是德库拉最令人憎恶的帮凶。

    和人狼一样,它们同样是由死去的生命形成的,性情暴戾,手段残忍,嗜好杀戮。

    悄悄地沿着树林的一侧摸过去,沈奕和安娜小心的靠近矮魔群落。

    几名矮魔战士正在营地的外围四处巡弋放哨。

    在一大群矮魔中间,有一个身形特别高大披着红色斗篷的家伙,戴着面具,手里抗着巨斧,不时的呼叫些什么。

    那个家伙应该就是矮魔首领了。

    属性提升后,沈奕的视力有了极大增长,即使在黑夜也可以清楚的看到远方。

    沈奕对准其中一名矮魔,悄悄使用了精神探察。

    那矮魔头顶显示:

    “矮魔士兵,攻击7-15,防御2,生命力50,技能无。不死生物,神圣类攻击可造成额外伤害,力量型。特殊要害无。擅长飞斧。”

    这些矮魔士兵从实力上看,除了没有特殊要害外,各方面都比起人狼要差了好大一截,难怪第二个主线任务只有500点血腥点奖励。但问题是,营地里乌压压一大群矮魔,可远不止十个。

    这种无形的难度提高,就让人有些头疼了。

    “有50多头矮魔。”安娜眺望远方,有点担心的看沈奕:“数量太多了,怎么办?”

    当沈奕告诉她,他要去杀矮魔首领时,真把姑娘吓坏了。

    尽管一直以来,她秉承维拉瑞斯家族的遗志,以消灭吸血鬼为首的不死生物为己任,但是在数以百年的战斗里,她已经清楚的知道这些不死生物有多么的难缠。

    这刻看到矮魔数量高达50多只,她反而松了一口气潜意识里,她希望沈奕能知难而退。

    但是沈奕却回答:“所以得先把它们调开,至少调离一半。”

    他没有丝毫要退却的意思。

    “怎么调?”

    沈奕在安娜轻声说了几句。安娜皱起了好看的眉头:“你怎么能确定矮魔首领一定会分兵?万一它没有呢?”

    “它一定会分,因为它是领袖。身为领袖,有些事是必须要做的。”沈奕回答。

    “我不信。”

    “那要不打个赌?”沈奕问。

    “赌什么?”

    沈奕想了想回答:“如果我赢了,你就答应我一件事,放心,不是很难为人的事,怎么样?”

    安娜楞了一下,轻笑出声:“好,我答应你。”

    神情落落大方,但是眼神中却带着些许异样。

    沈奕一楞,立刻知道她想歪了。

    不过对方既然没有摇头反对,他也懒得解释。

    一名值守的矮魔哨兵正在营地外抗着斧子乱逛。

    不远处突然传出一声树枝踏碎的轻响。

    那矮魔哨兵听到声音后,向着远处看了看,却看见不远处有枚银币在地上闪闪发亮。

    矮魔走过去看看那银币摇头晃脑地不知在嘀咕什么,然后它突然捧起一把泥土盖在银币上。

    不死生物向来对银制器具极大的反感。用银制作的武器甚至可以增加对它们的伤害。当这些银制物品不是以凶器的形式存在时,不死生物就会尽可能的让它不见于天日,那完全是出于本能的厌恶因而产生的行为。

    在掩盖了那枚银币后,那矮魔哨兵发现不远处又有一枚银币。

    这矮魔的智商明显不高,再度走过去把它掩埋起来。

    当埋到第七枚时,一柄十字剑突然诡异刺出,无比迅捷地割断了它的咽喉,黑色的腐血飚射而出,那矮魔晃了几晃就重重倒了下去。

    沈奕的身形从树后显现,看着那一路掩埋过来的痕迹,摇头苦笑着对安娜说:“如果我们钓的是人,那对方一定会选择把钱拾起来。同一件行为,不同的人面对,做出不同的选择,但最后的结果却是相同的……很有意思对吗?”

    安娜给了他一个白眼。

    沈奕扶起那矮魔的尸体,沈奕向着河边跑去。

    十分钟后,终于有人发现它们的一名士兵不见了。

    矮魔们开始大声嚷嚷着,到处寻找那失踪的士兵。

    找了好一会,才有人发现那失踪的矮魔它死在了河对岸。

    这个发现让矮魔们愤怒无比。

    矮魔们倾巢而出,只剩下一片空荡荡的营地和两个矮魔士兵守护。

    “嘿,你们好!”沈奕突然从一棵树后出现。

    随着这声招呼,手中的枪冒出一蓬青烟。

    一名矮魔当场倒下。

    另一名矮魔士兵正要把自己手里的斧子扔出去,一把锋利的十字剑刺入背心。那矮魔抽蹴了几下倒地死去。

    “下面怎么办?”把十字剑抽出,安娜问沈奕。

    沈奕轻抚枪身,冷酷道:“等他们回来,然后……杀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