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第十三章 最后的任务

第十三章 最后的任务



    ()

    清晨沈奕醒来的时候,神清气爽。

    所有精神已经恢复全满。

    这一次的精神耗尽让他发现了后果的可怕,看来下次自己再使用技能时,一定要小心不能让精神力透支耗尽了。

    就在沈奕反思自己的发现时,房门被砰的撞开。

    安娜气冲冲的走进来,用粉拳敲打着沈奕:“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他是我哥哥!我差点杀了他!”

    安娜显然是被沈奕气坏了,出拳又狠又重,竟然在沈奕身上连续敲打出数个-1的伤害。沈奕一把抓住安娜的小手叫道:“你听我解释……”

    但是安娜此刻拳打脚踢,哪里有要听他说话的兴趣。她和自己的哥哥维肯从小感情极好。自从维肯两个月前被人狼打到悬崖下去后,她以为哥哥已经死掉,没想到却变成了人狼回来。

    沈奕明知道他是自己哥哥,却还要和这头人狼拼命,甚至不告诉自己,怎能令她不恼火。

    沈奕眼看一时拉不住小性子发作的安娜,干脆一把将她抱住,狠狠地吻了上去。

    这一吻,堵得安娜再说不出半句话,惊骇地眼神看着沈奕。她起初还有些反抗的意识,渐渐却被这一吻弄得神魂颠倒,整个身体都为之酥软,哪里还有力气找沈奕的麻烦。

    眼看她渐渐冷静下来,沈奕这才叹了口气。他离开安娜那鲜艳红唇:“还记得杀矮魔首领时我们打的赌吗?我让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安娜怔怔地看着沈奕。

    “就是这件。”沈奕回答:“我很抱歉我没有早些告诉你关于你哥哥的事情。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事实上那主要是因为我并不能确定你哥哥已经是人狼……我需要时间来观察和分析。”

    “我不明白。”

    沈奕苦笑。

    安娜当然不会明白。

    从一开始,沈奕就在研究有关于范海辛这部剧情的一切,同时也在分析着血腥都市的行为模式。

    范海辛这部电影,他以前看到过。

    但是电影里的内容与他所经历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沈奕的加入,使整个剧情从一开始就出现完全不同的走向,正如刀疤脸所说的那样:血腥都市仅仅是借助了电影的背景,给了所有冒险者一个用来通过的任务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冒险才是本质,剧情仅仅是辅助。

    正因为是这样,所以沈奕遭遇到了原剧情中不存在的银狼,遭遇了矮魔首领,并且所有的不死生物统统都拥有着原剧情中并不拥有的特殊技能。

    一切的一切,都和原来的剧情有着太多不同。

    但是对沈奕来说,正是因为有着这许多不同,他才特意要去寻找相同之处。

    只有找到相同点,他才能找到自己可以战胜德库拉伯爵的契机。

    所以沈奕一直在寻找机会发现规律。

    他发现,尽管剧情的走向有所不同,一些局部的东西或许会出现变化,但是剧情的主题,一些不可更改的重要元素却不会出现变化。这就好比历史无论怎样变化,由怎样的人物创造,都不可能改变社会发展前进的脚步。

    在范海辛这部剧情中也是如此。

    无论沈奕的加入让剧情和人物出现了怎样巨大的变化,有些核心元素是不会变的。

    比如吸血鬼德库拉伯爵和他的三个新娘的存在,比如科学怪人的存在,比如在范海辛刚刚来到小镇之后,就与吸血鬼新娘展开了一场大战,并且在当天晚上,安娜的哥哥来看望安娜。

    所有的主题都没有变,变的仅仅是细节。

    之所以要发现这样的规律,则是因为通过这部分规律,沈奕可以很清楚的判断出在后面的剧情中,哪些是可变的,哪些是不会变的。

    而现在,他终于得出了几个至关重要的结论。

    正是这些结论,使他针对德库拉伯爵的猎杀计划才能完全展开与成形。

    而在这个计划中,安娜的哥哥人狼维肯,就是非常重要的一环关键人物在原剧情中,吸血鬼伯爵德库拉就是被变身人狼的范海辛一击杀死。因为人狼是唯一能够杀死德库拉的存在。

    尽管这种情况在任务世界里势必将遭遇重大改变,但是沈奕如今已经可以确定,即便人狼无法对德库拉造成一击必杀的效果,也必定带有强大的附属杀伤效果这正是他得出的几个不会改变的重要结论之一。

    这将成为他战胜德库拉的又一个重要关键。

    然而这些,都不是他能对安娜说的。

    他此刻只能苦笑着看安娜:“在今晚你哥哥出现之前,我并不能确定一些事。但是在他出现之后,我才终于可以完全确定下来。我之所以要对他进行攻击,不是因为我想杀死他,而是因为不这样做,我就无法抓住他。安娜,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做法。那是最好的不会伤害他,又不被他伤害的做法。”

    安娜怔怔地望着沈奕。

    她并没有忘记昨天晚上那头人狼对沈奕发起攻击时的凶狠模样。

    是的,自己怎么能责怪他呢?

    是他使自己免于伤害,并保住了她的哥哥。

    她突然有些后悔起自己的冲动,有些不好意思道:“我很抱歉,我不知道我怎么了,在知道了你打伤我的哥哥后突然会有种莫名的愤怒。”|

    沈奕轻轻搂过安娜:“我能理解。假如有外人打伤了我的亲人,我不会愤怒,我会直接冲上去把他撕成碎片。可如果同样是我关心的人打伤了另一个我关心的人,那就比较麻烦了。除了愤怒和对着对方吼叫之外,我们好象做不了什么。因为我们不可能通过伤害亲人来发泄这种情绪。所以有时就只能对着这个人发出大声的抱怨。”

    听到沈奕说自己是她关心的人,安娜扑哧笑了出来。

    “你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家伙,也许我该狠狠打你一顿,使你不至于以为自己在我眼中那么重要。”

    “如果你舍得的话……别忘了我现在可还是个病人。”沈奕笑道。

    安娜深深地看了沈奕一眼,美目流转间,手指轻轻划过沈奕胸前的伤痕:“你可一点都不象个病人。你的复原能力好得惊人。象你这样的伤,一次就够让人躺上大半个月的,可你在这几天已经连续受过了三次。你厚实得就象一头牛,狡猾的象一只狐狸,凶狠如一头狼……”

    她用充满挑逗的眼神看着沈奕,红唇轻吐:“勇猛得象一只猛虎。”

    沈奕的心猛地一跳。

    不过他终究只是苦笑道:“谢谢你的夸奖,不过我想我们没有时间用来浪费了。”

    “你说什么?”

    沈奕正色道:“我们要在今天晚上杀死德库拉伯爵。”

    安娜被这个回答吓了一跳。

    沈奕已经快速拉着安娜走出房门:“你哥哥现在在哪?”

    “他在客厅,我用铁链把他锁住了。”安娜迅速回答。

    沈奕快步向客厅走去。

    安娜连忙跟在沈奕身后:“你刚才说你要在今晚杀死德库拉?”

    “没错。”

    “是不是太仓促了?”

    “不仓促,实际上我已经为这个计划准备了很久。我一直在等待你哥哥的到来,他的到来向我证明了一些东西,这意味着我可以顺利的展开计划。”

    “证明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我能帮助维拉瑞斯家族完成你们几百年来未能完成的誓言就够了。”

    “可是你现在很难让镇民们跟随你一起去作战。他们刚刚经历了一次大的伤亡,对你还有很多不满。”

    “这次不需要用到他们,实际上他们已经不可能再发挥出更多的价值。”沈奕遗憾道:“是我的计算错误,我没想到吸血鬼不怕人海战术。带领镇民们一起进攻,只会增加吸血鬼的战斗实力。所以,我们最终还是只能靠自己。”

    他之所以敢不顾镇民们的感触杀人,就是因为当他看到吸血鬼们拥有吸血技能后,就知道自己先前的布置需要重新安排了。镇民们不再是他的重要辅助力,而只能起到牵制作用。

    他对安娜说:“德库拉不会只有自己来,他的手下还有人狼和矮魔。镇民们只要肯团结,应该还能对付这些家伙。而有他们的帮助,我只需要想办法把德库拉和他的新娘单独调出来就就可以了。”

    “怎么单独调。”

    “这个不用担心,我早有计划。”

    “如果你的计划没成功呢?”

    沈奕停下脚步,回头看看安娜,一字一顿地说:“那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

    “你说什么?”酒馆里范海辛朦胧着惺忪的睡眼看着沈奕:“今天去杀死德库拉伯爵?”

    “是的。”

    “怎么杀?”范海辛两手一摊:“我们连德库拉的城堡在哪里现在都还不知道。”

    在原剧情中,前往德库拉的城堡,需要从安娜家的那幅家族壁画后进入。不过沈奕却跳过了这一步,因为它并不属于不可改变的核心元素。

    沈奕说:“我们不需要知道他住在哪里,因为我们不会去找他。德库拉会自己主动找上我们。我们只需要预先设置好陷阱等他来就可以后了。”

    “凭什么?”

    “就凭我手里有他想要的东西。”沈奕正色回答。

    范海辛迷惑地看着沈奕,沈奕沉声说:

    “我们在两天前的地下溶洞里发现一个人,一个原本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的人。我想你也听说过他的存在由法兰克斯坦博士创造出来的那个科学怪人。”

    “哦,见鬼!”范海辛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他想了想,问沈奕:“那么你怎么知道德库拉需要它?”

    “你不是每件事都需要刨根问底吧?你只要知道那个科学怪人对于德库拉伯爵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就够了。只要德库拉知道这个消息,他就会自己过来找我们。”

    “说得容易,我们连他住在哪都不知道,怎么把消息送过去?”

    沈奕眼中露出神秘笑意:“当然是有人帮我们传递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