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荒啦文学网 > 无尽武装 > 第七章 杀出小镇 上

第七章 杀出小镇 上



    冒险者们的空降指定点是一个小镇,离阿纳姆大桥有500米距离。别看只有500米,整个盟军计划打通的荷兰道路也不过63英里而已,通向阿纳姆的道路,几乎每一公尺都要用大量的血浆来铺就。

    不过冒险者之所以会空降在此地,多半还是都市暗中操作的缘故,至少活下来的每一名冒险者都没有降落到指定区域以外去,只要落下来,就肯定是在这一片范围内。

    轻轻打开房门,空中的炮火依旧,天空中还不时地有伞兵在空降下来。

    尽管是c-47上最后一个跳出飞机的,沈奕却是第一个降落地面的。

    他落地时速度太快,其中200多米都是无伞情况下直落,这在当时是极少见的。

    几名德国兵显然是看到了他降落,端着枪向着小屋猫着腰冲了过来。

    “嘿。”

    房屋旁的马棚里,沈奕笑嘻嘻地突然出现。

    几名德国人骇然转身,一串灵火枪喷出的子弹已经射在了他们身上,灵火枪附加的火系伤害属性在他们身上带出团团火焰,几名德国兵哀号着拍打身上的火焰,却终究无力倒地而死。

    “果然够劲。”沈奕第一次真正在战场上用这枪,感觉好极了。

    这些德国兵沈奕用精神探察观察过,生命力只有五十点,和普通人一样。

    相比范海辛任务世界里强大的个体战斗力,二战世界却是用人海战术来制造死亡威胁。

    这个时候的德国兵,用得普遍还是mp40,也就是施迈瑟冲锋枪。这种枪在当时的精准度不错,供弹可靠性强,不易卡壳,便于控制,子弹伤害力12点,枪口动能加成5点。缺点是射速较慢,弹匣容量也只有32发。

    无限弹药的最大好处不仅仅在于省子弹钱,它还有一个极大价值就是不用换弹匣,如此一来,在激烈的对战中就占据了极大便宜。一些射击高手在一对一的过程里往往会根据枪声计算对方还有多少子弹,然后在其换弹匣时给予致命一击,碰上这种无限子弹的枪支,基本上就是在自以为得计的那一刻走出来送死,死前的唯一念头就是为什么他还有子弹?

    对付这种装备上和冒险者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德国兵,基本上是没有任何悬念的。只可惜面对人海战术,光凭一把枪显然是不够的。

    杀了几名德国兵后,沈奕迅速靠着一堵矮墙向北面走去。

    路上不时地有德国兵冒出来,不过都被沈奕迅速点杀,以他此时的反应速度,寻常三五个德国兵根本威胁不到他。

    路上他尝试着拿起一把施迈瑟冲锋枪,结果被告知:非任务奖励物品,可以使用,但无法携带回血腥都市。

    前方有一处机枪阵地,正不时地向着天空喷吐火舌,三名德国兵戴着钢盔在对空狂扫,还有四五人则在旁边巡弋。沈奕亲眼看到一个冒险者降到他们的头顶,被高射机枪的重火力撕成一片碎粉,化成血雨扬空洒落。

    “上帝保佑你,阿门。”沈奕叹息着摇头。

    不远处又有一个伞兵空降在机枪阵地附近。几名德国人拼命地摇动高射机枪底座,转移枪口,眼看着又一名冒险者即将被枪火吞噬,没想到半空中突然丢进来一个乌黑的东西。

    一名德国兵惊恐地看着那铁疙瘩,发出凄厉的呼叫。

    轰!

    一个机枪阵地被整个炸上了天空,七八名德国兵一起化成飞灰。

    潇洒地走到阵地前,沈奕抽出根香烟,用阵地上的大火点燃后美美地抽了一口。

    味道不错。

    砰,险死还生的伞兵落于地面,迅速一个就地翻滚,匕首一划,伞绳纷纷断裂,看样子也是个好手。

    沈奕扬声道:“你欠我一个人情。”

    那伞兵扬声回答:“我看见了,会还给你的。”

    一听这声音,沈奕不由一楞。

    眼前的冒险者甩脱伞包后走了过来,两人借着火光对视,均是一呆。

    这不正是刚来都市时遇上的那个美女吗?

    “是你?”那美女惊呼了一声,正要说话,忽然听到耳边呼啸声,猛地脸上变色,大叫道:“趴下!”

    她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抱住沈奕就地一个翻滚。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烟雾从两人站立的中央处升起,地面上多了一个弹坑,不远处的美女压在沈奕的身上,浑身都被掀起的泥土盖没。

    沈奕长吁了一口气:“现在两清了,我说你还帐的速度到是挺快的。”

    那美女看看沈奕,笑道:“不,我还欠你一个人情。”

    “是么?”被美女压在身下,沈奕只觉得身上软软的,很是舒服。

    可惜好景不常,那美女还是坐了起来,抖落身上的灰尘道:“我当天就知道了这里的规矩,然后才明白我是多么幸运,如果我碰上的是别人,恐怕早被人敲诈得一文不剩了。幸好你提醒过我,这里不允许互相攻击。所以说我还欠你个人情,很抱歉我那天说你勒索。”

    “如果是那样的话,你可欠我两份呢。”

    “什么?”

    “新手大楼楼顶……”

    那美女翻了翻白眼皮:“你这个人也真是的,为什么非要认为我那时想对你不利呢?好吧我承认,那时我的确想从你手里把枪夺过来,但不是想丢下你不管,而是因为我想和你一起过任务,而我自认为我的枪法比你好。”

    沈奕笑笑:“这么说你很会用枪了?”

    “当然。”对方很自傲的回答,然后向沈奕伸过友谊之手:“我叫温柔。你呢?”

    沈奕轻握了一下,入手温柔而滑腻:“沈奕,很高兴再次和你见面。我为我先前过度的谨慎表示歉意。”

    “谨慎让人长命,尤其是这种地方。”温柔也没在意。

    此时,大批的伞兵已经纷纷降落,只有少许倒霉蛋还在空中飘着,对空的炮火渐渐稀少,地面的枪炮声却逐渐猛烈起来。到处都是尸体,有德国人的,也有盟军的,树上,房顶,还有教堂钟楼,许多伞兵在空降之后并未能顺利着地,而是被高高挂起,成了德国人的活靶子。

    “我在飞机上没有看见你,你坐得是另一架飞机?”沈奕一边开枪向着北面突进一边问。

    “是的。”温柔大声回答。她手里拿着的是一把95式班用轻机枪,是目前国产火力手标准配备。这刻冲锋在前,轻机枪里不时地喷吐出汹涌火舌,将前方的敌人一一扫掉。

    “妈的。”沈奕骂了一句。

    “怎么了?”温柔回头问。

    “没什么。”沈奕没好气道:“你也是选择向北突破?”

    “对,去抢阿纳姆大桥。”

    “我在我那架飞机上动员所有人一起向北突破,我想这样可以发挥人多的优势,但是我没想到都市会安排两驾飞机分别乘坐,也就是说,注定会有一部分人向南跑,都市是不打算给我机会把所有人都集合起来啊。”

    温柔有些诧异地回头看看沈奕:“你想把所有人都拉去抢大桥?”

    “没错,但我没做到。你那飞机上有多少人?”

    “23个。”

    “能有三分之一向北走就不错了。”沈奕嘟囔。

    两个人冲到一处掩体后,冒着漫天的弹雨向外张望。已经有不少冒险者落地,他们有不少人手上都有强火力重机枪,一下地就开始突突发威。

    温柔随手从血腥纹章中拿出一副远红外夜视用望远镜,四处张望着:“有不少人在向北突破,看来你干得不错,去北边的人数比去南边的多多了。”

    “你竟然还带了望远镜?”沈奕有些好奇。

    “不光是这个。”温柔随手又拿出一台接显示器的热成像软管窥视镜,这可是夜战利器,敌人躲得再深也能找到,自己还不用冒头,看得沈奕大为赞叹。

    “你想得比我全面多了。”沈奕自以为考虑周到,没想到眼前的女子竟然做得比他还出色。

    “正常,毕竟是专业的,我也没想到自己会干回本行。”

    “你是军人?”沈奕很惊讶,原来眼前这温柔美女在进血腥都市前就是吃杀戮这碗饭的。

    “警察,服过兵役。”

    “文职?”

    温柔很无奈地回头看看沈奕:“外勤,我是特警,女子特警队的。你呢?”

    沈奕叹了口气,杀人犯和警察并肩战斗,想想还真是冤孽啊!

    然后他回答:“工程师,精密机械方面。”

    周围此刻到处都是火光涌现,冒险者们落地后开始对着德军猛烈还击。不少冒险者已经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特殊能力,他们在空中时拿对方没办法,到了地面就变得嚣张起来。

    一名冒险者落地后连枪都不用,身形诡异快捷地直窜向德军阵地,显然是强化过了自己的速度,几个起落便来到德国兵身边,用手中很明显也是从都市购来的利刃割开了德军士兵的咽喉。

    还有一个冒险者则干脆不闪不避,手中端着一把六管火神炮对着德军阵地疯狂扫射。德国人的枪打在他身上,只见白光连闪,显然也是佩带了防弹道具。而他的火神炮更是所向披靡,将附近的德国兵纷纷清空。有几个德国兵靠在墙后对他开枪,他只轻轻一个转身,一串子弹穿透墙面,连墙带人一起撕成粉碎。

    还有一个冒险者则拿着弓箭战斗,别看只是一把弓,每一箭射出去都带有一定的爆裂效果,射中目标后伴随着的是大片的轰炸和火光闪耀。

    这些冒险者人数虽然不多,但比起德军士兵来说毕竟强横许多。

    沈奕和温柔两个人与其他冒险者一起向着德军阵地逐步前进,大批的冒险者纷纷从四面八方赶来,以他们如今手中的火力,德军很显然不是对手。

    温柔不由佩服道:“幸好有你的动员,你那飞机上的人才能一起向北突破,向南走的冒险者就惨了。”

    沈奕轻轻摇了摇头:“没那么简单的,德国人的防线要是那么好突破,也就不能算任务了。”

    “什么意思?”

    沈奕指指前方的那几名表现特嚣张的冒险者道:“他们快死了。”

    随着沈奕的话音落下,最先倒霉的就是那个嚣张无比,自以为是兰博,仗着手中火器威力大横冲直撞的壮汉。他的加特林六管重机枪喷射出的火光就象是暗夜里的启明灯,将所有的德军炮火都吸引了过去。

    轰!轰!

    一连数声齐响,那是150mm口径的火炮在发威。

    拿着火神炮的大汉被一连串的火炮轰炸撕成碎粉,防弹道具也挡不住火炮威力,地面上出现一个个巨大的弹坑,至于尸体早化灰了。

    “可惜了,一把好枪啊。”沈奕和温柔同声道,彼此对看了一眼,又齐齐笑了出来。

    由于是合作进攻场景,冒险者死后武器装备会立刻失去效果,变成普通武器,不具备收用价值。

    这种重火力在适当的时候可以对敌人起到相当巨大的压制效果,但是那大汉过于自负,自以为有了防弹道具,又有这种大杀器在手,普通德国兵还不是随意捏死,结果成了活靶子被直接轰杀。

    “那家伙至少是个上等兵,有防弹道具,有六管火神炮,还有无限子弹盒……现在全没了。”沈奕嘟囔道。

    “太可惜了,我这把班用轻机枪没有配无限子弹盒,实在是买不起。”温柔也叹气。

    随着那大汉的死,又有几个冒险者纷纷遭殃。

    那个冲得最快,自以为可以牛(逼)得象尼奥的家伙是继兰博之后第二个挂掉的。尽管他的速度很快,但是德国人的子弹依然比他更快。漫天飞舞的枪弹将空间织成了一张大网,鬼魅般跳动的身影在空中仅仅只是停滞了一下,便瞬间在全身上下鼓起了血泉。

    然后是那个用弓箭轰炸的冒险者。

    这哥们到是谨慎,躲在一处掩体后,时不时地出来放个冷箭,就象个丛林精灵般将箭术玩得出神入化,却还是奈不住德国人也有他们的杀器。

    一辆虎式坦克轰隆隆开了出来,炮口转动,对着那冒险者轰然放出一大团火光。

    矮墙掩体连着冒险者的身体在顷刻间化成飞灰。

    至此,兰博,尼奥还有精灵统统阵亡,一大群冒险者由刚才的勇不可挡不可一世在虎式坦克一辆接一辆出现后,一下子变成了溃兵一群,纷纷大呼着向后逃跑。

    从勇者到逃亡者,有时仅仅只是一个瞬间的转换。